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91章 伶俐

泫冉俊亮如阿波罗神,五官魅力都十足灿烂光华,所到之处。只要他愿意,可以耀眼无比,绝对不让任何人忽略过去,天生皇族的优越和贵美。

大荣江湖除了天玄道,其他宗派和朝廷并非完全处于油水不调的关系,因为一本国书《易经》,彼此相渗相透。就拿钦天监所掌持的繁京派来说,它与南云海的关系密切,护卫多是从侠宗出来的高手。而明月流与圣医谷向来亲善友好,弟子出师前多跟着玉蕊。玉蕊看病,圣医谷治病。

泫冉之所以惊讶,因南北云海侠宗虽擅武技,但与昆仑剑宗比起来,还是相差不少的。昆仑各套剑法独特独创,收徒条件极苛刻,天才剑客辈出,要么默然数年,但凡出山者皆震动江湖。两年前的四季剑侠再度让沉寂的昆仑宗名天下撼,即便是皇贵的他也耳熟能详。

“四季已换。别年不同,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

人群各就各位,她眼前豁然开朗。但见南月涯身边两位年轻男子。就连她这个多媒体时代过来的。见识过各式美男的人也不由暗自赞叹。

南月涯果然对邬梅招了招手,“梅儿,你上回虽瞧过冉世子,却不曾正式见礼,还有这位柳少侠,我与你说来。”

原来除了主人席,男女席分开摆对面坐,中间隔了一方10乘10米大的竹篾地,虽然看得到对方,说话就基本不可能,也听不清说什么。主人席偏男子那边,邬梅大方落座,接受泫冉的见师母礼,还有柳夏的抱拳尊重,四人说得挺热络。

李氏果然没了得意忘形,平时不动声色一张正脸这会儿跟马脸拼长。却不知觉,更没发现一直姐妹绑紧的钟氏坐得离她有些远。而她的女儿还没搞明白,以为把人聪明挤掉了,乐哈哈在那儿讨祖母爱。

兰生一笑,对正打量自己的金薇挑挑眉,表情顽皮。

金薇别过脸,同玉蕊说话去了。

不过,没一会儿邬梅又过来了,先向老夫人前请示,“冉世子说既然多了个师妹,能不能也正式见个礼,否则明日请了去却不知如何同其他客人引见。”

南月女儿们入主明月殿女官的缘故,在人多的场合,只要有熟人引见,男女相见也无妨。所以老太太就点了头,让兰生过去,嘱咐一句人前谨小慎微,别失了分寸。

兰生一点不愿过去跟“殿下”打招呼,那不是成了“引狼入室”?

然而,她亲妈是这样的。小事随她意。大事她要乖,不然就没收自由。她逃家一次,让这妈关七日,故意把整个家划成禁闭地,好像缝隙到处,却是插翅难飞。那会儿连扫地的小厮都似武林高手,神不知鬼不觉在她爬墙的时候突然出现,笑嘻嘻提醒她是禁闭期,但她要是帮他锄墙头草,他就不告诉夫人了。于是。她这么自我安慰。父母在堂,还有一个叫柳夏的,殿下不会化身为狼。

邬梅领着女儿过去,低头也嘱咐。“就像跟我说话那般。伶俐些。问什么答什么,别呆头呆脑迟钝开口。”

兰生回道,“问什么答什么就是呆了。又要我伶俐,到底如何表现,娘要说说清楚。”

邬梅气结,自兰生大病痊愈后常这样,才觉得聪明帮了她一把,接着就堵她一胸闷。想要说说清楚,路却才几步,已到两个年轻人面前,她只能保持温美的笑。

“兰生,这位是东平王世子,他曾是你爹的学生,仍尊称一声先生,今后同你妹妹们一般将他当作亲兄长好好相处。”明知两人见过,当作初次见面。

邬梅又对泫冉道,语气更亲切些,“冉世子,你如何照护着金薇玉蕊她们,就同等照护兰生吧。这孩子离开帝都太久,没什么朋友,认识的人也不多,性子本就安静,又不爱跟我和她爹诉苦埋怨,反倒让我担心她闷出病来。”

南月涯也道,“是啊,性子静却脾气倔的丫头,明日去东平王府,帮我们看顾一下,怕她不通人情世故,莫名得罪了人。”

难得爹妈这么关心她,兰生一定要表达“幸福”的心情,“冉殿下明日生辰兰生没法去,就在这儿提前恭贺,祝殿下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成为大荣皇朝一棵屹立不倒的老松。”

任不任性?任性就对了!她在这家里扮演的,不就是让人头疼的任性大小姐么?这些日子太忙,忘了挑衅。

南月涯没察觉泫冉忍不住要笑,更没留意柳夏眼中流露的兴味,气道,“你怎么连贺词都不会说?”

兰生无辜,“不是这么说,怎么说?从前在乡下也不跟多少人来往,难得跟娘亲去过一次别人的寿筵,听了几句。蝶姨说都教会我了,却是唬我的?我又没念过几本书,离家那么多年,连同年的闺中好友也没一个……”

难得娇美,难得可怜,难得话多,泫冉醒过神来,心却酥化了大半颗。他顿时暗暗冒汗,南月兰生原来不是不会撒娇,不屑而为罢了。她要撒起娇来,凤眼儿媚,面若粉桃,清音如羽,整个人就美到极致,堪称绝色。

“先生莫要责怪,我听着受用就好,多谢她祝我长寿安康。”心酥了,话出口,自愿护花,却不错过兰生想要混过去的一句,“不知兰生妹妹为何明日不能来?”

“我并未收过殿下请帖。”一声妹妹让她发毛,“无贴上门太轻率,娘说是不是?”

泫冉奇怪,南月家其他女儿他不管,都由他母妃相邀,唯独给兰生的帖子是他亲自写的,交给派贴的管事时还特意交待过。

不知是哪儿出了岔子,他心思缜密,半点不露出揣测的神色,朗然道,“我与妹妹不曾正式见礼,贸然送请帖怕唐突。如今就好了,我让小厮去取贴子,立刻写一张给妹妹,请兰生妹妹明日定要赏光。”

兰生本来找得就是借口,让泫冉堵得严密,还是在她爹娘面前,只好无声点头。

今天第一更。

第二更还没写,会很晚,请大家明天再看。

聆子我持续求粉中。

推荐好朋友三叹的新作《毒女当嫁》,毒辣女vs美奸佞,是该惩奸除恶,还是该双奸合璧?

我选后者,哈哈。(未完待续。。

兰生有点奇怪。为啥呢?这南月萍在她面前就很招嫌弃,在别人面前就成香饽饽了,莫非是自己的人品问题?虽然她人品没品,但内心深处的三观还是很正的啊。

“冉殿下,我给你介绍位客人。”南月涯变相同意女儿去庆宴要礼物,“这位剑士姓柳名夏,乃是昆仑宇大宗师亲传弟子,也是江湖盛名的四季剑之一。”

“别说,这么无聊的时候,让我先猜一会儿。”兰生摆手。谁呢?有点深夜的风打摆子的嗖嗖冷感啊!

她才这么感觉,那位夏天耍剑的高手瞥来一眼。恶狠狠滴,一眼!不像景少东家病熬的白眼,更像满怀仇怨,让她打劫过。

但南月萍声音小女儿扭捏,叫哥哥别样情怀,“谢谢冉哥哥,封赏要等开年了。”

泫冉哦一声,有些惊讶,“一剑飞柳絮,千色盛夏开。景仰景仰!”

大荣男一般过二十五就蓄胡,她不反感,但也不喜欢,自觉迄今见过的帅伙没几个,而且见过肯定不能忘。所以,这位难道又是从前的兰生招惹来的?她偏科偏脑的人,别叫她想恩怨情仇啊。

算了,管他是谁,和她自己没半毛钱的关系就行。她现在要担心的是,自己会不会被宰上羊汤卖羊肉,羊毛都制了毡子。

正好,老夫人带着儿媳妇们来赴宴。这几个月一直只有邬梅伴着老太太身边走,今天左手邬梅,右手李雎,透露着家里战局的微妙变化,尤其李雎气势更胜一筹,颇有后来居上之意味。南月萍嗲嗲喊声祖母喊声娘,挤到两人中间一边搀一个,只能坐三人的桌案就没邬梅的地方了。

“萍儿,别对冉殿下无礼。明日是他庆生,你去可以,但别淘气,让主人尴尬。”与对兰生的态度不同,南月涯虽是对南月萍肃面,却也明示了父爱。

“无妨,就当贺礼和年礼一道给了。”泫冉也是宠溺的语气。

第91章 伶俐

柳夏却又是另一种了。乍眼朴尘,眉眼锋锐,不容人轻浮靠近,细看相貌却也无可挑剔。魄力不遑,笑过江湖的放扬即便再敛都不能去尽。站直,衣扬,腰间无剑似有剑,心中有侠似无侠,浸润世外却染墨世俗的莲魂。

兰生眼睛过了下帅哥瘾,心湖平静,但咕哝一声耳熟。

无果道,“小姐,他是——”

有花接了传报赶来服侍兰生,见邬梅独站一旁,小声急道,“你赶紧请夫人过来坐吧。”

兰生不请,但喊声爹,就为打断南月涯和两位帅哥说话,这么看过来的时候注意到他最爱的老婆没有位子坐。同时,她眼角余光见到她娘垂眸抿直了唇线。这说明,她做对了。她娘才不稀罕跟她一桌,和老公一桌比讨好老太太有用。

兰生但闻一个不同的男声。沉敛却不羁。

“这么迟?罢了,过几日你去我府上,我开库送你一件宝贝就是,随你指。”有钱公子讨姑娘家喜欢,因为这种像丢得便宜大方。

“真的?”南月萍显然吃这套,“明天我就去,你过生辰我要礼物。”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