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63章 狼区

“我虽好美女。却不至于用强,而且你是别人么?冲着我俩小时候那点情份,我肯定待你独一无二。”泫瑾枫觉得自己已拿出最大的诚意,不知自己神情泄底,邪风阵阵在他周身盘旋。

他听出两只老虎是指桑骂槐?兰生以为他不过好色庸才,想不到人不笨。

“如今他心情截然不同,拜你六字赠言所赐,否极泰来了。”泫瑾枫抬高眉宇,“我不喜欢你站那么远,过来坐。”不是商量,是命令。

“你不过来。我就拉你过来。真是,这么不识好心好意。让我伤心。难得就想找个清静说话的伴,却当我洪水猛兽。”泫瑾枫拍拍身边,他只信他所见所闻所感,但不多说,只道,“我发誓,不会吃了你的。”

兰生腹诽,那可不一定,有不良记录的人。

泫瑾枫又露出阴咝咝的神情来。

兰生舌头打直弯,“殿下放心,我脑袋被门板夹坏,当然自己负责。不过,殿下看起来不像只有十八岁,成熟稳重得很哪。”像二十八,口亨!但必须承认,他那看不见毛孔呈透明感的皮肤,打心底羡慕啊。大两岁而已,她皮肤麦麦的,一看乡土流浪狗味儿。

泫瑾枫就笑了,让她的风趣惹得真开心,“我智力早开。”

不是智力早开,是开荤开太早,未老先衰了吧。兰生只能心里乱开火,一边放眼看了出去。

好景,绿衬红,红掩绿,所有的美唯翠湖风光主宰。细雨慢飘,已无力再下,天空乌云让白云撑裂了,一道光透下,直射在湖面,将整个水榭泛出金光。

外面彩色缤纷,里面终还原了金色,是暄都之本色也。

“过了年,我会娶你妹妹。”泫瑾枫打破片刻宁静。

兰生享受最后一阵微雨的风,不假思索道声恭喜,“我妹妹四个呢,你说的是哪个?”

“会看病的那个。我母妃不喜欢太有主见的儿媳妇。”声音那么冷清,将要相伴一生的人根本入不了心的漠然感。

“只要能许南月玉蕊出门做善事,她就什么事也不会管了,确实是最好相处的一个。”有一句说一句,烧着儿时那点回忆,可以看到烬处。

泫瑾枫却望着兰生,“你变得太多,唯独被咬的反应一模一样,石头脸冰冷心,脸都不会红。”

兰生的思想毕竟与这个时代的女子相差很大,在别人看来暧昧无比的一场亲密胶着,她不会黯然神伤,哭哭闹闹,好像名节受损就活不了一样。本来,自尊心这种伟大的精神,是自己觉得在就在的,怪到别人身上,其实是自己先放弃了。

“这是殿下已经咬过我一次的意思么?”她没好气瞥他一眼。童年时跟他应该处得不坏,否则这时怎能坐定呢?惊心,惧心,慌心,却在想起他小小子模样的刹那,带来此刻安心。

“我五岁的事都记得很清楚,你那会儿却是七岁了。”脑袋真让门板夹过?

兰生一笑而过。算了,咬一次是倒霉,咬两次是白痴,她何必给自己寻不痛快?

泫瑾枫收回目光,也看景。景色宜人,却是死物,看死物时,心里也成死水。

“兰生,帮我看看,今日哪个位置最是凶险?”他开口已是冷然。

兰生惊起回头,安心不再,“我怎么看得出来?”

“或者,赠我一言,就像你送三哥那句。”淡金无光,幽黯无底,“此言若出,我就替你保密。”

保什么密?兰生不好问,想来又是童年种因。罢了,这人喜怒无常,善恶难分,她应付过去今后就太平了。心随念起,扶栏而眺,高处本就风大,只见桥摆水摇,却什么幻觉也未出现。目光移到泫瑾枫面上,看他傲然冷意,气魄邪酷森狠。

她不当骗子,只能摇头,“我真看不出什么来,也无话可送,你——小心为上。”

泫瑾枫冷道,“南月兰生,去吧。从今后,忘了那个五岁的玩伴,忘了今日同你闲聊的这个人,多听听别人如何形容六皇子。你二十了,老大不小,赶紧找个老实本份的丈夫,最好不是皇族官贵,远离了事非,一生平安即好。”

梨冷夜的六皇子回魂,然,兰生淡然处之,转身下去望台。

那支童年的馨香,全然烧烬,无形的风儿悄来,连灰都吹散了,仿佛一切刷新。

少了假师姐,不装天傻,兰生在水榭里漫无目的游荡得像个孤魂野鬼,猛然回想起柳今今说她犯煞桃的话。是侥幸撞对了?再一想,泫瑾枫对她并无暧昧之情,无非是这些高高在上贵族无事玩暧昧的陋习,算不得煞桃烂桃。虽因两人小时候有过交叉点而诧异,但和安鹄一样,过去的事了,谁又不曾经历年少无知?

振作精神正要去找柳今今要人,忽见一队队的武汉子和护城军士跑上了桥和廊,到处环顾似在找人。不知发生了什么,忽听有人唤她。

“兰生小姐。”

她侧过脸,看见了泫冉。好得很!又是一殿下!这玲珑水榭同荒山野岭是一个定义——狼群活动区!

“冉殿下,真是相请不如偶遇,巧啊。”今日一波三折,她仍能笑脸迎人,不是争气,不是忍气,是沉得住气。

泫冉尚未说话,身后冒出一个圆不溜丢的脑袋,还有香儿。

“小皮球,我正要去找你。”看到那样失常的六皇子,再看恢复如常的南月凌,兰生波澜不惊,问号都不打。

南月凌却是大喜过望,完全没介意她叫他外号,跑过来一串地说,“你没事吧?你知不知道我们遇上了骗子?说不定还是小偷!我当时就觉得那两个女术师不对了,说你什么一早丧夫的寡——唔唔——你的嘴巴又怎么——”

兰生用手堵了小胖子的嘴,对显然听得大感兴趣的泫冉打哈哈,“是冉殿下救了人?”

泫冉走近,笑意有些凝结,视线落在兰生肿破的唇上。

兰生马上知道他想什么,“我从另一个女骗子手里逃出来时撞到门板,不小心咬破了嘴。”今日只能和门板有仇。

这个解释合理,所以泫冉接受了,但问,“那骗子呢?”

“不知道,我慌不择路的,她看败露会跑吧。”落在六皇子手中的柳浅浅会如何,兰生没空关心,想柳今今柳浅浅姐妹俩既然从盗,应该有最坏的打算。

夜路走多要小心,就像她,走不出狼区就随处都遇狼。(未完待续。。)

“留她一命,暂时关押。”泫瑾枫道。

兰生警惕站远,“我却没话同你说。”

邪风变寒风,泫瑾枫目光冷冽。半晌道,“好。小时候都不懂事,是时候清清干净,而你将来也别拿着年少无知时候的许诺来烦我。”

兰生坐了过去。仍保持一臂距离,“殿下许我什么了?”今日之六皇子,咬牙切齿的坏狠中有令她熟悉的一分热力。

恶狠狠,兰生盯着那方送到眼皮底下的手帕,这是不但嫌她脏,还当她乞丐打发的意思么?西游记里唐僧师父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操心怎似存心好,争气何如忍气高。可是,她就是要操心和争气的性格,怎么办?

“骂我像狗,不如骂我瞎眼聋耳的老虎,好歹也是一山之王。”泫瑾枫神情自若,这时一点狠戾的迹象也没有。“说你话少,今日我一句你一句,哪句都不饶人。要是那晚这般厉害,你大概会死在三哥手里。他让流民劫了一回,怕有血光之灾,稍稍察觉到敌意就会取那人的脑袋。”

“不知是谁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说将来一定要嫁本殿下,本殿下那时还不懂嫁娶之事。看她可怜兮兮,就答应了。”泫瑾枫道。

狗血!兰生眨眨双眼。呵笑出来,“我吗?你那时多大?”无论真假,要嫁他的兰生已不在这里。

“五岁。”泫瑾枫不知她的笑由,却觉刺目,眯起了眼。

泫瑾枫突然朗声,“我要跟青梅姑娘单独说会儿话。”

两个小厮速退,红影女则看看泫瑾枫,又看看柳浅浅。

第63章 狼区

“我若陪着说话,六殿下答应我一要求就行。”她隐隐感觉自己这就找到一份工作了。干什么?当人陪伴的!

“说说看。”泫瑾枫好奇。

“今后任何地方你我遇见了,请六殿下无视我,千万别独一无二相待。”夭寿。

她居然还大他两岁!兰生太阳穴又跳了,双十年华在这儿成莫大的压力,单身的多比她小,比她大就多是已婚的,这不是硬生生将她婚配的挑选范围缩在众鳏夫之继室或大龄青年之妾室了吗?她是不是该放弃嫁人这个念头?

“你的意思是,我让一个刚断奶的小毛头娶自己,还哭得稀里哗啦的?”笑话!这种事,不是他背诺,而是她死也不会承认,好不好?“六殿下真会说——”

“其实——”兰生记得她爹的吩咐。“那是南月金薇告诉我的,我转述而已。”

“不用?”泫瑾枫没有收回手,“嘴巴上血滴滴答答,很难看,擦一擦得好。”

“能有殿下像狗一样咬人难看?”全身都是布,用不着狗嘴叼来的那块,兰生捉了袖子擦过伤口,血差不多止了,但仍疼得发烫。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