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28章 坑爹

不过,十三年后的重逢,记忆中那个女娃已经全然不似如今面前的女子了。一时间,他竟不知怎么判断这种变化的好坏,但想起停车的理由来。

兰生重新打量这个男子,挑眉明知故问,“你哪位?”

中年男子仿佛看穿她的挑衅,并不生气,“你离家时才七岁,我能认出你已不算太坏。”

中年男子正是兰生的父亲,大荣国师南月涯。

他听面容陌生的女儿句句带刺,目光直视自己,心头就起了奇异感。七岁的兰生性子内向怯懦,那时相当怕他,再加上她八字为浅命无用,面相为煞母刻薄,他没法正视她,哪怕她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她和她娘被正妻赶到瑶镇住,他心里念的却只有她娘一人。人说爱屋及乌,他对长女顶多做到默然不厌。

“你至七岁时,对自然力通感全无,学习资质亦是平庸。如今大了,在我看来除了性子刁钻让人不快,无甚大变化。既是无能,怎能对他人吉凶信口开河?我南月氏若赠预言,无人敢掉以轻心,这等信奉并非一朝一夕所成,却能让你一句戏言毁去整个家族的百年功。”咄问连连。

兰生存心气她爹,神情懊恼道,“我看那三皇子面部圆胖,十指却似修竹细长,以为他发福,因此借那句话劝他多运动少躺懒,哪里是什么预言吉凶。”

“你……你这不是胡闹吗?”听她如此解释,南月涯果然皱眉沉脸。

“是不是胡闹,等父亲您被逼无奈去陪人耍乐子的时候,自然就一清二楚了。女儿当时只想保住清白,不失南月氏颜面。”靠!本姑娘倒霉时没一个家里人来解救,如今全身而退倒成罪人。

“……”南月涯一顿,竟有些理亏,但放不缓严肃的语调,“罢了,你今后切记谨慎。若三皇子或其他人问起此事,你就说是金薇告诉你的。”大荣到处都有假术士,南月家不可以有。

兰生无所谓,只有一点好奇,“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不过那么一说,又是模棱两可,何必非要计较出处?”她话不算多,那以后是不是在外要当哑巴?

南月涯瞅着她,静静地,要笑不笑。

兰生感觉南月涯带来的阴云气场全面朝自己脑袋压了下来,但她硬是不吭声,眼睛一眨不眨,与她爹对视。她是孤儿,别的没有,有的是骨气。

帘子放下,南月涯的声音传出,“昨日三皇子带侧妃出行赏秋,他那辆新马车塌了顶,侧妃娘娘被压断腿,还死了一个新纳的美姬,闹得沸沸扬扬。”

侏儒明明没有看南月涯一眼,却似通晓主子的心意,鞭子空中啪啪两甩,四匹马跑了起来。

紫木冠,和田簪,收紧满头苍白。以为该是位老人,脸却并不显老,面色有玉泽,五官端秀,一对与浓眉对角的狭凤目。要细看之下才能发现的眼角皱纹,还有不怒自威扯云呼风的气场,给出四十左右的强势岁数。

让兰生诧异的,不仅是不符年纪的白发,更是他右眼眸。眼瞳外圈一层亮银,往里沉似漆夜,瞳孔却碧蓝。

南月涯怎能不懂兰生的话中真意,只是暄城乃至整个王朝贵族奢靡放纵成风尚,更何况那些皇子世子是将来大荣的最贵,他们是围猎还是玩乐,他管不了。

他但道,“只要你说出是我女儿,他们自然不会太为难你。”看她实在不像吃了半点亏的模样,担心不起来,“这福话你是怎么说的?”

兰生让了路,马车却慢下来,最后停在三人身侧。勒住绳的车夫居然是个三尺侏儒,长相奇丑无比,却对三人望也不望,抬着下巴向着天,趾高气昂。

中年男子那双带着奇瞳的眼自三人身上转过去,最后再落在兰生脸上,沉吟道,“南月兰生?”

“多骑马少坐车。”敢情她还得感谢和他的父女关系。

同样的话听到第二遍,南月涯确认真是大女儿说了这六个字,双目便不悦眯紧了,“在瑶镇这些年,你可学了易经?”

她到这世上不过四个月多,还没有读那么深奥学问的念头,因此摇头。

车停得莫名其妙,车夫骄傲得莫名其妙,兰生则相当沉得住气,一言不发,视线渐渐移到车窗的青纱帘。秋老虎的日头当空,蝉鸣不知何时消失了,青纱上出现一个深暗圆点,起初凝固不动。她盯瞧着,突然深暗迅速晕开,不似墨渍到此为止,却似阴云,不但将四周全弄暗,干脆张到空中去遮天蔽日。身体中存储的阳光热力终于烘上来,手心不禁微汗,大脑却理智告诉她,那不过是车里人的影子而已。

这几日总有些夸张的视觉和感觉,她摇头笑自己,见纱帘一卷,窗前出现一张人面。

第28章 坑爹

“听说数日前你巧遇围猎的三位皇子和几位世子,送了三皇子一句话?”尽管由三皇子口中说出,南月涯仍抱着对方弄错人的怀疑。

那可不是逛街碰熟人令人高兴的遇见。她到底摊上了什么样的爹娘?亲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亲爹却好像要给她训话。她长得据说有些不讨喜,所以她爹就以为她比那群“狼殿下”还坏?

“并非巧遇。女儿借住梨冷庵,半夜几位殿下在附近扎营,少了人同乐,让一群五大三粗的侍卫把我带过去。三皇子言而有信放我走,我感激之余便送了句福话。”事实再次证明,她爹虽然当着大国师,终归是天子家里臣。这不,已经向女儿兴师问罪。

“或者这些年你通了五感之上,显了天赋之能?”南月涯眸光犀利,之前就不像慈父,现在有点像审判长。

“女儿平凡人。”动不动就被问及天赋,兰生习以为常。

“听说大国师能视星空探国运天机,这会儿不过三选一,认出女儿还要我夸一声好眼力么?”对有花的絮叨,兰生多闷不吭声对待,但此时不遗余力讽刺她爹。什么叫能认出她不算太坏?这是一个父亲应该说得话吗?十多年不闻不问,一上来端亲爹的架子,她可不会当乖女儿。

有花对车夫哼道,“干嘛?”

车夫不答,目中仍无三人。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