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62章 煞桃

兰生全看在眼里。又有心里活动,暗道这男人祸害不浅。

“姑娘若有逃命的念头,我家主子说,那位姑娘就别活了。”兰生不动,小厮却靠近,低声传剩下的半截话。

靠!靠!靠!她暗地骂完,心生一计。

柳浅浅俏笑,双手撑栏眺望,一边赞景色宜人一边朝男子看去,却立时愣住,面颊飞红至耳根,声音真轻细柔美。做作不翼而飞,是本能的女儿娇羞态。

“多谢公子让我上来看景。”脚情不自禁往他跟前靠,她从没见过那么俊逸的男子,一眼许了芳心。

红影上前来,几道又长又深的疤痕纵横了整张脸,面色泛青。嘴大,且一说话两只尖牙。凶恶起来的无果和她相比,算得上平易近人。

她捉住兰生的手,解下布符嗅了嗅,“迷人心智的药物。”

六皇子五指插进兰生发间,轻轻将人压近自己,神情邪佞,目光盯着她润泽唇瓣,“我说什么她就会做什么?”

兰生发觉大不妙。

“不是。”好在有人实诚,“一般会听命于神智完全迷失之前听到的声音。”

不远处听得清楚的小厮插嘴,“主子,红姑娘说得不错,这位姑娘听假师姐的,我刚才都看见了。”

“是吗?可惜。”六皇子凑在兰生耳边说。

可惜个头!兰生突生抗拒,心想她要再装傻下去,不知要给这位殿下占了多少便宜。只是,事情到这个地步,主控权已易手。她才挣了一下,就见六皇子转头看柳浅浅。

“你这女贼胆子不小,可知你天傻师妹是什么人?”神智全无?六皇子勾起冷笑。

柳浅浅扶着柱子爬起来,眼珠子转了又转,看准逃生路,自以为没人留意得悄悄移,“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我们是清心阁弟子,跟大师姐出来见识的,只想不到玲珑水榭有你这等色胚歹人。还不快放开我师妹,否则就是与整个清心阁为敌!”

她要真和柳浅浅同门,这色胚歹人一说就正中心意,兰生暗叹。

“看你逞强到何时。”六皇子手臂环了兰生的腰,贴得亲昵无比,“这位姓南月,是大国师的长女,本殿下的——”

柳浅浅听他自称殿下,全身僵了。

冷笑转了调笑,六皇子带兰生走向座栏,“这位姐姐也是当年本殿下爱煞的小小青梅枝。你敢给她下药,看来是长了好几颗脑袋,不怕人摘。”

这下,轮到兰生发僵,任六皇子拉她坐他的腿上,面对着面,眼对着眼,齐平了。

她是他的青梅?老天爷让雷公劈坏脑子了吧?怎么安排这样的命数?摊上那一家子南月,觉得她还不够惨,让这个妖孽一样的人来糟践她宝贵的第二次新生。就算注定她要早夭,也不带这种死法啊!

等等!这位姐姐?她比他大?!

六皇子话还没说完,望进兰生惊愕的凤眸里,嘴角笑意渐浓,“她要是真被你迷傻了还好,若是装傻,我想大国师坐不稳无极宫。他的长女和飞贼强盗勾搭成伙,南月氏就成贼窝了,哪里还能享受皇恩浩荡?”

柳浅浅方知大祸临头,膝盖一软跪了下来,“殿下饶命!我不是贼,只是——只是见殿下俊美,心神荡漾,想与君子欢好一场罢了。”

喂!喂!这话太过份了!前有假姑子钓凯子的贞宛,后有帅哥当前就投怀送抱的柳浅浅,大荣男女皆奔放热情?

兰生却顾不得想,满心都是六皇子的话。不管怎么翻来颠去,感觉他瞧出她装傻了,所以拿南月氏要挟,让她继续装下去?看来他不知道,她对父母姐妹众姨们感情不深。

一个是灵动逼人不自知,一个是猫戏鼠收放自如。

“你确定迷傻了她?”六皇子双臂环抱着兰生,一手顺背往上爬,欣赏某人要咬他的狗表情,问柳浅浅,“而不是她装傻反过来戏弄你?”

“不可能,这是特制秘方,除非事先服过解药,否则必定一贴就傻。”关系到她师门荣誉,柳浅浅大声回道。

“那好,要是不灵,你就死了吧。”六皇子此话一出,红影直落柳浅浅面前,青剑抵她天灵盖。

柳浅浅吓得伏地。

剑尖跟下,这回点在柳浅浅的后脖根。

“现在,你让她——”唇抿得削薄阴险,他道,“亲我。”

柳浅浅前一刻惧怕得要死,后一刻嫉妒得要死,却也不敢抬头,冲着地对兰生下令,“我是你师姐柳浅浅,我命你亲你面前的男子。”

怒到极点,别人可能会爆发,兰生则笑得眸飞凤舞,像柳浅浅之前那样抬手“勾搭”上肩,慢慢往那张妖美面凑近,在眼底映满他时挑起眉来,唇启吐字。

“六殿下押错了宝,我家里人也好,这个假师姐也好,荣辱与我何干?生死又与我何干?装不装,在我,不在殿下。亲不亲,也在我,不在殿——”

六皇子的妖仁眼忽黯,突然张口往兰生的唇就是一咬。

看仔细了,是咬,不是亲!

兰生痛叫,手上还没起推力,他竟反过来推开了她,差点害她一屁股坐地。下意识去摸唇瓣疼处,手指上殷红一抹。

皮被咬破了,还是肉被咬掉了?

不可置信!

“咬不咬,在我,不在你南月兰生。”六皇子冷笑望她,十三年不见,胆包身了啊。

“泫瑾枫!”这个名字脱出口,眼前就现一俊秀的小男孩,她但知道那长相骗人,其实性格阴咝咝,忽冷忽热——她明白了,“你留的纸团?来取?”

这小孩绝对长歪了,小时候还有一份热心的,虽然来得快去得也快。

“听你喊声我的名字真不容易。”泫瑾枫一伸手,小厮,不,其实是小太监忙跑来递上一条丝帕。

看着他拿帕子轻擦嘴,兰生额上跳青筋,什么意思,他还——妈妈的——嫌脏?

兰生不动。

柳浅浅根本不懂要面临怎样的妖物,回头还下暗示性命令,“我是你师姐,我说什么你听什么,快进来。”

“天傻?”眸中淡金一跳,男子道,“难道我认错人了?”

柳浅浅低头瞧着他腰间配饰,眼睛越睁越大,盗遍大江南北,一看就知所有饰品都价值不菲。偷一件,今日就没白来。虽然这男子让她心动,但她更爱财。师门教诲,人心难测,不如宝物。

迎风而坐的男子,发冠象牙制,冠上穿数颗无瑕大珍珠,一袭让风吹起的白玉袍底边染了碧波清水色,乍看素雅,细看却绣了半池白金莲。莲叶与水色融在一起,悄然浮迭。腰边轻晃一根琉璃彩珠线,每隔寸长就串入一颗鸽蛋大小的蓝宝石。

兰生太知死活,看柳浅浅羊入虎口没感觉,却不想自己跳虎嘴里去。逃过一次,还能逃第二次么?她没把握。

她在他怀里笑颤花枝,贼心起,自然看不清对手,“我师姐长相普通,怪不得公子认错人。”手里扣了一枚迷神香,看似要勾搭他的脖子,其实要控制他的神智,目光志在必得。

但柳浅浅的手到了半中,连那男子的皮肤都没触及一片,就有一道红影飞下,将她整个人拎起,又踹在地上。她双眼一翻,神情痛苦不已,好似摔得很厉害。

男子妖仁褐金眸盛满笑,却不知怎么,森冷阴寒。他终于起身,看都不看呻吟的柳浅浅,走到兰生面前,伸出手,指甲尖划上精致粉妆的面颊,滑向她耳后鬓发间时变成指腹摩挲,但都冰冷的。

被光照到半面的琥珀眸眯着,漂亮得不像话的墨眼线飞了起来,唇角的勾起在兰生眼里邪佞无比。她暗道,柳浅浅在她前面,他可能还没看到她。等柳浅浅走向他,她应该有得退。

“两位姑娘请上望台,我家主子正愁无伴。”小厮快跑来传话,强调两位。

第一卷 第62章 煞桃

男子不回柳浅浅的谢,手肘架扶栏,名贵的脑袋斜枕在大掌之上,睨得是兰生。吐出两字,“过来。”

兰生面无表情,定看柳浅浅。

柳浅浅见男子只看兰生,心中不悦,然而。非但没打算退让,居然反身坐进男子怀里,“这位公子,那位是我师妹,别看她外表如常人,却是天傻。”

兰生想要成为一只咬人的猪,咬死眼前这个色鬼。

“她腕上是什么符?”色鬼尊称殿下,排行第六,这个轻漫的雨日,不穿龙纹穿白莲,似富贵闲人。

兰生目光呆呆与小厮对视。看他皱了眉才表情迟滞走上望台,站到柳浅浅身后。她想混进来玩儿的,没想遇到这个男人。不过既然遇上了。以他的权势,她逃反而显得蠢了。不如顺势装受害者,来个一问三不知。

大概听小厮说有女客,男子回头来望。天光从西照来,他的脸灿暗各半,一时五官虚化。但右耳垂上一点亮蓝,竟从天色中穿出,直刺入兰生的双眸中。

她顿时眯眼,握起双拳,咬牙才逼自己不夺路而逃,还存一丝微弱的侥幸。这世上戴耳钉的男人不止一个,戴蓝石耳钉的也不止一个。玲珑水榭再名气响亮,也不过民间一家高级会所,贵如那位,不太可能出现在这里选盆花出来。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