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82章 荣阳

“本宫以为你离帝都多年,应该礼仪生疏慌张,想不到做得十分周到,数落不了半点。”皇家人说话都有一种口音,叫自我自傲。一般人学也学不会。得从小在宫里养成。

“好名字,可见你主母喜欢你。不知她是谁?”但愿不是另一个熟人,因为她真怕“记不住”这招挡不住众熟的来势汹汹。

瑶璇道,“荣阳公主,也是当今皇上的五妹。”

瑶璇已推开了门,恭敬请兰生入内。一边报,“公主殿下,婢子把南月小姐请来了。”

兰生跪礼,道声公主万安,听上座说免礼,站起来也稳当当的。

“有公主殿下这话,兰生安心。”

五公主笑,“这么说来,你真是关心安三郎?”

“不是。”兰生又答得简洁快,“公主既然全听见,兰生就不怕有人毁了清誉。请公主殿下当今日见证,将来有需要时,为兰生说句公道话。”

五公主笑出了眼尾纹,“你凭什么让本宫当这个见证?”

“凭公主让瑶璇姑娘敲门就是解了兰生的窘境,凭公主让兰生过来喝茶就是警告有些人不可乱说话,所以兰生以为,公主定会帮人帮到底。”只是天下没有白吃的饭。

“你不想想我为何要帮你?”敛了笑,五公主道。

兰生想过,不想主动问而已。

五公主等不到兰生答,接着又道,“我听说你的赠言很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兰生不能承认。

“公主殿下,此事纯属误会误传,家里皆知兰生并无天赋之能。”

“是吗?”五公主的语气似乎不信。

“兰生不敢撒谎。”就是撒谎能不眨眼,“只是一时嘴快,转述了金薇天女信中所言。”

“那么,把信拿来本宫看看。”不依不饶。

兰生不假思索,“我与金薇不和,看过信更觉得她讨厌,便扔了。”能问到这么深程度的也就五公主了,但她有准备。

“既然同你不和,金薇还提三皇子的事?”连一个细节都不放过,五公主一问紧接一问。

兰生心想,这么下去兜不住,开口就反问了,“公主殿下有何困惑,想听兰生赠言呢?”

五公主果然踌躇起来,半晌后看看瑶璇。

瑶璇代为解释,“小郡王要自请去边关守城一年,他是公主独子,公主十分担心,希望他打消念头。今日巧遇南月小姐,这才请过来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不过,以为赠句话就能解决问题?

“但小郡王如此男儿广志,想来公主很欣慰。”她觉得这个小郡王不错啊,还主动要到边关吃苦。

“他年方十六,与他父亲意气之争才闹着要远游。他肖父,文出色武不行,非要学他表兄们从军营赴边关,如今更是连本宫也劝不住。”看着眼前年纪轻轻的女子,五公主有点想开了,赠言何用?“罢了,本宫身为一国公主。不该存这般私心。”

所以,公主不能公然向满城大大小小的“正经能人”诉求,放着对帘的遥空大师不问,送她一个人情,再讨一个人情。兰生明了了。能拢络公主,对她有好处吧?虽然,似乎,不是她能接的活儿,多问几句也无妨。

“公主殿下,小郡王与驸马为何而有意气之争?”

五公主但道。“驸马赞冉儿赛儿好志气。不以世子身份安逸享乐,担军职赴边关,当得朝廷未来栋梁。他对庭昀一向严厉,几乎从不称赞孩子。庭昀因此才自请边关。父子俩一个脾气。都好强。”

在兰生看来。泫冉泫赛挺安逸挺享乐,而另一方面帝都贵族们好像还挺上进,不似女色方面的狼吞虎咽。让她有所体会。不能因这群狼好色而抛开了他们的狼本性。狼逐竞,争领地,野狠心。

“小郡王要显自己的志气本事,何必舍近求远?帝都就可大显身手,只看公主如何安排。小郡王才十六岁,刚到成家的年龄,若心上有人,也不舍离家。双管齐下,是很容易劝改了心意的。”

五公主眼睛一亮,好一个舍近求远双管齐下的妙用,庭昀尚未成家,一直想担军职却被她阻了,如今妥协一下,应该能打消他赴边关的念头。如此想着,心情大好,对兰生更有一丝谢意,却是不说。

两人静静喝了一会儿茶,五公主心中已有数,而兰生也有点坐不住。忽然,听到哐啷一声大响,紧接着就有人尖叫大哭,顿时嘈杂起来。

五公主打发瑶璇去看,瑶璇很快回来,满面也惊措。

“隔壁间半边窗格掉下来,正砸到安小姐头上,血流满面。安小姐当场昏厥了,桂婆婆已让人请大夫,哭的人是另两位小姐,但场面十分乱,大家都吓了一跳。”

五公主一听就坐不住了,起身过去看。

兰生只想,好极了,趁乱正好走人。

经过隔壁,门口围满了姑娘,她犹豫要不要跟公主打个招呼再走,却看公主进安纹佩那间屋子去了。人群分开的瞬间,她瞧见安纹佩躺在地上,额角鲜红。正对门的窗少了一片,现出天空乌云低沉,阴冷的感觉。

兰生径自走回对面,她那桌恢复两人坐。因为这热闹,没人找遥空看姻缘,也没人找柏湖舟说话了。

柏湖舟正糊涂,忙问兰生出了什么事,当知道是安纹佩让窗子砸晕了,不禁大惊。

“好端端窗户怎能掉了?”

兰生对安纹佩一肚子火呢,发生这事当然不以为然,但也知不好面上幸灾乐祸,只是淡漠。

“蜂橘屋是老字号了,屋老窗老,陈旧松动也难免。”遥空仿佛不经意。

兰生仍安之若素,附和道,“正是。”

遥空看兰生一眼,却笑对柏湖舟,“吃饱喝足,安小姐虽受了伤,可我们也帮不上忙,不如走吧。”

兰生这会儿就是只应声虫,“走吧。”

柏湖舟结了帐,走到店外却还道,“安相爱女今日遇到这等怪事,莫不是有人下咒?”

兰生一怔,悠悠想起一件事来。安纹佩指桑骂槐的时候,她曾希望窗子砸到对方脑袋。不过,这应该跟她没关系吧?只是巧合了吧?下咒属她娘和有花的领域,她完全没学过,哪能心念咒人?

“安丞相会不会找蜂橘屋的麻烦?”她找话说。

“安小姐运气不好而已,与蜂橘屋何干?寒冬北风劲,也保不齐是她开窗用过了力……”柏湖舟站在蜂橘屋一边,为其滔滔辩护。

兰生想,对,说不定安纹佩小胳膊小腿却力大无穷,一把将窗子揪下来了。

“下雪了。”遥空忽道。

兰生抬头望,一粒粒洁白小絮球从云中直线落下,不惊不乍。

今天第二更。

谢谢亲们给我这么多粉红,这么多支持。(未完待续。。

“离家之前,婢子数次见小姐在茶亭喝茶。瑶镇小地方,生面孔好记。当时婢子只知小姐是梅府千金,今日才知小姐真正身份。南月氏女,尊贵非常。”曾大姑娘心里比面上更惊讶。

兰生笑道,“曾大姑娘不是都听见了?南月氏女并不包括南月兰生,有人拿我取乐子呢。”

“本宫看着不像公主?”五公主看穿了兰生。

“是不像。”兰生答得老实。“十分平易近人。”

走到隔壁不需要几步路,兰生安静跟着,然后看娟秀女子推门的手停住。

“我主家赐名瑶璇,小姐今后直呼即可。”放弃了父母给的名字,瑶璇不再为别人的期望而活。

五公主喜欢听这么答,“嫁夫随夫,驸马曾是大学士,本宫若花枝招展,不讨他喜欢。”

在兰生的认知里,自古以来的驸马多是公主坐骑任劳任怨,即使有**不羁的,少不得要看妻子脸色,有些还是因为妻子**不羁而被迫跟从的。当然,这极可能是相夫教子的公主难在历史书上留一笔的缘故,反面教材容易记录下来。劝人向善嘛。

“早听说安丞相相当宠他的独生女,一直以为传言夸大,今日亲耳听清了,竟是不假。”五公主蹙起黛眉,问瑶璇,“你瞧见什么了?”

曾大姑娘吃惊,“小姐认得婢子?”

兰生点头,却不多说那日之事,“你又怎么认得我?”

第82章 荣阳

兰生不抬头,不言语,其实不想给蝶夫人夸功。

“不必拘谨,过来坐。”

这就是能抬头的意思了。兰生拾起眼帘一瞧。没她心里描绘得那么雍容。首饰不多。衣色不繁,如果不开口,倒像普通富贵的夫人。

瑶璇道,“桌台上一位男子扮着舞娘,安小姐道三哥。”

“对庶出的兄弟疏淡些倒无妨,如此蛮横就过份了。安鹄领悟力颇高,大国师说他此次应试必进前三,若叫这丫头在爹娘跟前撒个娇就毁了。本宫会问问安丞相,家事国事不分了么。安丞相要是听不进去,本宫就问皇兄。”五公主果断有主张。

“公主?”唉——她可不可不跟皇族打交道?兰生好奇心顿散。

“南月小姐可能不认识婢子,但婢子也是从瑶镇来的。”女子转头对兰生微微一笑。

兰生也微笑,“只知姑娘脱离苦海,想不到来了帝都,如此遇见真是缘分。”是不认识,却是见过的。差点让小霸王强抢,却勇敢走出悲惨的曾家大姑娘。虽自称婢子,气质却不卑微,正如景老板所说,是遇到好主母了。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