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92章 问果

兰生心里翻白眼,明明就是二人给她一家子表演饭后余兴节目,她老爹能倒过来说还真本事。她记得在邬蘅陵前第一次看到南月涯时,那种惊人的威慑。可回家以后。只觉得她爹事事听他妈还有她妈。寻常可见的一家之主。都说男人在外装坚强,在家就是孩子,她从前不曾经历,如今看来不假。

“圣女这般替我义妹着想,在下十分感激,自然要尽一份薄力。”

这人说话一个字一个字咬出来,不像感激,像是找仇人来的。兰生看他一眼,蹙眉到放弃,只有三秒,她自己的“心事”就很重。

兰生呵呵,“这我不能做主,柳少侠以后可以自己问无果。”

她老爹突然很兴奋,“高手难逢,就趁今日好宴好客,为你二人助个饭后余兴。”

柳夏诧异邬梅会问自己,她说第二遍才反应过来,讷讷半晌,答了声是。

泫冉表情突然顽皮,“师母怎不问我?”

邬梅这才看向泫冉,捂嘴笑答,“冉世子身份何其贵重,不敢同你开这样的玩笑。”

泫冉变赖脸,油嘴滑舌讨喜欢,“既称您一声师母,哪有把这么好的子弟往外推的?玩笑开得,女婿也当得。”

邬梅笑呸一口,拉南月涯帮她,“瞧瞧你教出来的好学生,眼睛放咱家如花似玉的姑娘们身上了,一不小心倒插门。”

南月涯当了真玩笑,“哈哈,冉世子肯倒插门,我亲自到大门迎女婿。”

这三人你一言我一语,不小心将柳夏撂在一旁。不过,他也没在意,全副精神暗暗盯着那边。他和她交过手,知道她不娇不弱,极难应付。似乎她还没认出他,如此对他有利的局面,无论如何要一雪前耻。

兰生对无果说了比武之事,接着道,“你要是不愿意,我就回绝了。”

“昆仑剑四季侠有那么很厉害吗?”看上回那人的狼狈相,无果表示怀疑。

兰生耸耸肩,“谁知道。不过,江湖就是一滩扔豆咕咚的浑水,随便混混可以说自己仙侠圣君,跟算命的差不多。”

“既然老爷让我比,那就比吧。小姐要看什么结果?”无果无所谓了。

“什么什么结果?”兰生问。

“断肢,擦皮,打昏,还是懵?”这样的结果。

“哦,那得分情况了。”兰生答,没细想,“他玩命,你随意。他争赢逞强,你要赢他。如果是君子,让他赢。实在功夫差得没法看,直接弄昏吧。”

无果应是。

等到吃过饭上了点心,把一张张桌案再往墙边挪,将中间的场地腾大了,柳夏走到场中,无果也要上场。走了两步,他却又走回来,觉得还是告诉兰生柳夏是谁得好。

可他才张口,兰生忽然拼命示意他弯腰。

她压低了声说,“我才想起来,你绝对不能赢他!”这位夏天剑来得正好,不然无果就被她老爹挖墙脚了。如果无果赢了那位,估计她爹贼心不死。

“为什么?”有花也弯腰凑着,不明白兰生怎么改主意。

兰生不应,只对无果强调,“别让自己受伤,也别让对方输,实在不行就装昏。”

无果皱脸,更像苦瓜了,“我不赢,怎么输就随我吧。”

装昏这么怂包,他不干!想着,把本来要对兰生说的事沉淀了。

输就好,兰生挥手放人。

有花给兰生夹点心,以昭示自己弯腰的目的,虽没问到什么,直起身时却毫无一丝不满表情。她已越来越了解,兰生任自己唠叨冒犯却还能笑呵呵,但重要的事上最后全照兰生的意思来办,是真正的发号施令者。兰生有时对自己忍着,是不会说出口的情份。她从前不懂,和南月府里其他人一比,才懂了。

十六岁的有花,过年十七,开始能沉得住气。

兰生拍拍身旁绒毡,让有花坐。

别的丫头都站着伺候,有花觉得坐下去不合适,但看兰生的眼神就知她坚持,于是双膝一屈,以跪姿服侍也算合规矩。跪下但发现落在厚垫之上,是兰生不动声色挪来的。就是如此,兰生嘴上从不对她好,但大暑酸梅,冷冬布垫,曾经发现不了这些细小的暖光,现在已经慢慢进了心里。

“不告诉我,又叫我坐下来?”开口却还是那个挺有脾气的有花,她别扭,改不了这么多年来的相处之道。

“没让你坐,让你跪。一大群人盯着,我俩同坐就是找骂。”兰生也不摆姐妹好的亲切面,“有事交待你。万一无果忘了输,你甩一把针弄晕他。”

有花不会功夫,可甩针的话,射程内百发百中。

“为何非得输?无果能赢,也是给你和夫人长脸。”一把针?有花懒得说了。

“赢了是有面子,可我爹恐怕又会想起要挖我墙角,把无果弄给金薇当护卫去。”保住面子,不如保住实力,“我今后肯定常常行走在外,没无果可不行。”

有花不平衡,“他那点功夫也不知道深不深,不如我一把针。上回你用我的针把无果弄倒了不是?”

不是无果,是匪类——兰生轻轻啊了一声,扶桌直身看向隔壁玉蕊唤她。

玉蕊侧脸过来,眨两下眼,呆乎乎问声干吗。因此惊动了旁边金薇,冷眼看过来。

“我让你带的东西呢?”刺匪放匪,刺字放字,为了让匪类日后欠牢人情,兰生提供他一个最佳看病的时机,初一至初五带病人等在蓝玉村。

“是你让玉蕊买瓷器?”金薇跳开玉蕊压低声音,质问。

“听说那儿的瓷器不错。”兰生看看左右,老夫人和李氏母女说话,而钟氏同女儿好像刻意坐得离她桌子远,又有有花挡住视线,没人发现三姐妹说上了话。

“信你才怪!擎天会给你什么好处,你把自家妹妹送入危险之中?我若告诉了爹,你和你娘就等着被赶出门!”明明她那会儿也把人当成烫手山芋要清出去,为何又招了回来?金薇不知道兰生的人情都不是免费的。

“有件事你还没明白。我娘啊,如果不是她自己想走,谁也赶不走。不如好好叫声姨母,跟她掏掏心里话,她说不定能帮亲侄女打算打算。毕竟这家里,比起南月萍南月莎,我们几个血缘更亲。”兰生冷眼瞥回去。

但她对玉蕊笑眯眯,“你有没有给人好好看病?”

玉蕊乖巧点脑袋。

今天第二更。

推荐我家版主无风自飞的书《重生名门毒女》,请大家支持哦!

“柳少侠是金薇还是玉蕊的客人?倒是巧,她们回府这日正好遇到,能一道来。”邬梅没训女儿,知道训也没用,且越挑她越来劲,干脆转移视线。

柳夏道,“我与天女圣女也是才相识,因我义妹病重,求圣女一看。今日遇到国师大人,邀我同行。”

南月涯张着嘴,喉头上下颤动,一张老帅脸竟慢慢腾红。

泫冉撇过头去笑。梨冷月夜下黯淡幽兰。何时起,美过了月辉?

兰生想着话说完可以闪人,忘了她忘了某人给她的熟悉感,层层忘就成心安理得,要转身。

南月涯果然不关注兰生了,面上高兴,“正是如此。他义妹的病一天两天不能痊愈,玉蕊不放心,求我让她带回来诊治。我本就有心为玉蕊物色高手剑师,就请柳少侠暂时屈就,想不到柳少侠立刻答应。这么一来,玉蕊再出门就可以让人少担心了。”

“你看看她!”最后,南月涯只好向某人的亲妈诉气。

老夫人听不见的场合,邬梅可不随便贬低女儿,“那么多年的气哪是一时半刻就能消了的,借雎妹妹一句话,到底还是孩子呢。再说,萍儿任性起来也不一般,姑娘家有些小脾气才招人疼。”

她话锋一转,笑问,“柳少侠,你说呢?”

泫冉在一旁看她对柳夏袅袅施礼,对自己却小腰笔正,要不平衡时,听她答一字好,就笑开了嘴。没有厚此薄彼,很好。

南月涯对这个好字则又不满,眉一皱正要训,被邬梅抢了先。

第96章 小扫

“这个——就不是我一人说了算的。虽然在下乐意之致。”柳夏哈哈一笑,很潇洒的样子。

南月涯就道,“兰生,既然是你的护卫,还不是由你说了算?去吧,跟他一声,饭后陪柳少侠过过招。柳少侠声名远播,无果能同这样的侠剑相逢,对他也是难能可贵的际遇。”

“爹爹想看高手过招。直说就是,女儿为了孝顺您,怎么都会尽力。”兰生说罢就走回对面去了。

刹那,泫冉回过头来,眯眼。

邬梅只当看不到,“柳少侠?”

“国师大人说起兰生小姐有位少年护卫,身手很是了得,在下平生无别好。喜欢以武会友,不知小姐可否允我二人比试一回?”先从帮凶下手。

“柳某要叨扰南月府一段日子,今后低头不见抬头见,兰生小姐有什么看不惯柳某的地方,还请直说。”别耍阴的——柳“少侠”兴味目光已受敛得一滴不漏,心里大火蒸屉,屉里一人名。

啊,忘了这位,兰生掩盖自己刚刚的轻忽,侧身福礼,把转身的姿势掰了回来,“好。”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