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84章 泼架

金薇双手握拳,一直冷冷清清的美眸中燃起了火,愤怒到身颤,“南月兰生,你!”

邬梅早已在丈夫和女儿之间作了选择,不像李氏钟氏指望儿女,她将全部的心所有的情都给了南月涯。快四十的女子,还像少女一般依恋丈夫,即使千年后也是不多见的。

吃过饭,去玉蕊那儿上课,进门却见金薇也在。妹妹依偎着姐姐坐,正共同看一幅卷轴,不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就是最普通的女儿家。爱笑喜闹。望着这位只有对亲妹妹才卸下冷傲战衣的天女,兰生想到的是她终身不嫁的毒誓。换了自己,会有那种勇气吗?不过那个皇帝到底得多好色,他三儿子胡子都留起来了,年纪半百还惦记十八九岁的少女,简直为老不尊!当皇帝就能为所欲为,不顾他人意愿强行抢入后宫?

为了掩饰自己的气短。用更强冷的面部表情。“萍妹也显能了,你是不是该想想自己能为家里做什么?”

兰生一笑,“要是有人也为家里着想,就不会闹终身不嫁了。显能也好。显灵也好,还有比得到皇帝欢心更能给家族带来荣耀的方法么?那可是最快的捷径。”

果然,金薇一脱力,兰生也放手,两人吭吭喘,衣裙全是皱褶,发鬓云髻散开了,从头到脚灰扑扑。金薇半边额面异常红了一片,而兰生脖子惊现破皮见血的抓痕,却是谁都不在意。玉蕊瞧她俩同时对彼此撇嘴冷笑,表情竟然惊人相似。

“姐姐,你不是要和雎姨萍妹选过年的新衣料?快去吧!”得分开这两位姐大,玉蕊直觉,没发现自己不偏心。

金薇用手背敷着额面,狠狠盯着兰生,然后拍平了裙子,头发随手捋过,走出屋子去。

有人惊呼,“大小姐,你的脸?”

“没事,屋里太暖,不小心睡着了。”金薇冷冰冰回答,显然和玉蕊有共识,打架的事不外传。

兰生不领情,“撒个谎都不会,刚才那么大动静,谁会相信她睡着了?”

玉蕊鼓起腮帮子,“那要姐姐说实情吗?把祖母惊动,你讨不了好。”

“她先动得手,我可不怕。”压根没想到女神“扑丧”,兰生也是头一回像这样豁出去打架,丑如泼妇。不过,心里超级痛快。手摸过脖子,嘶——疼啊!金薇那丫头留多长的指甲?

玉蕊翻白眼,”你除了这招拉人一起倒霉,还会什么?”

“招不在多,有用就反复使,到烂为止。”兰生没精力开发新战术,“我来说一声,从今天起课不上了,爹那边你兜着点儿。”钟氏就被她搞定了,对南月涯说已没什么可教的,加上她如今长辈跟前的乖巧模样,礼仪课全部完成。

“你!”怪不得姐姐上火,她近来常感觉心底不善,还就是面对兰生的时候,“爹想你去明月殿,让我帮你报了年底最后一场殿考,你好歹认真读上半个月。每回爹考你,都是我给作弊的,明月殿考却不同,太后会亲自过问,根本不可能混过关。”

明月殿在兰生心目中像一所淑女学校,众千金们有事没事去镀个金,拿张闪亮的文凭帮忙找婆家而已。

“混不过就是考不上,考不上就是我所愿。”话说完,人已飘出,又突然探出半颗头,“后天你要去玄清观住五日吧?”

“嗯。”玉蕊乖答。

“听说玄清观不远有个瓷窑村,所产瓷器虽无名,烧出来的花案却挺别致,帮我带一件回来。”仿佛知道这么说还不够,兰生又道,“那里的人想看病不容易。”

玉蕊一听,连忙点头,再眼睁睁看兰生走了,坐下来叹口气。

这才进屋的彩睛瞧见了,就问,“兰生小姐又不好好上课?”

“随她,反正我本来就不想教。”玉蕊已经忘了彩睛是祖母派来盯自己的,真心善意地待她好。

彩睛也喜欢玉蕊这样的主子,正式留在她身边了,故而一心为主,“兰生小姐若考不入明月殿,无人会责怪小姐。考试定在哪日?”谁舍得怪她呢?如此纯净善美的人。

“腊月十八。”玉蕊又叹,抱着脑袋。唉——头疼。

至于金薇,气冲冲走半天,脚步渐慢,突道,“尤水,我和她打起来了。”

跟着金薇,会武的丫头,名叫尤水,“奴婢听到了,只是小姐没唤——”

金薇却呵呵笑开,“小时候我跟她也打过一架,当时是我揪她头发,她抓破了我的脸,那以后就再没同她一起玩……”笑着,眼中又有了泪光,“但凡劝我的,都让我别固执,真想不到她竟支持我。”

尤水安静。

“她——”看到门外那对母女藏也藏不住的得意表情,金薇神色结冰。

她能依赖就好了。

今天第二更,也是粉230的双更。

因为这几天双更多,实在没时间给大家一一回评,感谢副版们的辛苦管理,也感谢亲们各种方式的支持,聆子继续努力写文回报。

“这你就不如我娘懂我了。我待在家是给她添乱,往外跑才是帮她呢。”兰生其实更好奇她娘哪儿来那么多私房,大手大脚还掏不完得财大气粗。

有花道,“我是不懂,只看李氏钟氏都母女齐心并肩,恼了一个急了一双,唯夫人有女儿似没女儿,受委屈的时候连个说贴己话的人也没有。”

玉蕊惊恐看着两人,十指扒嘴,只觉刚才还温暖如春的屋里雷电交鸣。

“既然听清楚了,就别装耳鸣。”真是,当不当大姐她才不稀罕,但让这些比自己小的“亲戚”一个个爬上头,心情不爽的时候是绝不能忍受的,“我让你管好自己的事要紧,一不留神要服侍老头子。”她不能为家里做什么,却也很努力,为了一吝啬土地主的小妻外宅,赚不到钱还煞费苦心。

一点都不好笑!

“一切正如她所愿。”兰生笑着开吃。

玉蕊却听到老头子三个字时,呼吸都忘了。她怎么敢说出口?!

“南月兰生!我……”睁圆眼的金薇冷艳不再,和任性的女儿家没两样,伸“爪子”朝兰生扑过去,“给我闭嘴!”自己就是讨厌服侍皇帝那个老头子,宁可终身不嫁也不进宫,甚至也有宁死不屈的觉悟,但关她什么事!

兰生竟不让开,也伸手抓住了金薇的肩,抬脚踢过去,“你才闭嘴!总是摆那么清高的架子给谁看?这幅鬼德行,进宫也是让皇帝砍头的下场,还连累一家子。真为家里人着想,先从天上下来,染点人间烟火吧。”忍够了,今天要教训女神!

“我娘近来有些太顺利,大概正觉得无趣。雎夫人这么一唱红,我娘斗志重新满,总算有个像样的对手。”南月萍额头真开出一个小窟窿眼,这固然出乎兰生意料,却也没什么大不了。

“你好歹帮帮夫人,别成天往外游手好闲。你对家里不闻不问,所以不知道。李氏钟氏管着大小事,财权拢在手,夫人做什么都费劲,不止是这个北院,老夫人答应的巫庙也是夫人自己掏得银子。”有花摆桌布菜,一边喋喋不休。

第84章 泼架

玉蕊在金薇身后吓得垮下可怜的小脸,对兰生直接摇头摇手,示意她别顶嘴。倒不是向着她,而是这件事从来姐姐最忌讳。自己曾为姐姐抱不平。讨厌皇帝到极点,也不止一回跟爹娘还有祖母苦求,但姐姐要入宫似乎是注定的命运,到如今家里已没人多说一个字了。

兰生却不在乎金薇的怒火,“我这是教你呢。不要那么轻松说别人。一个个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明明是想自私一点,光明正大承认就好了。”切!在外随处遇到虚伪的家伙,在家眼前的两个至少能展示真我,所以不爱看戴着假面的金薇。哼,撕裂它!

“你说什么?!”金薇大步走到兰生面前,周身火旺。

金薇吃痛坐地,不可置信兰生踹自己。本来只是气急了,现在突生掐对方脖子的强烈愿望,压上全身力气将兰生绊倒在地,真掐住了脖子。兰生闷哼一声,一时呼吸受阻却也不喊,双手拔住金薇的头发,毫不容情往外拽。两人就此扭打在一块儿。

玉蕊张大了嘴,完全反应不过来,看神仙一般的姐姐和恶魔一样的姐姐掐成共同体,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但外面丫头要进来的时候,她阻止了。她虽善良,却不傻纯。自己从没和姐姐打过架,但看着兰生和金薇揪成一团却没有劝架的想法,大概因为两人不像拼命,更像尽情打闹。如果让外人干涉,再传到祖母那儿,反而会小事闹大。

金薇看到兰生,神情就遥远起来。自从帮忙运送“匪类”出城,那之后再跟兰生见面总觉得自己短了气势,好像让对方抓着把柄的心虚感。不知怎么。让她忆起小时候对兰生的心情——对姐姐的心情。

有花恨不得学兰生拍额,“你还有闲情替别人想称号?知不知道南月萍和她娘嚣张成什么样了?生养了天女圣女的大夫人已过世,老爷虽待夫人万般好,你却……”想说同样身为女儿的人帮不了娘亲,最后省略,“李氏母凭女贵,定会对夫人不利。”

在兰生看来,南月萍的犬能实在比玉蕊看病气的能力更缥缈,不知道有多少实际用途。不过,雎夫人显然很会包装女儿,这点能力肯定要被高估夸大。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