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2章 余震

作为皇家贵胄,泫冉尊师重道之礼作到完美。兰生才这么想,但见纱上突显一个投影。

车马又动了,缓缓朝前行进,兰生透过纱帘上巨大的暗影,大概目测正过城门。不知南月本家会摆出何种态度对待被放逐多年的母女,她兀自想着,便不太在意外面的“老熟人”了。而且,毕竟南月涯的面子摆着,一声声恩师老甜,总不会再招惹到她。

但,人要皮厚,在哪里都会厚。

“正是这孩子的马车。她从小体弱,不得不在外养着,如今身子骨大见好转,便接回来了。你此时要务在身,改日你俩再正式见礼就是。”南月涯道。

“是。”泫冉沉声应了。

“马车不能往里走了。”无果通知。

兰生下车,看到廊下匆匆跑来一些人。带头给南月涯行礼的是个长者,岁数约摸五六十,八字灰胡浑沌乌眼,像鬼头鬼脑的帐房师爷。

邬梅淡笑,“肖总管,十多年过去,我都老了,你的样子却一点没变,真是老当益壮。”

肖谷是南月府大总管,也是去瑶镇报信的凯叔亲大哥,自然最早得了邬梅回来的消息,因此神情间毫无诧异,低下脑袋,躬背弯腰,“老仆见过梅夫人。”

“兰生,过来认人。当年肖总管待你十分周到。你说要买面人,他亲自跑了五条街。看你还记不记得。”邬梅这时不会忘记女儿。

肖谷不抬头,但道,“那是老仆应该做的。”

兰生磨蹭着,竖走两步横走一步,她是娘眼中的问题女儿,不制造问题反而会让人疑心诈尸。

有花噗一声,四个月下来,这么明显自嘲玩笑的调调好歹能听出来,但又觉得不该跟兰生“同流合污”,干咳着正经了表情,“那个冉殿下好像就是那晚道姑庵前请我们的什么王爷之子,居然称老爷恩师。说不定夫人是知道的,所以我说清原委她也不慌。我就说嘛,夫人是个好娘亲。”心里的郁闷找到了出口。

天真的孩子,让她娘卖了会抢着数银子,兰生道,“人前人皮,羊前狼皮,他要真当我是恩师之女——”哪来后面乱哄哄的事?有花没在,她也不想翻不愉快的记忆。

“今后要离此人远远的,没半点正经。”歪头叹口气,有花替泫冉害臊。

兰生唇角下弯,抿成一线,举双手表示支持这个明智的决定。如果可能,有花的希望成真就最好了,因为到目前为止,她想离家出走没走成,她想整小霸王没整成,她想离开道姑庵却被逮个正着,似乎皆半吊子,应该沮丧。

大呼小叫让路的喝声渐渐平息,桥板咚响,整齐划一的脚步很快又收住,马蹄音独脆。

泫冉声音再度传来,“谢恩师教诲,容我送您入城门。”

但万事都讲究一个时机,时机不到或过了,你就只能让它过去。倒也别心急,大约你快不记得的时候,它指不定又到你面前来了。兰生重生前大四快毕业,休学两个学期赚取学费生活费,已经二十五岁。从十四岁虚报年龄开始打工,历经十一年沧桑冷暖,比同届毕业生心理年龄沉熟得多,早就是在精神上和物质上都相当独立的社会人。这样的人生遭遇,让她沉得住气。

约莫半个时辰后,赶车的无果说到国师府外了。有花掀起门帘,兰生便看到外面的景象。

土红墙,版褐门,庑殿式屋顶,挑飞燕尾。墙上成排直棂窗,墙内应有绕廊。墙高覆瓦,看不到里面,门上牌匾镶三个字——南月府。匾上还雕图案,类似压地隐起的雕刻手法,层次深浅浮沉,与南月涯车驾上的纹案如出一辙。门下无基台,车马可进出。

“成大器者必要精心苦炼,冉殿下是大荣日后辅国之才,能者多劳罢。”南月涯笑答,让人听出很是欣慰的心情,长者语气亲切。

兰生听了发笑,对有花道,“我爹原来不是不宠我,炼我呢。”

第32章 余震

“那日不知真是南月小姐,得罪之处多包涵,别影响今后你我兄妹之情。”调侃之声从纱孔丝丝渗入,无声无形,但笑意泛滥。

“不知殿下说什么。”拿过扇子呼拉扇,将自己的回答送出去,还能保持淑女优雅,兰生十分猾骄,“那晚我在梨冷庵,听得一夜狼嚎虎啸,仅此而已。”

车轮轱辘过去,帘子骤亮,好一会儿,突闻放肆笑声,至少扬了半空高。

从瑶镇出来,沿江沿官道走,途经之处虽让兰生见证了不少古建筑的聪明构造,也许是因为赶路而不是游山玩水的缘故,她还真没看到多豪华多了不得的宅邸。到了大荣帝都,一道金边城墙虽亮眼,刚才过吊桥时近看了却也不过如此。土坯,不见砖型,城门上造了城楼,两角却无角楼,从防御的出发点来说,是很大的缺陷。不过到了家门口,看墙看门看顶,精致不少。这种门墙的构造自汉朝起沿用至唐宋,在大荣,看来也受贵族名门的喜爱。

进了前庭,看到外墙下果然有走廊,走廊成回廊,接到庭正中。高台基白石阶,上造一间悬山叠顶的大屋,正面无墙,一排方柱斗拱架突檐,柱侧各一扇木格斜棂门。大屋左右有阙,阙用长廊接起,往宅邸纵深。

“恩师,后面马车我瞧着有些眼熟。您应该听说了,前些日子与堂兄弟们西山围猎,偶遇您的长女。”因为轰动的三皇子马车事件,认证南月兰生绝非假冒伪劣某家女儿。

“我回帝都之后还未及拜见恩师,想不到头一日披上守城将服倒能亲迎您,从此便不抱怨这差事苦了。”声音朗然如日。

兰生本来东歪西倒的一把懒骨头立刻扶正了位。这匹狼还是将军?还是南月涯的学生?后来她知道是自己大惊小怪了。南月涯除了是大国师之外,还身兼太学博士,帝都一大半贵族子弟都听过他授讲。套近乎的,不爱套近乎的,见他面皆喊恩师或先生。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