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95章 鸠多

有花嗤笑,“家里不给北院支银子,如今吃夫人的老本。也不按月来,缺钱就问夫人要。”

兰生哈笑,“大小姐跟我装什么穷呢?听说有人捧百金千金送上门求你占卦送话,再说还有朝廷给你的俸禄。”

金薇不辨驳,但玉蕊老实交待,“家里的钱都由雎姨蝶姨管着,俸禄也直接交了账房,各院每月从账房支银子都是定数。”

“我和姐姐的院子用人一样多,所以用度也一样。每月三十两。”玉蕊答。

是谁说千金小姐很富裕?兰生听到这个数目,就问有花,“咱们这院每月能拿多少用度?”

“没打什么主意,我向玉蕊看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江湖遍地有擎天啊。

“少来。”金薇恢复清高傲颜,“不过,既然是你招来的,你管饭管药管人吧。”起身对玉蕊说走。

玉蕊只关心她的病人,“我明天再来。还有那个柳少侠,你赶紧给他解药。你怎么回回那么狠,非把人弄晕不可?”

弄昏还算是手下留情的,兰生但笑不语,举茶杯赶人。

有花等两人走了,噘嘴道,“天女好不吝啬,圣女仁慈过头,不过近看之后比南月萍好相处。”

“你抽空打听打听各院的吃穿用度。”兰生却吩咐。

有花有些惊讶,“为什么?”

“我好奇。”那么多送上门的金子用哪儿去了。

“好奇?还是看不得金薇玉蕊让人暗中算计?”有花瞥眼一笑,“到底是亲上亲的姐妹,心会软。”

“我觉得你今天特别开窍,不过到此为止最好,再下去就讨我厌了。”兰生白眼一翻。她心软?天知道了。

次日天还没亮,兰生就让有花的尖叫声吵醒。和值夜的香儿跑到有花屋里一看,有花披着被子在床上跳来跳去,床下一人呈大字趴着,软绵绵好像一滩扶不起的泥。

有花喊,“采花贼!采花贼!他摸……摸我,还整个爬我身上哼哼,我要杀了他!”

“你已经杀了他了。”采花贼?

“还没,我踩了他几脚而已。”有花说着话,终于想起她擅长的本事,从墙上挂着的褡袋里掏出一把乌头针,双眼射杀气就要出手。

兰生透过灯笼的光看那人衣着,但觉不对,“等等。”

有花跺脚,“不等!”事关名节!

“你见过女的采花贼?”兰生拿过香儿手里的灯笼上前照,确认那人穿着女装,而且并非丫头装。

有花裹着被子僵立在床上,一个字说不出来了。

兰生手中扣几枚黄头针,乌头针死人的,不是不敢用,而是不至于。她以脚尖踢踢那人,那人蠕动一下,像软脚软壳的蟹。

吓得香儿寒毛竖立,“小姐,我去喊人来吧。”

知道是个女的,有花稍稍冷静。“能喊谁?无果受了伤,其他人都住院墙外。我早说,院里应该多放些人。”

兰生没有再进一步,转身走向门口,“都出来吧,把门窗一锁,会有人来收拾。”老实说,无果受伤,又是在自己的院子,冒险精神也意兴阑珊。而且。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

有花和香儿立刻照做。弄完了。天也泛了鱼肚白。有花偷偷吩咐香儿去找宁伯来。什么叫会有人来收拾?还不是她找人来收拾!

香儿穿过园子,突然感觉发梢飘,一阵风吹了袖子向后。她顺眼看身后,只有冷清的廊空寂园。和有花收进无果屋里的半只鞋背。侧着脑袋歪歪嘴。她小跑出门。

兰生没进屋。她在荡秋千。这是她对吴三提出的唯一要求——搭秋千架。对她而言,秋千是很奇妙的。从小到大看各样脸孔的孩子荡秋千,推他们的手属于父辈母辈祖辈最亲近的家人。所以秋千被裹在温暖的泡泡里。小时候她常常夜里溜出去荡秋千,总觉得那样就好像自己不是孤儿了。

这个爱好一直保留到成年,连租屋都在有秋千的小区,每天哪怕再累,经过都要荡高一回。虽然是别家温暖,她借一点,心就不会冰冷下去。日子再苦,她对未来还存有美好的愿望。

摇曳的云亭,起落的天边,明暗升现降灭。兰生很快将过去抛在脑后,望那根插在亭尖的风杖。她用它来测风向,就像每日的天气预报一样。风神之剑本指晨间朝气,突然剧烈一震,斗转了一百八十度,剑尖指着镂空的星辰图,也就是指着她。

她头也不回,“等圣女来了,我一定要教训她。把这儿当流浪狗收容所了?看着是滥施好心,其实居心叵测,一旦出事就让我背黑锅。”

“圣女居心叵测?可笑!不妨先瞧瞧自己的居心。”有人醒了。

“我的?黑的啊。”她的笑声随日出明亮,双脚点地,将秋千扭过来,看着带风来的人,“柳少侠怎么脸色不好?莫非是床太硬,睡僵了腰板?不过,不愧是高手,我还未帮你解毒,你居然就没事了。”

“你简直——”柳夏竖目。他根骨绝佳,体质异能,中过一次的毒不会中第二次,黄头针只能让他昏睡,毒质随气息运转而清除。

“说!为何在我背上刻——”没法说,简直!

“为什么刻金薇的名字啊?”兰生却心情明晃晃,“两个原因。一,我看她不顺眼。?二,我没道理刻自己的名字让人记恨着。”傻瓜才会真当某人看一遍名字记一遍恩。

柳夏双手握拳,样子好像要吃人,“你是看我不顺眼吧?”

“这还用问?你当时想要拿刀架我脖子。”总不会看他胡子像陆小凤就不计较。况且,她一点也不喜欢陆小凤的胡子。

“没架上,反而让你撂倒了。撂倒之后,被关在姑娘这院子里挨揍挨针……”是谁委屈?是谁倒霉?他!

“我不计前嫌给你解药,拼着得罪天女,到底把你安全送出了城。如今你擎天会大当家躺在我的地方呼呼大睡,有人治病有人开药,也得记我的大功一件。柳少侠不要拘泥过去的事,命最要紧,那刺字一不在脸上二可以弄花,不放在心里就只是肉疼皮痒。”她没觉得多大的事,瞥他一眼,发现他的神情突然变得吓人了。

不放在心里,就只是肉疼皮痒。她说得不错,刺了两个字总不会比削一刀来得疼,闯江湖的人谁身上没有几处伤疤。所以,这话令他大骇。

“七师叔,你下不了手,我来!”

从柳夏身后窜出小小人儿,手中一柄尖枪直冲兰生心窝。

柳夏喊道,“住手!”那瞬,心胆俱裂。

小小的人,杀人的枪,一齐歪向,却没有停下,势必要给对方教训的决心。

今天第一更。

求粉红啊——(未完待续。。

兰生看看玉蕊,想起刚才席上她前面的盘子都满的。玉蕊看起来小样,还以为是天生,却原来跟她接触了病气有关。

于是,不置可否耸耸肩,“你也可以来,交足饭钱就是。”

兰生却道,“怎么管不得?你是嫡长女,对老太太说出嫁前要学着掌家。谁能说一个不字?三十两,你也好意思委屈。那些捧金送银的人是冲你来的,这钱为何进了李氏钟氏的口袋?”

“进了家里的账房,怎么是她们的口袋?”金薇不习惯说这样的事,但感觉兰生无恶意,“再者,你说谁出嫁。”

煎得酥脆的丝饼,看不出是什么做的,还有一种甜酸的酱配来吃。丝饼入口就松软,里面还有汁馅儿,还尝不出是什么,只觉得香美四溢就咽下去了。

金薇道,“没钱可交。”

“那可保不准,说不定皇帝暴毙。”兰生敢说。

玉蕊睁大大的眼睛看着兰生,然后低头跟自己咕哝,“我只敢偷偷心里想。”

金薇瞧瞧两人,总是冷傲的冰面裂出一缝真心笑,“我也想呢。”

“不必了。”金薇回绝,通知兰生,“以后玉蕊出去看病回来,上你这儿来吃饭。”

玉蕊怕两姐又打起来,腼腆解释,“我要是看得病人多了就吃不下东西,姐姐看我这会儿吃得香,才那么说的。”

第95章 鸠多

兰生等半天没下文,“三十两算富算穷?”

有花还是很能管账的,说得分明,“这得看包括哪些支出了,若是小姐们自己零用。不多也不少。要是包括丫头婆子的月钱这些杂七杂八,只能说两位夫人真会精打细算着过日子。”

“行了,打算盘理账是祖母让两位夫人管的,我们管不得。只不过在一个家里吃饭。你问我要银子。我不觉得要给而已。”何必再显她和玉蕊孤女单薄。

“至于李氏钟氏到底有没有中饱私囊,我不好乱说,但觉得奇怪罢了。家里进项不少,天天在道节省,这里没钱那里自付,好似很穷。横竖她俩你知我知的状况我也管不着,你是有这个权利却不用,对着我抠门小气。”没有证据,有感觉。南月萍大手大脚,皮球也颇大方,反倒是嫡出的人花钱小心。

金薇沉静了一会儿,“不说这事,我却要问你,你把擎天会的人招来究竟打着什么主意?”

“定数是多少数?”她好奇。

金薇本不想问,但见胃口很小的玉蕊居然连吃了两只,就断然为她开口,“这怎么做的?”

“不知道,我叫厨娘来跟你说说?”兰生馋冯娘子的饼,吃不上了,只好跟厨娘说萝卜丝饼和小笼包,厨娘领会出这么一新东西,至少味道不错。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