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80章 遥空

柏湖舟已知遥空神通,却瞧兰生丝毫不好奇的神色,就问,“兰侄女,这要是别人,都不知问了遥空大师多少事了。最起码,要问姻缘。”

桂婆婆因此对兰生没多留意,苦笑道,“你们惨了。今日月末试新品,里头坐满了姑娘小姐,听到遥空大师在这儿,还不争相上来算姻缘?”

她话音刚落,就见珠帘一动。对面悄悄露出几张妙龄面孔。目光中充满好奇。遥空对她们微笑,她们不由回笑,又忙不迭缩回去。

“她们会等我们吃完饭。”遥空对桂婆婆也是笑,“婆婆过去看看吧,夜天里下来了贵客。”

桂婆婆咦一声,随后匆匆到对面去,但过了一会儿,有少年多送一份酒,说是店里答谢。

兰生一怔。她听了易经卦相,见了算命骗术,一直不以为然,包括她自己经历的风色景象在内。但,遥空的字敲得她魂震心凛。

柏湖舟肃脸正色,“侄女,记住你遥叔的话。”

兰生问,“遥叔叔看出什么来了?”震凛后,淡然处之。这时空的通感能力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也许她终能看得清楚?

遥空却早已不笑,“我知你不信。”

柏湖舟闻言,看兰生的眼神大为诧异。遥空认真时说的话,连皇帝都不敢不重视,但兰生不信?!他不知这女子来自千年后另一时空,超能力第六感只是科幻中存在的东西。

“你不信,那天却最好小心。”看出什么来?没有,他看不出什么来,只知她太阳穴有青气凝聚,两梢正悄往眉心,腊月十八会触到,定然一场风雪。

兰生说句实话,“以前真不信,如今半信半疑,但遥叔叔的八个字,我记得了。”她尊重科学,也尊重自然。这里的自然和她前世的自然不一样,她不会顽固。

遥空淡淡笑起,“有一天你会明白。”

兰生也微笑,“叔叔能这么说,我就还命长,不怕。”

柏湖舟跟笑,“听兰侄女说的,怕死的我很惭愧。”

三人气氛再融洽,吃完了叫点心,据说这才是正餐上桌,但捧场道好的只有柏湖舟,兰生遥空很平静。

柏湖舟啧啧称奇,“遥空是清心寡欲,对吃的完全不讲究。但兰侄女是女儿家,居然不爱蜂橘屋点心,你是我认识人里的头一个。”

“我喜欢咸味的多一些。”兰生对甜点,可以吃但吃不多的程度,“前阵子找到一家粥饼铺,老板娘的酒糟肉豆饼堪称一绝,可惜母子如今吃官非,铺子也让人烧得干净,今后吃不到了。”对此的惋惜原来超出她自己的预料。

柏湖舟自认吃遍了大荣,不知道眼皮子底下漏了一家一绝的粥饼铺,就问哪家。

兰生说,“冯娘子粥饼铺。很小的铺子,做街坊邻里的生意,怪不得柏叔叔不知道。”

“听说过一回。”不过他不是那种别人一说好就起哄的人,“这会儿听你再说一回,看来确实不错了。铺子让别人烧了,她吃什么官司?”还是很明白的人。

兰生把邻居的话搬出来,“到底怎么回事,就不是我们外人所能道的了。”

柏湖舟倒是直率,“八成得罪了人。”酒糟肉豆饼啊——

就好像让人盯着一样,柏湖舟吃饱点心时,对面帘子就开始往外走姑娘,两三个一来,不但找遥空问事,还找柏湖舟说话。

兰生见没自己什么事,就想先走。但柏湖舟非拉着她,说她别顾自己,也要顾着点手下的人。原来,她家有花掉进蜂窝了,在邻桌吃得起劲,哪里有半点离开的意思。她若硬要走人,这丫头不知要给她几天的脸色。她其实不怕丫头耍脾气,不过动脑期间,周围空气的质量很重要,哪怕轻度污染,会影响她的斗果。

她眯了眯眼,如果有花敢弄砸了她的事,可不管什么一起长大之类的情份,就让她娘把人放出去。不过,丫头要只是单纯贪吃,她得当个大方的主子。

“柏叔叔,我四处看看去。”坐在这儿听评姻缘,她却也不是那么闲的。

“别跑到厨房去,那里是禁地。”柏湖舟笑着提醒。

兰生应声去了,但发现蜂橘屋内部构造相当普通,装饰上的艺术价值远高于建筑本身,比如名木家具,名画仕女,灯饰瓷器,都能看得出不凡。若撇开这些,就是一间分为两半的大店,不似玲珑水榭拥有很多特色建筑,能让她看上十天半个月。不出半个时辰,她整体打量完毕。而经过这些日子,对装潢上的细部精致产生了视觉疲劳,没有太过专注。

看过珠帘,那桌还忙,她一时不知怎么打发时间,对着一幅山水发呆,刚研究出画上有伯炎的印章,正想凑近——

“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进来?”身侧打开一扇门,一个穿得比兰生“贵”的姑娘将人拉进包间。

兰生才想挣开,陡然闻到浓郁花香。眼前花花绿绿一群美女,其中有三四美特别珠光宝气,或站或坐分散在房间各处,但眼睛都看着中间的圆台,笑得心花儿开。圆台本是吃东西用的,这时掀掉了桌布,一个女子正在台上跳舞。

“百合酥,莲玉糕……”拉她进来的“贵女”这时看起来就是“贵丫头”了,噼哩啪啦报一堆点心。

兰生没听见,但觉台上舞娘身段一点不苗条纤细,舞姿古怪扭捏,奇怪之中,就看那女子挥着水袖转了两圈。然后,她惊瞪双眼!

帝都里,她随处遇熟人,自己都不觉得新鲜了。然而,此刻又遇见的熟人让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舞娘是她认识的!

不,不是舞娘,是伪娘!男扮女!扮了一个跳桌的霓裳舞姬!

安鹄!

安鹄转第二圈的时候,也看到了兰生,双眼瞪得比她还大,一动不动呆立住了。随即,他那张化了美妆,艳丽覆盖了英俊的脸上,流露出一种痛!无声却撕心裂肺的痛!

兰生仿佛能听到一声长长久久的哀鸣。(未完待续。。

桂婆婆看穿了柏湖舟似的,“我不敢埋怨柏老板,有人敢。”说着目光就落在兰生身上,“这位姑娘是——”

“我侄女。刚到帝都不久,带她来见识什么叫好吃的点心。”柏湖舟又指遥空,“这位你肯定有耳闻,遥空大师。他从来对吃的不挑剔。故而没来过你这儿,今日是给我侄女面子。”

“遥叔叔。”虽知是场面上的客气,兰生从善如流。她这世不想无谓倔强孤傲,借南月千金的身份便利,能认识些重要人物,可以融入大环境。圆融的是态度,不是骨头。

柏湖舟又起哄,“遥叔叔,要给见面礼啊。”

蜂橘屋出名的是点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点心之外,每日也就做顿中饭。掌事的叫桂婆婆,主家从来没露过面,是蜂橘屋的神秘之一。而特别之处在于,一半门面专门招待女客,清一色女婢服侍,又有独门通道出入。另一半门面则不分男女客,由俊美少年当跑堂。两片门面中间,隔了花园,垂了珠帘,妙意就在明明相隔不远,能看到对面人影绰约,却就是看不清人面。

就听对面珠帘后有人惊呼一声遥空大师,方才那些娇语俏音停了,一片静悄悄。

兰生想起来,“柏叔叔,老奶奶说赢了花王会,你要加份礼给我。快快拿来。”反被骗了一幅画。

柏湖舟打哈哈赖账,“我请你,你没来,礼自然不给了,过时不候的。”

兰生抿嘴但笑,从容放过,并非真心要礼。

“我透着帘子瞧就觉得像柏老板,出来一看,老眼不昏花。您有一年没来了吧?”桂婆婆上着菜,热情无比。

“桂婆婆好记性,我家里事多。不过,自己虽没能来,却也没少做你这儿的生意,可不能埋怨我。”柏湖舟笑道。这是生意人对生意人的套交情,说话近乎,不离本。

第80章 遥空

兰生放下筷子,“我要是这样的人,遥空大师就不会跟我同桌吃饭了。”

遥空淡笑,“兰侄女——”

柏湖舟啊呀惊讶,“不得了,侄女快叫遥叔叔,我从没听他喊过别人侄女。”

遥空半晌不语,只是突然正经瞧着兰生的脸。他这么认真,柏湖舟也认了真,一杯酒放在嘴边喝不下。弄得兰生有些尴尬,不知道能不能夹菜。

“腊月十八,不要出门。”遥空开口说了八个字。

兰生心想,上当了。遥空对谁都笑得挺亲切。并非特别待她。可是这么也好。她就不用乱想是否跟眼前这位大师有渊源。本以为七岁的孩子又不受宠,回来遇不到几个记得她的熟人,谁知“竹马”就有两匹。还有抱过她的贵妇人两位,一位“闺蜜”来约,简直麻烦得要命。

兰生听玉蕊提过蜂橘屋,进来了但觉是甜雅清爽的地方。她跟柏湖舟来的,当然坐在普客区,却听竹帘那边不时娇笑热闹。

一开始,上来点菜的是美少年,等上菜时,桂婆婆亲自来了。五六十岁,福身段,像慈祥可亲之人。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