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02章 十五

小扫摇头嘿笑,“我只会扫地。不会别的,不过傻子也知道东西不可以乱吃。”

第一份礼上附着帖子,是泫冉的,送一支上好山参。这位殿下待她已与梨冷那夜相当不同,他没明说。她就当不知道,如今世子妃已定,却还来关心她,她的态度则不能像从前那样泰然。

尤其,帖子上这样写:系兰香,盼为君展颜。

第二份礼不注名。里面是一瓶小小丹瓶。瓶上写沛神丸。

兰生盯着红绸盖半晌。问小扫意见,“听说过沛神丸吗?”

兰生道谢。

“还有一事,我考成了两仪宫执事,今后可在宫里行走,也会轮班任皇上身边的起居郎。”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踏入官场自立了。

“可喜可贺,你该给荣阳公主送礼才是,我听说她为你在皇上面前谏言。”免得安鹄感谢他妹去。那个安纹佩,是个欠揍的妹子。

安鹄显然一点不知道这件事,诧异问她,“我与荣阳公主不曾说上一句话,公主为何帮我?”

兰生淡笑,不提蜂橘屋那日巧遇,“我也不知,也许公主听说你的才华。安师哥是我爹得意门生,应当自信。”

兰生刻意不提安纹佩,安鹄却红了脸,似乎为自己扮舞娘之事辩解,“自信有何用?小人进谗言,天高志难伸,能屈能伸大丈夫是也。”

兰生不驳,“你自己不在意,不用理他人目光。”她也打算向长风造求和,只是没成功。无论暴走的柳夏,还是违心的自己,还是回归本我最痛快。

安鹄以为兰生认同自己,有些高兴,“我不在意别人,你明白我就好。”

兰生一怔,心觉不妙,“安师哥可能误会了——”

安鹄打断她,“我如今入仕了,不必再看家里那些人的脸色,年后就会分出府单过。一开始日子可能清苦些,可我有信心能让你当一品夫人,将来谁也不敢小瞧我二人……”

呃?兰生丈二摸不着头,她说什么了,这人能直接跳到过日子那段去?

“我听萍妹妹说你的亲事要在年前定下,所以等过了太后大寿,我就禀明父亲母亲请媒婆来说亲。兰生你身体初愈,记得一日一粒沛神丸,早日康复,我改天再来瞧你。”不等兰生半个字,头也不回走了。

兰生呆坐着,突然眼前扬起一片土尘,逼她起身退开。

“小扫,我看你连地都不会扫,回头让我娘卖了你。”她气急。

“一,你差不动夫人。二,夫人卖女儿也不会卖小扫。小扫比女儿有用。哈哈!”小扫放声狂笑两声,说收就收,背起扫帚正经道,“我告诉夫人去,有人要逼婚了。”

兰生只觉脑袋大,小扫做得好,只有她娘能打消安鹄的执念,安鹄根本不听她说话啊。

腊月十五,太后大寿,普天同庆。

南月府从老夫人至南月莎都接到宫里邀请参加寿筵,自然也有南月兰生的份,却叫邬梅以病由推了。兰生正好对宫筵没兴趣,把南月凌找来单开宴席,在家遥祝太后千岁。

但南月凌郁闷无比,“为什么又没我的份?”

“皮球,你要懂得珍惜当下。你看,叫我去,我都不去。”宫里一口饭不容易吃到嘴里的,兰生看只有两人的席面太冷清,就叫有花无果香儿都坐下。

“你娘不让你去,不是你不想去。”南月凌夹一口鸡肉,皮脆肉嫩真好吃。他不明白,同样吃白饭,兰生这儿的白饭怎么特别香?“你瘦了可真难看。”

“你瘦了很俊。”以为她性格够不讨喜欢,却觉得这家的孩子们都比她问题严重。金薇外强内脆,玉蕊众生第一,南月萍抢宠夺嫡,南月莎自闭内向,南月凌自暴自弃。

南月凌嗤她一声,低头猛吃,表示不领情。

皮球不弹,有花服顺,无果沉默,香儿听话,兰生只能看到一颗颗头顶心,“大家当这顿是年夜饭,吃得热闹点,行不行?”

皮球弹一弹,“你没瞧见玉蕊姐姐的模样,一张脸竟比金薇姐姐还冷,我从来没见过她那样。还有金薇姐姐,今天寿筵上肯定会见到皇帝。我在门边偷看,哪有半点热闹喜庆?”

“不是说老夫人对玉蕊嫁六皇子这门亲高兴得很?好歹一半喜。”至于金薇,看她娘愿不愿意帮了,也有一半机会变成喜庆。

“祖母高兴,玉蕊姐姐不高兴。她还找雎姨和我娘求了呢,可是我娘在祖母那里也说不上话,雎姨反劝姐姐接受。六皇子虽在女色上荒唐,但毕竟还是太子最可能的人选,南月要出未来的皇后,那是何等荣耀。”皮球擅长听壁角,鹦鹉学舌。

“金薇当帝妃,玉蕊嫁皇子,南月萍将来必配王侯。雎夫人打着如意算盘,怎会考虑她们愿意不愿意。”兰生看得出来,李氏捧高女儿不遗余力,要踩着金薇玉蕊往上爬。

“雎姨走后,我娘也这么说呢,还让莎姐姐今后别和萍姐姐走太近。”南月凌不知不觉都告诉了兰生,她已获得他全然信任。

两人原来都在邬蘅之下,因此联手,而如今国师夫人的位置空出来了,李雎与邬梅争锋似乎有更胜一筹的苗头,更高于了钟氏,自然彼此出现心结和分离感。

这就是人性,始终将自己放在第一位。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来源于人性之自我。不是劣根性,但有两面性。

“你娘原来挺明白,那就行了。”千万别傻得一昧跟从李氏。

有花出声,“让你娘同我们夫人亲近点吧,我们夫人可不这么算计人。”

兰生暗笑,拉帮结派,弱弱变强,把强斗弱,敌我关系再变化,兜来兜去在一个家里。原来宅斗是休闲活动饭后娱乐,就像打麻将,横竖不出麻将桌,参与的认真出牌,不参与的看个热闹。

无论如何,这桌上开始热闹起来了,大家有一搭没一搭说开去,再喝起酒,更叽呱啰嗦,到后来只有兰生这个被禁酒的最清醒。

酒气愈烈,她到外院吹风,因为是家里,也没让无果跟。

小扫不在,禁闭解除。

粉红榜上岌岌可危,求亲们拉一把啊!(未完待续。。

有花从外面进来,和无果都拎满了东西,不止是药,还有礼包。

兰生乐得不理小扫,对两人招手,“谁给我送礼这么好?”

理智上,兰生不想见,他与她道不同;但情感上,兰生点了头,那是曾经童伴。

安鹄一身青袍,他的神情总带忧郁,双肩仿佛沉重背负,小时候伤痕累累的记忆片断加上如今悲愤屈辱的见证,让兰生无法再去亲近这个人。他对着她微笑,也有嚼不动的涩意。

但兰生这几天没出得了门,这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每天,她只能坐园子里看小扫扫地,而小扫代表禁闭,她娘派来明目张胆看着她的小爪牙。

有花也不说是谁,只把礼包放在桌上让兰生自己看,转身去厨房煎药。无果站在兰生身后,一如既往。

“还以为你不会见我。”悲观主义者。

兰生恰恰不悲观,这才与之渐行渐远,“三公子哪里话,你我同住一个府里,如自家兄长一般,只是长辈们常教导,女儿家大了要懂礼数,不能再像小时候野规矩。三公子其实也清楚,所以半年了才来一回。”

“兰生妹妹说得对,只是叫三公子生分了,像金薇她们唤安师哥吧。”安鹄再笑了笑,这回没有涩意,客气了,反而也自然了。

“小姐,你除了会找麻烦,还会别的吗?”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有花不是第一个,小扫也不是最后一个,但他们对兰生其实不存真恶意。

真恶意者,如常沫。而且兰生慢慢发现,她娘专门收“异类”,仆非仆的“异类”。

第102章 十五

兰生正想怎么反驳才能气死他,香儿说安三公子来了,问她见不见。

安三,安鹄。

兰生回来快半年了,安鹄还是第一次到北院来。要知道他因为自小随南月涯学习,府里有专配给他的院子,两人住在同一屋檐下,却从没在家里碰过面。

总比让她喊鹄哥哥好,兰生改口,“安师哥。”

安鹄看了看桌上,“沛神丸是我交给梅师母的,御医局配制,太后和不少娘娘常吃,养神补气的药,并非炼丹,你安心服用。”

这是情话。她若接受,就表明不介意和有妇之夫交往。因此,她回了帖,礼物原封不动,让无果送去东平王府。对泫冉。她的情弦尚未拨出一个音。但她不信一见钟情,曾经有过也许某一日会突然心动的暗想,也就顺其自然。只是,与他人共侍一夫这种事尽量免了。

她娘说她突染风寒,因为从小体质弱,需要不受打扰地静养。雎夫人一反冷漠的态度,特意和女儿来看,见她昏睡还不信,又居心叵测骗了玉蕊来。但这对母女不知,玉蕊偏向兰生,但说看不出自家姐妹的气色,又强调圣医谷的弟子不说谎,确实是病了。所以,大家都信她病得挺厉害,还她清静。

“小扫,你除了会扫地,还会别的吗?”原以为只是保本打名的一桩小工活,如今不但难有起色,还糟了人毒手,所以说万事开头难。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