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74章 走马

在她爹说风水是迷信之后。兰生从旁了解了一下。原来大荣虽崇尚易经,对风水却分为两种态度,普通百姓家的懵懂不知,和专业易术者的排斥或不以为然。具体原因尚不清楚,但风水之说是无稽之说,自大荣开国已定论数百年。她还问过圣女妹妹。玉蕊的态度虽不似她们的爹那么恶劣,却显得轻蔑,说风水一支纯属欺世愚民,迄今只有极少数人还在鼓吹,但在正道普扬之下根本不成气候,而且也没有统一派系,都是零星个别骗子的到处撺掇。玉蕊还说,易经各派都具强大天能者和代代传下的真事迹,鼓吹风水的那些人却和普通人一样,依据只有一个数百年前的传说,十分可笑。

兰生但笑不语,关上门。有花要让南月萍倒霉,她要看看自己能不能从六皇子这样的狼爪里躲霉。说实在的,她不是太细心的性格,事到临头才会想法子解决。所以遇到这么多事还吃得香睡得香。

和六皇子的童年“孽缘”已经清掉,大概那位也是这个意思,不然不会把盒子轻易送来。能同他再无瓜葛,她高兴还来不及,甚至对盒子里的东西也有销毁的暗念,免得留条尾巴让人捉。

那东西是本书,七八页薄,没有书名。每页都写得密密麻麻。字迹难以辨认,但打消兰生念头的只有第一页第一行最后的三个字——风水诀

全句有点长:走马观花就道万物吉凶易经皆屁不如双眼识乾坤运风用水天能之最者方使风水诀。因为没有标点符号,兰生念了好几遍才照自己的理解整出如下:走马观花,就道万物吉凶。易经皆屁。不如双眼识乾坤。运风用水,天能之最者,方使风水诀。

兰生听起来也不算夸,但同桌吃饭的蝶夫人表情尴尬,心里是闹腾的,面上得端庄。毕竟,她懂了礼数,蝶夫人劳苦功高。

而一人夸,一双夸。南月涯也说兰生读易进展不错,考较的题答得有条理,照那样努力,进明月殿学习也是可能的。

这下子,雎夫人也起脸色了,但她转得快,随即问南月涯什么时候给萍儿开天眼,要将话题扯开去。

老夫人却说反正都要准备这个繁复的仪式,干脆也让兰生试试。

兰生今晚陪吃了一个时辰,终于能专心啃自己的碗了,所以脑袋感觉转得有点慢,还没反应过来老夫人想让她试啥,就听邬梅婉拒。

回北院的路上,她娘如何婉拒的,她已记不太清,就知道老夫人神情有一瞬不高兴。

要不是雎夫人为她女儿甘愿得罪老夫人,说仪式得配合南月萍的命格八字,而且开天眼需要三位能者合力,如果兰生也一道,萍儿可能会失败告终。

南月涯说不好,并非帮李氏,却是一邬梅。这一对,搁在现代都属真心相许的爱人,用一夫一妻的法律也无法否认。彼此之间只要眼神,就知道对方的心意,真灵犀。

兰生觉得自己就是被这样的眼神搞得记不清别人说什么,毕竟鸡皮疙瘩冒了一层又一层,光让它们退下去就很耗脑波。

开天眼?她也会!拿刀在脑门上拉一道,雕个眼珠子就成。还天眼?她看南月萍心眼挺多,再开天眼,全身都是窟窿了。不知道将来嫁给谁,可怜那位丈夫要用一辈子堵那些窟窿眼。

秋日国典顺利祭完,皇上褒奖了邬梅。而皇太后还特意召见她,请教东海祈雨的方式。邬梅答应帮忙祈雨的第二日开始下雨,连下三日。为此,明月殿以南月萍为代表上疏皇帝,说这是祈雨符的作用,与筮术无关。邬梅不争,在皇太后面前表赞明月殿司女们的功绩,反而获得了太后赏赐。

南月萍输得看见兰生就哼。明明是季节变换冷热气流相争的结果,兰生不好说,只能把哼拱回去。

至于有花那手扎小人,施法的几日没见南月萍哪里不舒服,不施法后的几日南月萍却病了。小感冒,发了烧,吃了七八日苦药就恢复嚣张。事实证明,扎木头扎布偶都不如直接扎人身上管用。

兰生最近就这么扮成功了一只猪,到今天让老虎们夸乖,可头回失了眠。因为突然觉得,如果自己继续待着不动,就不是扮猪吃老虎,而是养肥待宰了。腊月有太后寿诞,又快过年,花王会的事应该已平静,狼群们出没范围会缩小在皇城里,且冬天蛇虫鼠蚁也少见,是花样女子出门找欢乐的好时候。这么决定后,干脆起床。

有花立刻醒了,盯住黑暗里偷偷开门的兰生,“大冬夜你不睡觉,到外面去干吗?”

“跳大神。”?花不少日子家里蹲,也不光吃喝睡,刚造好一件小玩意儿,睡不着觉就试验一下好了。

前些日子,吴三找工人把北院修了一半,主厢五间屋从里到外装得簇新。家具没用红木,而是黄梨木,不沉贵,但雅致,适合兰生这个年轻的主子。工程这时暂停,人人要过年,工人们也不例外,而且要进入雪天恶劣的气候了。吴三有经验又能干。确实她娘说得不错,如果吴三事事要跟她报备,显得不被主子信任,反而会影响做事的全心全意度。

兰生要找活儿做,不能和自家的管事们抢饭碗,所以半点没插手。虽没插手,牛刀小试,请石匠木匠帮忙造部件,她自己组装了一样“趁手兵器”。

外面有无果,因此有花背身过去睡觉,听见叮铃铃的声音,意识模糊得想,还真跳大神啊。(未完待续。。

有花已经哭不出来,“你这是安慰吗?”前线?

“我这是让你别光吃饭不干活。”兰生站起身,夹了盒子往屋里走,“看我,都不好意思哭鼻子,因为人人当我吃白饭,我得很努力表示自己不白吃。”想想有花也不过一个高一女生的年龄,最近所遇挫折确实有些大。

将木盒收在床底下,兰生觉得妥贴了,然后脑袋里冒出一个问题——这书哪儿来的?

肯定不是六皇子的。两人好像是约定藏宝,各自拿东西出来用盒子装了,埋在地里。六皇子让红影送来,其实就是物归原主。那么七岁的南月兰生又是从哪儿弄来这本书的?她知道什么而因此当宝埋了?还是因为风水邪说?当成邪说放在宝盒里约十年后取出来?这不神经有毛病了嘛!

“拿着。”兰生抬抬掌心,“南月萍的生辰八字和她的头发。”

“谁敢当你吃白饭?”有花来气,心思挺简单的丫头,抓了小纸卷过去,“我就先让她倒霉,你等着。”

兰生想到后面又弃了,就像她弃了去想小霸王为什么推她落水,弃了听涛观放火的蒙面人是谁,弃了六皇子和她有什么童年交情,弃了玲珑水榭种种奇异处。不到眼前的谜团不费劲解,她安之若素。

而这时候的兰生也压根没想到,她昨晚遇到的老奶奶是大荣太后,朵夫人是东平王妃,整个花王会也不同往年,不但是柏湖舟和泫冉瓮中捉鳖,也是三位皇子为太子位在太后面前争表现,还是一场不动声色的将计就计。她更没想到,她把将计就计毁了一半,有人就差掐死她了。

在桌上铺平了纸,兰生拿出炭笔和木尺,开始画图。她是建筑师,她能做的就是专业所长又轻松能拿起的事——设计。不用猜不用疑,看准一个方向,走出直线。

“血呢?”有花想起来。

兰生感觉自己有点像坏巫婆,“这个家里知道筮术的人不少,一个弄不好就会让他们疑心,而且南月萍毕竟是同家姐妹,随便扎个小毛小病就好。你好歹成功一次,我才能大胆把前线交给你。”斗什么家里人呢?外面那么多大灰狼!

第74章 走马

兰生想知道是什么传说,但玉蕊表示不清楚。风水为迷信,难得无极宫和钦天监合力,定为禁说,问任何有关的事都会遭师辈斥责。所以她也明白了,风水是这个时空难以触及的领域。

谁知,难以触及的东西突然以文字的方式跳到眼前,且第一句话就颠覆易经,把运风用水说成天能之最,让她大感好笑。这不就像两个抢糖的孩子?各说各得好,各逞各得强,将对方恶狠狠踩在脚下。言语多半激烈,贬低多半夸大。

极端的文字,读它们的兰生却不会极端,心态平和,但读了小半页就放下了。一来字密草太难读,二来写得有些乱。很快,字句跳来跳去,看得她眼前直发黑,赶紧合了书关了盖。唉,她不是不爱读书,而是古字体太伤眼,万一变成近视,上哪儿弄眼镜去呢?

日子也直线过去,转眼看得到腊月了。

这天,兰生陪她娘去老夫人那儿伺候,哦,不,是吃晚膳。早先横挑眼竖挑鼻的老夫人,因她这些日子安分守己的表现,居然说她一句近来学礼有用了。

想得挺好,看过东西后,念头没了。

“不是南月玉蕊的?”有花怔问。

“我问过了,玉蕊泼水是李氏母女撺掇的。李氏让我泼回去了,南月萍比她娘还嚣张,欺我也不止一两回,我表面跟她笑,心里熊熊火。你扎她!”有花回来好,帮她骂人,帮她扎人。打人手疼,还显得她暴力。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