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7章 夜梨

走进亭子端详那尊观音像,南月兰生冷不防一句,“道庵也供观音?”这是道家铺天盖地,佛教小打小闹的时空,各自信奉界限分明。

有花心里得意自己不用当苦力,看南月兰生什么话也不说就往角亭里走,却也不能在真小姐面前摆超大的架子,紧紧跟上,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以前肯定会被她这样气得不轻,过去四个月不同了,但少不得要反激她几句,这时沉默让她很不习惯。

现在不爱拿乔的南月兰生,打什么算盘都放在心里。她显然出自大家族,但是庶出,而且娘强势,丫头保镖强势,好似人人都比自己强势的世界,她不会沿用孤傲冷漠或任性去为自己树立不必要的敌人。

有花撇嘴。

“贞宛十七。”道姑答南月兰生时特别恭敬。

“没有了捐赠,想来日子清苦,但这院中雅景别致,道姑真是玲珑心思。”状似随便聊聊。

道姑露出羞涩笑意,说些客气话,与南月兰生一句对一句也聊了大半个时辰,才道要去庵后摘菜准备素斋。

有花看道姑没影了,才对南月兰生道,“一个姑子不但识字,还读那些没用的书,真不知师父怎么带得徒弟。不过,你能说出书名来也让我吃惊呢。”

“是茶博士那里听到的。”南月兰生穿着一身小姐行头,却身无分文,买什么都得由有花付账,又看家里一本书也没有,干脆当文盲。重生的她诗词不通,完全走不了惊世的才女路线。

晃眼就到夜里,一直无法习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南月兰生将有花差到外屋,照例拿出炭笔和纸做每日一课。她可以不读书,但绝不可以不动笔。

来到这里最大的安慰就是枯燥乏味的陈旧历史变成了亲身经历的精彩绝伦,各式各样的屋檐,架起屋顶的斗拱构造,甚至一片瓦上的雕草纹,她就能为此沉浸半日整日数日,避免了自己屈服于扑蝴蝶的可悲兴趣。

她是建筑设计的高材生,在数一数二的建筑大公司面试进入最后一轮,充满广阔前途的希望新晋,目前只给自己定了“考古”的任务,消化大量古代建筑知识。她尚不知自己能走多远,在这里是否有机会一展长才,因为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还浅。

刚画完梨冷庵的小院草图,正想往细节深描,南月兰生就听到一阵喧闹。打开窗,看到东面一处火光摇撼了黑夜,吆喝声声连,欢笑畅快得很。单听这么大的动静,感觉好似上百人在外,梨花冷的意境全无。

有花揉眼走进来,粗枝大叶看不到南月兰生收了一张纸入袖,“吵死了——咦——还没睡?”疑问倒是有,这人坐那么端正,干嘛呢?

南月兰生起身推有花调转往外,一个纸团准确投进灯笼里又变了烟灰,“出去瞧瞧。”

她来这儿之后,变得极度爱看热闹。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打工都成不可能的地方,有风得赶紧跟着煽火。

有花看不见南月兰生的小动作,只觉她的举止有些说不出来得亲昵,不自在地挣脱掉,“好歹是千金姑娘,怎么也不该第一个露面。你待在屋里,我去瞧。”

readnovel。请到阅读。

道姑身形发僵,“没……没搅,是贞宛惰懒,待客迟了,请小姐少爷们莫怪。”三人穿着很一般,但气势迫人,让她不敢怠慢。

有花“小姐”趁机撂手,“你不觉得打搅就好。我们来扫陵,荒郊野外住不好,听说这里清静才来的,借宿几晚,银两不会短你。我们的行李在车上,你跟这小子去拿来。他不是少爷,你不必敬着他。”

南月兰生背对着有花,暗自腹诽这丫头是白长得机灵。坐到石桌前,没一会儿看贞宛提着两个很大的包袱吃力走入南面一间厢房。反观无果单肩挂着瘪布囊,完全没有帮人一把的心思。那张苦相其实不会怜悯陌生人,哪怕对方是比有花还漂亮的女子。

有花拿了香炉和香来,南月兰生燃一支插上。

听完贞宛这番述说,有花哦一声,“原来不是人跑了。”

道姑连连称是,同无果到门前取行李去了。

道姑怯怯过来,定眸瞪着观音前徐徐升起的那屡青烟,方道,“小庵简陋,香堂之外,只有三间屋子可住。一间我和师姐的。一间是师父的,仍供着牌位,还有一间客房。贞宛将客房弄干净了,不过要委屈这位——”

贞宛瞥一眼无果又垂目,似乎不太确定称呼,“委屈这位小哥住柴房。”

有花道,“用不上柴房,这小子一向睡廊下砖地。”

道姑顿了顿,轻柔的嗓音又有些紧,“贞宛醒得迟了。”

有花一张挑剔嘴,不仅对吃的东西,还包括对人,“不用侍奉庵主,又不用伺候师姐,倒让你过上几日舒服。怎么办?我们几个上门来,搅仙姑清修。”

第17章 夜梨

“这是赐姻缘的观音,八成想多吸引些女客。”有花不觉得怪异。

“也是,观音最讨人喜欢了,又管姻缘又送子,苦海普渡。”南月兰生又吩咐,“我想上柱香,你帮我到庵堂里去找找吧。对了,还有香炉。”

有花转身,边走边咕哝,“供着观音却怎么连香炉都没有?”

贞宛急忙回道,“那怎么可以!”察觉自己语气冲撞,赶紧柔软下来,“来者是客,怎能让人睡地上呢?柴房拾掇得挺干净的,天气也还没凉。”

“道姑今年多大?”南月兰生问起,自然将话题带开。

“说得挺好的,何必还要我多费口舌。”笑了笑,一脸实话的表情。

一开始的惊惶失措已沉淀,虽低着头,贞宛不再发颤,“师姐与贞宛都是无家可归的孤儿,除了这座小庵,并无别处可去,怎会跑了呢?”

有花抱怨道,“既然你在这里,听到有人进来,好歹早点出声。这么突然把门打开,吓死我了,还以为是不干不净的东西。”怕鬼,连鬼字都不敢说。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