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79章 白羊

兰生却摇头,“鲁老爷。你小气。我也不大方。这么小的生意本来就没钱赚,彼此省省茶钱吧。不如你带我去看一下那六亩地,要是地不好。您多给我们银子,我们也不会接。”

南月凌吓到。他下回出来,要从头到脚蒙起来。

鲁老爷对南月凌也并不是太满意。小胖子的表情有点痴笨呆傻,怪不得让女子管事。

兰生要走。

“等等。”鲁老爷不傻。知道兰生说的是实情,“前头有个茶铺,我们进去谈。”

“乌鸦白日叫,晦气当头罩。”正当午,他听到乌鸦突然叫得起劲,却连一根黑羽毛都看不见。诡异!

“必须裱起来作纪念。”看过地,位置有些偏僻,但地面四平方稳,土质牢靠,没有邪风污水,建筑地造难度不大,于是就和鲁老爷口头定了。

大荣城镇造宅,是有一套流程的。帝都繁华地段,像这样不大的空地,地主可以自行找人造宅,但合契要送司工署检查并加盖官印,一旦发生纠纷,官府主要凭借契约进行裁决。这套流程对所造建筑的构型和设计并没有太多讲究,对普通民居的建造者也没有资格规定,反正契上都写清楚了,交不出屋或欺诈对方,不是罚钱就是送官。官府几乎没责任,买卖双方承担更多信用风险。

不知鲁老爷真着急还怎么,也不问她会不会造宅,手下有没有工人,听她说行,他就说明日带户本签契,先下五十两定金,开工之后会陆续到账。

真正的战斗!打好这第一仗,“吃白饭”的头衔就从脑袋上歪去一半。

南月凌见兰生压根听不进自己的话,只得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也随你干什么,不过带户本签契就不可能做得到,户主是父亲。”父亲不会同意的。

有人不再扯那些乌鸦晦气,兰生就不再玩鸡同鸭讲,“我有瑶镇户本,上面没爹。”

南月凌张口结舌,“没……没爹?”

瑶镇户本没有南月涯的名字,以宁伯的名义买宅落户,邬梅母女作为堂亲挂在他户下。兰生是早有打算的,所以户本已拿到手。

南月凌望着兰生自信的神情,终于了解到她是认真的,但他问不下去,她所行所事已经完全颠覆他的认知。就他所知,像他们这样出自能族却平凡的人,男子也就出仕一途,女子也就嫁人一途,并无二选。可是,南月兰生要造宅子!

回到北院,南月凌想了又想,还是说了,“家里要是知道这件事,必定不会让的。”

“家里知道这事的时候,我大概分出去单过了。”她蜷着,是为了跳得更高。一旦展开,就万万没有停下的道理,任何人也别想挡住。

南月凌惊瞪着,“不可能,除非你嫁人。”哪有未出嫁的女儿离家单过的?

兰生张手帮他撑眼,“你瞧好了。”

第二日南月凌差人送来名帖。当初答应的,他娘却死活不让他再和兰生来往,拖到今天。送帖来的小厮叫阿普,自称新进府的,在南月凌院外当跑腿的小子。

帖子是硬蚕面的,几笔画了墨兰,翻开有南月兰生四个字,没有娇气,却是赏心悦目的洒脱。南月凌其实有天分,艺术上的。

兰生十分喜欢,给阿普几文钱,包块点心,小子就高高兴兴跑了。

她问无果,“阿普是我娘招进来的?”

因兰生昨日再把自己撂一旁而生着闷气,有花终于明白某人绝不会内疚,自己调整了心态,打破沉默,“让管内宅的人以为是她们自己拿的主张才好,小姐只当不知道罢。有个机灵明白的人在凌公子旁边伺候,今后跟咱们走动就方便多了。”

她一天到晚往外逛奇缘捡天饼,谁知尽踩狗屎,半年了才碰上一件美事,而她娘已在南月府里扎根展枝,撑起小半边的天了。兰生笑叹,自己也抓抓紧,吃过茶,带上户本,去司工署附近见鲁老爷。

有花这回跟得牢,但见兰生和一位地主老爷要签什么造宅的契,不禁有些傻眼。她对这事一窍不通,所以一时半刻不能反应,呆看兰生签了章。契约送进官署盖过印出来,一人一份收好,鲁老爷上轿走得快没影了,她才懵懂发问。

“你要帮那老爷干什么活儿?”她是没睡醒,梦到了古怪?

“造宅子。”兰生四处望,想着裱起来呀裱起来。

“什么?”有花觉得自己耳鸣。

兰生那性子,不可能说第二遍,这就上车要走了。虽然南月凌和有花都看不上造房子,但她心里很清楚,这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她是刚毕业的建筑系学生,而这样的工程涉及到方方面面,最基本需要优秀的项目经理,专业高效的建筑团队和良好信誉的供材商。单靠自己画几张图纸,放奇巧心思,那叫空谈。她有很多很多事要去做,还要找很多很多人帮忙,因为过了年开了春就必须开工,现在只有一个月能进行筹备,可谓火烧火燎。

“这不是兰侄女吗?”

外皇城是大小官署办公处,遇到熟人不算稀奇,兰生给对方行礼,“柏叔叔。”

柏湖舟让马车停下,亲自跳下来打招呼,“我连送三张帖子请你不动,想不到路上能碰见。”

兰生笑无声。

“侄女,叔叔这会儿请你吃饭,一定要赏脸。”有趣啊,南月家的萍莎两位庶出小姐出门都前呼后拥,这位头回见带俩,二回见还是带俩,穿得那个素,不知哪家碧玉。

兰生要推,却见车帘后露出一张脸,也四十出头,头扎道士髻。

“应了吧。”望半晌,他突然对她笑,那么亲切。

兰生拢眉,不自觉答他,“好。”但,这人又是谁?

“果然是遥空大师,亲口相邀则无人不从。”柏湖舟哈笑,对兰生道,“今日不请你去我家,去帝都千金们最爱聚的蜂橘屋。”

遥空,那位天玄道掌门的师弟,帝都能者。兰生再看,只觉得他相貌平常,看不出神叨兮兮的样子。至少她爹银发淡瞳,一出场就像有特异功能的。但为何看到他就好像认识很久一样?

“柏叔叔不介意去姑娘家爱橘的地方吃饭,侄女就更不介意了。”甩开心中的奇异感觉,兰生又贫起来。

一顿饭而已,她还真不信,难道真能处处踩“狼区”?(未完待续。。

“鲁老爷不用找别人,我能做主。”她看上去不够强势?

“我不跟女子谈买卖。”在家里让女人管得喘不过气,在外面对强势的女子当然退避三舍。实在不行,他就随便找些农人,反正冬天也闲。

他目露狠色,又冲老头道,“不管是从哪儿来抢饭碗的家伙,咱们一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禀报上面,说有人破坏规矩,可以祭白羊啦!”

老头笑得桀桀怪,举起枯槁树枝一般的手,“祭白羊——”

鲁老爷在轿外横得很,在轿里长吁短叹。

兰生眸子一转,将南月凌拉到身前,“鲁老爷,这是我小东家。”懒得费唇舌去跟古人辩论男女平等。

顿时人人举高了手,同声沉咆,“祭白羊!祭白羊!祭白羊!”

三声之后,死角的汉子们走得一个不剩,什么活儿也不接了。

啊——啊——啊——

“鲁老爷不必叹气,二百两,我跟你谈谈?”轿外突然有人说话,还是女子的声音。

鲁老爷立马一掀帘,哦,侧面俏丽的人儿,但转正了脸对他笑,凤眼刁美,不太好对付。看完她,他又探出头看她前后。一小胖子,一苦瓜脸,都不像。

第79章 白羊

鲁老爷对兰生有了点敬意,是个实干人。

一行人走远了,从拐角冒出一颗脑袋,正是兰生搭话的外地工。他转身跑回巷角,将兰生同鲁老爷接洽的事对红麻子脸说了。

红麻子脸对他道声做得好,“小子总算开窍,今后可以跟着我混。”

“听见没有?”南月凌刚想伸长脖子,让一阵西北风吹得缩了回去。

兰生热血沸腾,双手在袖里团握着,明日就能签契了,“你知道哪儿有裱画的?”

“我们初来乍到,第一笔买卖只求保本。鲁老爷要知道,错过了这村没这店,你不肯,与我们是没什么损失的。”二百两大概勉强够买建材和支付工人工钱,她自己的设计管理统筹这些酬劳必须白送人,当然就更别想着大赚一笔了。红麻子脸五百两不算多要,一个建设项目,建筑公司如果赚不到大头。是不可思议的事。

他家中一母大虫,称霸了他半辈子,如今遇到一个可心人儿能答应作二房,他可是下了血本。他家祖上就是鲁庄主人,他出生就是良田无数的大地主,但母大虫管着家里的钱,他仅有私房一千五百两。三百两帮人赎身,六百两买地,想着留多些银子为小妻添妆,不吝啬怎么行?不过造几间屋子的事,二百两都是咬牙拿出来的,竟让苦力汉耻笑。要不是不能让大房知道,他直接把人娶回家是最省钱了。

若是美人儿知道事情没办成,那张楚楚迷人的小脸蛋儿会不会皱眉?没宅不成亲,这可是她家妈妈要他说定的。唉——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