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27章 憋气

兰生微笑着,这丫头本性不坏,所以她下不了手赶人,“你还记得你娘?”三岁就有记忆,不笨啊。

有花偏大声,“大正午的,睡什么觉?有霞来传吃饭了,就算憋着气,也别跟自己过不去,饿得是自己的肚子。”

有霞,无晚,是邬梅身边的丫头。

那夜没能等到救兵,兰生和无果好不容易脱身来到南月陵园时,看到有花沮丧站在草屋前,黑漆漆孤零零独自一人。原来不是有花没搬救兵,却是邬梅压根不重视,说引魂不能耽搁一时半刻,照样和葛婆子做仪式去了。这本就在兰生意料之中,对她娘不期待,自然也就不失望。

有花咬着唇,盯了兰生白里透红的健康面色半晌,气呼呼道,“没错,我是憋气,怎么样?不是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当人女儿的样子?从前就这样,明明心里气夫人不在意你,偏不肯说出来,只是自耍性子,结果坏了身子。现在好像好了,可跟夫人仍生疏漠离。像那晚的事,你是可以发脾气闹一闹的。女儿向娘撒娇,天经地义,就像我跟我娘——”嘎然声止。

“风里有土色。”兰生说罢,抓着草帽往丘下走去。

有花眯眼瞧了半晌,问无果,“你看得见土色吗?”

无果摇头,但不多言,一纵跟下。

有花噘噘嘴,走在最后头,道一句古古怪怪。

兰生顺着去往陵园的干土路走了没多久,身后就传来车轱辘的转动和马蹄声。她回头一看,只见领跑的是两匹乌亮骏马,后面又是两匹雪白骏马。四马拉着的车漆成酒红,正正方方,高大牢固的构造。

随着马车驰近,兰生留意到从车辕至车身绘着墨青腾案,十分神秘繁琐,一眼两眼绝看不懂图意,就觉得车主人极可能身份贵重。土路很宽,她还是自觉让到草地上去。经历了两次麻烦送上门,当然不想再有第三次无事生非。

可是,世上大多稀奇事并非偶然发生。这里是南月氏陵墓所在,大夫人身故才不久,而南月萍肯定已经将邬梅母女擅自来都城的事传得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所以这辆车出现其实必然。

而每天在陵道旁山丘上一耗大半日的兰生,碰上马车的机率可谓百分之一百。

无果顿眯眼,手摸腰后,拔出一道橙光,又瞬间收回腰后。动作之快,有花都没看清他手里的实物,只觉劲风从耳边擦过。而那只蚱蜢不但被一斩为二,还扫远出去,落入了草间,“毁尸灭迹”得干干净净。

有花摸摸耳朵,却捉落耳边几丝头发,知是被那道光斩断的,又惊魂又火大,骂道,“臭无果,有病是不是?不过一只蚱蜢!万一你失手弄得我破相,我毒死你!”

“你该生气的。”她道。

兰生回来,歇在马车上,第二日同夫人吃饭,只字不提那天夜里的事。夫人也不问。可是,有花心里的结缠紧了疼,反而成为三人中最火旺的那个。尤其她还知道兰生遣开她的意图是保护她,这让她百般纠结。她和这位大小姐对立了十来年,为兰生对夫人上火是第一次,心里面那个烦啊。

眨眼过了数日,秋老虎回返,晚蝉最后一唱,碧空万里无云。

“小声,小姐正睡。”无果答,眉平眼无神。

“我想大概她事先请过卦,知道有惊无险?”走来这一程,她娘每日必做功课就是由安鹄以六爻之术开卦卜凶。

“那日与安公子一早分道扬镳,没看到占算。”说不通。

“有人来了。”兰生却道。她是昨日事昨日毕的性格,不想让几天前的事抑郁自己。

有花跑上小丘来喊人吃饭,见无果这般,奇怪得要命。近前要问,正好无果冲她的方向抛手,竟画出一条淡绿线。她还没弄清是什么,感觉绿线头掉在头发里,反射性伸手去摸,谁知抓下一只蚱蜢来。

“妈呀!”她大喊,将蚱蜢扔出去,却是朝向兰生那儿。

第27章 憋气

有花硬撑着大眼,不让自己哭,含糊嗯了一声。她记得她娘怀里的香气,还有抱着她时爱唱小曲。虽然仅此而已,却是最令她珍惜的宝贝回忆。确实,她在夫人身上寻找母女的感觉,但也很清楚那不能同亲生母女的无私牵系相比。她的命是夫人救的,夫人养育了她,因此她认为夫人应该是世上最好的母亲。然而,每每看到这对亲母女的相处,就会打破她如此认为,进而恼兰生没出息。于是,她故意拿自己和夫人情同母女的关系气兰生,似乎乐见兰生嫉妒羡慕,其实下意识希望兰生能因此同夫人亲近起来。

她一直觉得夫人够苦了,被正室夫人赶走,离开丈夫十多年,难免疏忽女儿一些。反观兰生,不但不体贴,从小就脾气疙瘩,无论和谁都难以相处,敏感得莫名其妙,夫人越难受就越添乱,怪不得不获夫人喜爱,完全是自找的。

但前几日的那夜,她快马加鞭赶到这里,只得了夫人一句引魂不可拖延的回应,霎那就像当头被浇了一盆冰水,醒悟到这对母女关系糟糕不是女儿一方的错。兰生那儿怎么看都是清白攸关性命攸关,连她都急得满头大汗,夫人竟然神色不动。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得不够清楚,甚至跪求,得到的却是夫人走远的冷淡背影。

有花和无果同时看出去,空旷的陵地,弯曲的土道,只有风响,哪来什么人?

可是,不过片刻,无果惊愕,“真有人来了,是一驾马车。不过,小姐如何得知?”他练武练得耳聪目明,什么时候起竟不如小姐?

“看起来憋气的是你,不是我。”这丫头的心拐向她一点了?草帽落在手,兰生坐了起来。那么吵,睡得再沉也会醒。

兰生躺在陵地不远的小山包上,肥草叠没她的双腿,野菊成百上千以她为圆心绕开,将她那身素裙衬托得分外明媚,但她整张脸却罩在一只旧草帽之下,十指交叉枕脑后,一动不动,仿佛睡着。

三丈开外,无果双手拎件衣服,一边横走一边挥动,时不时单手一捉再往外抛。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