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01章 花间

“月缺开始之后。我的力量会渐渐消失,直到明年正月十五才恢复。月圆三日,所以,腊月十八就是最后一天。”鸦袍人又道。“殿下生死悬于一线。切不可冲动而为。殿下如果心软。就该想想那些人对殿下是否又心软了呢?”

“她若觉醒,这回你打算封她多少年?”有人不关心自己。

“当世若没有能护她周全的人,那就要永远封下去。”鸦袍人语气冷然,“迄今为止她连死劫都渡过去了,倒是殿下的情形令人担忧,必须有所取舍。”

“殿下答应过我的事还没有做到。”鸦袍人道,“而我以为殿下一诺千金。”

“给我一个最后期限,如何?省得我踌躇犹豫,迟迟下不了手。”泫瑾枫收敛自嘲笑意。眉间的阴险戾气在月华下全然不见。

无果沉默片刻,发挥他的点睛作用,“小姐还让我输,我就输了,吐血比较像真的,其实伤不重。所以,小姐才昏睡五日我就好了。不是梦。”

刚睡醒,脑袋还一团浆糊,兰生慢反应,“你是装输,我还给你报仇了。咱们是自己人,没所谓,但千万别让柳少侠知道。他小心眼得很,说是代你当我的保镖,结果尽扯我后腿,该显威不显,该忍耐不忍。你平时看我眼色难懂么?”

“不难。”无果回。

“还是你称我心意。我事后怎么想,那位柳少侠都不是看不懂我眼神,更像伺机报复呢。谢天谢地你好了,要他继续跟着我,我还得晕一次。我一共弄昏他两回,他可能数着。”然后反应过来了,兰生愕然,“你说我昏睡了五日?今天腊几了?”

“腊十二了。”无果连何时话多何时话少的分寸都掌握恰到好处。

这咒这么厉害?兰生的意识也彻底醒过来,“五天里没发生什么要紧事吧?”

无果想了想,“没有要紧的。”

“听无果呢,他呆的,知道什么啊。”有花揉着眼睛跨出门,“是没要紧的。就是柳少侠的奇怪义妹背过去几次气差点没命。冉世子来访让夫人挡回去。世子妃定的是居长侯嫡女,云华郡主伯嫚。还有,最最不要紧的,宫里来给六皇子提亲,要娶圣女为六皇子妃,老夫人很高兴就答应了。这桩婚事比居长侯嫁女还荣耀,都说六皇子要当皇帝的,圣女为正妃,将来就是皇后。”

兰生哦了一声,前面还算新闻,后面就是昨日黄花了,她早对准新郎说过恭喜。

“哦一声就完了?”不可思议!

“那——我饿了,能不能开饭,虽然有点早。”话说,她晕的时候怎么吃饭呢?

“金薇小姐要嫁皇帝,玉蕊小姐要嫁六皇子,都是眨眼即到的事,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怎能一点惊慌都没有?有花无法理解。“你是府里老大,雎夫人已经跟老夫人说了,得赶紧给你找婆家,不然会影响天女圣女出嫁。所以老夫人发话,若夫人不能在年前给你定下亲事,就由雎夫人帮着找了。落在她手里,你以为能有好吗?”

“姐姐不嫁,妹妹就不能嫁?皇帝前几年就想金薇入宫了,可没想到我这个乡下姐姐。”也未必是定论。

“但你如今回来了啊。”有花激动。

“是李氏想要整我娘罢了,你去跟我娘说,实在找不到,就跟李氏娘家攀亲,一门大小二三的表哥好像还没开始找媳妇,我不介意从里面挑一个过去祸乱那一家子。李氏要是祸我娘,我就祸她娘。”越想越觉这法子不错,哈哈,多么鸡飞狗跳的美丽场景,反正婚事不由自己作主了。

有花瞪大眼,“和李氏娘家结亲家?”不是吧?看着长脸肃面的李氏,她不能想象那家武汉子会是什么丑相,绝对配不上兰生!

“有花妹妹,我五天没吃饭了,现在很饿。”民生最重要。

有花翻白眼,“什么五天没吃,顿顿不少,一口口喂,比平时吃得还多。”

兰生一点不好奇了,“一顿不吃饿得慌总行吧,快去张罗。”

有花去弄饭,兰生才问无果,“柳少侠和他义妹还在咱们院里么?”

“都住外院。有花说外人住墙里总不方便,而且那些圣医谷的人也住过来了,那位流光姑娘好像病得十分重,圣女急来几次,险险救回。”无果微咳一声。

兰生这时可不迟钝,“你好像也没好透,这两天别跟着我,养着吧。”

“小姐还要出门?”无果问。

“嗯,处理真正的要紧事。”刚才有花说的那些却是事不关己。

“要找下咒的人?”无果,聪明果。

这才是默契啊!兰生却不能让有伤的无果跟着,“不是,去鸦场找匠工,所以你别操心了,这回不招麻烦。”

无果看看兰生,摆明怀疑,装着全信,点头道,“小姐只管去鸦场,常沫的事我打听,要教训也不急于一时。有花说世上真能用咒的人几乎无存,我恐怕常沫身边有这样一个人,最好小心些。”

兰生的眼晶亮,这小子开始有大主张了,但觉高兴。她本来是要找常沫去,因无果冷静再想了一下,不得不同意他。常沫能那么快对自己下咒,必有懂筮术的人帮手,如果杀上门去,不怕明,但怕暗。

“从常沫那些短命的小妾打听起。谁家女儿,怎么进常家门的,怎么死的,埋哪儿了,有什么异样,一处别漏。”她虽不再以迷信来单一下结论,但这种能力凤毛麟角。常沫找能人对她下咒,她不会再找人咒回去。找有花不靠谱,找她娘已经明说要靠自己,而她习惯动手动脑解决问题。

吃过饭,兰生整装待发,却见柳夏大步入院。他的神色复杂变化,歉然的,释然的,怨道的,自责的。

“柳少侠住得可还习惯?”她却自然,“我睡了几日,不能尽地主之谊,如今醒了,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只管跟我说,我帮你改善。”

“兰生小姐对我不满,何不直说?”柳夏皱眉。

这人被她欺负出心理阴影了,兰生挑眉,却也不多说,“今日出门还请柳少侠多照应。”

又出门?!她怎么一点不怕?柳夏瞪眼前的女子,不懂她,但知道自己最后肯定也是心甘情愿跟她走。(未完待续。。

那人穿一身鸦袍,戴乌蓬斗笠,覆面的黑纱长至双膝,进亭直立,身不躬膝不弯。

“她如何了?”对方的傲慢,是泫瑾枫允许的。

“好解。殿下生性阴险,未必有遐思,为小时候那点事持着报复自私的心而已。”鸦袍如一朵乌云,飘离。

“报复心?不如解成白日梦。”瑰色的唇抿得笔直,妖俊的眸子黯淡下去,对着鸦影,“容我一场白日梦,生无可恋,死无可惧,好极好极。”

月华殿上清月光,夜朗星稀,玉阶似银镜。瀑布反照月光,化为千千万万条银丝线发散,亭如天河中一只安然漂浮的小船。

“尚未睡醒。”鸦袍人声音哑沉,“毕竟封能这么多年,小小一个毒咒也会大伤她元气,不过换而言之,她因此激发本能保护自己,也许就此解封了也不一定。殿下,此时已迫在眉睫,您要尽快作出决定。她的能力一旦苏醒,与殿下的本命就断了系带。我再无法帮到殿下。”

乌云未停,消失于花间。月华如上夜,皎洁如雪。一人趴石桌,揪心似穿箭,回归无比清寂。这长宫之中,有他的至亲,有他的至仇。他能爱谁?又能恨谁?哪怕只想抓住童年自己那一缕纯心,却连试都不能。

醒了吧,至少别让他跟着受罪。

兰生睁开了眼,惊讶发现屋里全黑,竟然还没天亮。她吐了一大滩黑的红的血,不是应该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摸了衣服穿起身,脚踩地面,好一阵才觉得踏实,步子一快就心悸,只能慢慢走到外屋。外面点烛,有花撑着下巴打瞌睡。她早就不让有花值夜了,这是担心自己么?

不知过了多久,伏桌的人终于坐起,正是月华殿主人,六皇子泫瑾枫。主人醒了,却没一个仆人抢来伺候,就好像人人让黑洞吸走,宇宙之间仅存了他。或者,是主人不想被伺候,个个躲着不敢现身。

无论如何,那张妖冷的脸上看不出不愉快。青墨的眉虽紧锁,琥珀金眸虽寒凉,一声长长呼吸却似夹着痛楚,修竹般的五指捏皱胸口锦袍,良久才放下。然后,他眯起眼,华贵的面容淡淡亮起,看着花间路上轻走来的人。

第101章 花间

“是,要下地狱也要拉那些人一起。”泫瑾枫哼声冷了,“就腊月十八吧。”

鸦袍人挥袖要走。泫瑾枫却道留步。

“冉世子生辰,她没去成,世子妃由别人当,我心里幸灾乐祸得很,请你为我解解这心思。”

兰生却不吵,静悄出门,听到有人唤小姐,转头一看居然是无果。

刹那恍惚,她道,“无果,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你让匪类二当家打到吐血,然后我让人落咒吐了更多血,你说是不是凶兆?”

“不能两者皆舍?”泫瑾枫一笑,自嘲神色。

亭中石桌上伏一人。乌发编着宝石,墨锦袍上纹银龙,银龙盘云绕,张牙舞爪。人仿佛在睡,伏姿不动,只随呼吸略有起伏。

四下幽宁,很难相信这么大的宫殿不见人影不闻人声,却真似梦境虚幻。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