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9章 蘑菇

“那姑娘肯定是假姑子。”不太开口的无果来个一锤定音,“青砖许久没洗,落叶只扫到池边。”

“吹不动柳条的风也算大风?”有花反驳,但心不在焉,因为仍好奇贞宛,“她为什么装姑子?到时候让她摆坛祈神岂不被拆穿?”

“萌妹子。”南月兰生抛却幻觉,归为短暂梦境,“知道瑶镇上的桃娘楼吧,这地方跟它有共同之妙处。”桃娘楼,销魂楼,统称**。

“没有一座庵会有桃花的艳色。”南月兰生进到这里已觉艳丽,“大概还不少人知道,包括在这里等人猎美的贞宛,以及照老规矩找上门来的汉子。”

有花无法信服颜色论,在她眼里就是一处清幽地。

为首的黑脸高壮,开口正是大木桩的洪亮嗓门,“两位娘子请留步。”用词是挺有礼数的,语气是说一不二的。

南月兰生暗叹不好,收回踩凳的脚却不主动问话,又看有花一眼。丫头厉害不见得是坏事,关键在于利用巧妙得当。

有花领会精神,也是一张嘴忍不住,“留什么留?我们要走了。”

“我家主子有请。”黑汉手一抬,身后那些带刀的分成两列,目光炯炯。

“不去。”有花冷笑,手里扣了数枚毒针。

她这么说完,那两列人唰唰冲过来,在三人面前围成半圆,手落刀把。

黑汉朗声,“我家主子听说庵中有娇客,特令我请去赏月听琴,并无恶意,两位不必慌张如此。”看出对方万分戒备,但主子要他请人,他是一定要请到的,“我等粗手笨脚,你们还是顺从罢,免得受伤。”

有花对南月兰生低语,“我要说了。”

南月兰生自然知道有花要说什么,轻点头。知识就是力量这话在此行不通,她在大荣的屋檐下,不得不照大荣的社会规则。

“喂,你们听好,我家小姐是大国师之女,来这儿为大夫人守陵,才在小庵暂歇几日,可不是为了赏月听琴陪你们主子的。”南月氏出了瑶镇后方显大名,到处能听到他人的尊崇,只不过夫人严禁途中报出身份。

黑汉一怔,面色惊讶。围着的汉子们也迅速交换眼神,一致往后面的头儿看去。

“若是骗子,太不高明。”静默中,另一道声音清吟而出,随之还有呵笑。

林中再走来一人,洁袍收月光,青锦闪鳞纹,手里甩着一根金链,链上一枚镂空金球划圈圈,发出叮叮泉水音。再看那人,玉冠挂紫珠,眸中灿笑,云面高雅,一身闲然的高贵光华盖黯了林上皎月,似日中天。

待男子走近前来,南月兰生看清他袍上龙案,顿时皱眉。千万千万别告诉她,林子那头开派对的是——

“冉殿下。”黑汉躬身行礼,“众殿下们刚才还在问您。”

南月兰生闭了闭眼,深呼吸。好极了,还没进帝都就遇到众殿下们,这撞龙的运气啊。怎么感觉头顶乌云黑压压呢?

“月色好,散个步。”男子笑出了白牙,给他如日的灿烂镶一道银亮。

这样一位赏心悦目的高富帅出现,有违天理。一个人,怎么能有了钱还年轻,有了年轻还英俊,有了英俊还地位卓然?南月兰生眯眼,全副身心冷对,因为她坚信——

长得漂亮的蘑菇通常是毒蘑菇。

她猛然站了起来,定睛再看,哪里有卷红了的风?

无果十分警觉,一手搭向腰后,“小姐?”

有花彻底跟不上南月兰生的思路,“道姑庵桃娘庵也好,假姑子真姑子也好,横竖都清静了,我们又为何要走?”

无果不像有花小脾气多多,他是纯粹行动派,容易发现小姐的吩咐如今总有道理,所以越来越能听一听,看她失笑,就问,“可要备车?”

感谢暗夜幽灵和cherrie亲,顾楚茨亲的生日祝福和打赏。

“刚才——有大风。”柳枝儿微摆,水面映一轮明月,是她连日疲劳,又让古怪的葛婆子摸了一把骨,才出现幻觉了吗?或者,是不小心睡着了惊梦?

“我突然想我娘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南月兰生想相信自己的直觉一次,“行李留在这儿,明日我们再来。”

有花但朝里屋走,不是又唱反调,倒是顺耳听进去了,“行李要带走,谁知道那假姑子会不会回来,无端便宜了她。亏我还觉得她怪可怜的,却是装可怜。若真像你说的,姑子勾汉子,汉子找姑子,帝都里得乱成什么样?明日也别来了,跟夫人说说,宁可睡陵地,也比半夜花狼嚎要好。”

南月兰生没想过暄都会乱成什么样。从瑶镇出发到这里,她跟着她娘吃得好住得好,搁到现代就是五星级酒店待遇。但她发现酒楼之外老少乞丐成群,街道上来往的百姓破衣烂衫占大半数,而守在城门前吆五喝六找碴的凶悍兵士面不改色拿进宁管事塞进的一包碎银,大城小城里的富人们攀比之风盛行,夸张到连轿子布帘都要互相炫耀一番。真是穷则极穷,富则极富,贪则极贪。

--------------------------------------

拍手叫好的欢呼时不时爆开到窗前,南月兰生有些发呆,视线渐渐出现重影。突然,梅树的根部旋起一股风。那风疾劲如箭,射到浮桥上竟刹那变了赤红,再将柳树每根枝条带向空中,随即怒啸,朝她卷来。

第19章 蘑菇

“观音是摆好看的。”香炉都不放,南月兰生越瞧无果越顺眼,小子可教,“她虽穿道袍,却无从小清修之气,夜半起身还粉面青黛,简直就是上了妆拍刚刚睡醒的戏——假过头。”精心布置都显在面上。

“……”有花才听出点眉目来,最后一句又直发懵,“啊?”

抛却幻觉,心里就是不对味,也许木偶命格八字成日里的听,南月兰生脑中陡然冒出大凶二字,不禁吩咐无果备车。吩咐完毕但失笑,瞧瞧她是怎么了。

有花去收拾,无果去拉车,南月兰生在门口等出发。车来了,行李装上去,人往车凳上踏,却是晚了一步。

三四个火把,一行黑影七八人,从梨林中走到庵前,个个穿同样的衣服,锦蓝衫入腰,黑拢扎脚绸裤,腰间挂金刀串牙牌,蹬棕红牛皮高长靴,威风十足。

有花眼睛睁大,嘴张成O型,“你是说——”大叫一声,“不可能!这里是道姑庵!”

感谢顾楚茨和凌波烟岚亲的PK票,满满心意,铭记在心。但聆子上月PK靠众亲一齐努力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这个月就不求PK票了。四月可能会上架,到时候根据点击收藏情况再看是否参加PK,因为上架第一个月,主页上能露面的话,对这本书还是很重要的。

楚茨,烟岚,再次感谢!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