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21章 猎美

那是很大的圆形场地,让金火盆照得通明。半场有一群赤膀阔腰的武士正成双角斗,摔得尘扬泥翻,吆喝连连。另半场则有一群舞姬翩翩,纱衣透红兜,白裙卷藕腿,香气缭乱,动作生媚。乐者二三十人,生箫吹笙擂鼓,为舞姿供上节奏韵律。观赏者们的席位坐北朝南人字排开,共十二席,几乎每席都有穿着贵气的男子。他们个个身后站着数名蓝衣黑裤的卫士,笔直不动,神情严峻。

“这顶也是金的吗?”南月兰生听不出泫冉讥她,定定看向顶上。远看她以为是木的,近了却看不出木质来,黑黝黝泛冷光。

“虽然不是金的,却用了珍贵的乌铁。不但乌铁顶,还有乌铁网,四面一拉,头上一罩,刀剑不入,再也不怕刺客来犯。”泫冉说道。

“你要是向往,让三哥送你一程。我想他会很喜欢你问他的宝车,说不定因此你就入了他的眼。”以为南月兰生说哪个贵重,泫冉越发不耐烦,“走吧,你应该很心急了。”

南月兰生这下听出泫冉的冷嘲意味,可也不想解释什么,安静地跟在他身后,终于来到喧闹的中心。

有人高喊,“六哥,六哥,冉哥说不服,让你出来呢!你要是没吃下肚,再比一次,让我们心服口服。”

南月兰生身体发僵。尤物。小美人。假道姑贞宛苦苦等来的,就是这群视女子为玩物的男人吗?她不同情,但觉愚蠢之极。美貌也许是上天给的好东西,没脑子用却只有薄命了。

泫冉走开去,让南月兰生处在光下,人声顿息。原来他不是特意为她挡着,不到时候而已。

静也不过一瞬,簿都尉上前,大声交待任务,“奉三殿下五殿下之命,将庵中的女客带来了。”

三殿下就是留小胡子坐正席的那位,只看南月兰生一眼就专心吃怀里舞姬的豆腐,“若是平常也还将就,偏偏今日见了美极的姑子,此女分外不显眼。老五,你要喜欢,你吃了吧。”

五殿下有些微发福,身材也不高,相貌不俊不丑,但他是皇族,就有挑嘴的权力,“看着四肢僵直,一张脸刻板无趣,不如舞姬风情可爱,我不要。”

长相平凡就是福,南月兰生吁口气。

“三哥,五哥,这位小娘子长得无趣但身份却有趣得紧,不能吃但能陪着玩,也挺好嘛。”坐回这群人中的泫冉,再开口却是祸害她。

本来这些殿下没一个有真善意,除了他们自己,所有人都是猎物。

“马车有什么好看的?”泫冉好笑。虽然这么说,却是被南月兰生带过去了。

其他几驾车只是奢侈,但八角攒尖顶的那辆是相当有创意的,南月兰生就停在它前面细细打量,全然忘我,也忘了身边“押”她的某殿下。

“哦,三哥说说,比什么?”泫冉的声音玩世不恭起来,身形无意中挡住南月兰生,那男子看不到她。

“让尤物贴身藏了北海珍珠,猜颗数,最接近的人就享用**。”那男子垂诞欲滴的语气,“六弟对这种玩法向来得心应手,冉弟你也是,你二人一双眼看女人就跟她们没穿衣服一样。”

来时还是一片空旷辽阔的大草地,此时出现七八顶巨大的金尖顶白帐。白帐围幔上绘着打猎的群画,大风吹旗满载而归的骑士们洋洋得意。帐有延出的布檐,檐下挂着一个个昂贵布质的金绣,如风车一般转动。数十顶圆灰帐分散在大帐四周,上百只金盆一边盛着旺火,一边自己灿烂,和金尖顶,金绣片交相辉映,在这块营地的空气中交织出金雾。

“这是三哥的新马车,单为打造四只金翅雀就融了四十斤金,车壁里外都镀着真金。铜柱中间通火油,天冷赏景也不怕——”眨眼看到南月兰生踮脚伸手去摸红柱,泫冉面上闪现不屑,“原来兰生小姐不爱说话爱金子,早知如此,我该穿宝戴珠才是。”

这是被抓进魔窟了?一帮色魔!南月兰生听那男子肆无忌惮说话,众人有色的哄笑,不禁鸡皮疙瘩乱冒。

泫冉哈哈大笑,“确实是我拿手的。六弟在何处?我与他再猜一回,不然我不服。”

另一男子笑声,“晚啦,六弟美人抱怀,进他的大帐已有一刻。”

“错了,不是那边。”泫冉把她往营地中央带。

对建筑设计的兴趣高于一切,南月兰生因此不肯乖乖就范,仍朝马车拐,“殿下,能让我看看那些车驾么?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马车,就近看一眼也好。”谄媚也不惜,话多也可以。

第21章 猎美

突然一曲舞毕,舞姬们不是退场,而是入席,纷纷坐在男子们身边,或为他们添酒,或为他们取食,或干脆倒入怀中去,任他们无礼搓揉触抚,还能喘笑哼吟,面无娇羞色。一时间,旖旎风光无限。

南月兰生皱眉看着,一紧张,数到有两张空席。一张大概属泫冉,还有一张——

“冉弟,你又乱跑,可知错过尤物?若你在,六弟未必能那么容易得了去,可惜可惜!”正席坐着的男子最年长,三十开外,蓄短胡,肤白貌正,冠上一枚黄金龙珠显尊贵地位,但不比别人正经多少,对怀中舞姬上下其手。

声音又换人,“五哥,才一刻而已,未必啊未必。那小美人初承雨露,但有怜香惜玉的心,都不能冒进。”

笑声此起彼伏,被称五哥的那人呸道,“怜香惜玉的是我们几个,六弟就算了,我看那美人能活着出来就该庆幸。”

“乌铁和金啊。”怪不得呢。

华丽的金雾弥漫到前缘,就近有五六驾高轮马车。车厢大到像一间屋子,轮上嵌金钉,车身铸铜浇金雕画。车顶似屋顶,吊着金铃铛的,挂着小青鼎的,垂着白玉片的,没有重样。最夸张的一驾,镀金的高大车厢上居然有干栏式构造,一圈蟠螭卧棂栏,四根红柱,以金翅雀拱起八角攒尖顶。

南月兰生眼睛冒光,脚下不自觉往那儿走,一辆马车上有着这么多精妙的建筑构造,她当然想再靠近一些。然而,她的手肘让人捉住。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