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2b章 暗战

南月涯骂声老刁奴要来气,却让邬梅劝住。

南月涯想都没想,“二夫人自然是与我同住,兰生——”略顿就道,“也与我们同住便是。主院最大,二夫人也不爱摆排场,腾出两间空屋不难。”

乍听起来,是个不错的解决之道。

“那要如何安排?难道还让她们娘俩住到外头去不成?”南月涯就跟大荣朝其他已婚男人一样,不太管家里的事,但没用的主意还是很多,“萍儿莎儿还小,让她们搬到自己娘亲院子里住,二夫人就能住原来的屋子,也不至于陌生。兰生住新院子。这么大的宅子还没有家里人住的地方?”

“这个……最好先问问雎夫人和蝶夫人。老夫人发话,说家里的事由两位夫人分管,老仆不敢自作主张。”换句话说,南月涯也不能自作主张。

最后来到一拱门,门前的风不停打转,吹得人头发乱飞,衣袍乱撩,但这日明明秋老虎高照,只有微风。这风是穿堂风,兰生一看就知道了,夏天没那么明显不适宜,但冬天——

门开了,一个小丫头露出脸来,看到南月涯忙往里大声通报老爷来了。不容多想,兰生随着邬梅往院中最大的屋子去。直到拱门关上前,那风呼呼吹着她走,冽劲。

正屋里一股子药味,一个相貌中等却让人看着挺舒服的大丫头上来奉茶,说老夫人正在用药,要稍等。

南月涯对邬梅道,“这是襄玉,伺候娘三年了,娘太喜欢她,十八岁还不放出去配人,又嫌家里的不好,梅儿你帮着留意一下,要是能荐一个经得起我娘挑剔的年轻人,功劳可就大了。”

襄玉倒茶的腕子稳当当的,不看邬梅,“承蒙老爷看得起,可襄玉跟老夫人求了个恩典,这辈子伺候她,不嫁人了。等老夫人百年,我给大小姐当婆子,再照顾小公子小小姐。”

邬梅端茶的手更是稳当当,大方看襄玉,“真是个好丫头,越这么乖越让我想拿这功劳。”

老夫人还没登场,总管丫头个个这般厉害。不擅宅斗的人,且避!兰生低脑袋,无声喝着自己那杯茶。

---------------------------

有注意到昨天章节数错误的亲,聆子这么解释——

抱着有一天可能会惊现的美好愿望,就好像哈里波特里的密室一样,也许突然让你们找到了。(抛媚眼)

祝大家周末愉快!

肖谷又道,“老爷也知道,梅夫人从前住的院子给了三小姐用。新加盖的小院子太小,且您说了给四小姐住,四小姐已经都收拾好了。而之前梅夫人说要守一年陵园,只有管事小子们先来,所以暂时安排到外仆院落住着。如今要怎么安排,老仆还请您示下。”

这位老仆声色不动说明:一,想住以前的地方不可能。二,新盖的地方没你份。三,守一年怎么今天就来了。四,我不得罪人主子你决定。

兰生经历过职场商场学场考场,唯一没有身处过大家族的场景。但她读一本红楼梦,狭义上来解,也是一本宅斗史。小辈们好的热热闹闹,在那些热闹之间却也显出长辈们各自的心思算计。当着面都好,背着面谋私,可怜黛玉一孤儿,纵然聪明敏锐,没有父母如薛姨妈那般尽心打点女儿终身,只能眼睁睁看宝玉娶宝钗,吐血化草。

从她娘被流放在外十余年,从南月萍在她面前骄纵蛮横,从她爹允她娘设巫庙而提到老夫人,从大总管不动声色阐明后宅谁掌控,无一不在告诉她,这个家很不简单。而当着大国师,在外头声名显赫的南月涯,也许是最搞不清楚状况的一个。因为他有一国之君要服务,君为天下,他当然也要勤勉,没有精力顾家中老婆们女儿们的琐事。

邬梅才蹙了眉,南月涯就开口生威,“这点路还跟蚂蚁爬似的——”看兰生立刻拎裙小跑,还到跟前笑眯眯的,全然没了淑女模样,他一口气再噎到胸闷。

兰生听得眼都不眨,只觉才进家门就起风。她也同样好奇,在这个看上去住房无比紧张的宅邸里,她爹要如何安排她娘和她的住处。

“宅斗我无力啊。”兰生小声叹一句。

身为孤儿,她有一个自知却改不了的大毛病——不擅长与人交往,自以为说笑,多冷场,自以为严肃,多惹笑,基本上她是情商零蛋。全心投入建筑设计之前是画画,占据她打工之外的全部生活。宅斗?比画宅建宅,哪怕拆宅,可以。

有花听她说话,“你说什么?”

这一场小小横拧让肖谷抬眼来看兰生,神情仍无波动,“女大十八变,兰生小姐跟小时候很不同了。”

咦?这倒是新鲜说法。兰生暗道。

第32B章 暗战

邬梅道,“这事怎能怪肖总管?我说不进城,你非要拉我回来,但既然回来了,就该照家里的规矩,不然我成白长岁数的了。不如这样,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我和兰生去拜老夫人,再跟两位妹妹商量住哪儿。如你所说,这么大的宅子总有我娘俩能安置的地方。”

南月涯不走,拉着邬梅入纵深的后宅,“把你安顿好就是我今日的要紧事,走,我同你一起见母亲。”

有花在兰生耳旁咬小声,“太好了,老爷这么宠着夫人,今后这家里谁不让咱们三分?”

兰生挑眉笑,抿嘴摇头,表示没什么,心情却没郁闷多久。因为曲廊兜转,以眼记忆,将**的格局照入脑中,便没有空间想闲事了。

走廊下为砖地,园子为泥地,有些山石堆奇,有些花草着彩。一条最宽的长廊接两边院落,以三合院为单位,左右却不对称,这一处围起来的内墙,那一处无遮挡的厢房。又层次不齐,高得没理,低得奇怪。

肖谷却有话说,“大夫人刚过世不足双月,梅夫人就住进去,恐人说闲话,还要顾着些大小姐二小姐的心情。再说,兰生小姐已经成年,该有自己的院子。”

邬梅也心领神会,一手抚上南月涯的臂膀,侧头低语,“你放心,如今回家来,这孩子会像原来那般乖巧的。她从前最尊敬的人是你。”

兰生两岁认字三岁读书,为讨他喜欢,确实曾经很用功学习。想到自己缺席父亲之位多年,也不好一昧怪女儿不能听话懂事,南月涯忍住不发脾气。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