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00章 咒力

“出!”

柳夏当然不介意,大步而出,还带上了门。

邬梅站在门边听了一会儿,这才俯身捉起兰生的腕子捏骨,边道,“柳夏是暂居府里的客人,不过住了两日你就让他背回家来,难道我还要叫婆婆进来瞧你没规矩?”

邬梅的手捏紧了,垂眸片刻,“想吐就吐。”

说罢竟给兰生翻身,到桌案前速速取了碗水。眨眼又回来,对准兰生的背心就是狠狠一拍,轻叱。

兰生缓缓望向邬梅,慢慢地回,“怪不得,之前还是厌恶的人突然满脑子冒出来,心还欢喜——”不知不觉撒了谎,“娘,我刚才吐得是血还是毒?”

“咒非毒,与誓很像,以牺牲换某种强愿,但咒是控制别人的愿,施咒人控制受咒人,进入血脉,流走心脑,你说你吐得是血还是毒?”命运真避不开吗?

“吐血多伤身。”兰生心里把常沫骂了几十遍,“女儿觉得犯困,胸口随呼吸刺痛,头还晕,全身乏力,如果不好好休养,大概会有后遗症,所以——”

邬梅抿弯了唇,“冉世子那儿我会派人回话,你若还有力气就自己走,别让柳夏背了。府里好事的眼睛多双,不必给他们搬弄生事。”

兰生强自撑起身,脸色若灰但精神清爽,“我能自己走的,娘放心。”

“既然来了,给祖奶奶磕个头,再走不迟。”邬梅伸手,拉下墙边一根粗红绳,身侧的厚布帘就向两边滑开。

一座沉香木雕像,约真人大小,站立姿,披长发,袍似飞,脚蹬海浪尖。看面相,五官细美,神情端雅。一手捻诀,一手书卷,微笑着。

兰生一声不吭跪了,连磕三个响头。东海大巫不但是邬氏姐妹的师祖,也是亲祖母,兰生是第四代。邬梅今天才隐晦得说出来,可兰生自然而然就明白了,完全没惊讶。而且她磕完抬头,门窗齐关的庙里突然起了风。

这回,风无色。布帘不动,帘环上的铜铃叮铃当啷;烛火不动,东海大巫手中木雕的书卷哗啦啦翻动出纸页。

她如今对这种奇异的景象能做到平静无波,转眼看邬梅,发觉她娘虔心垂眼合十双手,便确定只有自己看得见而已。不动声色,她盯着书页。起先雪花花一片,然后就泛出墨字来,正想再多看一会儿,她娘却喊她一声。

“哭什么?”

风象刹那消失,兰生怔怔回神,手背擦过脸,冰凉的水。

邬梅再问,丝丝惊急,“为何哭?”

“不知道。”大概觉得这么回答混不过去,兰生又补充,“祖奶奶年纪轻轻就离世,为她可惜。”

邬梅一点表情也没有,“你又知祖奶奶什么时候离世?”

“木像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难道不是她去世时的年纪么?”兰生真如此认为。

惊急从眼底消散,邬梅将布帘拉上。

兰生起身,不知是吐血伤了,还是跪的,有些头重脚轻晃两晃,“娘,我今后能常来给祖奶奶上个香么?”能研究一下那书卷里写得什么。

邬梅的手搁在门栓上,半晌道,“生为东海子孙,却与寻常人无异。你也好意思来?巫庙为巫者聚灵力而设。并非祖庙祠堂,在你自己院子上香也一样。”简单说,就是没同意。

自己可能不那么寻常,这样的话兰生却也不想告诉邬梅。只是。发现自己具有看风的能力之后。从前种种好像都有些不真。瑶镇。邬梅,那些年。

“娘,你给我的符还挺管用的。今日能有惊无险。”兰生走上前,打开门栓。

“所以要记得不能离身。”邬梅顺口一带,“施咒人不会知道你已破咒,春丝缠心这种咒用人命作祭,可见对方十分狠毒。你用点心思好好处置,东海明月的女儿吃这样的亏,说不过去。”

“娘啊,我将来要是有了女儿,还真要跟你学学这放羊吃草的本事。既不肯为女儿出面,又教唆女儿不能吃亏,一边提醒寻常无用,一边告诫丢不起人。”兰生推开门,见柳夏站得很远,便笑,“这人这会儿挺识相。娘留步,不必送女儿了。至于那下咒的人,女儿的血那么珍贵,总不会白吐掉。”

邬梅站在门前,看兰生和柳夏走出去,叹道,“当娘的能陪女儿一辈子么?这丫头真该嫁人了,说什么将来有女儿的话,脸都不红。”

一人闪出,是宁久,“老仆会准备些补药。”

邬梅则道,“你再备份厚礼,亲自去东平王府一趟,告诉冉世子,兰生突然身体不适,今晚去不成了。”

宁久应了,有些惋惜,“东平王妃借贺世子生辰之名,却是选世子妃之实。小姐若能让王妃看中,不失为一门绝佳亲事。如果新帝登基,王爷们就可以回封地,冉世子将来肯定承继东平地,小姐为王妃,又远离帝都,夫人可以放心。”

邬梅一笑,“这都是命数,没什么放心不放心的。东平王妃其实心里早有合适人选,肯定看不上兰生。我倒觉得冉世子对丫头颇有意思,只是婚姻之事父母之命,恐怕这回是忍气吞声的份,今后再许侧妃位。可我女儿不为妾,侧妃亦是侧室,我得帮她不同意。”

两人说着话,也离开了巫庙。

有花本来已经等得团团转,见兰生终于回来了,刚想埋怨她两句,却发现她面色纸白,才扶她一把,整个人就软靠到自己身上。

“这是怎么了?”兰生大病痊愈之后就一直活蹦乱跳的健康相,突然虚弱如此,有花不能习惯。

兰生还有心调侃她,“你总说自己扎小人多厉害,我给你八字都弄来了,结果那谁也就得个风寒,还是你不扎之后病的。如今有人对我下咒,我是又吐血又晕眩,你还不知道怎么了。啧啧,你这些年到底跟我娘学什么了?”

有花扶兰生进屋躺下,听完了大惊,“有人对你下咒?!”立刻摸她腕骨,动作和力度与邬梅有九成像,功力却差远了,半天没摸出名堂,转身要跑,“我去叫夫人!”

“还等你去叫?”兰生闭着眼想睡,“我从娘那儿回来的,你别出去乱嚷嚷,娘连葛婆婆都没说,怕知道的人多了再来无事生非。现在我要睡觉,除非天塌下来,谁也不能打扰。”

有花叹,“冉世子让人送来了帖子……”

这个有花,当初还要她远离泫冉呢,这么快就忘了。兰生想着,沉沉入睡。

今天第三更。

腰都直不起来了,睡去。

感谢亲们关心,明天起好好养身,顺便喘口气。继续求粉啊!(未完待续。。

葛婆婆应声,脚步远去。

兰生看不清听得清,“娘为何瞒着葛婆婆?”

兰生听到自己的心咚咚咚剧烈跳。重生之初她嘲笑的东西第一次展现了力量。不似那些幻象一般的风色。不似有花神叨叨扎针的仪式,可以肯定刚才确实是一场能术的较劲。她握起拳,却发现满手心的汗。

“娘……”要再说是迷信。就自欺欺人了,“筮术——吗?”

邬梅站铜鼎另一边,褚红烟令视力不清的兰生看不出她娘的脸色,只道,“娘,我要吐了。”从不知道自己会有找老妈的一天,但她自觉虚弱得诡异,满脑子都在冒常沫的嬉皮涎脸,不像晕车,直觉这该是她娘的专长。

邬梅没有立刻答,但对柳夏道,“柳少侠,巫庙非东海子孙不可停留,我若请你在院子里等,你不介意吧?”

邬梅只道,“让你少往外跑,你不听,中了咒都不知道。”语气平,心里涌,因这咒不该如此容易解开,“我若问你施咒者是谁,你也这么呆看我啊。”

“我中了什么咒?”她不呆,主要是真正服了,这个时空确实存在神叨力量,必须尽快接受,否则以她外出的频率会常遭人暗算。

“春丝缠心。以男女发丝和肤皮混在一起施咒,施咒的一方可以令受咒之人日夜思念,春心荡漾,恨不得立刻与对方当交颈鸳鸯。此咒强霸,要用活人命换作咒引。你该知是谁对你有这份非得不可的心思,你看得到。”邬梅看到女儿脸色时就已经知道是什么咒。

“梅小姐叫婆子?”葛婆婆的声音巫庙院落外。

邬梅语气如常,回道,“没有,刚才烛火突旺,似乎捉了不少灵气,我再多静养一会儿。婆婆先回主院,叫有霞去兰生那儿帮忙,头回出席这么重要的场合,别任兰生随便打扮。”

第100章 咒力

浓腥味冲上喉头,兰生哇得一声,连呕数口,一开始都是乌黑**,后来才变红,嘴里尝到鲜香血味。她呆怔,自己居然吐血了吗?

邬梅将水泼上乌血,那滩沉黑就嗞嗞冒起细泡。后来细泡大似滚水开。炸出一阵急雾。那雾淡黑,在庙里四处窜,仿佛要找出口。烛火突然猛烧起来,暴涨寸长。将奇雾一点点“吞”干净了。

一切方宁静。

她是看到了,满脑袋转着常沫那张脸,但没啥荡漾,反而恶心到了吐。她娘也许搞错了,是常沫对她下毒手谋害命吧?

邬梅盘坐于跪垫上,将兰生的神情看在眼里,貌似淡然地问,“这咒对你没有作用么?”吐出来就是自身之力,但兰生平凡。

兰生只觉胸口一团气越来越翻涌,捂着嘴强忍,“我想吐。”

“柳少侠,烦请你背我女儿入内。”邬梅神情已淡,微微让身。

柳夏立刻往台阶上走,忽听——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