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55章 姐斗

“父亲把我的护卫都调离了,我答应出门就得跟着大姐。而且我答应祖母这几日待在家里,连明月殿都不去。人人都要我答应答应,我干脆到皇太后跟前去当答应好了。”玉蕊把彩蜻往外推,娇娇气气,“安心,就算我想惹祸,这院子的主人也不会让。赶紧去,我等你回来。”

对刚归家的兰生小姐,彩蜻也早有耳闻,每回正好不轮她当值。直到今日才见了面。听说是任性不得了,说着规矩却压根不讲规矩的人。连老夫人都奈何不了,结果不得不一并罚了二小姐。这会儿,一见面就打发她和一个小丫头出府买点心,果然是心思难料,措手不及。按理,二小姐又不出家门,可她心里忐忑不安。眼皮乱跳。

“兰生小姐,咱们府里的厨娘也做得一手精致的点心,不如奴婢去拿些来。”逛府外不知时辰,厨房虽远却是家里。“而且今日晴好,在屋里不若在庭院读书。您不爱被打扰,就让香儿站远些,好歹有个端茶送水的人。”

谁知玉蕊不乐意,微微噘翘了嘴,漂亮的美眸塌了眼角。说不出得可怜兮兮,“我想吃蜂橘屋的点心。”

彩蜻叹口气,“好小姐,您要吃,奴婢就去买,不过您得答应奴婢,就在这里等奴婢回来。”

“你为何不给他解毒?”她有些来气,“早知道你这样,我便另找人救他了。”找大夫,她最在行。

“此毒得用十日才能除根。”兰生说到这儿,问道,“你不是能看病气么?难道瞧不出他的毒已解了一部分?”

“与人三尺以上,我就瞧不出来了。”玉蕊这点好,愿意答问就不会拐弯抹角。

望闻问切中,只能做到望,天能亦受限制,和普通人的差距只是一线之隔而已,这让兰生无论如何自卑不起来,但笑,“玉蕊圣女,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十日后再想。”救人救到底。

兰生脱口而出,“不行。”

昨夜之后,某位二当家看到她大概会气疯的,她可不想把一个随时可能咬自己一口的疯人留在身边九天。

她这么说,“你以为你做得天衣无缝,其实两位殿下早怀疑了。我让无果瞧过,府里大门小门侧门偏门多了不少乔装过的兵士,一个个盯着不放呢。拖得越久,他们就越笃定这人是劫你的凶徒。要趁他们以为人还重伤的时候,尽快送他离城。”

玉蕊拧眉,不解问道,“两位殿下哥哥要是怀疑了,为何不当场拆穿我?而且,应该是拖得越久,他们会以为弄错,撤掉盯梢才对。”

一般人可能会这么傻,但东平王那位世子可不是草包。兰生道,“他们给你面子,又没有证明那人身份的依据。你说此人是护卫,也就是府里人,他们可以从旁打听的。这么一来,很可能连爹都会惊动,想你身边并没有这样面貌特征的剑客。你带了他入府。又没有出府,只要仔细搜,便是我这破院子都躲不过。”

玉蕊开始觉得有道理了。只犹豫,“可他的毒——”

“解药给了他。解毒就是时间问题。我昨夜同他说了几句,他也有尽早离开的意思。”岂止想尽早离开,恨不得立刻插翅就飞。

玉蕊终于同意,“如果这是他自己的意思,那就得尽快了。我央大姐带我去明月殿,到时候编个身体不适的借口,半路放了人。”

兰生翘大拇指。“圣女真聪明。”

玉蕊瞥兰生一眼,“你口口声声叫我圣女,为何我一点不觉得愉快?”

“因为我不是真心夸你。”愉快才怪!兰生撇撇嘴角,“除非你能送他出城。哪里的半路放人都会是送羊入虎口。你做事如此马虎,不如当时别善心大发,直接交给泫冉他们就得了。”

“那你说怎么办?”嘟着嘴生气,玉蕊却还是想听兰生的主意。

兰生的回答却让玉蕊郁闷,“这人是你自作主张要救的。而这人却对我意图不轨,我拿出解药已很不情愿。再说,泫冉泫胜为了捉拿此人,一定严守城门。你跟我当日睁眼说瞎话,这时只要有任何动作都能叫他们识破。”

“照你这么说。这人死定了。”说半天,还送走什么呢?“干脆直接送官府,是不是?”

“你跟我不行,除非有一个人,不介意帮你,而且与你齐名,又不会让人觉得是会随便心软的。”兰生笑没了刻薄眼,细线如狐。

玉蕊想了片刻,眼睛突然一亮,但很快黯然,“她不会帮的。昨晚最生气的就是她了,怎么可能帮要劫我的人呢?”

“那就看你怎么说了?”反正她两手一拍,绝不染脏的,“两位殿下说他是凶徒,难道你也说他是凶徒?就没可能是迫不得已求你救人的江湖好汉?还有,圣女私藏要犯,如果要犯被抓,圣女可怎么办哪?”

玉蕊眼睛再亮,光芒不褪,转身就走了。

当晚,北院来客,气势汹汹。

“好你个南月兰生!敢指使玉蕊要挟我?”南月金薇冷眼冷笑,也带了一丫头。

这丫头却与彩蜻不同气质,和主子配合很好,冷面冷情,一只手很奇怪,缩在袖里不露。兰生就想起有花提过的,南月金薇有个会武的丫头。

是她吧?

“人呢?”金薇不想浪费唇舌。玉蕊说走错了一步,不能回头,必须救人救到底。她还想妹妹何时这么能辨,结果提到人在北院,她就知道是南月兰生的主意了。

兰生也不管金薇的神情多吓人,招手让无果把某二当家拖上来。要是金薇取了那人性命,她又可以甩干净手。

金薇目光冷冽,站着看了不省人事的男人一会儿,“你料定我看在玉蕊的面上不会将人交出去,但你又如何确认我把他送出城去还保他安然无恙?他想抓我妹妹,我怎能放虎归山?”

兰生但笑,声音却比金薇还冷,“出了城,我管你是杀是剐,悉听尊便。别怪我拖你下水,那是你的亲妹子,却拉着我帮她睁眼说瞎话。现在已让人盯上,我出门也会被当成包庇了谁。凭什么?你的妹子,你搞定。”

“我的妹子?”金薇眸中刹厉。

难道是她的妹子?不好意思,不是这家里人没同意,而是她没同意呢!兰生端起茶杯,破瓦之下,茶也香,还痛快。

在图书馆,热火朝天码字,周围一群高考生。看在我没饭吃,还喉咙疼感冒的份上,请亲们扔两张粉红来。

距离双更还有29票。

求订阅,各种求!

万分感谢大家的打赏,留评和对聆子的那么尽力支持,聆子会努力滴!

彩蜻盈盈福了福身,平凡的脸,沉着的眼,道声兰生小姐。

兰生但叫了香儿来,对彩蜻也一道吩咐,“我念书时不喜人旁边伺候,上午的点心还没着落,放你俩出府一个时辰,帮我们买些爽口的茶点心来。”

无视她么?兰生进屋拿了一本易经,从玉蕊身旁走过去。

玉蕊拉住兰生,又是一张清澈目光纯善美貌,语气却惊,“你该不会没守信吧?”人死了?

第二日一早,兰生正要去蝶夫人那儿上课,在院门口却遇到了玉蕊。

彩蜻有些为难。老夫人就是嫌二小姐身边的丫头们只会一昧依主,出了这么大的事居然企图隐瞒,所以一怒之下将她们全部换了。她照顾老夫人两年,比不得襄玉姐姐当红,却也深得老夫人信任,故而暂派给二小姐。一方面是调教新丫头,另一方面是约束着些二小姐。不能尽往苦贫区做善事。

易经被卷成筒往一间屋子指去,兰生喊声无果。

玉蕊就见那个长着苦瓜脸的少年开了门,从里面拖出一个垂头耷脑的人,动作老蛮老粗。

兰生又说,“给圣女看脸,免得当我找人顶替。”

“这是祖母拨给我的大丫头,叫彩蜻,你认认脸。昨日那几个调到别处去了,虽说以后会回来的,不过暂时由彩蜻负责我起居出行。”玉蕊边说边不请自入了院中,大眼瞧着破屋顶烂门窗,皱了一张小脸。

兰生便知昨日的丫头们肯定因照顾主子不周而被罚了,能回来这话也就玉蕊会信。可她不点破,那几个光会喊怕帮不上忙的小姑娘,却挺会背地挑唆,估计是玉蕊平时护得厉害。如今出了事调走她们,换上可靠稳重的,实为监视,对玉蕊未必不好。而另一个角度看,玉蕊能知道防着彩蜻,不让她说匪类的事,是纯善,而不是蠢善。

第55章 姐斗

彩蜻走了,兰生一个眼色,香儿也跟了出去。

“你跟别人话挺多的。”罚跪那时还以为圣女天然呆,见多几面,却发现反应没那么迟钝,反而因心思单纯善良,撒娇卖萌都大大方方,时而显出相当的智慧。

玉蕊左右张望,跟兰生说话就特别慢下来,半晌才道,“那人呢?”

无果单手一托,抬起那人的下巴。

玉蕊看清了脸,正是昨日那位黑胡大叔,不过胡子以上面色苍白眼窝深陷,好似气息奄奄。

兰生只想打发了彩蜻,去府外也好。去厨房也好,足够和玉蕊说事,所以要点头答应。

“我同蝶夫人说了,与她的课对调,从今日起,早上先跟我读易经,午后再去她那儿学礼。”玉蕊只带了一个丫头,看着面生。

兰生心中透亮,笑道,“对我而言,先上谁的课都一样,横竖也非出于自愿。倒是你,昨晚弄得一家子鸡飞狗跳还不学乖,大清早来——”咦,为何挤眉弄眼?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