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第122章 陷阱

蓝苗一眼望去,那“荆无命”也被一剑劈死在地上,脸上同样被剥下一张皮,露出张众人都十分陌生的面孔。

蓝苗想,在小李飞刀的世界潜伏多年,我根本成了一个土著,容易么?生活再这样波涛起伏,我的小心肝就顶不住了。这任务到底是完成没完成?为什么没完成?系统你准备啥时候取我老命呢?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好像穿越了一般恍惚。突然听见身边有人喝道:“他不是上官金虹!”

不错,若当真是上官金虹,他怎会拼命也要打死蓝苗?蓝苗的命,在上官金虹眼中何曾有这般重要?小李飞刀的boss,怎会死得这么容易!

忽又有人冷冷道:“他也不是荆无命。”

这是黑色的雨!带着刺鼻的药气!

已死去“上官金虹”的脸上落了几滴“雨”,顿时整张脸都变成了乌黑,然后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起来。那些“雨”好似钻进了人皮,在里头拼命蚕食着肌肉与血管。

蓝苗立即想起了吕凤先那个误触药水的手下。那人悲惨死去的情形,他已听过很多遍。

他也突然明白了——在地上放六坛活血药的真正目的,是掩饰这毒药的猛恶气味。这世上毒药很多,无色无味的却太少。越是剧毒,气味也越是刺鼻。因此下毒多在酒中,辛辣的酒味可以掩盖古怪的气息。他们以为这是活血药的气味,习惯后,就不会提防。

城东宅子的布置,也只是虚晃一枪,让他们以为城西这院子才是上官金虹的真正据点,实际城西早已布好了精密机关。等他们大张旗鼓地来抢秘笈时,将他们引入陷阱,随后将梯子一抽,盖子一盖,让箭雨下去吧。

这药水形成的细雨,淅淅沥沥,听起来,彷佛杏花春雨。

但这雨比箭雨要狠毒得多,也要厉害得多!

蓝苗四人无一反应不快,都向四周望去。但对方早有准备,这屋里除了六个陶罐,一样家具也无。“上官金虹”坐的那个蒲团,已被打得透湿,哪里能挡得住雨?

忽然一声雷鸣般的巨响,伊哭一拳砸在墙上。水磨青砖砌的墙竟被他砸出一个洞。随着裂缝延伸,一块两尺方圆的砖墙倒了下来。

墙倒下后,众人发现,里头果然也是钢板。

但伊哭在乎的却不是它,他低喝一声,将那块砖墙举了起来,道:“阿蓝!快过来!”

不错!砖墙虽然沉重,但是这屋中避雨的唯一遮蔽!

郭嵩阳与吕凤先已敲下了另一块砖墙,以此挡雨,同样喝道:“小蓝/苗儿过来!”

但蓝苗还站在原地,似乎因某事而犹豫。

他的目光落在游龙生身上。

少年倒在地上,口角溢血,轻声惨哼。那一掌不仅打碎了他的肩骨,也使他得了不轻的内伤。要站起来恐怕也有所不能,何况是展开轻功,掠到砖墙之下?

蓝苗自己躲避,轻而易举。但就要眼睁睁地看着游龙生被毒雨浇淋而死。若挟起游龙生,带对方一同躲避,是决计来不及的。他扶起对方那刻,两人就会一齐沐浴在毒雨之下。

这番思虑虽多,但一切只在电光石火间。

蓝苗突然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他的外套很大,平素穿在身上,大袖飘飘。

那三人却全明白了他的意图,一齐喝道:“阿蓝/小蓝/苗儿别去!”

蓝苗已经飞掠而出,外袍在头顶上“呼呼”旋转,将漫天细雨都扫了出去。一面几步蹿到了游龙生身边,挽住他的臂弯,将他一把提了起来。

但水是最无孔不入之物,他甩衣成伞,本已极难。这一弯腰,动作就露出了破绽。几滴药水乘隙而入,落在他的白色中衣上。

伊哭急喝了声他的名字,便要扛着这几百斤的砖头抢过去。

蓝苗叱道:“你不要过来!”

他这一叱,真气充盈,白色中衣蓦然鼓起。衣上虽泛开几圆黑渍,却没有半星沾到肌肤。

但伊哭的脸色并没有缓和。

蓝苗舞在头顶的深蓝外袍,已快被染成了黑色。

他的手,可不是吕凤先的手,也没有戴什么手套。

蓝苗提着这口真气,向上望了一眼,忽将外套向上抛起,随即一掌拍了上去!

外套“呼”的一声,刹那展开双袖,宛若一只大鸟。

就在这弹指间,蓝苗借着鸟翼的庇护,已掠到了伊哭所举的砖墙下。他放下游龙生,反手就脱了中衣——上面又漫开了几圆黑渍。

那件外套已扑在地面上,被黑雨打得皱了起来。

屋中三人盯着他,直到这时,才各各松了口气,但转瞬间,心又提了起来。

有砖墙为遮蔽,虽然暂时可保平安,但终不是长久之计。黑雨会渐渐从砖缝中渗出,也会顺着墙沿流下。体力充沛,真气丰盈,也有尽时。但这乌黑的细雨,却淅淅沥沥,好似永远不会停止。

蓝苗在伊哭的庇护下敲了敲铁壁,很厚。

天花板自然不能走,而地也是实心的。

四位高手矗在这里,你瞪着我,我瞪着你。

黑雨沿着砖墙流下,像条小蛇,已爬到了伊哭的青魔手上。地面也汪起了水洼,就如同黑色的毒虫,游向众人的鞋底。

蓝苗突然蹲□,将游龙生扶了起来,道:“你熟悉这院子,可知道有什么出口?”

游龙生刚才痛得昏晕,被蓝苗一摇,才悠悠醒来。他四下一扫,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他道:“原……原来,我们都是要死的。”

和他一起奔进来那三名黄衣人,也已经成为三具尸体。即使他们没有被杀死,也会死在毒水下。

蓝苗听了这话,就知道游龙生也被瞒在鼓里。这样的机密,怎会让一个普通的守卫得知?

他正眉头紧蹙,游龙生突然道:“是四面铁壁?”

蓝苗道:“是。”

游龙生撑起身来,道:“你……你去那四面铁壁的右下角看看,有没有铸了一个许字?还盖了印章?”

蓝苗飞快地开始在砖墙上打洞。

当他打到第三个时,掉落的碎砖中,果然露出了一个“许”字!

游龙生喘着气,道:“这是许家做的机关,金钱帮有大量机关都是他们所制,我经手过几个。他们做的机关,大多是活机关,里外都可打开的。你再去看看,窗子旁边的铁壁里,是不是有三角形的钥匙孔?”

这间屋子,窗框上雕着流云蝙蝠的花纹。图案都是阴刻,蝙蝠的耳朵又作三角形,仔细一看,窗框上竟有几十个小三角。

蓝苗“哐”将整个窗子拆了下来,木框下的铁壁上,果然有一个三角形的凹陷。他正想往里插钥匙……咦,钥匙呢?

笑得很欢快的蓝苗顿时笑不出来了。

这机关确实可以从里打开,但没有钥匙,就算可以三百六十度打开也没用啊!

游龙生艰难道:“一般……一般钥匙都放在操纵机关之人身上,你去看看?”

蓝苗蓦然望向那“上官金虹”。

方才那人撞在墙上时,似乎有机括启动声。但众人被“上官金虹”的死亡吸引了全部的心神,竟没人想起那轻微的一声“咯”。

伊哭沉声道:“我来。”

他伸出了那双青瘆瘆的铁手套。

那具尸体受了药雨,又受青魔手的毒,简直腐烂得不成人形。伊哭在腐肉里摸索了盏茶时分,还没有收获。众人的心都渐渐沉了下来。

蓝苗托着砖墙,也感到青砖越来越凉。黑雨在不断渗入砖缝。可能不用多久,就会悄悄渗入他的肌肤。

伊哭的脸也越来越沉,但突然间,他的眼睛射出了喜色,道:“有了!”ly

但什么也没有发生。

是的,不仅没有一道金光从天而降,也没有大屏幕在眼前出现,更没有眼前一黑忽然发现自己已穿越到异空间什么的。

这两字一出口,突然“当”、“当”、“当”三声,三块铁板落下,将窗户和门封得严严实实。这间屋子顿时成为了一个铁皮罐头,将四个活人关在里头。

好一个兵器谱口味罐头。

蓝苗翻身站稳,从怀中摸出《怜花宝鉴》,眼中就只剩下这本书。*****请到看最新章节*

简直就和拿着厕纸没什么两样嘛。

这个罐头拿出去卖,一定有很多姑娘愿意买。

前提是罐头里的鱼是活的。

谁见过装着“豆豉活鱼”的罐头?十辈子也不会有人见到的。

现在这本书完整地握在他的手里,与他的皮肤紧紧的接触在一起。

依据系统判定,这绝对算“得到了《怜花宝鉴》”。从这一刻起,他应该已经完成了任务!

第122章陷阱

郭嵩阳曾败在荆无命剑下,虽说当时掠阵的是上官金虹,但两人公平比斗,胜负也在五五之数。短短一炷香,荆无命绝不可能死在郭嵩阳剑下。

“上官金虹”原来不是上官金虹,“荆无命”也不是荆无命,那蓝苗手中的“《怜花宝鉴》”,自然也……

蓝苗突然醒悟,喝道:“糟糕……”

二楼的地板突然发出了一串“喀拉拉”的脆响,随后“淅沥沥”的声音渐大,屋中居然下起雨来。

这当然不是普通的雨。

这喝声一棒打醒了他,他转头向地上的黄衣人望去,吕凤先已经揭下了一块面皮,面皮下的脸也是个中年人,但绝不是上官金虹。

他掏出伊哭撕下来那十来页,将两部分拼在了一起。

纹丝合缝。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