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70章 大凶

老夫人道声大好,“明年记得了,不过南月兰生似乎才疏学浅。一幅画乱七八糟。我看。要输就输在她这画上。”

朵夫人也笑道,“还有那个敲铃鼓的,一出来就光着膀子流着汗,您却听听,旁边有人叫好看的哥哥呢。”

“是好看!每年中规中矩的唱戏听曲,多没意思。年轻人打铃鼓十分出色。这鼓点也与众不同。”老夫人到此时心情愉快。

老夫人呸他,“我老太婆不来你就给小丫头们找得好乐子。老婆子怎么了?老婆子就看不得这些好玩有趣的?我年轻那会儿女扮男装逛妓院,你小子还在吃奶呢。去,我也肚子突然饿,面前一大堆人怎么有酒喝!”

柏湖舟哈笑。摸摸鼻子。“早知如此,我让一群汉子光膀子扎猛子。”

兰生回神,突觉劲风砍脖后,急忙转身,带船摇了摇。

南月凌差点没站稳,没好气道,“瞧瞧那舞那笛声,才是真才艺呢。你又怎么了?”她惊乍肯定没好事。

“有风!”兰生抚过脖子,心里突突跳狂。

“当然有风啊,秋夜风冷,我还哆嗦呢。”废话!南月凌翻着白眼,顺便往水阁上看,却顿时张大了嘴。

几十个全身湿漉的汉子手持大刀窜上水阁,并声声大喝,“天无道,我灭天!泫皇昏庸,绝子绝孙!杀!杀!杀!”

就听三皇子杀猪的叫唤,“刺客!刺客!快来人保护本殿下!”

女人们的连声尖叫,惊动了岸边。立刻,灯影憧憧,人影乱晃,桥上脚步跺动,不少灯撞落水中,湖面都慌荡起来。

南月凌不由捉了兰生的衣袖,却站在她前面。

兰生笑,“想不到你还是小君子。”人人慌,她反而不慌了。

南月凌哼了哼,发觉船正离开,“船夫倒是机灵。”这么一来至少不用担心被牵连。

兰生张望一下,“不是船夫,是柴鬼机灵。”船夫已不知去向,撑船的是柴鬼。

忽然有人跑下石阶,踏水就往船上跳。南月凌以为是刺客,定睛一看却是个女子,乌发披面,手上有血,大眼睛惊慌乱转。

“你是谁?”小胖子也机灵。

大眼睛透过乱发找到兰生,女子忙跑两步上前喊道,“这位小姐可还记得贞宛?”

贞宛一跳上来,兰生就认出了她,此时却装诧异,“梨冷庵中的道姑么?怎么穿成舞姬的模样?”

贞宛拨开头发,神情有丝尴尬,“此事说来话长,还请小姐捎贞宛上岸。”

“这是当然,水阁里有刺客,我不会对道姑你见死不救。”其实是贞宛自己跑得快,兰生压根不存救人之心。

“多谢小姐,此恩此德——”贞宛终于松了口气。那群汉子见人就砍,自己差点让三皇子拿来挡刀,好在她也不傻,直接装昏倒地,然后偷跑出来。

兰生不等贞宛说完,只道,“举手之劳,道姑不必放在心上。”突然,双眼一睁,直望水阁珍宝顶。

贞宛绞着袖边,“贞宛已还俗,小姐叫贞宛的名字即可。”

兰生却没听见,对柴鬼轻喝,“咱们快去六皇子的船那儿,他有危险!”

贞宛一怔,垂了头不知想什么。

南月凌则道,“南月兰生,这时候谁没危险?而且,咱们去六皇子那儿也帮不上忙,先上岸,告诉柏老板。他是主人,他会想办法。”

“来不及的。”可以说她解开了青风箭的谜吗?刚才乱拍胡打没揪出一丝可疑,却观察到水阁珍宝顶的高度不寻常,现在想来,分明藏了暗阁。“水阁顶上可能也藏了杀手,人人护着三皇子的驾,那人大概只要一箭就能被穿了心。”

到头来,风色第六感什么的都不可靠,最可靠还是技术。

南月凌吓一跳,“真的假的?”

“不知道真的假的,但——”她不能置之不理!妈妈的,她不是那么好心的,就当和泫瑾枫清帐!“柴鬼,快!”

柴鬼力气大得惊人,一撑船就前进一丈多,眼看六皇子的船离兰生不过三撑两撑,已能看清对方的脸。

“南月兰生,滚上岸去。”六皇子黯眸冷凝。

“水阁有刺客,六殿下为何还朝那儿去?”兰生也没好脸色,心里纠结得要死,既希望是自己视力不好,又希望自己接下来的话不是危言耸听。

贞宛往船头慢慢移动,没人在意她。

“本殿下的两个兄弟遭遇刺客,本殿下自然要去救人。”他们兄弟友爱啊!他吐字如冰,“让开你的船。”

兰生冷冷看着他,“刺客要杀皇子,殿下船上只有两三人,有脑子的都知道这么去不是救人,而是送死。”

金莲花在他的白袍上轻摇,妖面异样华丽,毫不掩饰的残酷眼神,“你这是担心本殿下么?可怎么办?我一点不喜欢你自以为是。滚!

“水阁——”兰生张口。

“六殿下,水阁顶上藏有杀手,会用箭射殿下于死地!请殿下速速离开!”贞宛大喊,同时跳上了六皇子的船。

被当成跳板了!兰生心中大怒。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咻——咻咻——

风已吹乱兰生的发,她回头瞪着夜空,见杀气厉魄而来,再去看泫瑾枫,只见贞宛英勇无畏双臂张开挡在他前面。

泫瑾枫和兰生目光相对,视而不见夺命的飞箭,双手握住贞宛的肩,真拿来挡着,却对兰生一笑。

兰生趴下了,让柴鬼拉趴的。

箭风从兰生刚刚站立的地方穿过,射进贞宛的肩膀,引她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而第二箭从泫瑾枫手臂擦过,第三箭让红影女以剑挥开。

红影女又对水阁高声道,“阁顶上还有刺客!”

水阁立刻飞起数道影子,上屋顶捉人。

兰生瞧见,叹息,原来就是一场有准备的仗,让她当了回小丑。

她站起来,看站得好好的那人,“六殿下早就知道有刺客。”不然问什么今日大凶位,又让她赠言。

六皇子竖起食指嘘一声,“兰生啊兰生,你这样容易让我误会。”

兰生本想扭头就走,但又停住,反身跳到他船上。

有件事必须要做,不然会气炸。

刚到家,不好意思。(未完待续。。

“不论你念得如何,这铃鼓打得真是好。”说唱这东西,估计叫好的少,觉得好玩有趣的多,她自己都花了很长时间接受,更别说古人了。

三人不知,柏湖舟那边已经笑倒了一个。

水阁上不少目光随她的船转,她一眼不望,沉静似水。凡事做到自己认为的十分,结果她并不看重,始终心平。无论如何,自己不管愿不愿意,生活还要继续。然而越是在意现在失去的,今后就会连着失去,沉在不幸的怪圈里。所以,每件事心平气和的全新开始,胜负输赢还有一半一半的机会。

悠扬清寞,笛声起。晚红灯一盏,照在船头,虚了船中红影。琵琶弦上拨断水铮铮,凄美哀愁。笛声却是主宰,时而婉转,时而直击,吹静一座水榭。

就捞上来几根水草,连块硬东西都没打着,但水阁的顶啊——

“我明明一朵花——”老夫人呛了,但笑不停,直抹笑泪,“我要减肥——小子是那么念得吧?那词太好玩了!舟子,你记得叫人抄一份!哈哈!哎哟,我的天,今晚还好来了,多少年我没笑出过眼泪。”

风都轻了,兰生视线模糊,不知琵琶已停,不知一抹火影跳起夺人心魂之舞,眼里风吹进了白莲,金灿盛放。那么阴狠乖戾的性子,怎能吹奏出这么纯净的笛音?

看不清那个人,她却肯定是他。

七岁的她有一支心爱的玉笛,只不过她学起来很慢,五岁的他笑她笨,她一生气就把玉笛砸了,发誓再也不学。很奇怪,这事突然犹如亲历,记得他说过这样的话。

“还没画完呢,你们接着唱。”她重生的时候,可能视觉出问题了。不得不再度归为幻象,兰生担心“身体健康”,手里不闲着,挥洒自如。印象派这种画风,近看没名堂,远看美如真。

“这哪里是唱!”但笑声之中居然有一片清晰掌声,南月凌回过头看向岸边,禁不住道,“这是给我们拍手叫好?”

第70章 大凶

因兰生三人组引起了好一阵沸沸扬扬。看客群情激奋。

船到达水阁,有丫头上来取了画,岸边笑闹仍在持续。而南月凌听着水阁里其他队的嘻嘻哈哈。头皮发麻,自觉上去会被嘲笑,就赖在船上不肯下。横竖也是东线最后一队,不等船用,水阁管事同意他们三人待在船上。

兰生交待熄了船灯,让船夫将船撑到西阶,她那时只想看看西线最后一队的表现而已。

“不学就不学了吧,你喜欢听笛子,将来我吹给你听。”

音犹在耳,吹笛的,听笛的,却隔世陌生。

柏湖舟连忙邀功,“打鼓的是我家奴,平时老闷的一人。老奶奶,我这玲珑水榭向来与众不同,今日以为您不来,让小姑娘小媳妇们吃个痛快酒。”

听到岸上传来的笑,兰生丢了棍子,重新站到绢布前。

“你画得什么呀?”分不出喜笑和耻笑,南月凌也干脆背对,却看兰生钻出来,来不及问她怎么在画布后,但被绢上斑斑点点惊呆了。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