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94章 关门

兰生张口才说半个不字,邬梅却已对柳夏略施一礼。“那就拜托柳少侠了,我这女儿有些宠坏,你多担待。”

邬梅微蹙眉,眼中却有别光,但见丈夫也过来了,才道,“柳少侠如今是保护玉蕊的剑师,且又是无果冲动在先,实在不能怪你,就让此事过去罢。”

南月涯道不错,“柳少侠不必歉疚,是无果心高气盛。至于兰生少了护卫,我自会为她再安排。玉蕊身份不一般。平时又爱乱跑,有柳少侠这般的高手在旁才让人放心。”

南月涯心中虽不痛快,再一想昆仑剑宗的人向来率性。太过勉强的话。这人一走了之,还说不定莫名把昆仑得罪,只好点头,“我尊重少侠的意思。”

他又叮嘱兰生。“柳少侠可不是无果。你要待他如上宾。出门在外时凡事以他的看法为重,不可拿小姐脾气任性指派他。”

邬梅收回目光,就和兰生对了个正着,嘴角淡淡拉出一丝笑,却又很快不见了。她叫来宁伯找人抬无果回北院,嘱咐有花小心照看,要什么药只管到前院账房支银子。说完这些,便笑着挽南月涯走了,没有一点让老夫人训过的怨脸。

兰生早就习以为常她娘掌控男人心的魅力,转身却见柳夏不可思议的表情,揶揄他,“柳少侠没见过这个年龄还卿卿我我的夫妻?”

他还真没见过!柳夏正想如此作答,对上那双凤眼,身上就一个冷抽,立刻目光凛冽。对了,这女人,他还要跟她算帐呢!

凤眸本来笑得满满,看了柳夏一会儿,垂下眼帘,仿佛若无其事,落袖走过他身旁,同别人说话。

“你俩要不要上我那儿坐坐?这么死瞪着我,好象我欠你们。”原来金薇玉蕊姐妹俩还在。

“要。”玉蕊说。

“不要。”金薇说。

兰生点头,“好吧,玉蕊,你跟我走。”

走了几步,回头见金薇也跟着,挑眉好笑,“不是不要吗?”

“不知道你又打什么鬼主意骗玉蕊,我得看着你。”金薇冷着一张脸,视线滑过柳夏,心头更恼火,“你回来后就没消停过,今天要跟你好好说清楚,今后还乱来就——”

兰生走自己的,根本不怕金薇的要挟,“就赶我走?换个新鲜点的说法吧,好比送我一句话,小心出门遇到鬼之类的?”

玉蕊连呸,“不能乱说这种话的。”

金薇拉着妹妹,“她信口开河,你当什么真?完全不肯读易经的人,不是我们瞧不起她,而是她瞧不起我们。”

“的确。”兰生承认,“也不用你算明天会发生什么,就说说我今日遇到哪些事,不,说中一件就行,那我还能相信你本事。”

“和你这种一窍不通的人说也白说。”她的天能不是这么用的。

看面相知寿数,只是部分人,乃其一。通过六爻或其他占算的工具看未来吉凶,通感极强时能有九分准,此其二。其三,就是血誓,誓从心愿,愿必成真。那是东海筮术,娘没教,但她偷学了,迄今也就用过一次,几乎耗了半命,整整一年通感全无。再加上娘的临终遗言,她大概不会用了。

兰生撇撇嘴,就此安静。

到了北院,她等在门后把每个人都迎进去,亲自关门下拴,回身过来笑嘻嘻。

金薇觉得十分糁得慌,“你笑那么贼干什么?”

兰生挥开手,赶她,“带玉蕊站远点,没你俩的事。”

玉蕊拉金薇往后退,“姐姐,听大……”差点又说大姐,“……听她的应该没错。”这半年下来的经验谈。

柳夏看天女圣女站到主屋廊下,心中也在乱长犄角,隐约察觉关门下拴同自己有关系,再想到兰生反暗算过自己的智慧果敢——啊呸(他自己)!狡猾阴险才对!

“兰生小姐如临大敌的模样,可需要在下帮手?”全身戒备,防她再耍阴谋。

“关门打狗而已,用不着杀牛的刀,柳少侠可以安心睡一觉。”兰生往柳夏近前走,步子很悠闲。

“睡觉?我可不想——”忽然眼前有些花了,女子的面容渐渐模糊,竟然显出妖丽的紫色,但柳夏毕竟是柳夏,硬撑出瞬间清醒,已知自己又着了道,厉喝,“你……什么时候下得手?!”

“有花,问你呢,还不帮柳少侠解惑。”兰生从他身边走过。她问玉蕊有没有帮人好好看病,玉蕊说有,她就知道柳夏是谁了,因此和有花把人诓来。当然也有惊讶的地方,比如擎天会的大当家是女人,再比如小胡子二当家是个身材超赞的帅哥,还有她娘的配合。

柳夏五指成爪,却只抓到一片云轻的锦,真是羞死的心都有了。

有花绕到他前面,冷哼不待见他,因无果确实让他打伤,“你帮无果疗伤的时候。此针安神,二刻见效。”兰生曾说过,女人在体力上天生不如男人,真遇到险情,不要讲光明正大,撂倒对方是第一。

柳夏没听到后面的话,他睡了过去,带着一种无比悲愤,不想再醒来的神情。

兰生都没有开口,空荡荡的院子里冒出来两个手粗脚大的丫环,把人抬了下去。而那两名抬无果进屋的汉子静悄悄出来,对兰生无声弯了弯腰,开门关门,好像什么都没看见。

金薇呆呆看着这一切,明白到一点。这里不仅是兰生的地盘,还是邬梅的地盘,每个能随意进出的人都对她们绝对忠诚。这种忠诚度,她身边只有尤水。

“有花,让厨房做些热乎的宵夜,说金薇玉蕊在这儿,多用点心思。”兰生率先进屋。

这回是玉蕊拉着金薇走。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变化,但觉这屋也比自己那边舒暖,金薇瞧着不奢却精美的一应物用已与上回来时大不同,看得出负责修缮的管事并非一般用心。

有娘的,没娘的,就是不一样。

今天第二更。(未完待续。。

“娘,明日出门,借无晚给我用。”无果无晚皆能武。

敢情完全没理会他说什么,柳夏郁闷着,同时一念上心,将无果轻放平,起身对母女二人抱拳,“事情因我而起,小兄弟养伤的日子里就由我保护兰生小姐的安全吧。”

兰生侧过脸,瞧着神情有些莫测的泫冉,不由轻笑。

“你笑什么?”他的目光定望在她的凤眸中。

有花愤然冲柳夏背心一甩手,“他运气震伤了无果!”

有花哼一声,“这还差不多。”

“殿下吃醋了。”每次爱玩暧昧,不考虑对方心意的家伙,轮到她反玩。

泫冉的眼底瞬间深幽无光,片刻后跟南月涯邬梅告辞,竟再不看兰生一眼。

兰生但觉这人阳光面纯粹装饰,只许他自己捉弄别人,别人就捉弄不得他的小鸡肚肠,对着他大步离开的背影鄙视他。然后想到他没给她补帖子,不禁松口气。想也知道明天东平王府有多少名流贵胄,恐怕会遇到熟人,她一点不愿应酬。

“算了,有花,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我就无果一个随护。”

听到能让他从梦里惊醒的可恶声音,柳夏的肩又刺痛了,说话的口气不自觉挟了火星子,“兰生小姐倒也不必急于找柳某的晦气,你的护卫先运了内力,我总不能坐以待毙。”

第94章 关门

柳夏连忙深揖道不敢。

兰生没有要这位少侠来补缺,只提了借用无晚一日这么简单的要求。她娘该知道,比起不知根知底,名字倒过来念就怪怪的少侠,无晚是自己人。北院有暗门,她常悄出门,这些秘密要曝露在此侠面前?还是她娘借机关她禁闭?答应得好不轻易!

“你娘相中他作女婿,要不要恭喜你?”泫冉的声音突然冒出来。

好好一顿饭,因无果吐血昏迷有些不欢而散,老夫人回院前还说了儿子,不该比试什么的,随即又道邬梅怎么也不劝,反而跟着起劲,快过年却闹血光,别影响了府里明年的运势,巴拉巴拉。说儿子半句,说媳妇一堆。兰生看李氏眼里都长出两柄光剑来了,那么幸灾乐祸。

不过柳夏在场,老夫人还算收敛,带着李氏母女走了。钟氏母女无声退场,兰生发现邬梅也在目送,除了她俩竟没其他人注意。南月莎迄今没跟她说过一个字,钟氏平时一直在李氏身边站着,主张都是照李氏的心思走。如今李氏母女的地位突涨高,这个差距让钟氏母女显得黯淡了多。

谁知柳夏这么说,“国师大人此言差矣,我与无果小兄弟交手本就是大欺小,如今我令他受伤,自然要由我代他保护兰生小姐。我意已决,好在圣女还有明月殿众卫士常随伴行,暂缺我一人应无妨。待无果痊愈,我自会履行与国师大人之约。”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柳夏额头见晶汗,手上继续为无果疗伤,语气全是愧意,“抱歉,无果小兄弟那招绿浪太惊人,我不知不觉就运气出招。不过,你们放心,虽是内伤,应不会太重,以小兄弟的强体,痊愈也就十天半个月——”

“十天半个月?”有花音调陡高,“那小姐身边岂不是没个保护的人了?”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