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22章 狼君

胜殿下更是干脆走到场中,啧啧有声,“听说有女子冒名南月氏骗了沙洲太守三百金,莫非就是你?好大的胆子,跑到帝都来行骗。你说你人生地不熟不认得我们,那我就跟你说一说这席上的人。”

道道目光如箭,射在南月兰生身上却引不起她半点惊惧,开口淡定,“小女子南月兰生,十多年长在外,今日刚到帝都,来为故去的母亲守陵。这晚暂宿梨冷庵,人生地不熟,自然也不认得各位君子,当不知者不罪。”

胜殿下神情愕然,立时问,“南月氏竟还有女儿么?莫非系旁支?”

“胜弟,这位可不是出自旁支,而是大国师之长女呢。”等那女子自己说,要到天亮了。泫冉想,自己做件善事吧。

正席上的小胡子殿下推开了舞姬,直起身来认真无比打量着南月兰生。五殿下双手撑着几面,整个身体往前凑。

“我虽只是听说的,却知我们其中可能真有人认得出那位南月小姐来。”三皇子道。

“谁?快让他来认人!”泫胜在众殿下中年纪最轻,急冲冲的性子。

三皇子笑眯了眼,“胜弟别急,暂卖个关子,我们先请南月小姐落座,横竖真的假的都跑不了。冉弟说得对,有她陪伴今夜会更好玩些。”遂吩咐簿都尉带人到他的邻座空席。

刚才既然没能跑掉,如今当然骑虎难下,南月兰生感觉自己被押入一群狼中,坐也随时要跳起来的警惕着。

等她落座,三皇子将半场武士们喝下,又对大家道,“南月小姐说我们是君子,我们总要好好表现。她既然不爱说话,我们也别强逼,顺其自然罢。”

道好的起伏高低声。

南月兰生懒得看,坐在软垫子上,垂眸不抬头。

“三哥,角斗没意思,歌舞也不过如此,玩击鼓传球如何?”声音属于五皇子,语调带着歪腻,“球传到谁手里,就得当众来个助兴的玩事。抚琴,吟歌,怎么着都成。话说这里在座的,有谁没个一两手好本事?冉弟弹得一手好筝,若不用此法,平日哪里听得到。”

泫冉笑,“五哥口不对心,上回我弹的时候,是谁睡着了?”

五皇子不好意思,笑声发干,“此一时彼一时,而且冉弟爱高山流水调,我却爱热闹的。”

三皇子道,“五弟这主意却不错,比干巴巴坐着强。”

他一开口,有人端鼓,有人拿槌,慌不迭备好了。

“胜弟莫恼,这姑娘说话讲规矩,问她两句回你一句。等着,下面她就吭出字来了。”泫冉笑声刺耳,一眼不看南月兰生。他说什么来着?晾着他们,她就是自讨苦吃。看来她学不乖。

“两句回一句?”首席三殿下正眼观起南月兰生,“说得我都好奇了,哪儿来这么大胆的娘子?难道本殿也要说上两句话,才能得她一句回应么?”

泫冉又凉声凑热闹,“胜弟恐怕白费口舌,你说她冒充,她还当我们借名。要不是我说这里该有人知道她,她已让她身后那小子教训我一顿了。”

五皇子嘻嘻笑道,“这小娘子冒不冒充且不论,冉弟向来叫美人们眼馋,今日吃鳖令哥哥我心中痛快得很。”

“冉哥,她的身份如何有趣?”坐于泫冉下首的年轻人问道。他浓眉大眼,气宇轩昂,坐着还比别人高出一头,相当挺拔。

胖嘟嘟的五殿下来浇油,“说起来,这姑娘站得跟竹竿一样笔直,膝盖不打弯的。”

泫冉回笑,“她又不是美人,何须我展魅力与她瞧?”转而对三皇子道,“三哥年长些,能否证实她所言真假?”

三皇子用食指摸着嘴上胡髭,半晌才答,“众人皆知国师府四千金,今日不提,我可真要忘干净了。”

泫胜欸道,“听三哥的意思,国师府长千金竟不是南月金薇?”

南月兰生对大荣国的国情仍处于道听途说阶段,但大概能知道三殿下五殿下,还有正享受美人恩排行第六的那位,应该都是皇子。泫冉是东平王之子,最高的年轻人叫他堂哥,又居于下首位,可能是其他王爷的儿子。泫冉对面还有一位袍上有龙纹的青年,气息霸冷,桌上放弓。再往下的席间人穿着虽贵气,却不再有龙纹,多半属世家子弟。她也来不及一一细看,因年轻人又问第二遍了。

“本殿下问你话,你怎一字不吭?”出身皇家,常对家族以外的人不耐烦。

第22章 狼君

原来还有这么一说,怪不得人人当她骗子。

高帅哥双手抱拳,从正席开始报身份,“我三哥,当今皇上和淑妃娘娘之子。我五哥,皇上和贤妃娘娘之子。冉堂哥,皇上胞弟东平王之子。冉堂哥对面是我亲哥泫赛,我叫泫胜,西平王是我兄弟二人的亲爹。下席我不说了,总之父辈最小的官也是从一品。”

南月兰生视线不东拐西瞥,仗着父辈耀武扬威的家伙们不值一看,而正前方的几位在目力范围之内,无法排除出去。

“不错,国师与妾生了一女,这事让尚未生养的大夫人十分不悦,闹到太后那里。我朝一向重嫡,虽不成明文法例,却有正妻三年无出,才能与妾生子的传统定俗。太后立刻示下南月府老夫人,生长女的消息就秘而未宣,因此知道的人并不多。一年后大夫人生下南月金薇,因天生异象,又有三位大术师一齐占出天女转世之卦,人人自然奉之为南月大小姐。后来南月玉蕊出生,再出奇卦,那位庶出的长女就彻底悄声无息了。我也就听母妃早年说起过一回,对了——”三皇子沉吟之后笑出两声。

五皇子追问,“什么对了?”

南月氏女儿特殊,兰生早有感觉,但看到这些殿下的目光纷纷转为诧异,她原本不以为然的心思也暗生好奇。南月氏的女儿又如何?

“让她告诉你。”泫冉咬过一粒舞姬送来的葡萄,十分惬意得享受对方的温柔。周身流风拈花气,哪里还有耀眼夺目的光华。

年轻人瞧向南月兰生道,“小娘子出身有何特别,能让我堂兄说出有趣二字?”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