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0章 云开

邬梅回道,“是为了孩子好,有何舍不得?也怪我自己不会教,兰生本来贴心懂事,到了瑶镇却性格迥异,特别爱闹脾气,我说东她必往西,事事顶着来……”

“你能做到如此地步,我若不跟你回去,就成了不近人情。”邬梅终于首肯,吩咐丫头们去收拾,“只是我还得跟你讨个人情。”

南月涯一摆手,示意她不用多说,“让葛婆子跟着你回去。”

兰生这才识趣,起身告退,快出门口时,听南月涯道——

“这丫头只有吃饭的时候懂规矩,回府后你也别舍不得,怡蝶最熟礼仪,交给她好好教上几个月,免得正式场合里做出不合宜的举止来。”

兰生笑着,“说得还真是一针见血。”没有爱屋及乌,只因为她是普通人,而且一出生就被算成煞命。那她是重生的,命应该不煞了吧?有机会,得找个高人看手相,她不信死而复生的命还烂。

这时兰生没发觉,自己已经开始“迷信”了。

有花努努嘴,神情仿佛在说知道就好,接着看窗外。

夕阳西斜时,一行人的影子终于落在吊桥之上。桥下一条十来丈宽的护城河,河水无波,河面上数不清的圆纹晕开,好似雨点落入。

此时出城回家的农人多,挑空担的乐呵,挑半担的平常,挑满担的愁眉。真要解出名堂,那是百样民生百样心思终脱不过一词生存。

兰生望着,觉得只求丰衣足食的平民百姓比坐着豪华大马车的高门贵族更有自我和真实。而她,自我就成了没规矩,真实就可能犯错误,爹娘齐上来教育,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大国师的车驾上桥了!一个个不长眼啊!赶紧让开!都让开!”

突然一声暴喝,吓得桥上百姓神色惊惶,晃篮摇筐贴到桥边去,越穿得破烂越拘谨胆怯。

有花把靠窗望的兰生拉一把,将帘纱按实了,“夫人交待,帝都不比瑶镇,出入不可像从前轻浮,别随便让寻常人看了真容。”

“我在瑶镇不知道多踏实。”来只流浪狗会引发全镇热论的乡下地方,她还能怎么个浮法?“倒是提醒我要啰嗦你几句。今后出门别动不动说抠人眼珠子,我是大国师的女儿,你跟着这样的主子,更高调一点也无妨,直接一手拿小木人,说毒死你咒死你扎死你,多与众不同,还能光耀南月门楣。”

啰嗦的有花被不爱啰嗦的兰生啰嗦懵了。

“她俩如何比得了你?就算按名份,你也在她俩前头。好了,这事必须听我的。”南月涯不容邬梅坚持,强硬语句之后又缓和,“你在府里为你姐姐设巫庙也可,岂不是比守夫家的陵更好。”

邬梅神情一动,双目生辉,“此话当真?”

有花一下子瘪了气,但瞪眼,“不是你说有阴风吗?”

兰生笑得谦逊,似有好心好意,不承认自己刚才故意装神弄鬼,但道,“有阴风就有鬼吗?有鬼就是大夫人吗?说起来我刚发现,你那么怕鬼,怎么学筮术?”有花好玩,让她想到河豚鱼,动不动就鼓起气来。

“谁没年轻的时候?你姐姐的心肠难道是面捏的?比你不知厉害多少,都藏在心里算计,下手从不软。直到她去了,我仍看不清这个人。相比之下,倒宁可你狠在面上,至少是真心与我的。”南月涯继续帮邬梅夹菜,碟子满了自己才捧起碗,“吃完了叫丫头们收拾行李,同我一起回府。”

“还要我发誓不成?你尽管放心,我娘那儿不会说什么的。”他是名震天下的大国师,也是真正的一家之长,即便是他母亲,都无法事事干涉。

“东海筮术跟——没关系,运用自然之母——”

“等你哪天真扎死了人,我再听。”她还没看到过筮术的力量,说好听点,是比易经更需要天赋的大能,说得不好听,那就是迷信。

眼见她那对恩爱的父母拜完陵上了车,兰生也坐入车内。以为一路畅通无阻能直奔金光闪闪的暄城,谁知又出乎她的意料,竟是走走停停,皆因这路上不少景致是她爹娘当年游玩之处,如今经过故地,没时间重游却也要看上一会儿。

“萍儿回家就跟我说了,我本来当日要来的,只是想到你们有自己的方式送亲人,便一直等到了今日。我知你一言必出,若非诚念,不会信口开河。”有意看看对面信口开河的长女,有其母未必有其女,“可府里不能没有打理后宅的人,眼看秋祭国典将至,以往都是你姐姐画祭旗,这回却要你帮我了。我给你的信上不是都写明了?”

“是写了,可我在这儿也能画。而府里还有两位妹妹在,哪里需要我这个离府多年的人回去指手画脚。”邬梅言语间竟是坚持。

第30章 云开

兰生跨出门去,懒听。不指望,不失望。

结果,说是说吃完饭就进城,爹妈却还悠哉喝午后茶。兰生觉得干等着没意思,就给大夫人认真扫陵,一扫扫到太阳西斜,墓地起阴风阵阵。于是她对有花碎念。有花自认少巫小通,判断大夫人灵魂不安,连忙对葛婆子说。葛婆子进屋去,终于带出要出发的消息。

“怎么会灵魂不安呢?”兰生等在车前,问相当自得意满的有花,“我娘作过三夜引魂,大夫人应该已经入仙灵了吧?难道引错路魂魄回转?”

兰生在车里望着前头站高远眺的爹娘,到底忍不住要八一八,“这两人感情如此深笃,为何却不宠我?我究竟是不是亲生的,看来有待商榷。”

“商榷什么啊?”有花双手趴在窗口,转过头来,“身为大国师和东海大巫一族的直系血脉全无天赋通感,要是像南月萍那般努力也还算了,你对易经一字不读,对筮术避如蛇蝎,叫老爷夫人如何喜欢得起来?而且,你命格带煞呢。”

邬梅微微一笑,单手覆上南月涯手背,露出感激之色。

兰生安静听夫妻俩说话,虽然孩子见父母秀恩爱感觉总是奇怪的,却也是自己“进补记忆”的好机会。但听回府,就瞄了她娘一眼,这事态发展多顺。

“你该不是为了接我回府才来的?”邬梅却没有过多惊喜。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