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81章 燕雀

“你……”那端秀女子却立了起来,笑意有些深,“你是南月兰生?”

“欸。等等啊。我还没说完呢。”“贵”丫头拽住兰生。“你新来的?笨兮兮的。”

丫头不悦的声音有些刺耳,惹了那群花儿朵朵看过来,可多数也以为兰生是女婢。正要将目光收回来。

兰生找到她,一点钟方向,少妇的梳发,月盘的玉颜,端秀的五官组合,表情娴淑,还很年轻。她对着自己微笑,感觉不到其他贵女刻意营造的高傲距离,大方主母气。

“的确弄错了。”兰生直接,一眼不再看桌台上的人,手碰到了门。

帝都名贵都有一通病,爱拿人自尊踩玩,而且十分自信自傲,笃定被踩的人不会反抗。兰生眉都不挑,双眼直望安纹佩,却也不笑。

安纹佩让兰生看得有些不安,对桌上的安鹄骂道,“真是草窝装不了金凤凰,一副窝囊相,一窝出来的仍惹人嫌。”指桑骂槐,瞧兰生很不顺眼。

兰生心里起了一撮风,小小的,却快速在卷。她希望现在安纹佩身后的窗子掉下来,砸中那颗骄傲的脑袋,从此做人别太恶毒。

“请问——”她开口,面对那两位偷乐的千金,“您二位是哪家女儿?”

安纹佩道,“一位是黄阁老的嫡孙女,一位是方术士的独女。你问了想干吗?”

给她看命相的那个方术士?兰生多望一眼。圆脸,五官都不大不小,组合起来十分平凡。至于那位黄阁老的孙女,长得还挺灵俏。四位千金中,以京秋最出挑,气质容貌都胜一筹。尽管安纹佩刁蛮厉害,京秋俨然是真正的中轴人物。她看得很清楚,但她不愿意多打交道。宁可耍纸老虎。

“不干什么,就是知道名字好告状,回去跟我爹说一说,让他跟你们的爹妈祖辈说一说。无缘无故毁我清誉算怎么回事呢?现在,我先请玲珑水榭柏老板来。”兰生一脚跨出门。

“兰生。”京秋上前来,笑挽兰生的手肘,将她拉进屋里。

安纹佩傻了眼,黄家闺女和方家闺女也笑不出来了。

京秋的优雅有些漏气,笑得僵滞,“你叫柏老板来做什么?”

“让他作个见证。安小姐只要把刚才那些话。什么我跟你三哥绝配,明年夫妇一道给你献舞,还让我这会儿就给你登桌表演,重说一遍就好。”兰生悠然。“我不知我何时定了亲。何时要嫁安三公子。何时会多一个要我跳舞的小姑。事关我名声清誉,今日还是说说清楚。”

安纹佩冷笑,“我不说了。你能拿我怎样?”

“那你——”兰生收回门外的脚来,眼神就逼得安纹佩靠上了窗,“最好从此闭嘴。”

安纹佩不知怎么心怕,但她生性娇纵,不顾京秋的眼色,“呸,你跟这贱种的事谁不知道,就是天生一对催霉鬼,将来还得靠我们安家接济着过日子。敢叫本小姐闭嘴?你什么东西!”

每听安纹佩一句,兰生心里就呼啸一些,听到最后一句时,龙卷风成形。

突然门响,“贵”丫头开门。众人看过去,只见一个娟美的女子站门外,眼帘不挑抬,神情沉敛,盈盈福礼。

“我家主人包了邻间,她向来喜欢清静品甜,望各位小姐能小声些说话。”

安纹佩知道对方不过是婢女,眼珠子就瞪起来了,“喜欢清静就别来这里,让人送到家里关上门悄悄吃。既然出来了,吵也好静也好,就得受着。”

“纹佩,少说两句。”京秋却瞧这女子不卑不亢,不似寻常富贵人家,而且人来提醒小声,就是把她们的话都听去了,那可不太妙,“姑娘家聚一起,难免吵闹些,请转告你家主人,我们知道了。”

娟美女子这才稍抬双眼,不看别人,只看兰生。

兰生也正看她,有些诧异,有些笑意。

娟美女子开口,“我家主人说,你要是愿意,可去她那儿坐坐,请你喝茶,却不用上桌跳舞。”

兰生回头瞥过安纹佩,再对女子道,“正好,我给自己找见证呢,跟你家主人讨杯茶喝吧。”

安纹佩又耐不住了,蛮横道,“听到又如何?我和自家三哥逗着玩的,他自愿穿女装上桌台。至于他和谁青梅竹马,人尽皆知的事,我也不过说笑而已。心里没鬼,就别发虚。”

娟美女子不回应这段,只稍稍让开身,等兰生出来。

兰生走了出去,没再看这屋里的任何人一眼,包括犹如石膏像的安鹄。

安纹佩气得七窍生烟,冲到门口,“我倒要去看看谁那么大口气,敢管教我们四个?”

京秋不拦,只是语气要坏得冷厉,“拜托你长点眼力,刚才那丫头腰间有牌,是五公主府的人。你看你的,别把我搅进去。”

安纹佩一惊,“公主她回帝都了?”

京秋没再说,只看着呆立在桌上的安鹄,笑颜突绽,“安三哥,快下来吧,你也知道纹佩,虽是爱闹爱玩些,说话不饶人的,心性其实单纯。别说你,安家有谁她不敢捉弄。都是一家人,莫当真。”

安鹄盯着门,对京秋的话置若罔闻。她来了,她走了,就像在他心上插了把刀,又拔了出去,放干了血,再不会跳动。

眼,渐渐红,让心血浮染。

今天第一更。

第二更老规矩,晚上十点半,也是粉180的双更。

粉红现在一票抵两,我也促销一下,到五月一号之前,从180票粉红为基数起算,每50票加更一章,就算不能及时双更,也一定会补上的。下一双,粉230票,大概是明天。以此类推————(未完待续。。

当然,她对中规中矩这样的做人姿态一点意见都没有,就像她前世低调忍耐孤傲。却发现人生一路惨淡,今世因此图变一样。不笨,才变。

“谁让你停了?”十一点方向,一个本来笑得趴窗棂,十七八岁的女子,模样虽俏丽,面相却骄横,“你这回能不能考上两仪院,还在我手心里攥着呢。跳!不然滚回四象馆当先生去!”

“谁?”兰生并非假装,确实一时没想起来。

“秋姐姐记性这么好,居然也会认错人,到底是有身子的,聪明劲儿都到腹中娃娃身上去了。”要挟安鹄的骄横女子捂嘴笑。

安鹄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兰生的目光已经清冷,中规中矩变成伪娘娱乐。她表示自己有点心思狭隘。无法接受。但接受不了,不代表她会做什么,只是要倒走出去。安静地不看,对安鹄也许就是最大的帮忙。

“安纹佩!”京秋语调略高,却没有生气的意思,有些无奈,“让你三哥下来吧,本来是他宠你才扮着玩的,认真了怎么好。你也知道,你三哥和兰生小时候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儿,这么见面,容易误会我们欺负人。”

安纹佩撇笑,“哟,姐姐说得对,我娘前两天还说要给三哥定下亲事了,看来以南月府新近回来的大小姐最可能呢。两人身份真是绝配!只是,这位南月小姐为何不承认自己是谁?莫非瞧不上三哥?”

“大概让你三哥的样子吓到了。”京秋眼中浮光一线,娴淑之下傲然暗藏。

现在,那个几乎看不出男儿模样的安鹄,悲绝站在桌台上望着她,她脑海中涌上了和他的儿时片断。那时,他的神情就是这样悲恸的,他的目光就是这样痛绝的。他是安家庶出的子孙,如果平凡一点笨一点,也许还能安宁度日,但偏偏聪明偏偏骄傲。这样的出身,不甘于平凡,就容易当别人的眼中盯肉中刺,就注定要受许多痛苦磨难。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会不遗余力磨圆他的傲骨,直到他甘于自己的命运。她记得,他每次从他家里来,就会带一身遍体鳞伤,她从她娘那儿偷来的整瓶药用两次就见底了。她记得,他咬牙切齿发誓要超越他长兄,有一天当上安家家主,将那些欺他的人送进地狱。

也许,她没能想起他,是因为他再次出现时那么温“驯”,身上没有一根童年时的硬刺了。他是南月萍的鹄哥哥,是她娘亲口中富贵也平凡的安相三子,中规中矩。

第81章 燕雀

知道她为什么讨厌遇到熟人了吗?就是这种不能安静退走,突然让千丝万缕蜘蛛丝突然缠住手脚,僵滞的状况。每次她分明要大步往前冲的时候,一个个跑出来抱大腿。

“不是。”因此兰生快刀斩乱麻,不关心以后还有见面的可能。

“我是京秋。”兰生答是还是否,女子已经心中笃定,她不会忘记,那双凤眸总有仿佛能看透一切虚伪的嘲意。十多年后再遇,却是怯懦了?

安纹佩不藏傲,十分嚣张,“有什么好吓?我明年生辰,三哥夫妇一起给我跳台舞,如今就当先学着了。或者,干脆这会儿就上桌吧,三哥跳舞实在丑,想来南月大小姐要比他强。要是跳得好,我就帮三哥在娘面前说几句好话,如此我娘也不会阻了三哥前程。如何?”

另外两名千金,不知谁家嫡系,拿帕子捂了嘴笑。

“衣裙颜色看着像,式样却不同,这位姑娘不是蜂橘屋的女婢吧?”白痴花中有一朵长脑袋。

兰生想起来了。

初见安鹄时,她对他真是一点记忆也没有。后来听宁伯说,安鹄自小从师南月涯,在南月府里住得日子比他自家还多,和她确实常在一起读书写字,久而久之成为人们开玩笑的青梅竹马。尽管如此,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