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73章 取来

“娘今天有些唠叨。”连灯笼都让兰生看着刺眼。她真得困。

“你不但自己乱跑,还带坏弟弟?他娘视你娘为眼中钉肉中刺。你们姐弟感情倒似不错。”紧盯她嘴上的伤口,邬梅问,“怎么弄伤的?这么晚才回来?”

“能等明天我去您那儿交待么?”一下午一晚上发生了那么多事,没有余力玩智力,她可是大病初愈体啊。

兰生这几日没看见吴三,便有预感,所以不觉得很失望。

“还有。”邬梅从袖中递了一只锦囊。

第二日兰生睡饱起来,发现自己成了忙人,一堆事等她处理。

首先,无果拿了南月凌的串供来,流水帐两页纸,她看到第二行就犯困,扔一边。

其次,真忙的慈恩圣女让丫头彩睛来给她布置功课,说老爷过两天要考她,她让彩睛转告圣女,请看众生面上,帮她猜题并一定要附上答案,要是不给,后果自负。

然后,玲珑水榭柏湖舟派人送给她一封信,内容十分出乎意料之外,所以她看得仔细,回信也仔细。

最后,泫冉的请帖到,说给她压惊。不管他要压得哪回惊,她实话实说家里不让出门,拒绝得相当诚恳。

一早上,写着字就过去了。不求龙飞凤舞,只求看得明白,练习了一筐纸,终于发送出去,酸得她的手腕子颤茶抖水。

下午,兰生去钟氏那儿学礼。

这位蝶夫人以往只是暗中搞小动作折腾她,说话不多,态度冷冰冰,可今天因为儿子的关系,也有点话唠。搞笑的是,可能出身礼乐世家,不对她直接唠,而采用迂回战术,一边让她学宫里的“跪姿”,一边对身边的媳妇子唠闺蜜那点事。事情不新鲜,就是闺蜜有嫡子,妾喂了相冲的食物,嫡子上吐下泻,后来证实系不小心,闺蜜还是把妾卖了。

蝶夫人在那儿大说特说,而且自认为才说了个开头时,见兰生站起来。心道正好,可以惩治一下。

她冷斥,“学一样象一样,我可没说你跪好了。”

兰生对谁的冷脸都不怕,“要怎么跪才算好,请蝶夫人亲自示范一下,兰生愚钝。”

蝶夫人圆溜了眼,“我刚才不是让人示范给你看了吗?”

兰生道,“父亲让我跟蝶夫人学,因蝶夫人待人接物的礼仪举止出类拔萃。我跟仆妇学,蝶夫人不在意将来我在皇上太后面前仆妇相,父亲可能会很在意的。”

蝶夫人恼道,“你!”

“不如这样,蝶夫人跪,兰生也跪。您跪多久,兰生也跪多久。如此一教一学,立竿见影,想来父亲会十分高兴。”听长舌妇嚼舌根,宁可听茶亭客胡说八道,“这么一来,兰生便是折了一双腿,谁能卖了同样折腿的蝶夫人呢?”

钟氏倒抽一口气,本是说给兰生听的,想不到让兰生套用回来了。她怀着叵测的心思答应老爷的,却罚不得骂不得,稍稍拧一把,出汗气闷的都是自己。

“蝶夫人脸色又不好了,等玉蕊妹妹回来,一定请她看看。今日就到这儿?”蝶夫人会不会宅斗啊?百分之百的力全在舌头上使,几句暗藏的话想让人失眠?可她脑袋结构简单,还没心肝,这位唾沫横飞拿真人真事警告她,她不接招岂不是白搭!

“南月兰生!”有人急了。

兰生欸应,麻溜地走,“蝶夫人好生休养,兰生明日再听教诲。”

真当她等人点头?这是家里,不是宫里;钟氏是如夫人,不是皇妃皇上皇太后。告大了天,不过再挂一道“顽劣”,还能因此拉出去砍了?她不争,或者这么说,家里没有需要她去争的东西,所以枪林弹雨只沾些硝烟味而已。

兰生回北院,进门就觉凌厉之气。

无果眼尖,看到曾经制服自己的那抹红影正对平躺在地的有花,立刻腾跃。三两个纵身之间抽出剑来,一言不发就要动手。他很少一出即剑,敌我不明前先用竹板,这回自觉对手强劲。

“兰生小姐。”红影单手托一只木盒,另一手搭在腰间剑把之上。

“无果,今日她是客。”兰生想,六皇子不是敌人的话,红影女也算不上。

无果反手背剑,收势之快令红影女多看他一样,而他连忙俯身看有花为何不动。

“她中了自己的针。”红影给兰生看手中盒,“奉殿下之命送来,小姐接罢。”

“你放在石桌上就好。”兰生不接,怎能随便拿陌生人的东西?她还想问什么东西,突然记起“来取”二字。是两人埋下又约定十年后一起取出来的东西。

红影女面无表情放下盒子,又道,“那女贼埋在西门五里外的芙水河边。”

“什么意思?”兰生问。

红影踩上墙,“殿下说你聪明翻倍,应该知道。”纵下,不见。

这跟聪明没关系,是把烫手山芋丢给她,他懒得动脑筋!呃——等一下,红影刚刚说“埋在”?人已经死了?!嫁祸她杀人?!要不要这么狠啊?她当他是色胚,却没想他是敌人。

“无果,你去西门五里芙水河边看看——”兰生急匆匆出口,在这儿却慢想了一会儿,改口告诉无果柳氏师姐妹带她换衣服的破庙,让他送张字条过去。如此,柳浅浅是死是活都不用她负责,仁至义尽。

无果走后,服下解药的有花悠悠醒来,躺在地上侧着头,盯笑眯眯的兰生半晌,不禁叹口长气,“我又让人弄晕了?”

“习惯就好。”遇到兰生,安慰就别想了。

她是有点习惯了,来到帝都之后没一件事顺利,连栽几个痛跟头。有花呆呆爬起来,眼泪吧嗒掉下两颗,豆大。突然很想念瑶镇,地方虽小,还有恶霸,但日子还是相当自在的。不像这里,夫人变了,无果变了,反而是变得最早的兰生还是我行我素。

但她眼睛再一眨,面前多了只手,手心里一小卷纸。

兰生的手。

离双更还有18票粉。(未完待续。。

无果的苦相好记,南月凌点头,这才走了。

兰生坐到邬梅对面,拿起最后一块点心吃,不问她娘为什么来,也不担心狗洞曝光的事。其实,只要这地方一开始整修,老鼠洞都藏不住。

“我也想念你。”兰生脱了外衣,爬上床盖好被子,睡觉。

“……”有花愣住,静静熄灯阖门。

南月凌没辙,耷脑垂耳,乖乖喊声梅姨。

邬梅又好气又好笑看着女儿。要不是钟氏找儿子闹得全家鸡飞狗跳,派人找这儿翻那儿,却唯独漏了北院,她也想不到来这儿瞧瞧。院子的破损比她以为得严重,只有一间大屋可以勉强住人。不过,更严重的却是她女儿深夜归家,还一头顶着乱草钻出来的。兰生这些日子还算乖,虽出门,也不像之前病好后天天往外跑。她还以为终于回家来安生了,原来不是不出门,而是用不着大门。

外面无果一直在,有花只好跟他抱怨,“做贼去了,倒头就能睡昏。而且出去竟没带你,带了香儿,你居然由着她?”

“今日在帮夫人办事。”办掉一个目中无人的老刁奴,回来却只见一座空院。

有花便不好再说,“你说,她到底上哪儿玩去了?”

南月凌难得看到待自己亲切的长辈,还谆谆教导,倒和兰生对他有几分相似,心里存了好感,恭谨起来,“凌儿会照梅姨说得做,只是身边没什么可靠的人。”

兰生指给南月凌看无果,“我让他来取。”

第73章 取来

邬梅点点兰生的脑门,不宠溺,是提神,“这是保安康的护身符,记得每日随身带,绝不能打开,打开就不灵了,这几日也别再往外乱跑。”

不打开也不灵,且今日不小心再踩“狼区”,她认为不出门是上上策。兰生想着,目送邬梅出去,转身进屋。香儿跟去了,虽然一半时候出于迷傻的状态,回答却应该能让她娘满意,她也满意。

“这道符是夫人亲自做的。”有花回来了。伤只好七分,但她自己要求回来。螃蟹腿,黄头针,一桩桩让她没法继续养伤。

无果自然一个字也答不上,但道,“别眼红。”已经偏心。

有花气结,不知她趴在床上哀哀长肉皮的时候,无果归兰生罩了。

邬梅看兰生真疲累,“你不跟我埋怨,多半没大事,而且我问香儿大概才能得到实情,所以你不说就不说罢。”等了大半个时辰,茶喝完了。点心吃得差不多。既然人安然无恙,她也想回去歇着,“吴三说修缮的事要先问你,我就说不必了。你一个姑娘家怎么懂盖房子?要精细有匠师。要架梁有工人。吴三自己会看着办。事事问你。也显得我们用他却不信他。”

邬梅对兰生黛眉轻挑,却对南月凌答应一声,十分亲切,“凌儿,你回去只需跟你娘说一直在兰生姐姐这儿,别提出过门的事。你娘要问你做了什么吃了什么,你照心意答,然后写下来,派个可靠的人送到北院就好。”

兰生暗笑,她娘英明。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