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4章 大荣

南月兰生望着暄都而浮想联翩,忽听有花喊她下车,回过神来。下了车却不出意外看到南月萍的沉脸,心想摆一个月臭脸不累吗。

那些能力就好像是五感之外的第六感,既不能呼风唤雨腾云驾雾,也不能长生不老飞升成仙,外人看不见摸不着,他们自身也只是凭一种超感悟,一律称为天能。加上对周易的领悟,然后占卜看预测准确度,吉凶看施法转化结果,祈天看对自然力影响,医术看治病能否药到病除。最高当属大国师,看天象日月和星辰给皇帝国运的预测和逢凶化吉的作法之能。

到底这样的能力存不存在,她是颇不以为然的。触目所及大街上算卦的,九个骗子,一个运气佳。不过占卦不灵通,人们也很能接受,日子照常过,因为他们深信真正之能人是各大派最高者,而这些人是不会给普通百姓占卜的。大能人具有大天赋,运用那样的天赋是逆天的,会遭到反噬,自然不轻易出手。大荣朝三百年来,具有大天赋的血脉承继者越来越稀有,正是自然力对反自然力的回收。

皇族泫姓,已统治这片土地三百年。以南月大国师为首,这时看起来天能者地位不可撼动,但和朝堂高官们的矛盾白热化。为此,各派对具有天赋之能的后继者十分重视,常年四处寻访,对年少的天能者争夺也算家常便饭。像南月兰生这样的,到了二十岁还没有一点显能,虽有强大血脉支撑,也是无能者,在家族中全然没有地位,被同辈甚至小辈冷嘲热讽,长辈不会为之出面。他们的命运比普通人糟糕,确定没有能力的那刻起,注定要被家族牺牲。

南月兰生此刻只知道邬梅几乎无视自己,却不知金边城楼的里面,那群血脉相承的家人眼中她还不如一匹好马驹有用处。不过,那些人也不知道,此南月兰生非彼南月兰生了。

以研究周易为本,分门别类出来几大派,只有师从他们的人学成之后才有资格开业,称师的要求更高。不过三大派贡献出来的人才远远达不到民间市场的需求,因此还有不少自学成才的,不从官府拿牌执业,当兴趣爱好培养,若占算得准,自然传出声名,受人追捧。

玄学之外,因为崇尚阴阳五行,天地自然之道,对于中原南地以外的东海,西域,北土三方外族筮术蛊术和心术也有一定追捧。如邬氏,就是东海大巫的直系后人。

待近了,她语气不佳,“梅姨怎么又不走了?都快到家门口了,难道想要父亲出城亲迎不成?”路上已捎信回去,娘和蝶姨应该会有所准备,所以反倒急着想回家去。

南月兰生走入亭中,正听到这句暗讽,却见她娘面带微笑,心思半点不显山露水,暗叹厉害。初来乍到的自己,有这么一位引领在前头,不是坏事。

“看到帝都了!”车夫们一个传一个。

南月兰生初接触到这些时,还以为自己穿到修仙的世界来了,又说道又通灵的。随着深入大城繁地,才发现完全和修仙没关系,就是极少数的一票人让人以为有预测未来趋吉避凶的能力,令多数人趋之若鹜,备受尊敬,成为一个中上流阶级,又主要为上流阶级的人服务。

---------------------------

我最近是不是忘了感谢亲们的支持?该打!

感谢!感谢!

看地图是一块南面靠海的大陆地,大陆以外只标示了几个陌生国名。大陆泰半都是属于她所在的王朝,叫大荣朝,类似统一了中原和南方的大朝代。地壳变化显然不同,古时朝代名称只有秦汉相同,汉以后战乱半个世纪,历史分叉。但也讲孔周理,也知老庄道。商贸工业不及南北朝和隋唐的发达,建筑也处于土坯糙砖木构平房,官富已疲于造高台架华厅,南方悄然开始精巧园林,正处于突破求变期。

不过,大荣朝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道家盛行玄学繁茂,以周易为国书,越精通的人地位越高,处处流传着得道成仙的传说,占卜算卦就像酒楼饭庄一样平常,有事没事要请教,但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从事这一行。

第14章 大荣

南月萍怎么不累?一路来她快让邬梅气晕了。她虽是庶出,学习快领悟快,在家里人见人爱,比冷冰冰傲气的金薇和不爱热闹闷头施善的玉蕊受大家的宠,不仅讨喜了父亲,母亲都相当怜惜她。而且,她相信自己十七岁前一定会显天能,毕竟聪明剔透已经摆在那儿了。

谁知这个被赶出十多年的梅夫人不但缠着跟了回来,更是处处作主,想走水路走水路,想上岸就上岸,以为她急切要赶路,却是游山赏水,二十日的路硬走了月余。跟她说大夫人过身,这么耽搁游玩不好,但她不承认游玩,而是择吉路吉日走的。

南月萍走向路人亭中的邬梅,心里哼道,当她不知邬氏,就有些不知所谓的筮术罢了,更像装神弄鬼。扎草人木人布偶这些,是宫里十分忌讳的邪术,根本上不了大雅之堂。说得好听是东海大巫通灵,难听就是旁门左道。

她吸收这些信息后,认为道家易学是这个时空强大的宗教信仰,如佛教基督教深入人心,做什么事之前都要算一算占一占,能巧妙熟练运用易术的人就成为安定人心的存在。其实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古朝,道士代替和尚,卜算代替念经。西方有个罗马教廷,洛阳有个白马寺,这里有个明月殿,都是信则神在。周易超越四书五经,成为学子们追求的最深奥学问,在那之上就是天能资质,将他们分为从政者和从道者,为帝王贡献,又暗地为各自利益争斗。

南月兰生从车窗向外望,高耸横平的城墙仿佛架在大地边界,尘如烟渺虚幻了土坯。正午日光当空,城楼上不知用什么铺构,竟似一道厚厚的金边耀眼。怪不得叫暄了。

经过一个月的旅程,她对自己所处的时空知道不少。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