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8章 桃色

贞宛低首搅着袍衣,语气十分不安,“从没有夜里来请过。”

说有花不机灵,其实标准欺软怕硬,这会儿同无果一样,都只看向南月兰生。然而,南月兰生只看贞宛,尽管对方像一只听风就要跃走的小鹿。

“深更半夜,是谁敲那么急的门?”她是客。

“怎么回事?姑庵里还能没人?开门!今日入山围猎,在此扎营过夜,我等奉主子们命令,也照老规矩,请仙姑们去祈山神,求个狩猎吉时。”声音不耐,能听出再不开门就砸门的打算。

刁嘴有花切一声,“大半夜的祈山神?”又冲贞宛,“你们常被人这时候请出门啊?”

“围猎。主子们。”这不叫初生牛犊不怕虎,而叫土包子进城两眼一抹黑。跟名门贵胄沾边了,还敢叫板?她不敢。

有花反应不过来,不知围猎非寻常人可为,不知一群主子们多意味什么,光关心了道姑可怜的小模样。遭小霸王抢的曾姑娘充其量只是长得好看,道姑却是真美,气质让女人都心生怜惜。

“回屋吧,祈神这种高级的差事不是我们能担当的。”南月兰生转过身去,不管高级这词有花听不听得明白,却听门板哐当道姑惊声啊叫,那道响亮的男声在耳边回荡。

“让所有的姑子都出来!”院子巴掌大,一眼看到有花和背对着的南月兰生,又气壮声大,“还有你俩!”

贞宛怯生却直言,“那三位是借住在庵中的客人。我师父已身故,师姐在城中为一位夫人去病,能祈山神的,这里就我一人。”

男人并没有就此不问,“女客从哪儿来?谁的家眷?”

有花想抬出大国师的名头,不料道姑抢道,“在这儿附近扫陵的客人,能从何处来,会是谁家的小姐,这还需要多问吗?”

男人的声音好一会儿才再响起,“那就请你跟我走一趟。”

南月兰生没回头,直到门扇合上,无果说那些人走远,才走进屋里坐下。

有花还赞呢,“我以为那道姑胆小如鼠,想不到挺敢言。要不是她,我和你说不定也会让那根大木桩硬拽去,充当开猎祭山的姑子。”

“大木桩?”南月兰生给自己倒杯温茶。

“又高又壮,黑亮脸铜铃眼,不是木桩是什么?”土包子不知名门贵胄的近卫也多小贵,全无惧怕,上来就赏一外号。

南月兰生也算对洪亮声音的主人有了具体印象,但吩咐无果,“你去道姑屋里看看,有没有俗家衣物,胭脂水粉,首饰之类的东西。还有,庵主那屋,你瞧着有奇怪的地方就报给我知道。”

无果喏应而去。

有花嗤笑,“一姑子的屋里怎么会有那些东西?”

南月兰生径自推开身侧的窗,静听外面的欢闹声。

无果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拎只包裹,往桌上一放,“道姑屋里没别的,只有这个。庵主的屋子很久没打扫过,也不见牌位。”

有花连忙打开包袱,发现里面是两套旧布裙,果然还有一些胭脂水粉,诧异道,“这是——她当道姑之前的东西么?”

无果回,“她说自小被庵主收养。”

有花还不想承认自己错看,“那就是她师姐的东西。”

“她不是道姑。”南月兰生终于说出心中所想,“这庵里早没人住了。”

“你又知道了?”井底刁嘴蛙瞧不出所以然。有花到底年岁不大,到底心思单纯,不似她家小姐,披羊皮的千年狼,没放过羊也吃过羊肉,听过羊的故事无数只,所以打进庵门就瞧出点诡道。

一片妙境,乍眼看清幽,不知不觉间泛上的却是别色。浮水桥木雕得是桃花随风,柳枝翦出弱怜之姿。还有那棵梅树,是死树,只留无力残枝和根上裂土,仅剩的一点倔骨唤人心净,却显徒然。

观音?不会驻在角亭。

这里的桃花太香。

“不过也别把那姑娘往太坏处想,各自的求生之道而已。”管它以前挂羊头卖狗肉,还是如今散香诱猎心机沉,反正都走了就好。她对建筑设计有挑剔的恶霸习性,但对自己住的地方,只有四个字要求——

有瓦遮头。

----------------------------------

新的一个月开始了,我怕天天求支持,亲们烦我废话多,所以保持一个星期求一次的节奏哈。

三月最美,春天来啦,祝亲们就像春花春树一样,万事如意。

沐水游大大的《大香师》新文上传,就跟《御宅》这棵小树一样,需要亲们的关注和支持,才能茁壮哦。御宅主页有直通车。

聆子请亲们多多点击我们,票——嗯——平分?!哈哈!

聆子不在乎第一第二神马的,只要上榜,获得机会露个小脸,有好友们相伴,那就美啦。

感谢!感谢!

南月兰生低笑。

耳力平平的有花没听清楚,听得清楚的无果又不解笑意,一起忽略。

贞宛目光飘忽着心神不宁,咬唇定在原地,然后让再度砸响的门震跳了一下,十分不情愿地取灯去开门。

有花咕噜一句,“真是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

南月兰生要是听有花的话,就白重生了,照走不误。

“开门!有人在吗?快开门!”声如洪钟,拍门似剁门,半夜里犹如杀下山来的强盗,让胆小的必定心惊。

南月兰生捂嘴,眼睛眯笑了,“听听这是前不久还捧着夫人严训的有花小姐么?”

梅夫人严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有花噎住,半晌才憋出话来,“上回还在瑶镇,如今却是回家来了。而且咱们借住着这里,半夜有凶神恶煞的男子要砸门,这不就是犯我了吗?”

南月兰生却不在意强硬的敲门声,但往对面的厢房看去。几乎同时,一头青丝覆肩的贞宛披着道袍拉门而出,黑珍珠般的眸子里又是惊怯,面色白里晕红。

连有花都叹,“惊醒的模样都能这么好看,当道姑可惜了。”

第18章 桃色

有花拿脚尖踢踢无果的小腿肚,“去,告诉门外那大嗓门的家伙,明早再来。”

无果动了。

“站住。”意见不同,不开口自然是不行的,南月兰生说得轻缓,“怎能反客为主?回绝也罢,答应也罢,还是由道姑亲自去说吧。”

“人家找的是道姑,犯不着借宿的客人。再者,你听清楚那几个字没有?”南月兰生看着美道姑走过浮木桥,快到门口了。

“哪几个字?”有花短记忆健忘。

贞宛倒映火光的大眼睛眨了两下,似乎迷惑南月兰生为何问自己,愣愣道,“贞宛也不知,能……能否请……”目光望向无果。

屋外无果早立得笔直,等着两人出来就道,“很多人。打完猎扎夜营。还有七双脚往这儿来。”

他一说完,庵门便被拍得啪啪响。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