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6章 冷庵

葛婆子眼皮向上仿佛要翻,然而最终垂着,“四面八方风大水大,小姐不动确实能处在最聪明的位置。”

葛婆子嘴里开始呜啦呜啦念念有辞,随后噼里啪啦念急了,身子前后左右晃动。

南月兰生觉得这种鬼神通灵术可笑的刹那,乍然见葛婆子睁大眼睛,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怎么,她顿感一瞬眩晕,好像整个人要飘起来一样。但是也就那么一瞬,眼前景象恢复了清晰。

葛婆子目中精光散尽,仍一副垂垂老矣的样貌,放了手淡道,“兰生小姐虽成了大姑娘,样貌变化却不大。”一句话彻底让邬梅绝了念。

南月兰生压住神魂不定的感觉,扯出笑容,“三岁看到老,不也挺好么?”四肢居然还有针扎的麻痛。

推门进去,眼前更是一亮。玲珑四合院,院中有明秀。三步浮水桥生莲,半卧柳枝望竹梢。一角亭,供观音,梅树静眠待冬。地上铺了大青石,鲜苔挤绿土缝。腐叶塘边化泥,厚起一层枯棕。方寸之地,可赏四季。

“要不是那座观音像,我还以为这是谁家小姐的院子呢,而且这家小姐一定比我家小姐有学识。”有花啧啧赞叹,不忘贬低自家人,“你的院子里只有石板地,连盆草都不让进。”

“那是仿皇宫,一眼看到底,鬼魅不能藏身,**贼脚趾头没地放,让你这等小美人高枕无忧。”信口搪塞有花,南月兰生瞧得兴起,这院里没有一件多余的摆放,而每一处摆放又有用心。

“说得你好象去过皇宫似的。”有花只管戳穿她。

“去过。”紫禁城半日游。

有花僵呆。啥?去过?是她被夫人捡到之前的事?她一边发呆,一边往后退着去推正屋的门。哪知手还没碰到,门就打开了。别看她常常凶得要命,遇到古怪却弱智,发出一声震得无果堵耳的尖叫。

“啊——啊——”尖叫有回音,从门后扑出。

南月兰生抱臂不惊,看屋里跌撞出一女子来。院落处处是精心打理过的痕迹,没人才有古怪。

那女子穿一身蓝白道姑袍,手里挽着竹篮。乌发盘起束紧在小小帽冠之中,令她的脸盘如珍珠玉面。一双杏眼映泓波,唇点樱红,颊落桃粉。本是一个绝色生香的美人,却绾发从道;本是一个清心寡静的道姑,却神情惊瑟。

无果身形轻晃,扶住踩空石阶的有花,嘴巴弯得更苦冷,双眼森气指向年轻美道姑,声音苛硬,“你是什么人?”

道姑迅速抬眼,立刻惶恐来到南月兰生面前躬身,颤巍巍道,“贞宛见过小姐。”

南月兰生也不出声,只轻瞄有花一眼。有个话多的丫头,好处就在此时显现。

有花果然抢开口,“这庵里早没姑子了,你打哪儿冒出来的?”

贞宛对南月兰生弯腰不动,“贞宛原本是庵主收留的孤女,和师姐共三人,小庵平日得一家夫人捐供,还算清静无忧。但师父仙故后,那位夫人突然断了日间供给,迫不得已师姐带贞宛进城探问。原来那夫人重病不起,才不及吩咐月供银子。我二人感激夫人的照顾,故而留在那府里为夫人祛病消灾,一待就是数月。如今夫人病体渐愈,师姐怕空庵荒颓,先遣我回来照看。”

谁知葛婆子突然伸出枯瘦的手,扣住她的腕子往手肘上摸去。

南月兰生一惊,要抽开,却被邬梅喝止。

“还在,只是半年前庵里的姑子跑了,空关着无人打理,恐怕脏乱得很。”葛婆子道。

“无妨,带着丫头就是为了这种时候派用场。”南月兰生不介意。貌似邬梅她们要跳大神摇铃铛,大半夜扰人清静,所以肯定自己没兴趣。

“蘅小姐虽然嘴上不说,但我知她希望能在去之前见你一面的,毕竟这世上除了两位小小姐,还有谁是她的至亲。只不过——唉——邬氏立誓不能破,否则连你都要被反噬。”葛婆子告诉邬梅。

“兰生,别动,让婆婆好好摸骨。”邬梅的手按在女儿肩上,眼睛认真看着葛婆子,神情间有一丝紧张,还有一丝期许。

邬梅同意了,只要求白日里过来帮忙。”

不知道自己能帮什么忙,南月兰生却知自己不答应的话,又要费一番唇舌,“是。不过今日我这就过去了,打扫费气力。”

邬梅道声去吧,搀着婆子走进草屋。

邬梅便拉过女儿说,“兰生,这是将姐姐和我从小带大的姆妈,如亲娘一般。快叫人。”

南月兰生谨礼低首,“葛婆婆。”

第16章 冷庵

“傻人有傻福,只能这么想了。”邬梅不耐地摆摆手,“婆婆,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但三夜引魂要做太多准备。”

葛婆子点头,“这三晚兰生小姐最好别住草屋,阴鬼贪活人气,尤其是纯净剔透的孩子。”

“我本意也不想她跟着来,可让她一人回府又不放心。我们母女相依为命多年,她有点被宠坏了,不肯迁就别人的性子让我头疼,所以干脆带来,免得我不知道的时候她得罪不该得罪的。”邬梅放眼望出去,“我记得陵外五里有处小庵,如今还在么?”

南月兰生带了有花无果二人,不多久便来到小庵前。庵门上挂木匾,墨迹已褪得斑驳,庵名梨冷。

别看梨冷庵小,真是好地方。前有梨林,后有绵厚起伏的山群,还能听到流水潺潺。门旁一棵高大的老松,一只灰松鼠也不畏人,在粗枝上抱果啃着。

“婆婆,如何?”尽管邬梅早断定女儿平凡,但抱一线渺茫的希望。葛婆婆即便资质只是中等,到底年长许多,或者能看出她看不出的东西来。

邬梅这时真情流露,苦笑道,“也怪我自己,当年下誓太狠,说什么生不想见的。”

“蘅小姐临终前那些日子,每日叫我拿出你俩小时候玩的娃娃来看,偷偷抹眼泪,梦里喊你的名。”葛婆子说着,混浊的眼珠子定在南月兰生身上。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