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47章 桶金

正要站起来,却被南月凌拉住袖子,作了个噤声的手势。茅草叠绿叠黄,仍留缝隙,因此兰生看到廊下有人影几道。

害他这会儿好像还能闻到恶臭味,一点都不想吃东西。搁在平时,早饿了。

“皮球,你敢砸,我就告状。”兰生掰手指数给他听,“钻狗洞,泡酒楼,装骗子,而且还是跟南月兰生一道。你娘要是知道的话,你的禁足会不会到明年去?”

这里人人都敢对她横眉竖眼外加哼哼,以为能贬低了她。在她眼里,不过也就只是哼哼而已了。他人鼻子下那块铜钱大的气息波动,她管不着,也不用管。连她毫毛都吹不动一根,更何况人心其实都能达到海宽。她是个相当自我的人,说难听些,就是自私。但严格意义上来说,自私和心胸开阔并非反义词。自私相对无私,开阔相对狭隘。她自私,心开阔,没有矛盾的时候。

再钻狗洞,兰生心情已大不同。钻出去的时候,是饥肠辘辘的流浪狗;钻回来的时候,是指点茅坑的大仙姑。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了。

兰生神态却散漫,“宁伯才是上哪儿去了。我饿跪了一昼夜,没个人来接,头晕眼花要自己找路回来。进了院子,茶是前日的,蜘蛛在壶上织网,面渣米粒都没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要不自己解决温饱问题,这会儿是得有个好歹了。”

宁管事老脸挂不住,“是小的疏忽,让小姐受委屈。”

兰生道,“宁伯老姜辣子。你要说,夫人刚回府就被二小姐泼了水,有花又遭了打,更是差不动这家里仆人,所以忙得你分身乏术,没顾得上我,那我大概还能跟你拌多几句嘴。你直接就认了错,反教我一字说不得了。”

不是她说不得,而是她那般伶俐让他心里好受不少,宁管事笑道,“谢小姐体谅。”

这两日确实片刻没闲,但他照顾了这对母女多年,怎么可能疏忽兰生。只是夫人吩咐,不能让人觉得她不分对错得偏宠自己女儿。错了要罚。老夫人罚了。作为娘亲,也要罚。所以,不接人不送饭,让兰生独自反省。不过这些话注定要烂在肚里,他宁可自己揽上身,也不想让母女情更疏离。

看到兰生手里的包裹,宁管事问,“小姐从哪儿回来?”不问物件。

兰生不瞒,“出去吃了饭,不留神点太多,怕晚饭又没有,就把剩下的菜打包回来。”

宁管事的额头开始冒汗。他忘了,这位小姐从不是乖乖等吃饭的人,但,吃剩的拿回来当晚膳?他知她无意抱怨,却感觉自己被狠狠抽了一耳刮子,立刻就地跪下。

兰生惊吓,一手快去扶他,“宁伯这是做什么?”

“请小姐把包交给小的,小的今后再不犯这等疏忽。晚膳已摆下,是我们带来的厨娘,做了您最爱吃的菜。”宁管事伸平手臂,不给包就不起来的老倔。

“宁伯,这不是普通的剩菜。”看某老伯一脸要“毁尸灭迹”的愤恨,兰生舍不得,“是醉仙居的醉螃蟹,回锅一热更入味,香飘满园。不信,我找人热给你闻。”

宁管事不缩手,“小姐在瑶镇可曾吃过一顿剩下的?若是不曾,还请让小的处理。您要真那么想吃醉螃蟹,我可以立刻让人买来鲜做的。小的自问这些年兢兢业业,一次疏忽却让小姐委屈如此,这么吧,小姐实在不肯消气,非要吃剩的,小的就告老了罢。”

“我不吃了,但提个小小要求。”

很老实的表情,很温温的笑容,很刻薄的凤眼,是什么组合?

“茅坑钱?茅坑钱!”不行了,谁来给他一棍子,打昏他吧。

“那么圆一大脑袋,装粪坑石头了?”她明明说得是“不是茅坑钱”,干嘛要吐白沫的样子?

好在院门到廊下有树草遮掩,两人顺利溜到门外。

南月凌将打包的螃蟹往兰生身上一推,“托你的福,我以后都去不了醉仙居了。还有,今后我来你这儿只为了出门,你千万别跟着我,或同我说话,绝对不和你走一路。”

日光斜照,一长一矮,一瘦一胖,两道影子高低不平从泥路上蹭过去。

又是坑?南月凌双手高抬,“你再坑来坑去,我就把你晚饭砸掉。”

兰生接了包,刚张嘴。

南月凌拔腿就跑,头也不回,“别跟我说话!”丢人!

兰生冲着他的背影,用自言自语的音量说道,“想说二十两也有你的份,至少把螃蟹钱补上,果然胖人脾气好。数到一二三,我就不客气——一二三!”独吞了。

“你还笑呢!还好意思笑呢!”自小接受骄傲家教的胖小子今日遭遇莫大耻辱,“当今只有天子能向父亲问卦,高官捧金也未必求得大姐开六爻用梅花,而你——真是无话可说了,南月氏明月流的能力居然被你用在茅坑上!人家给你二十两银票,你居然还能收进衣袖!我长这么大,没听过指个茅坑可以拿钱!别人好意思给,你也好意思要?”

“不是茅坑钱,而是给他家指出了病源,算是谢礼。”那二十两又不昧心,更何况,通过这两日,她发觉自己需要存私房钱,还得是海量的,“这跟能力卦算也毫无关系,只是从一个结果找到一个因为,是事实依据。”

第47章 桶金

夕阳西下,终于想起拾她这朵朝花了么?

“门边无人,我们偷偷出去。”兰生说完,匍匐前进。

南月凌又惊圆了眼,什么丢脸出丑的事她都敢做,哪怕皱下眉,他也愿意理解成出于无奈。

她再大方从门口走入,弄出脚步声响,便看见宁管事匆匆迎来。

“小姐这是去哪儿了?大半日里不见人。怕夫人担心,又是风吹草动就能闹大动静的这会儿,小的虽然吩咐不能传出院子,却也提着胆子吊着气,万一小姐有个好歹——”面上焦灼。

南月凌立刻重新抱紧,斜眼冷对,鼻子朝天如牛鼻孔,哼。

南月凌一声怪腔怪调,像老鸭子,“请问姑娘,茅坑该造在哪儿?”

兰生笑得肚子都疼了,扶着墙走不动路,太恶搞。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