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第119章 蓝小苗巧言解围

不要多久,隔壁房间就传来了“噼啪”的板子着肉声。吕凤先这次委实发了大火,众人不敢徇私,每一下都着实了打。不要多久,就传出了惨叫声。

吕凤先忽然对伊哭的心情感同身受——那八十七个倒霉鬼都是被气死的吧?

吕凤先徒弟办事的速度,不算很快,但也不算很慢。

说不慢呢,是因为吕凤先还没有开始骂追捕弟子的效率,虽然看起来已快骂了。

吕凤先一看见吕迪被牢牢地捆了回来,心里终于觉得舒畅了点,就指着他道:“给我打,狠狠地打,用家法打!”

吕凤先的鼻孔中喷出两道冷哼。

蓝苗的手已游上了他的背,轻轻地拍抚着,叹道:“你最喜爱这个侄子,他做错了事,你自然要管教他,但心中必定万分难过。俗话说‘打在儿身,痛在母心’,也是一样的道理。”

吕凤先道:“这大逆不道的小畜生,我管教不过来,还是打死了干净。”

蓝苗道:“他还未及冠,小孩子顽皮馋嘴。等他长成后,自然就懂事了,才是你要借力的时候。”

吕凤先冷笑道:“我借他的力?现在就不将我放在眼里,何况长成?”

蓝苗笑道:“你小时候很乖么?”

吕凤先冷哼道:“若我干出这种事,父亲早一掌打死了我。”

他并没有回答问题,大约是想起自己“不乖”的时候了。毕竟他可是亲口说过“吕迪确实像他年轻的时候”,还颇为此高兴的。

蓝苗笑道:“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不荒唐不风流,也不会勾搭上我。他是你吕家的种,干出这些事,不是从根儿上像你,就是跟你学的。你打了他一顿,是不是也要打自己一顿?”

吕凤先:“……”

蓝苗说完这些话,又凑在他耳朵旁,忍笑道:“你叫他办事,他哪一件事没办妥?你骂他,他和你顶过一句嘴没?你的看家功夫,他练得最好,脾气秉性,通体都像你教出来的。这样好的侄子,你若打死了他,到哪里再找一个?”

吕凤先瞪着他,简直不知蓝苗是在真心劝慰他,还是在嘲讽他。

但蓝苗已经走出门去,道:“你们师父有令,够了。”

那几名少年立即停了手,但吕迪已经昏过去了。

蓝苗又道:“你们师父说,把他抬回房,派个人照看他,要上好药。”

几个少年见吕凤先没出来反对,便应了声是,迅速将吕迪抬走了。

他们一走,楼上顿时清静下来。

蓝苗正踏进屋,吕凤先忽然道:“你以后不许和他再来往。”

蓝苗道:“与其管我,不如先管好你侄子。”

吕凤先冷笑道:“他再敢纠缠你,我当真打死他。”

蓝苗笑而不语。

吕凤先怒道:“笑是什么意思?”

蓝苗道:“笑你好威风,好霸气啊。”

吕凤先被气乐了,道:“这小畜生撬我的墙脚,我要他不再犯,还不够仁慈?”

蓝苗道:“他没有撬你的墙脚。”

吕凤先冷冷道:“什么意思?”

蓝苗转过身来,歪瞅着对方,忍不住笑道:“你以为我们什么时候好上的?那天,我求你去救郭嵩阳,你不肯去,还记不记得?”

吕凤先道:“那又怎……”

蓝苗道:“不错,郭嵩阳是他救的,所以……是你抢了他的情人,你却还要打死他?”

吕凤先真的要呕出血来了!!!

吕园尽管鸡飞狗跳了一天,但如蓝苗说的,为这种小事,坏《怜花宝鉴》的大事,谁也不会这样做的。

吕家暗暗调查了上官金虹的私宅小院,并没发现什么特别,只发现了很多坛药。这些药黑漆漆的,装在陶土烧制的坛子中。

城西小院中,只发现了放在床下的六坛药。而城东私宅中,除了床下有六坛药,二楼上还有六坛。但楼上的药坛都用绳子拴住了坛口,歪挂在半空。

他们一踏进屋,就闻到了一种极其难闻刺鼻的气味。四处寻找后,才确定这气味来源于那些药。因不知药性,也不敢随便乱碰,只用小瓷瓶装了一些,好回去让药师分辨究竟是何物。

其间有个侍卫,不小心将药水碰了出来,滴在手上,顿时大声惨叫。几个同伴刚点了他的穴道,就见他脸色发黑,已经死了。再卷起袖子一看,整条手臂都已成了乌色。

回来测后,那坛子里确实是毒药,而且是剧毒。

吕凤先心想,上官金虹将这许多毒药放在屋中,还经常在其中久呆,是为什么?难道《怜花宝鉴》里有一门毒功,是这样练的?

蓝苗手里有《怜花宝鉴》的前几页,包括目录。上面确实有一门是“毒”。

但上官金虹的看家兵器是龙凤双环,他会抛弃自己苦练数十年的功夫去练另一种毒功,怎么想都令人不敢相信。

……除非那门毒功乃是天下第一,盖世神功。

就算上官金虹是为了练功,那又出现了一个问题。

他为什么要在两个地方练功?

这个问题的解决,多亏吕凤先的一个弟子。

这个弟子武功练得寻常,心思却十分细腻。发现那些药后,就命人用瓷瓶装样品。一共十八个坛子,普通人装三四份样品就算了,他将每个陶坛里的药都装了一份,并且都贴了标签,将这份药是从哪个坛子里舀出来的,此坛子放在哪里,都写得清清楚楚。

药师也不厌其烦地一份份检查过,终于查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十八份药,闻起来气味相似,但仔细检验,药材成分却略有不同。城东私宅里的十二坛药都是毒药,而城西小院里的六坛则减了几味主药,变成了舒筋活血的烈药。

那么上官金虹去城西小院里的理由就讲得通了,他可能从《怜花宝鉴》中学了些练功固功的法门,要配合舒筋活血的药汁。但是他为何去城东私宅,尚不清楚缘由。

蓝苗忽然道:“他去城东的次数较多,你是怎么知道的?”

吕凤先道:“我派了弟子监视,七天内有四天上官金虹要去那儿。”

蓝苗道:“他从大门进去的?”

吕凤先道:“不然要从哪里进去?”

蓝苗道:“我觉得他去得很刻意,像是故意要让人瞧见。你的徒弟们说他很少去城西小院,会不会是因为他去得隐蔽,根本没被发现?”

吕凤先皱眉道:“你说他故意引我们去城东?”

蓝苗道:“很有可能,而且……”

他突然道:“你那名手下是在哪里中毒的?”

吕凤先道:“城东的二楼。”

蓝苗道:“是了,他为什么要把药坛挂在空中?会不会楼板上有机关,只要我们进去,毒药就倾泻而下?”

dey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002:11:44

taotao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3-1011:43:41

西江月微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012:01:49

谢谢路过的9姑娘!谢谢deya姑娘!谢谢taotao姑娘的手榴弹!谢谢西江月微凉姑娘!╭(╯3╰)╮啊哒哒哒哒红唇攻击飞过去了!!~~~~!

蓝苗笑道:“你吕家人争风吃醋,和我有什么干系?你侄子不愿,我把他揪在被窝里不放?你治家不严,教侄无方,恼羞成怒,打算拿我出气了?若你气没出净,一会儿还要抓住那几个可怜的小徒弟,‘啪啪’打他们屁股哩。”

他忽然起身开门,对外头喊道:“听见没?罪名就是‘没监督好你们大师兄’,你们还不快跑?”

吕凤先沉着脸,负手而立,似乎不打算喊停。

他背后,忽然有人笑道:“你还要打么?”

那几个徒弟听了,惊疑不定,心想大师兄平时最会讨好,今儿怎么将师父气成这样?复一想,又全都面有难色,师父治下严酷,向来言出法随,但当真照章办事,万一大师兄又复得宠,倒霉的还是我们。因此虽然口里答应,都预备见机行事。

外头居然真响起了“啪啪”的逃跑声,刚响了几下,就消失了。有人低声道:“你傻啊!”

吕凤先冷笑道:“打死为止!”

蓝苗道:“这可使不得。”

吕凤先道:“你心疼了?”

蓝苗终于结好了发辫,懒懒道:“我是你吕家的婢妾,还是你吕家的奴仆?骂我之前,你难道忘记自己屁股后头还拖着一窝小妾?”

吕凤先语塞,复怒道:“你那诸多情人,什么伊哭、郭嵩阳,我都装作看不见。但吕迪是我侄子,你和他勾搭,岂非乱了上下尊卑!我还怎么见他,怎么当这个叔父!”

第119章蓝小苗巧言解围

吕凤先听了叫声,冷笑道:“没学会吃苦,就想学享乐?敢在你叔父的被窝里捣鬼,真是胆大包天,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给我用力打!”

这板子打下去时,只是皮肉发红。但连打了十几下后,整个屁股就肿出了一条条道子,高高地凸起来。再打下去,这些红肿便裂开渗血,血沫黄浆甚至飞到了凳子上。

吕迪的惨叫变成了鬼哭狼嚎,道“叔父饶了我”、“好痛”等。嚎了一炷香时分,渐渐气喘声促。

蓝苗笑道:“他又不跟我姓,我怎会心疼他?”

他悄悄已拉住了吕凤先的手——那只手紧紧地捏着折扇,道:“温侯,我心疼你呀。”

之所以说不快,是因为他们将吕迪驷马倒攒蹄捆回来的时候,吕凤先已冷静了下来。

吕凤先一发怒,吕家就像起了一场地震。屋里屋外一片忙乱,只有蓝苗还坐在当中,八风不动。

吕凤先在门外偷听,见两人这般情形,必定不是头次相会,自己枉为吕家之主,却一直被蒙在鼓里。再看蓝苗这般淡定,更是一股怒火从脚下直冲到头顶,道:“我成天锦衣玉食、嘘寒问暖地供着你,你居然背着我勾搭别人!”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