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57章 暗状

“就凭你敢问我要凭据。”兰生笑脸收起。就是刁钻刻冷的飞凤狭眸令人不敢无视,“我才回家来。不想亲手教训你这种欺主的婆子,但也不能这么算了,你今日轮值之后自去雎夫人蝶夫人那儿领罚。”

“金薇也是巴巴就赶去了?”她很好奇啊。

婆子一怔,下意识就答,“咱们大小姐自然不必如此,但三小姐和四小姐——”等一下,何必说得那么谄媚?

婆子抬眼瞧向座上掩嘴打呵的兰生,陡然察觉是对方看出了自己不耐烦。想起高保家前些日子跟媳妇子们嚼舌根,说兰生小姐厉害一如梅夫人,她正好听到,却只当高保家的没胆子,明明没见过当年梅夫人的厉害。如今梅夫人蜷着呢,为了在离开多年的南月府重新站稳脚跟。所以。怕她们母女什么呢?

“兰生小姐说这话可有凭据?”她可不是高保家的蠢媳妇,府里这些年混下来,已算得上人精。

“娘似乎气色不如在瑶镇那会儿,我知家里事多,处处要娘操心,但娘要主次分清,别因小失大。”话出口,兰生自己也怔,因她再怎么看,她娘都是吃好睡香的荣光焕发。

邬梅放开葛婆子的手,坐上位,低眼吹烫茶,浅抿入一口,这才抬面望女儿,“为娘又怎么招惹你了,一上来就找架吵。昨晚为你爹誊祭文,天亮方睡下,婆婆都没责我缺席请安,也轮不到你跟我兴师问罪。”

这绝对是自己口误,兰生拐弯快,笑着赔礼,“都快这雨下得不好,一时看错了气色说错了话,娘莫怪,娘辛苦。”连仆人都给她看脸色的家里,想要自在,得紧靠她娘。

邬梅好笑,“病好了,舌头也会弯了,不过听在耳里不讨厌。说吧,什么事?”

兰生递过帖子,等她娘看过,便说,“对方虽是帝都名媛,毕竟不曾见过面,若贸然应邀前往,似乎不妥。但直接回绝又不礼貌,所以就来问问您的意思。”

邬梅将帖子摆在一旁,“你的记性真是——让我怎么说好。没见过面的人,京秋为何相邀?自然是认识你的。你俩小时候一起玩过几日,你跟她同岁,所以还挺合得来。只是没过多久,你就离都了。你一路上写了好几封信给她,好像亲姐妹似的。”

兰生但笑不语。别说七岁的事,就是半年前的事,她也没记性。然而虽没有记性,自打重生后,为了获取本尊的信息,她翻开了屋里每只箱子,没有放过一片纸屑。信件数,无。也因此,她对安鹄冷回应。她不求鸿雁往来频繁,哪怕是久远以前的只字片语,她的态度就会不同。

她也想过,可能是本尊自己主动疏远了竹马旧友。不过不太合逻辑。当时被迫和娘亲离开家的南月兰生,心底应该很渴望有同伴能安慰自己。如果后来因为时间空间的距离而失落这些情谊,也会保留旧信件。除非,一开始就没有信。如今邬梅说她那时写了好几封给京秋,就更笃定是对方疏远。既然经不起考验,没必要再捡回来,她如此认为。

“娘就说我身体不适,帮我推了吧。您是长辈,出面不会显得我摆架子。”对年少时候的情谊,她还是清理干净得好。

突然想到那张妖月的脸,唉——她不得罪他,但愿他老早把她清理掉了。应该啊,看他那风流却不留情,就算喜欢到处招惹,转身也会忘了的不良品。

邬梅看看女儿,“也好,我跟你刚回来,家里又才办过丧事,确实不宜出门结友寻乐,我会帮你推了。”叫了有霞,让她到门房去回话。

虽然没有结友寻乐,她自己没让自己闲着,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她娘要不提,她都不记得丧期这回事了。不过,听她娘真采纳了自己身体不适的说法,她挑挑眉,敛藏眸里的冷色,起身告辞。

“有花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明日我就让她回你那儿去。”邬梅道。

“娘身边正缺人手,派给我却是闲差,您留着她帮忙也无妨。”趁此机会,双赢吧。

邬梅笑意凝在嘴角,优雅的模样,“当初收留有花无果就是为了给你作个伴,你若不要有花,我就放她出去。”

真狠!兰生眯眼,“有花那丫头可不像我,傻乎乎把您当娘了,要是知道您这么轻易舍弃她,该多伤心。您不怕失了一个好女儿,我却怕失了一个发言的。”有花当发言人,能体现她张牙舞爪的暗爽实霸精神,相当胜任。

“发言的?”邬梅没懂。

兰生不解释,说着话,人已经踏出门去,“那您就让她回来吧,多一个也不多。”

兰生走后没多久,有霞来复命。

“奴婢跟送帖的人说小姐身体不适无法应邀,那人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他走后,奴婢碰上无果,原来递进帖子的婆子不会说话,居然暗示小姐架子大,故意拖延回话。无果说那婆子在小姐那儿说话也是挺直了腰板,当面说小姐是刚回家里,不懂自己没有拒人的道理。小姐发话让婆子去雎夫人那儿领罚,奴婢看她压根没那个念头,颐指气使的。无果还说——”低着声,把兰生说的细作那话也讲了。

邬梅先是沉着脸,然后便笑开颜,“她都给我找好了由头,我若不用,总不能随便什么人都能在我母女头上作威作福。你让无晚和无果一块儿把那婆子的家当不着痕迹翻一遍,再来回我。”

有霞应声下去。

葛婆子叹道,“小姐也会使心计了。”

“也该会了,以前就知耍性子,却不知除了亲爹亲妈,哪有人会一直忍她呢。她病后开朗不少,仿佛一夕长大,提醒我要给她寻一门好亲事。”邬梅道。

“老爷不是要找人为兰生小姐重看命数?正好看看是否红鸾星动。”葛婆子有些期盼,因为是女人就爱管姻缘,和母性一样,代代基因遗传。

邬梅不以为然,“当初说得板上钉钉这孩子短命,结果却渡了劫数。要我说,不必再重看,不如收罗匹配的八字来,挑个好家世好才学的儿郎,婚事才要紧。”

葛婆子老眼精明,“怕只怕那两位夫人从中作梗,随便拉郎配,委屈了小姐。”

邬梅则冷笑,“我母女委屈了十三年,她们要是以为还能继续欺我们,可得等着接招。我的女儿必嫁显贵男子为正妻,我已发誓愿,怎能不成?”

是她耳朵有问题,还是她小鸡肚肠,动不动就有被人责吃白饭的感觉。或者,是她话少,所以人人比起她来都话多了。她瞧着这婆子看自己很不顺眼。

既然不顺眼,无事生非就是一个任性的小姐必须做的,她挥人下去,“知道了,你去门前招待送帖人吃杯茶,我稍候派人回话。”

兰生拿着帖子起身,“看着这样的人也能学到些东西,告诉自己千万别像她。老了还惹人嫌。”

香儿跟在兰生后面,“小姐不计较?”

“京秋是谁?”名帖看得明白,名字却很陌生,兰生故而问来报信的婆子。

这家里的仆人在兰生面前好像皆爱摆摆份量,婆子也不例外,面上还有些不悦,“兰生小姐才来帝都,可能不知道,钦天监京大人与咱们老爷在皇上面前几乎平起平坐了,京大小姐更是名媛淑女争相攀交的人物,她既然请你,没道理让人等的。”

兰生笑得欢畅,“你什么时候看我宽宏大量了?我啊,不但要斤斤计较,还要跟她两两计较。当成不是她死就是我亡的自尊保卫战来打。”

说完,嘱咐香儿看院子,出门就派给无果一个任务。无果走了,她只身一人到主院看她娘。

老夫人似乎不待见她,罚跪那天之后就免了每日请安。雎夫人当她隐形,仿佛要老死不相往来。蝶夫人不得不应酬她,教一个站姿就能打发半日。两个嫡妹妹上门就气冲冲,两个庶妹妹比仙女还难见。不过,她和她娘亲的来往都属于无事不登三宝殿一类,别人的冷遇就丝毫上不了心了。

兰生再问,“这帖子还送给家里谁了?”

婆子摇头,“就指了您的名,不过这会儿府里也只有您在,其他四位小姐一早都入了皇城。”

第57章 暗状

婆子听了还不知错,斜张老嘴歪笑,心想也不过如此,雷声大雨点小,不敢自己罚。说什么让她自领罚去。她不去又能奈她如何?而且她可以肯定这位无能的小姐根本不会不依不饶,装主子模样而已。

婆子想罢,扭身走了,连个腰也不弯。

一旁伺候的香儿都忍不住生气。“好大的架子,倚老卖老,比主子还傲。”

兰生在外屋吃了一杯茶,邬梅才姗姗由葛婆子扶出来。

她斜鬓散云,双颊绯红,明眸覆轻纱,眼神呈朦胧,任何人看了都会赞叹的妩媚熟美,偏兰生开口说得一句话却是——

“拐弯抹角地笑我庶出,胳膊肘拐到钦天监大人家去了,你该不会是有心人派到南月府来的细作吧?”这就开始兴风作浪了。

“京秋小姐是钦天监京大人家的嫡长女。”婆子答道。

嫡长女请她这个不为人知的庶长女吃饭?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