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39章 死相

“咳咳……虽听小姐信口开河,倒不至于对善意的好话翻白眼,只是我目力不好,这样能稍微看得清楚些……咳咳!”这回咳了好一阵。

兰生笑颜明朗,令众人但觉盖过突来的苍白病气,“我擅看面相,公子眉宇病气环绕,面瘦颊苍,却都是残根,不日将会痊愈,恭喜贺喜。借此吉话,换公子元宝中的二十九文值当,可否?”

人人心道,这不是胡说八道嘛,明明是病重无治的样子。但没人真敢开口指兰生乱言,天子脚下骗子多,但高人也多,说得又是讨喜吉利话。要说不对,便就是咒那公子快挂了。这谁肯干?齐刷刷的目光从兰生再转到病公子身上,都好奇他会说什么。

“公子这是在翻白眼?”兰生问。

一铺子的人差点倒地,那明明是病得快不行了,她怎么会当成翻白眼?

豌豆道,“喂,我家公子愿买一根破簪子是你今日好运当头,你不肯就算了,快叫这小子让路,否则——哼哼!”

这粒豆子和她家那朵花有一拼,难道大荣是丫头当道?兰生一笑,想那么多做什么,她刚才已经就提出簪子抵饭钱,抵给病公子也一样。当下不多说,拿起桌上木簪,亲自送到病公子面前。

豌豆拿出帕子,一脸嫌弃,“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常洗头,脏兮兮的东西我家公子怎么能——”

众目睁大,见竹椅上那位公子伸出手来,不但拿走了兰生掌心的簪子,还放进怀袋里拍了拍,让人冒出他似乎确认了妥贴才安心的奇异感。

豌豆嘟着嘴憋红脸,让自家主子当众剥没了面子,最后垂下脑袋去,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却没人听得清说什么。

兰生也怔然,那人瞬间触过的指尖在掌心化开冰凉一片,感觉皮肤泛出青色,再一看却无异常。她发挥沉得住气精神,满面微笑,忍住擦手的冲动,用袖掩了。

“豌豆,数二十九文钱给小姐。”病公子丢下一个钱袋,侧过脸去,不再看任何人,吩咐抬椅子的汉子走了。

“你!”豌豆对兰生再哼,“回家烧高香谢今日如此走运吧。”很不情愿啪啪啪在桌上堆了二十九个铜板,一个不多一个不少,然后昂头挺胸也走出铺子。

少了两个人,但铺子里就好似空了一般,无人说话。

还是三宝这不长记性的娃,跑过来把铜板都收进衣兜里,凶巴巴赶客,“你俩赶紧走,以后别再来了,不然见一次就拿烧火棒撵一次。”

兰生在太阳底下走了老远,打破半日沉默,“无果,女送男簪子可有什么说法吗?”她不会犯了道德风气的错误吧?好比丢块帕子给男子就是私定终身啥的。

“小姐是卖簪子。”无果起着一种重大作用,万事跟他的苦脸比起来,都是甜的。

兰生果然心情好了一点点而已,“也对,那么多人都看见了,钱货两讫。可是,我怎么就是觉得不能舒畅呢?”

“小姐刚才抢了我半张饼。”无果道。

说她吃撑了噎得?兰生道,“无果,刚才我还当你是开心果来着,这会儿我打算饿你两天。”她是小姐欸,看别的主子那么拉风,自己为何混得那么怂?必须改!

无果脸色不变,苦哈哈的。

主仆二人回到南月府,还是那两门汉当值,直道老夫人发话,让兰生小姐一回来就去主院。

兰生就想,是因为自己没去请安,所以要找她训话了罢。但等她到了主院,事情却并非她所以为的那样。南月府的女儿们有三个是女官,最小的南月莎也要去明月殿学习,出门不像别家千金受限制,只要报过长辈,带齐了人,正经车驾出行,还是比较自由的。而她没能早起,本来就是邬梅的私心,只说她水土不服便掩过去了。后来老夫人派人请兰生,这谎话拆穿了,但已没人在意。

因为,有件事比兰生出府填饱肚子的性质要严重得多。

readnovel。请到阅读。

三宝指着兰生道,“啊,我说你这话什么意思呢。原来看人元宝眼馋,要他帮你一道付了帐。”

众人才知兰生攀桌友的目的,个个张嘴结舌。从没见过这样的,对一个付多了的客人,要把自己的帐归进去,该说厚脸皮呢?还是聪明呢?

“是么?”兰生又起一念,仍不忌口,“既然公子活不久,今日就当作件善事,死后可转生长寿。”

这两人论着生来死去,面色不变,却让周围人的脸青一阵白一阵。

访谈结束了,感谢亲们的支持和爱护,祝大家有个愉快周末。

冯娘子暗地想了想,却也是,自己收了一两,当成两桌一起结的帐,还有盈余,真不用计较了。不过,听那位公子的意思是不打算帮人白付。唉——平日这时铺子早打烊了,莫非过了吉时?

豌豆丫头气得说不出话来,冲着兰生,“你……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居然咒我家公子爷!”

“豌豆。”病公子闭了眼,似乎将咳嗽忍住,好一会儿才道,“这位小姐不曾咒我,是我先说自己活不久的。生老病死本是自然规律,与其怕等,不妨乐迎。”

“公子心如海。”兰生由衷赞。

云锦衣衬云白面,青眉笼病,残息促生。

“我多给银子,因这粥饼值。小姐说……咳咳……”病公子咳一阵,小丫头送了一只玉葫芦上去,他推开,又道,“小姐要当我桌友容易,只是要我心甘情愿……咳咳……为你付了二十九文,也需值得……咳咳……”

第39章 死相

小丫头满面忧心,拿着玉葫芦跺脚,道,“公子别跟她啰嗦,快到吃药的时辰了,再不回去红豆会骂我。”

“那么,公子自认要死了?”众人的眼神看她那么不可置信,兰生坦然。生死常态,生则喜,死则忧,不用避讳。

“在下确实不久于人世。”病公子也坦然。

“我久病,心自小狭隘,不敢当小姐夸奖。这么吧,比起做善事——”突然急促呼吸几次,好不容易平复后,病公子接着道,“小姐的桃木簪可卖与我,我愿付二十九文。”

兰生不语了,凤眸敛紧,但觉这病怏怏的公子捉摸不透。

病公子看着像闭目养神的双眼眯成了隙缝,没有乌光,只是两条白。

自己打字速度超级慢的事实在众亲们面前遭到曝光,表示十分惭愧,也谢谢大家包容。

----------------------------------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