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51章 请圣

但中青大叔却没发难,沉着神色,紧紧抿住嘴,看不出想什么。

“黑豹营为帝都神龙军第二大营,还是强兵强骑杀敌不眨眼的尖锋队,有嚣张的资格。”“圣女铁粉”回道。

“我看不是杀敌不眨眼,而是恃强凌弱的好手。”兰生笑着回头看那人。刚才没在意,这时看清那人扎书生巾,蓄了一把倜傥黑胡,手边放羽扇,三十余岁的中青大叔。

兰生的笑随那对刻薄凤眸眯飞而愈发妖冶,“一军之将若没有弱等小民给他当兵,命轻如羽。”

茶铺中不乏懂道理的人,听到这儿就在心中暗暗赞妙。同时又为兰生捏把汗,都想中年人帮那些跋扈的骑士说话,多少有些关联。

目光好冷杀,兰生看着一愣,也因此只放了一半心思回玉蕊那儿。

请人的虽不善,玉蕊却善,笑容清澈还甜,说道,“你们不用冒充黑豹营的人,如果真有人病了,我跟你们走一遭就是。”

什么?!冒充的?!兰生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玉蕊身前的剑客抽出了剑。他们只是必要的防护,但马上那些骑士却立刻尖枪在手,一动就是杀招,要取对方性命。

剑客们功夫不见得弱,可是正邪忽然碰撞,邪气一般会旺,而且敌人占了人数上的优势,因此一下子被打得七零八落,顾不了玉蕊那边。

玉蕊身后虽有几名丫头,却只会拉着她往门里退,尖叫不停。于是,又冲出几个青袍少医郎,神情惊惧,看着就是文弱学生,倒敢挺身而出,护在玉蕊前面。

刚才为首说话那人跳了下来,提一杆枪,杀气腾腾往玉蕊走去。他很笃定,势在必得,所以挑飞一个少医郎之后,放慢了杀人速度。

平医所并非坐落闹市,玉蕊把人们全遣走了,这时竟再没一个能多管闲事。茶铺子里,不知何时只剩兰生,无果和那位中青大叔。

“无果,去。”兰生眯眼。

无果犹豫。

“她如果在你我眼前出了事,咱俩就真成吃白饭的了。”让无果出手,图一日三顿饱饭。怕她长不出息,是吧?

无果立马想到自己还要长身体,身随念转,一纵就出去数丈,几个起落便到为首骑士之后,右手翻出一道橙光朝他背心刺去。那汉子并非庸武,感觉身后来人,回身抬起长枪来挡。

橙光定住,显出一柄一臂长三指宽的剑,剑身上有一条耀眼的金线,好不奇异。

那汉子却不在意,只觉无果年少,是来找死的,但冷笑一声,“小子还没断奶,也敢跟爷爷较量。爷爷我当年把人当肉串烤的时候,你大概没出生呢。”

尖枪一震,见无果的橙剑往回收,汉子乐得嘴咧大了,双手再使一招索魂夺命,枪头钻开秋风,对准无果的咽喉扎下。

无果不闪,橙剑竖在喉头前,竟将枪尖扣住了。

汉子呆了呆,这才看清小子剑身上的金线其实由金圆片组成,圆片串在细丝上会翻转,他的枪尖正好让转出的半圆孔卡紧。

他骂道,“小王八蛋,以为拿柄怪剑就能吓唬爷——”话未完,只见无果握剑的手往下一甩,剑就在他枪尖上呼啦啦转了起来。

他看着那道橙轮。正暗笑对方瞎花哨,瞪眼发现剑那边本来面对自己的少年不见了,然后一只手从下面伸上来,橙轮竖转变成横转,左腿就那么疼了一下,整个人失去平衡,仰天倒去。

奇怪,他看得见杀招,却根本不知道怎么避。跌在地上之后,撑起双臂。见到自己一条腿还站在那儿。咕噜冒血。眼珠子立刻凸了出来,发出杀猪一样的嗷嗷惨叫,就地打滚。

无果不理会那汉子,径直走到玉蕊面前护着。剑尖斜下,一张苦相化成恶鬼面,翻眼看敌,煞冷森寒之气。

那些骑士见头儿被苦瓜脸的少年一招之内就砍了腿,开始十分惊慌,却不约而同看过某个方向一眼后,尖枪头重新稳了起来,仍专心对付剑客。他们的枪使得不比那断腿汉子差,只是他遇上了初次出剑的无果。手上还不知怎么轻重起落。

玉蕊面色焦急,对无果说了句话。

“小姐以为圣女在说什么?”茶铺子里中青大叔仍没吓走。

兰生双袖垂在身侧,头也不回,仿佛只关注着对面的混乱,答道。“她在说不要伤人性命。”

“小姐与圣女是好友吧?否则不会派出自己的剑卫,也不会这么了解她了。”声音仿佛还隔着好几张桌子。

“没,我跟她绝对称不上朋友,今日在内也不过见了两面而已。”兰生观战的姿势也毫无变化。

步子悄声无息,那女子已在近前,中青大叔右手握一柄匕首,声音保持略远,“既然不熟,小姐就是好心肠助人为善——”音调陡转,不可置信看着胸口的三枚针,身形摇摇欲坠,“……你……”

他本想拿此女要挟慈悲无限的那位,用她自己来交换无辜者的平安。

抢一步动手的兰生抬起双眼,精致却不华丽的面容刻冷敷霜,一丝笑却散发明艳。退开两步,拿着一面小镜子,对着它整理头发。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她都能好好活下去,这是她自己的生存法则。

眼前越来越昏黑的中青大叔竟觉那姿态妩媚得很,心里暗骂自己没用,一股怒火强撑他去掐她脖子。他想,不过一个女流之辈——

一只脚迎面踹来,他轰然倒地,两眼翻得就快剩下眼白了,但模糊的视线中她的笑脸分外亮。

“歇歇吧。”她那只脚狠狠踩在他身上,甩手给了两巴掌,“如果你大难不死,记住今后别再欺负女人。”

可惜,有花不在,不然不用她自己动手,她是文明人来的。

他已经感觉不到疼,只知正遭受有生以来最大的羞辱,几乎咬碎一口钢牙,“我若不死,你——”昏厥过去。

兰生将人搬到扶栏上挂着,拿了一只大茶碗,敲碎后用裂口对准他的脖子,向对面喊道,“骑马的,统统放下武器,双手举过头顶趴在地上,否则我要他的命。”

这人在混乱中没有离开,一直紧盯着战况,她就是再迟钝,也觉得奇怪。借镜子观察他,掏匕首悄靠近的动作都落在了眼里。她不会武,却是不好惹的孤儿倔,身体素质在有计划地锻炼下开始变得灵敏。而那晚被迫献唱,更决心向有花学习,随身携带“针线包”,以备不时之需,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那些冒充兵士的人见状,几乎同声喊二当家,满腔义气。

兰生以为他们会乖乖投降,谁料武器没放人没趴,呼啦一下都上了马,带上那个少条腿的家伙,跑了。

粉红满45票了,所以今天双更。

这是第一更,三千字开始了。

第二更会比较晚,晚10点左右。

推荐好友玲珑秀的作品《玉堂金门》,书号3093429,一个我行我素的现代女子,在古代最重规矩书香人家的生活故事。

嗯——怎么生活呢?大家好奇就去看看吧。

那些挡了路的百姓一个个皮开肉绽,还有满面是血的,却一声不敢吭。这是帝都,王法护贵。想要活命,最好乖乖闭嘴自认倒霉。

那队人到了平医所门前,不下马不进门,一人高喊,“我乃黑豹营尖锋队,来请圣女移驾,为将军看病。”

一人跪。人人跟,纷纷喊。眨眼三层人墙矮下,乌鸦鸦跪了一个不漏,双手前伸伏地。掌心向上,头不敢抬,眼不敢望。

兰生也算开了眼,只觉那夜与她一同罚跪的小白花妹妹此时光华万丈,圣洁至纯,那笑颜比观音菩萨还至善。这就是远观不可亵渎的效应么?

马上人,头扎兵士髻,披挂软鳞甲,脚蹬黑鞘靴,腰系青皮带,马身侧均横一柄乌亮银尖长枪。

“好嚣张。”无果都忍不住说了一声。

“今日事出有因,玉蕊不能再为大家看病,都回家去吧。”

虽然隔开一街宽,兰生却将玉蕊说得每个字都听清了。不是她嗓门大。而是四周太静,神圣肃穆之感。更令人叹服的是,她一说大家回家去,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就开始散开,无一人吭声抱怨。连失望的脸都没一张,很快平医所门前可罗雀,只有那一队嚣张的马嚣张的人。

“慈恩圣女,跟我们走一趟吧。”为首之人背对兰生,但十分傲慢无礼。

“挡路者自己找死!”说罢,数道长鞭一通乱挥,打得马前两边的人惨呼连连,也因此劈开一条通往平医所的直路。

兰生要喊结帐的手放下。

第51章 请圣

兰生不以为然,转头继续看向对面。

不一会儿,门里人影频晃,三四名剑卫开道,玉蕊在后走了出来。

有人抖声跪地。“圣女圣恩。天佑万民。”

兰生早见识过帝都“制服”人士的请人态度,只是想不到圣女妹妹居然跟她的待遇差不多,不禁脱口而出,“黑豹营将军什么来历,敢对圣女摆架子?”

她看似自问,其实是说给中青大叔听的,想他定会有问必答。但等半晌,没人应她。她侧目望去,却见那位大叔双眼紧盯着平医所门前,并非不肯答,而是压根没听她说话。

中青大叔与兰生对视,目光不让,“小姐不也听见了,对方急着救人。一军之将,性命重如山,若让那些弱等小民延误了救治的时机,谁担待得起?”

这街本就拥挤,冲进这队人来,顿时混乱。

就像可笑的道路潜规则,人让自行车,自行车让小轿车,小轿车让大卡车,大卡车让名牌车。明明人命最重,却不知怎么就被看成了最轻。且看,穷人让骏马,马上的人还凶神恶煞,觉得让太慢,当场吆喝出声。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