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61章 搭戏

柏湖舟哈哈笑道,“我与尊师祖在清心阁喝酒那年,仙子还是倒酒的小丫头呢,这么久没见居然不给叔叔看一眼,想必名气太大也是糟心的事。”

“弟子白雪音,这几位是我师妹师弟,不知您是——?”柳今今的音色很美。

“清心阁最具天赋的女弟子,江湖人称天雪仙子。我柏湖舟自少年起就爱看美人面,冒昧请仙子摘下纱帽容我开个眼。”柏湖舟这一要求乍听无礼。

柳今今不语不动。

柳浅浅以为她为难,开口帮,“我师姐天姿绝色,怎能随意让人瞧了?”

“对了。”柏湖舟叫住柳今今。

柳今今有点心悸。

柏湖舟却道,“今日领客的小婢小厮皆聋哑,你们师姐弟说话无需忌讳这俩丫头。当然,你们若仍觉不好,遣开也罢,只是最好准时入座。今日客多酒多,怕他们看花了眼冲撞你们。虽然我对我家的安全是十分自信的,却不想让你们吃一点点亏,毕竟尊师祖与我的交情在那儿。”

柳今今点头应了,但走上一条寂静的小桥就遣走了小婢。她来偷有钱人荷包的,无论如何不能让柏湖舟的人跟着,不过在行动之前,还有一事要确认。

柳今今来到兰生跟前,目光深沉打量着,却看不出异样。只要掌握好准确时机,中迷神香的人就会对最先听到的指令式声音言听计从,但这并不意味这人完全痴傻。当时师妹提到“我师姐”三个字,而正好女子知道清心阁的事,暗示指令已出,开口虽突兀,却并非不合理。

柳浅浅正想说呢,“师姐,这女的刚才似乎意识清晰,得小心她突然恢复神智。”

柳今今却轻斥,“小心她不如小心你,一点沉不住气,差点在柏湖舟面前露了馅。”这女子如果恢复神智,为何还安静跟随?而且师传迷神香是不可能失效的。

柳浅浅皱了皱鼻子,“我看做完这笔还是拆伙好了,师姐怎么看我都不顺眼,我也不想跟着你受气。”

“随你,本来就是你非要跟着。”柳今今毫不在意,“现在咱们分头走,两个时辰后在这儿会合,决定下手对象。别嫌我啰嗦,这里没有一个普通人,你别眼红就乱动手。一旦惊动,光柏湖舟一人便能让咱们吃不了兜着走。”

柳浅浅不耐烦说声知道了,又问,“这三个怎么办?”

柳今今想一下,道,“我刚看了,没有独行的客人,为了避免怀疑,你带这两个小的。”又指着兰生,“我带她。”

柳浅浅不愿意,“不要,我带这聪明的,你带两个小的。”

兰生暗自小得意,自己挺抢手啊。

柳今今眼风扫过兰生,张了张口,又闭紧,最后道,“都这样了,还有什么聪明的,你自己放聪明点才是。我可事先说好了,如果你让人捉了,我不会救你。”

“我也不稀罕你救。”柳浅浅拽着兰生就往另一头走,嘟囔道,“一个个瞧不起我,谁都向着你,把你捧着月亮,偏我不服气。等着,我一定办成件大事,看大家还把不把你当宝?”

这师姐妹各自较劲分成两队,让正盘算要分道扬镳的兰生暂缓了计划,要分也得等她们再会合的时候,否则那个柳今今炸起毛来对皮球和香儿不利就麻烦了。再说柳浅浅,有脾气没底气,半瓶水晃荡的一个人,苗头不对她跑起来也容易。于是,安静跟着,柳浅浅观财,她观水榭。

走半个时辰以上,兰生对玲珑水榭就有了点概念。有吃有喝,有乐有玩,看看风景,赏赏艺术,适合呼朋唤友,姐妹手帕。真要邪恶一些,暗通款曲啦,干柴烈火啦,心灵约会啦,谈各种情。这是一个连一根桥木都要雕花的地方,顺应大荣上层社会对于奢侈的需求,踏得进来,消费得起,就意味身价不同。

另外,兰生看到了三大名景之鹤舞泉,却失望之极。那只是一汪绿池,一墙湿藤,凸着一怪兽脑袋。怪兽嘴里眼里滴下同绿的水来,好象被毒死了的凄惨样,让她臂上冒疙瘩。更没瞧见鹤,连鹤毛都找不到一根。她很想问人解惑,可是柳浅浅对名景全无兴趣,浑身的雷达只找腰里荷包满,身旁伺候人不多,穿着品位特别富裕的“大款”。

鹤舞泉,就这么飘到身后去了,同时对“星河玉带”“流金落飞仙”的期望值降到零。

“有钱的真多,能下手的却一个没有。”柳浅浅自言自语,不知有听众,说着话就来到一处小丘下,抬头一看,眼睛亮起。

丘上造着风塔望台,只有三人在。一华服男子侧坐栏前眺望,两个眉清目秀的小厮站在望台柱外。在柳浅浅眼里,就是大钱袋终于掉在了面前,不捡是傻瓜。她已经不记得要会合,只知能捞一笔额外财,不用被人分去大半。

抚了抚发,命兰生跟上,柳浅浅身姿绰约往望台走上去。

面对柳浅浅要施美人计的明显意图,兰生绝对不想跟,两个小厮却已看到她们。一个跑到栏前报主子,一个仰着脖子细声道——

“等等,我家主子不希望被人打扰,且听怎么回报吧。”

柳浅浅声音有些装娇,“我以为这是观景台,任何人皆能上来。进了玲珑水榭,都是柏叔叔的客人,不是吗?”还知道用柏湖舟来抬高身价。

兰生但觉对方小厮语气强悍得很,探出柳浅浅背后,好奇一望。RS

“你们是清心阁的弟子?”“事与愿违”这四个字,也是经过十之八九验证了的。

马车过去了,无尘,一色洁白的玉石地专为满足虚荣的人们,然后能心甘情愿掏钱出来。

隔着纱,兰生轻声慢语,“师姐,柏叔叔同你说笑呢,他和师祖若真一起喝酒,必是背着人偷喝,怎会让你去倒酒?清心阁是治药炼丹不识酒肉滋味的。”

柳浅浅一听,呀了一声,忘了有人在场,指着兰生喝道,“你——”

没察觉身后有人几乎要掀了帽子找景点,柳今今见前方立着笑语的几人。她行动前早踩过点,更何况看出其中有玲珑水榭的主人柏湖舟,就不想与他正面。只是水榭的独特地理环境让她必须经过这条廊道,再看不管车马人都从他面前过,她就知这是第二关卡了。

兰生不知柏湖舟是谁,只知玲珑水榭能请女客,还真不是青楼了。于是与柳今今的心态一致,不希望今日行程到此为止,乖乖一动不动,等柳今今应对。

“两位师妹真是,好歹给柏老板留点面子。”如兰生所料,柳今今是个明白人,“我刚想说戴纱帽是为了减少麻烦,既然到柏老板的园子里,应该遇不上,戴它做什么。都把帽子摘了吧,平白无故反惹人侧目。”

兰生摘帽子的动作和南月凌香儿一样慢,眼珠子转定在柳今今身上。

曜曜生辉的灿眸杏目,柔和光彩的雪肤莲唇,娇美温柔的神情气质。柳今今不是白雪音,兰生也没见过白雪音,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个女神泛滥的大荣,以柳今今的姿色当得一位仙女。

万一柏湖舟见过白雪音,柳今今就穿帮了。可是自柏湖舟回到帝都,这些年没再出过远门,而白雪音是清心宗新生代弟子,他认不出来的可能性大些。既入宝山,怎能空手而回?她一咬牙,就往前走去。

也是巧,快到柏湖舟跟前时,一驾豪华的马车正驶在柳今今旁边,混过去的机会立刻大到九成九。因她怎么想,柏湖舟叫停马车的可能更大。但是——

第61章 搭戏

风一撩,兰生看清柏湖舟的眼,里面精光两道。他这是试探!若柳今今因此套近乎,身份就揭穿了。怎么办?她未必想帮骗子,但花王会的吸引力更大。可她要是帮了,柳今今便可能知道她没中迷神香。

二选一。A:现在不吭声,被人赶出水榭,她和柳今今拜拜。B:现在救一把,混进水榭,她和柳今今拜拜。

答案:A,先。

柏湖舟眼中的精光散去,露出待客诚笑意,伸手招来两位小婢,“人美添彩,今日能多你们几位美人,真不知是选玲珑水榭花王,还是选天下第一美了。这俩丫头将带你们四处逛玩,待日落后花王会开始再落座不迟。”

柳今今回以淡淡微笑,傲娇走过这第二关。

兰生见识过群狼猎美,再面对一光明正大请观美人的中年男子,自然惊不起,顶多心里感叹下“不良”风气。

柏湖舟,快四十五了。

二十五年前天下闻名的浪子才子,到处留下多情名的二十年后,近四十还独身的他,回帝都买下这块臭水塘地创建玲珑水榭,人脉之广无人能比。三派五宗重要首脑多与他把酒言欢,但凡看过的人面,他能过目不忘。他与皇太后同姓,传闻多说两人渊源不止于同姓,只是当事人从不承认。不过,他一不怕高官名门,二不怕巨商富贾,三不怕正邪两道,就在天子脚下开出一座销酒卖景的名园,十二个时辰不歇业,宵禁封城也不影响他的买卖,口头不承认已没人信。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