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89章 门槛

“问你干什么才对。”听他肚子咕噜打雷,兰生好笑,“明明饿得前胸贴后背,送上门来的活为何不接?”

伙计将银子收好,打着笑脸应声去了。

两人吃饱,伙计带人来。那人棉衣上都是补丁,进了饭庄就深吸一口气,闭眼陶醉,分明穷困潦倒。但他一看清兰生,脸上便露出警惕的神情,拉住伙计对耳说话。伙计点头的同时,他转身要跑。

小子蹭窜出去,伙计没来得及眨眼,他已将那人拎到兰生面前。不管那人怎么挣扎,始终在他手心里打转,然后让他拍钉凳上,动弹不得。

那人结巴,“你……你们干什么?”

无果的记性比兰生好一点,回答得比较干脆,“是。”

“话虽如此,纵然长风造是了不起的大帮大派,管得了全帝都的工匠么?”兰生心中以为不然,“不经我同意,就把我的画像到处派发,侵犯肖像权,等我把庆云坊的宅子造好,要跟长风造好好讨个说法。”

结了帐,兰生让无果将马车赶出城,半个时辰后到了南郊一傍江小村庄。

村子就在道道田埂的尽头,一眼全览。土地虽看似贫冷,但各家各户挂年灯贴红联,喜气洋洋。院落里,老人们眯眼晒太阳,孩子放鞭炮玩耍,女人们男人们赶制年节的腌食和干货。这是农村难得的闲时,却让人感觉还是忙里偷闲,但多少有些惬意。

兰生的来到,引起人人注目,从各家矮篱笆里好奇看出来,神情友善。

“小姐找人?渴了?还是收冬粮?”一个年轻的媳妇抓篱笆上笑眯眯探头接待。

“我找管宏。”兰生也友善。

小媳妇扯嗓子一喊,“宏叔,有人找你——”

兰生还以为管宏住小媳妇对门,谁知紧接着这一嗓子,“宏叔有人找你”这句话就让不知谁,声声地传下去了,听起来就跟空谷回音似的。

小媳妇往一条小路指指,示意兰生跟着回声去。无果耳力好,在前头追声,兰生后头逛走。

不多时迎面来了个红脸矮汉,看到无果没反应,看到兰生表情就很复杂,变了又变,最后哈哈一笑,抱拳上前道声女师。他就是上回兰生指点煞气,心服口服求教茅厕方位的那家工头,大名管宏。

兰生将他变化的神色看进眼里,开口只问候,“管头儿别来无恙?”

“挺好。”管宏心思也复杂着呢,不多话。

“容我跟你讨碗水喝。”换了别人见管宏冷热参杂,可能要端架子往回走,但兰生沉得住气。她手头人脉就一两根,不厚着脸皮怎么过这关?

管宏见兰生这么说,也只能带两人去家里。一进门叫自家婆子烧水招待客人,不请到屋里坐,就在院里小方桌边加两把圆凳。

“屋里有老人在歇觉,女师将就。”他径自坐下,将桌上半碗黄汤一气喝下。

兰生打量管家。正舍夯土屋三间,左面一间砖造房,右面一间木造房。房屋前都铺了丈宽的砖,扫得干干净净。屋顶上摆着五六个箩筛,晒着半蔫的萝卜青菜。窗上贴了喜庆剪纸,砖房走出能干媳妇。这是个简陋却温馨的小家,没有半件无用的家什。她闻茶香而稳坐,对来上茶的妇人微笑谢过。

妇人回笑,静静回正屋去了。

“家有贤妻,管头儿好福气。”兰生要捧碗喝茶。

“烫。”管宏自己却再倒一碗酒,问无果,“小哥,来一碗?”

无果摇头。他随小姐出门时,从不喝酒。师父说,酒劲虽能让剑式更具威力,却很容易脱缰。

“女师上回带了个遮面小厮,这回带了个苦面少郎,下回又带个什么人?”大概是主场的缘故,管宏哼笑带讽,终于要说真话了,“女师,还是女商,本不关我事,别再找上我就行。”

“无果,帮我敬管头儿一碗酒陪不是。我对工造着实有兴趣,却不得其门而入,这才编了一个好用的身份,只为能到工地上看两眼。管头儿,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我无恶意。”兰生不是不想喝,却真得没酒量,这么大的海碗必晕。

无果倒满酒碗,碰碰管宏的碗,一气喝干。

管宏鼓腮吐口气,仰脖,碗空,“姑娘到底何方神圣?并非我不讲人情,哪怕你充山中修行的女师,你也的确帮了我和兄弟们,让我们把活顺利做完了。可是——唉——你怎么就得罪了……”

“长风造看来是真神通广大,我以为出城它就管不到,没成想你已经得了消息。”兰生手掌一摊,“画像拿来瞧瞧,我好奇得要命,到底画得有多像,让我过街人人喊打。”

今天第一更。

推荐小友涣水月的作品《家和月圆》,听着就美,嘻嘻。(未完待续。。)

“小姐。他们故意不接咱们的活。”连无果也看出来了。

“嗯。”兰生凤眼一挑,瞥到不远处的饭庄,“横竖也饿了,咱们去吃饭。”

“画像?”兰生坐端正了。

“大姑娘一看就是外行人,穿戴似大户出身,何必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买卖来做?你接就接吧,好歹先打听清楚这一带的行情。啥都不明白,上来就把长风造的人得罪了,这不是自找倒霉吗?”那人盯着铜板说话,脑袋时不时转看一下门口,一副怕见熟人的模样。

天女圣女与擎天会发生遭遇战的时候,兰生则遭遇了事业上第一个难跨越的门槛。

点菜时。兰生这么交待伙计。“家里屋顶漏水。听说东市很多瓦工,可我一个姑娘家也不知去哪儿找。”在桌上放了一小粒银棵子,“麻烦伙计帮我跑一趟。请个手巧老实的工匠来。”

他拉拉杂杂说了一堆,只有三个字让兰生神情变化,“长风造是什么?”

那人立刻抬起头,眼珠子凸着兰生,“妈呀!你居然不知道长风造?那可是包括帝城在内,势力遍布北江郡县的第一大工帮,大至帮司工署造宫殿,小到郡官一间衙舍,包了朝廷大多数工程。但凡想在这行混口饭吃,必须要跟长风造打招呼。你可以不入帮,但你不可以不照他们的规矩。你当真不知?”

这位看来真受到刺激,兰生却不说谎,“不知长风造,我就不能造房盖屋?”

在那儿没看到红麻子,不但他不在,上回那些人似乎都没来,换了二十多张新面孔。那红麻子太横,上回见过自己,不知道会不会看不起女人,又趁机抬她的价,所以那些人不在反而让她高兴。然而,她想得十分便利容易,竟没人肯接她的活儿,一个都没有。包括最普通的瓦工砖工,甚至挖地造基的劳力。

本着节省开支的精神,她又跑了几处,一个不甘心干脆把东市踏遍了,什么匠什么工都对她摇头。她起初以为过年涨价了,加到底线五十两,后来渐渐察觉不对,不少人一见她就掉脸,她还没开口便态度恶劣,挥她好似挥苍蝇。再怎么轻视女子。也不至于如此。

第89章 门槛

那人一脸黄土色,嗅嗅鼻子,“我不给女人家干活。”

“不是这个原因吧。”兰生扔出几个铜板,“老实告诉我,不用给我干活也能拿了这钱。”

那人眼睛睁亮,几个铜板也能买包子垫巴了,不禁咽着唾沫松了口,“大姑娘是为了庆云坊鲁老爷的宅子招工?”见兰生点头,叹口气,“那画像虽说不似真人,但一双刁凤眼,想说认不清也不行。”

“不是不能,而是长风造既然放出了话,说鲁老爷庆云坊造宅低于五百两不能接,你就不能接。你不但接了,还是鲁老爷的开价二百两。大姑娘,如今你就算找码头边搬货的苦汉,他们也会回绝你。长风造与各方大商派系来往密切,谁不给它面子?你的画像你的事都传出去了,绝对不会有人帮你干活。我言尽于此,你自求多福。”啪啪啪,将铜钱拢入手,一溜烟跑出去了。

兰生怔了半晌才缓过神来,“无果,那个红麻子好像吼过一声长风造不接,是不是?”

兰生早料到了,道声无果。

她在大荣已半年有余,迟迟没有踏开第一步,一来行情不懂,二来机会不到。鲁老板这二百两工程,对很多人来说是倒贴本钱白做工,但也正因为如此,才能让她拿到手。看似一块又小又没油水的豆腐干,她不吃,以后连豆腐渣都吃不到。这事吃力不讨好,她心里清楚,也准备遇到挫折,却无论如何没想到是在这时候。相比之下,锦绣庄里大冷天喝西北风赖着不走的砍价法,虽很吃力,至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成果。

她今天出来找人力,以三十两的出价包整个工程的人工。觉得这回有些底气,就先到东市破墙死角下,那里有等着接活的各种工各种匠,只要价钱合理,应该有不少人感兴趣。虽然那日红麻子脸为首抱作团,对有钱人丝毫不低头的气势相当强劲,让她发现古代劳动人民的地位并不是史书上所写那么低下,也有例外,但她想她照市场价出钱,没道理被他们联合起来抵制。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