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11章 雪火

她一边懊恼自己不该来探究竟,一边还当说话留三分的兰生蠢,三言两语想吓唬。“你说雪大路滑,本宫看来是罪魁祸首。六皇子与本宫有知遇之恩,他身体不适,本宫特来探望。本宫不知你听到了什么,但事情绝非你想象那样,你因此谋害六皇子,本宫一定要告诉皇上,办你死罪。”

“又是你!”一双猫眼看清兰生时顿化厉魔。今时再不同往日,她是贞婕妤,不是三皇子无名份的爱姬,已不用对兰生客气。

“娘娘。”对贞宛知根知底,兰生并未卑微。语气不冷不热,“真巧。”

在兰生看来,此女虚荣心是足够大了,脑子还未开发完全,“娘娘误会,今日我随圣女入宫见太后,圣女让六皇子召见,我等得有些无趣便四处走走,不想走到这里。见六皇子晕在此处。正不知如何是好。想不到娘娘竟也在六皇子殿里,那我就能放心了。娘娘快叫人来,雪大路滑,六皇子摔得不轻呢。”

贞宛让兰生不着急的语气闷到。终于发现情形对她自己不利。她毕竟是皇帝的妃子。出现在皇帝儿子的殿中。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兰生看出贞宛松动,又道,“还好,娘娘今日遇到的不是别人,是我。我不会问娘娘究竟为何在六皇子殿中,为何雪袍下穿诱人纱裙,为何如此担心六皇子安危。”

贞宛被兰生三个为何彻底震住了,心道不错。她担心六皇子,不顾一切冲过来,如果遇到的是别人,她就完了。

“所以,我真心劝娘娘,哪里来的哪里去。六皇子是摔倒也好,被谋昏也好,此事今后或小或大,都跟娘娘一点关系也没有。娘娘若记得今日没来过,也没见过六皇子,更没见过我,我也亦然。”兰生要让唯一的证人永远闭嘴,“娘娘以为公平否?”

贞宛无法说不。她说不,就是拿自己的命换兰生的命。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娘娘若想明白了,最好快些离开,我妹妹还在前殿等六皇子,迟早会惊动人的,我十分为娘娘担忧。”雪色沉在兰生眼底结冰层,此时心冷彻骨。一枚银针扣手,她才是准备灭口的那个。

贞宛二话不说就走,竟从兰生进来的那道门出去了。

敢情这门用来暗通款曲,兰生眯眼,回头望着地上的人。那人全身覆雪,唯有脸庞清爽,闭着眼,唇苍亮,再无一点妖狠。好色,荒唐,阴狠,残忍,但在玲珑水榭观台上的那道影子好不孤单,仿佛随时抛下一切,就能纵下万丈深渊。而更别提,他那张孩童面,孤傲怪桀中仍有一分天真一分热力,哪怕她脑海里只留极少的记忆残片,她知道她曾经不讨厌他。

今日。亲眼看到他所作所为,将一切传闻都证实了,六皇子的确是再让人厌恶不过的人渣。但他倒地不起的那刻,她真怕玉蕊杀了他,却不是为玉蕊担心。她有点瞧不起自己,明明说好清账,粘粘糊糊算什么?除非本尊有更强烈的经历,她想不起来,却被影响了情绪。这就有点麻烦,分不清是残留还是新我。

不过。无论如何。六皇子有呼吸,还是值得庆幸的。

兰生将瑟瑟抖的玉蕊拉出来,嘱咐道,“你也一样。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如果认不得路,就说要去见太后,不小心迷路。记住。千万不要和任何人多说一个字,包括你刚才听到的,看到的,所做的。”

玉蕊怕极了,“我……我做不……”话不成句。

“你做不到,南月家就都会陪你死。”兰生真想给玉蕊两巴掌,最终却只是用力捏紧她的双肩,“想想金薇,还有祖母和爹,深呼吸,然后什么也别再想,只要镇静走出月华殿,上轿等着我。其余的事,我来做。我保证,六皇子不会有事,谁都不会有事。”

听兰生提金薇和至亲,玉蕊这才提起神,咬唇推开兰生,能站稳了。

“信我。”兰生捉袖擦掉玉蕊面上的惊泪,抓把雪敷冷她微红的眼圈,“快走!别回头!”

玉蕊小步跑,开始有些无力,后来身形稳了,消失在鹅毛飞雪中。她信!

兰生也管不了玉蕊能否找到路,先将仰躺的六皇子弄成伏姿,捡起那块沾血的石头垫他额头下,把看得清的脚印全抹了。这就布置了事故现场:出六皇子因雪地滑而向后撞到山石,然后疼痛翻倒,额头让尖石戳伤。

一切妥当,兰生正要退,突然听到呻吟,不禁惊望过去,见原本歪头躺着的六皇子竟睁开了眼,想抬不能抬起的痛苦表情,目光对上她,凶恶无比。

“女……谁……受……死……”稀里糊涂发了几个音,再度晕死过去。

大胆如兰生,也得拍拍心脏。虽然受到不小的刺激,动作仍敏捷,但跑出小门转身去关时,看见自己才留下的那行脚印,就想回去扫,却听有人喊殿下。声音还远,可对她已是不能拖延的状况。

雪再大再密一点就好了!她紧皱眉,不得不轻关上门。

奇得是,兰生走后,雪势猛密风狂舞,竟将六皇子周围的雪地扫得平整一片,连躺着的人都快被雪淹没,哪里还看得出谁和谁的脚印?

又过一会儿,两个小太监合撑一把油伞,喊着殿下,又低声抱怨连连。

“我刚从前殿来,也没这么大风大雪的,人都要被刮走了。”

“背山阴吧,从瀑布顶上刮下来……欸欸,那是什么?好像一个人?”

“妈呀,殿下的风袍子,还是我今早给他穿上的。”

两人也顾不得撑伞,跌撞冲过去扒雪。

一个面色惨绿,高呼,“快来人哪!殿下摔到头啦!不得了啦——”

一个连滚带爬,惊喝,“快传御医!快请圣女留步!殿下流了好多血!?”

荒如漠寂如原的月华殿,忽然好像被添一把大火,沸腾了一壶煮久的温茶。风呼呼吹,雪花舞火,令人人脚步错乱张惶无比。而人们还未知的是,最美的月宫这一刻起将散去所有辉光,再不能闪耀了。

一顶抬两人的轿早已走远,那些张惶太迟,绊不住故意快离的脚步。再等六皇子滑倒昏迷的消息传到禧凤宫,太后取消考试,赶去看望孙儿,无人将这么大的不幸跟最早到的圣女和圣女的大姐牵在一起,两人淡定归家。

腊月十八,果真惊险,果真保命,兰生的这一页就此翻了过去,开始新篇。

第一卷完(520快乐!留下粉红!:))

请亲们抽一点时间,到主站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上点击一下起点角色创意大赛,为编号为438的丁小图像投一下票。每天每号一票免费。丁小是聆子《纸贵金迷》里的一个人物。感谢!

(请不要问我为毛是这样的号,表示很符合丁小形象,他会很高兴的。)(未完待续。。)

玉蕊呜一声,却被兰生凌厉的眼神吓住了,再不敢吭气。

“殿下!”人影停在六皇子身前,白狐裘宝石襟的雪袍价值不菲,玉手皓腕戴满金银,一张脸蛊媚惑艳。

贞宛气急,“你!”

“自梨冷庵起,我可是看着娘娘一路风光走到今天。娘娘也不必以为我存坏心嫉妒,对我有赶尽杀绝之意。说实话,同为女子,反而对你钦佩得很。试问天下美女何其多,能有娘娘这般本事和运气的,我也就见过你一个。娘娘不妨回想一下,我何时待你轻慢过。”不知道自己打她巴掌的事六皇子告诉没有。

大雪顷刻在三人身上敷一层白。伞落一旁,陷入雪地,不可动摇。

兰生不得不承认,贞宛是她见过的,长相气质最勾人的尤物。

贞宛想了,“确实没有。”船上她是真昏。

兰生暗道运气不错,“说起来,娘娘青云直上,也有我一点小小助力。”

贞宛又想,语气但缓,“是我用得巧妙,恰你在场而已。”却间接不否认。

六皇子头上的血,融化入雪,只剩点点红圈。

感到微热的气在呼出,兰生迫使自己狂跳的心冷静,“他还没死……”忽见一个人影穿雪帘而来,她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立刻将玉蕊塞挤在山石缝隙中,“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别出声!”

第111章 雪火

贞宛以为兰生是偷听到她和六皇子的人,若不处理好,后患无穷,贞宛盘算怎么才能让自己脱身事外,又能灭了这张口。

看来玉蕊撞见两人偷情,六皇子气急败坏追出来。兰生冷笑,态度比贞宛倨傲,一改之前的不冷不热。

“不妨娘娘自己说,这事该让我如何想象。”不说白了,有人的豆子小脑袋转不过来。

“娘娘至少该相信,我的命格或者旺你,每遇我一次,你就乘风而上或避免灾劫。”兰生擅加利用大环境,“恕我直言,无论娘娘因何而来,男女有别,更何况帝妃与帝子之间。若让人看见,那可是龙颜震怒的大丑闻。到时候,皇上不会杀儿子,却会杀妃子。”

贞宛当然明白得很,而对于兰生旺自己的说法,虽然以前从没想过,可仔细一想就大有道理。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谋害六皇子。”贞宛入宫后学会的第一件事——端架子。

兰生看到的时候,只见玉蕊拼命跑,六皇子紧追,然后六皇子捉到玉蕊往回扳,玉蕊用石头敲了六皇子脑袋,六皇子撞到假山。不知是玉蕊敲狠了,还是六皇子撞到了哪里,就这么昏过去。但兰生没问玉蕊怎么回事,她反应过来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去探六皇子鼻息。

“大姐……”突然失去支撑,玉蕊茫然不知所措,跟爬在兰生身后,捉着她的裙边,就像个婴儿,“我杀人了……杀人了。”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