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99章 崩裂

兰生松了一口气,她追求和平。到此已经尽力。今后流血要命各按天运。她再不多说一个字。转身就快走,在门口让一冒失撞来的小子刮去一块手背皮,也没在意。出了门。迎着管宏和南月凌,笑容如初。

兰生不理会,但冲着常沫友善地笑,“沫爷,有话好好说。我可以让鲁老爷加价到五百两,也可以回绝这桩活儿,今后以长风造马首是瞻……”肚子里气炸了,要是常沫真松口,她这可是丢人丢到家的惨败。

常沫让那双凤眸恍了心神,有点犹豫。

常沫立刻觉得有理,怎能为了一点心痒放弃在海主面前表现的机会?更何况,那对漂亮的眸子也未必要弄进门才能到手!

他因此怒骂滚,又暗地给出一个眼色。他想要的心爱物。没有得不到的。且对方不过是外地来的小门户,看似不穷,却也不大富大贵。

“鸦场在西郊,是穷人物物交换的集市。”管宏有点了悟,连连摇头,“你别想了,造房子不简单,不是凑足人数就能搭能砌的,手上得有本事有经验。”

兰生觉得自己一番控诉导致嗓子眼疼,但笑不语,很快走出飘香苑。

“姑娘想什么呢?”

亭厢转角廊道里,一双女子前后立着,小丫头问突然驻足不前的姑娘。

大冷天,那姑娘穿得飘逸凄冷,一身白雪绸高腰牡丹裙,青丝垂两肩,面若明珠,五官皆细皆美。婀姬,帝都第一名花,或者说曾经。她仍是飘香苑最红的人儿,但妈妈开始让她应酬常沫这样的客人,她就清楚自己必须要尽快决定出路。

小丫头其实明白婀姬,“姑娘别犯愁,实在不行自赎了出去,就像那女子经商多好。”

婀姬嘴角冷峭,“不说妈妈定了天价的赎银,就算我拿得出这笔银子,出去自己过日子与飘香苑又有何不同?你看她,正经人家的千金居然跑到这里来求男人,岂不是自贬身价?与其像她,不如找个牢靠的丈夫,为他生儿育女,后半辈子便不愁了。”

小丫头咦了一声,“姑娘认识她么?怎知她是千金小姐?”

婀姬不会忘记花王会上六皇子对那女子的别样对待,虽不清楚她究竟是谁,但必定是千金身份。只是这样的猜测,自己不好对外说,万一让六皇子知道,就是多嘴的死罪。

不好说就只有待客去,哪怕知道常沫爱往家娶小妾,也知道被他娶回去的女子奇异命短,可想来他还不敢打自己的主意,毕竟自己还受着皇族殿下们的喜爱。

婀姬才进入亭厢,常沫却道家中有事,让她好好招待他朋友,自己先走了,身影匆匆忙忙。

兰生不知和帝都第一美人擦身而过,出了飘香苑,跟管宏道别,刚打算直奔鸦场,就让南月凌“拖住后腿”。

“冉世子请我今晚去王府。”他看着天色坚持要回家,“这是第一次我出席皇族的庆宴,你懂不懂?”

“冉世子好像邀请了你的每个姐姐,自然不会漏了你。”激动什么?兰生觉得好笑,“而且出席就出席吧,你一个小皮球还要梳妆打扮不成?哇,那可真是一朵花了。”

南月凌拿眼白斜她,“不准说我一朵花,而且我也不是皮球了。”

就算花王会他们赢了,也不值得骄傲。连平时老在学馆欺负他的伯喜,对上三皇子船作画的事只字不提。大概因他也封口不提,伯喜突然不太找他麻烦,有时感觉好像暗中还帮他一下。

“无论如何,我要先回府,而且你才是要梳妆的那个。”南月凌似乎还有话要说,但想了想又闭了嘴巴。

柳夏是持着“报复心”的随护,有人拖后腿就趁机落井下石,“时候不早,兰生小姐就算不去东平王府,也该回家了。一个姑娘家怎能无缘无故在外游荡到天黑?”

“敢情柳少侠认为我今日是出来玩的。”混酒栈,看春光,针眼不怕长,同一个王八蛋谈和平共处,在别人眼里还是女子无为。

柳夏顿觉兰生语气变冷,想自己说得有些过份,但他不知怎么低头,“你与虎谋皮自然一无所获。无所获,自然白出门一趟。”

兰生一言不发上车去。与她同坐车里,南月凌小心翼翼问她是不是回府,让她凉凉看了一眼,撇笑说随便他。南月凌连忙吩咐车夫回家,同时偷瞧兰生,怕她口是心非给他脸色看。谁知,但见她撇头看窗纱外竟出神发呆了,一路什么话也不说。不知兰生怎么了,南月凌心里七上八下。

到家后,南月凌下车就怪柳夏,把兰生的情绪考虑在第一位,就忘了对方的侠客身份,“都是你说她游荡,她不高兴了。哪里游荡了?你看起来不以为然,她却认真拼力呢。柳少侠算是我家的客人,打伤了无果,代为尽责就好。若无果在,她说一是一,无果决不会有二话。”

南月凌走后,柳夏跟着兰生回北院,心里也挺懊恼,总觉无心做坏了事。正想着,看到兰生停下了,就想跟她说声抱歉。然而,回转身来的兰生脸色苍白,额头布满细密汗珠,他不由大惊失色。

“你……”

“我不舒服。”兰生不知自己脸色差,只觉得眼前泛青,呼吸堵在胸口灼烧,恶心要吐,突然天旋地转,再没力气站立。

柳夏一个箭步接住了兰生,有点无措,“我去找圣女。”

“不……”兰生心念一转,“去找我娘。”

柳夏点点头。他虽还不熟路,好在兰生还撑着一丝清明,能背着她跃上房顶找方向。兰生见西角那座新盖成的巫庙鼎中升红烟,电光火花间又改了主意。

“去巫庙。”她道。

柳夏瞧仔细了,也不照着路走,从房顶跳到树冠,从树冠跳墙垣,从墙垣跳廊瓦,纵身如烟,很快就落在巫庙中。庙门本来关着,他一脚落地,门同时开,让他以为里面有高手,结果出来的人是邬梅,就觉是自己的功夫退步。

兰生拍拍柳夏的肩,让他把自己放下来。他又窜又蹦,自己本来就想吐,这下胸口翻江倒海,只是呕不出,一股浓腥气盘旋着,好似硬要她吞下肚去。

邬梅本因柳夏随便闯入而不满,忽见女儿趴在人家背上,一眼看她脸色,不禁震愕,双目聚敛,眸芒锋利。

那眼神绝不是怪女儿不守男女之防!

今天第二更。

粉红呢?打劫!(未完待续。。

“喊谁呢?”自己可是为她出气!

“总不会是喊狗。”无果弟弟是不可取代的!

“怪不得落草为寇,鸟窝大的匪类非说成江湖擎天柱。亏我想尽办法施人情,以为关键时候派得上用场,却原来是拖后腿的。嫌我身边拖后腿的人还不够多,又重了一百四十九,真是阴险的报复啊。”

柳夏不但听得清清楚楚,还能听到心里啪啪啪炒豆子,爆得胸口疼,这女人是有本事把他再气昏一次的。

柳夏这回收到,对双手向后撑双眼很害怕的常沫狠道,“找死!”

柳夏纵身回来,在她旁边咬牙切齿,“别想再要我出手。”

管宏看这两人一个红脸一个黑脸,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却知道谈砸了,“兰姑娘别怨了,接下来可有打算?”看看四下无人,小声道,“实在不行,我——”

兰生打断他,“管头儿家有老小,我不敢用你。”她没有同情心,却还有良心,尤其管宏尽力帮她的态度,还不至于连累这样的义气人。

管宏叹口气。

常沫定定神,却是无论如何不能善罢甘休,退爬几步气呼道,“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狗,我与你没什么可说,等祭过了白羊,这辈子也别想踏足工造,就跟鸦场那些没用的东西一样,恨不得重新投胎做人。”

柳夏年少起就意气风发,长这么大,也就在义爹的遗言下勉强对义妹容忍,如今让人骂成狗,目光凛冽就要出剑气。忽然,听兰生一声回来。

第99章 崩裂

“里面动静好大,怎么回事?”管宏满面担忧,直觉不妙。

兰生推卸责任,指着柳夏的太阳穴控诉,“这个人真是无话可说。我让他吓唬人,他装没看到。我忍气吞声,他突然暴跳。我丢白眼骂他笨,他还等着夸。还以为是江湖很有名的天才剑,连眼神都搞不清楚,怪不得……”声音陡然低……叽里咕噜。

这么叽里咕噜,别人听不到,柳夏是听得到的。

“管头儿可听说过鸦场?”其实她来见常沫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真正则为试探。

果不其然,并非一无所获。

但那个狈友扑到常沫身边,“沫爷。脑袋都差点叫人削了,要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鸦场也震不住啊。还有,海主那儿可是送了信的,别让总造小瞧了帝都分造,也是沫爷您大显神威的好时候,来个杀一儆百!”

兰生确定自己是白眼,柳夏却冲她扬飞了眉,要她表扬的样子。她长叹一声,收起要踹他一脚的心,试图跟常沫力挽狂澜。

“哈哈,哈哈。”但笑声很干,“我这随护脑子有些傻笨,其实是跟沫爷开玩笑的,不要见怪。”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