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53章 安夜

香儿抿唇,腼腆笑了笑,“有花姐姐嘴硬心软。小姐,天色不早了,我去厨房看看。”

不知道告诉老爹什么,今日事上玉蕊才能撇清自个儿,但兰生“好心”帮她,“你不用告诉爹,我发誓给这人解药,等毒解开,由你的人送他离开,如何?”发誓多容易,动动嘴皮子,“我要真想杀他,他能撑到现在?你能看病气,应该知道他还死不了。”

玉蕊郑重点点头,却因无果粗鲁拖人的动作又皱了眉。她一般不会先把人往坏处想,坚信再坏的人也有一点善性,可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让她防备。不是坏,是——危险。只是她院里人多口杂,今天平医所遇到的事肯定又会传到父亲和姐姐耳里。还不知要怎么大惊小怪,所以放在她那儿不安全。兰生的提议。可谓及时,也是唯一了。

香儿回来,完全察觉不到院里藏了大凶徒,只拿出一个小瓷瓶,“有花姐姐问小姐要解药做什么,我说无果哥哥不小心中了黄头针,要不是有霞姐拦着。她大概要下床回来。她还问是不是小姐失手扎的,我答不是。”

“她一定不信。”兰生把玩着瓷瓶,有花的毒针按颜色淡深分毒性轻重,黄头针叫三步倒,扎准穴位后即刻起昏厥作用。

宁伯不管这些,但说人手短缺的事,“夫人暂不管家里的开支用度,由雎夫人和蝶夫人管。我问两位夫人下来,因近年关,老太后领着娘娘们节省开支为百姓造福,各家夫人们也正积极响应,暗地较劲俭约,所以家里用人十分紧张,已经实在调不出人手。瑶镇带来的人是夫人用惯了的,如今都安排主院伺候——”

主战场已果断拿下,现在要争殖民地。她娘威武!

兰生道,“我这儿够用了。”

宁伯连眼皮都不掀,继续说下去,“我跟夫人说了,她也点了头,会买些仆妇丫头进来。不耽误小姐学习,小姐下回休息那日,我带人给您过眼。这里处宅中最偏,老爷考虑到小姐吃不得冷食,同意单独开伙,要造齐备的厨房,所以厨娘和帮厨各一名。北院地大,要找三四名粗使仆妇管理池塘花园和看管院子。您身边伺候的丫头,比照萍小姐和莎小姐,都是大丫头两名小丫头四个,至少还要添四人。老爷还特别提到随行护师,光无果不够,要增到四名以上。”

越听越像一座华丽的监狱,兰生沉吟之后,语气淡道,“宁伯知我性子多疙瘩,找那么多人放我跟前,喘气也难。厨娘帮厨我无所谓,在院外进不来的也能算了,不过身边实在不用再多丫头,也不要护师。不知根知底的,出了事还拖我后腿。你跟我娘这么回,她知道如何做。”

宁伯叹口气,可不是知道这位小姐的脾气么。

“有桩事你可能还未听说。今日我去接玉蕊回家,她差点让凶徒劫走,身边四五名剑客也没什么用,要不是无果出手,这会儿家里该到处有哭丧的了。”人多有什么用,她家无果出一根快板就能杀个片甲不留。

宁伯和吴三同时一惊,显然消息还没传过来。

不过,吴三反应得快,苦笑道,“在玉蕊小姐眼里,世上人只分两种,病的和不病的。凡是病人找她,她一定竭尽全力相帮,不管对方好人恶人,所以常遭遇这种事。偏她还不爱摆架子,尽管老夫人和老爷再三叮嘱,一有空就跑到危险地方去了。”

兰生想说滥好人,却发现宁伯似有别的心事,便先遣了吴三回主院,留下他说道,“宁伯有话直说。”

“今日老爷下朝,向夫人问起了无果,对他很是欣赏,又道玉蕊小姐常涉足险境,就想要为她找一个这样武功高强的能人。我听着那言下之意,是想将无果调给玉蕊小姐用。”宁伯皱眉。

“我娘说什么?很痛快把人献上?”吃白饭的,不配有宝,所以直接抢了?

宁伯道,“夫人说无果从小跟你的,没个由头,突然从你身边调走,怕都不愿意,等过些日子熟悉了家里再说。”

“还好,不然又得跟我娘闹一场。”当着这位看自己长大的管事伯,兰生反而能自在撒娇,真疼自己的人,她心里有数。

宁伯却不笑,很担忧的脸色,“我怕夫人挡得了一次,挡不了两次。小姐今后出门,让无果翻墙先等在外,别落了他人眼,又心心惦记再眼红。”

这主意真自私!可她喜欢得很。不过,兰生不担心自己会不会遭贼惦记,她的宝贝当然由她守护。要抢?那就拼了吧!这世道她看下来,做人是必须嚣张的,否则吃闷亏气死了,也不会有谁同情。

宁伯走后,兰生让无果去主院听壁角。玉蕊遭遇冒充官兵的歹人要挟,在吃过晚膳不久,终于由安鹄带进急报。果不其然引起轩然大波。听无果说,除她之外的大小主子们都赶到玉蕊住处去了。

兰生还想着用什么借口搪塞不去,竟没一个人来请,这让她脑海中突然冒出一句歌词——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好歹,她也是当事人之一啊。请她,她肯定不去;不叫她,她又郁闷得要命。这么有性格,当然专属于女人。而她,不敢说是女人中的女人,却是绝对的,从里到外的,纯正女人。

人说,你孤儿,你还矫情?

她说,她孤儿,她更矫情!

所以,没人来请,她死也不会自己乖乖送去凑份子,吹灯熄火,就床上打坐,冥想起来。直到把心思空白,再复宽广,才沾枕沉睡,

然而,半夜太阳穴突然吹冷,她一个激灵醒坐,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件什么事。

什么事呢?

她将目力能见的屋内打量个遍,最后定在她今日外出那身衣裙上,眼珠子转了一圈。

该拿去洗了,她想着,又躺下去。

没一会儿却又睁开眼,无论如何也睡不着,感觉这屋里阵阵卷冷风,只得起身查看门窗。

“小姐?”无果听到兰生的动静。

兰生披衣开了门,凤眼里有些恼,“不知怎么睡不着了,烦得——”廊檐下只挂两三盏风灯,底盘系一根根紫流苏,此时溜溜得转。

也是卷风?

走到其中一盏灯下,风却息了,流苏纹丝不动,她没能在意,因为把自己忘了的事想起来了。三盏灯照着一个方向,引她看到了杂物房。

啊呜——匪类还昏。

感谢亲们那么支持聆子!

今天单更,距离双更还有38票粉红,不远了。亲们别急,章章精彩!

咱们一起加油!(未完待续。。)

玉蕊退到帘后,叽里咕噜好像在跟丫头们商量,然后又拉出一条缝看她,目光很小心翼翼,“我姑且信你,也能把人放在你那儿,可你要发誓,不加害这人性命。我每日会差人来看他,若他死了,我就——我就——”

后面的丫头给打气,重复四个字——告诉老爷。

无果也知,却不再多嘴。

晚膳时果然有些热闹,不但宁伯来了,连吴三也来了。宁伯一面盯兰生吃饭,一面道吴三归了夫人手下,今后可能来她院子会十分勤快,因为老爷将修屋的事已交给吴三全权处置,直接从账房支银子,不用肖谷过问了。

玉蕊的马车在离家门不远的路口停下,顺风耳无果一字不漏将车里的对话转给兰生。

玉蕊却憋红了脸也说不出来,

兰生看看满面高兴的吴三,道声恭喜。

吴三对兰生是心怀感激的,刚跟了新主就得一肥差,却不生歪念,只道,“小姐若有什么吩咐,只管说,小的尽量做到尽善尽美。夫人交待,您自小身子弱,吃住最需讲究,所以这回修缮一定要让您称心,不问银子多少。”

在钱方面,她娘一向很大方,而且好像是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来的,毕竟这个家对母女俩不闻不问十多年。

半晌,玉蕊洁白的小脸出现在帘缝后,防贼一样,“你该不会又有条件?”

兰生表情良善,“没有条件,看你广结善缘,我也学一回。别忘了,我有解药的。”

第53章 安夜

兰生挥手让她去了。又趴桌上,眯眼看斜西的阳光停在草尖尖上,化成无数轮小太阳。一日忙碌过去,就弄了一个匪类回来。唉——

“小姐不给那人解药?”无果心想这事不能拖。

“快吃晚饭了,这时弄醒他,哼哼唧唧会引人注意。夜了再说。”黄头针的毒性虽不强,后遗症却大。放着不管可能变傻子。不过这是有花拿狗试出的结果,反倒兰生干脆。头一回就扎人身上了。

兰生也不必跟富裕的娘客气,“是得讲究,不过不是奢侈,而是舒适。吴管事先别急着找人开工,等我想上几日大概怎么整修,你再找能干的工人来。”

吴三一愣,不知什么吩咐还要想上几日,而且这位大小姐的意思是要对修屋事事作主了。然而,心下有疑问却不好提,喏应过几日再来听她。

且说北院只有香儿。兰生打发她去问有花要解药,无果便将藏在草丛中的人扛进杂物房。那房也好,只有透气小窗,门上把锁就无处可逃了。

刚开始,兰生很耐心得听,却发现说来话去就如何安置那位二当家而反复纠结,于是凑到车前,提供最佳方案,“把人放我那儿吧。”

车里静了。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