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14章 金木

常沫不良居心落空,但看兰生没在意。又将忽生的疑虑压下,“兰姑娘怎么了?”

“我想出来的。”常沫面有得色,“我夫人信佛,又不好太过张扬设佛堂,就以此法供奉。”

只是随便动动嘴皮子吧,兰生不认为常沫能知道俯佛的安嵌方法。

兰生定睛看了金手片刻。淡然敛起目光,示意无果走前,对常沫赞一声好工艺。

常沫与兰生并行,嗅其清香而不能自已。爪子就不安分起来。伸向兰生垂摆的袖口。兰生却突然驻足。那只袖向后一拢,仿佛不知自己侥幸躲过臭爪。

“不用。”无果少年心气高。

兰生却道有劳,也认为对付小人不能掉以轻心,又补充,“那些梁上的钉给我拔一两颗出来。”

“要做什么?”

“还不知道。”兰生发现柳夏永远不会是无果,习惯当家作主的,“只是夏天穿棉袄,热得出痱子,看着碍眼。”

柳夏又不懂她说什么了,但聪明不问,还知道问也白问。

大半个时辰后,听到乌鸦啊啊吵闹一片,仿佛告诉来者这里是哪儿。柳夏伸手要扶,兰生却自己撑手跳下车。

他有些尴尬,“你该学学天女。”

她挑眉生兴致,“你照顾的是圣女,却似乎更想照顾天女。”像小扫一样,“以前不行,如今皇帝放她嫁人,柳少侠可以争取一下。”

柳夏瞪着兰生,觉得耳朵烫,“让你别像只猴子,你胡说八道什么!”

兰生一点不怕他凶相,目光已投向前方。大雪覆盖了贫瘠土地,几株死树抓了大群黑鸦,树那边一片屋舍。若拍在镜头里,会是令人心旷神怡的冬景。但等走近,光圈去尽就是真实,残酷的真实。

屋舍多为草舍板屋,也许就是为了冬天好过,全挤在一起,每条小路只容两三人并排过。邻人像家人,对门做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妇人聊天也不用碰头,各自院里照样干活,不扯嗓子说家常。

然而,一个个穷困潦倒,警戒心却十足,看到兰生三人就冷着双目,很不友善。尤其兰生不知自己到底要找谁,站在路口感觉无从问起。

柳夏比兰生面色凝重,“天子脚下还有这样的地方,看来满朝都是瞎子聋子,没救了。”

“太后还是挺慈悯的。”昨日方知玲珑水榭老夫人居然是当今太后,生辰过两次,一次真生日,一次官方生日,“她老人家这两年一直提倡节俭,带领妃子公主和各家贵夫人捐出不少银子,平医所一开始也由她资助建立。”

“杯水车薪而已,她做得再好,却影响不了自己的儿子,悲乎。”柳夏眼底那瞬间的冷光,竟与鸦场这些人的目光契合。

“柳大侠高义,应该讨这些人喜欢,去帮我问问集市在哪儿?”兰生不多说,她自觉没有高尚伟大的理想,踏实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到达自己满意的程度,就差不多了。

柳夏听得出兰生的漠然,倒也不强加于人,果真帮她去问。他身上真有侠气,本来警惕的目光转了平和,几人一起给他指路。

三人穿过踩成厚冰的雪路,很快来到一块方场。场里零落有些草屋铺子,间中稀稀落落摆着地摊,除了货物看似老旧半陈,很难分辨买方卖方,都穷得没家当的样子。他们成交也不以银货两讫的方式,而是物物交换,在旧和更旧之间来往。

方场那头一大片坟包,没有像样的石碑,竖木牌漆了字就能鹤立鸡群,多数无名。无名,但未必无祭。祖宗保佑千万代子孙的感恩心,一直流传至今。华夏炎黄,恐怕谁也难忘自己的出处。信仰不同,纪念不同,但有生之年都牢记着。说不定,已成为辨识中华民族的基因记号了。

鸦场曾是乱葬岗,太平盛世期荒凉下来,一般人不愿踏足,就成了贫民们的安身之地。还不是普通贫民,有点不太好撞官兵衙差的过去,有些不能说的故事,却因某种离不开的牵绊,只能在这儿生活。

兰生三人一踏进集市,又引起整齐仇富的目光,但很快被置之不理,照旧冷冷清清中成交日常所需。兰生凭着专业敏感,很快锁定一家补具铺子,补包括铁,铜,瓷,木,石具各种各样的东西。

大荣对金属的控制和任何朝代一样严厉,但鸦场是没人啃的硬骨头,不过这么一家修补的破烂店。

兰生会留心它,因为补是需要手艺的,这让它在都是买卖现物的集市中显得与众不同。虽然在无果和柳夏眼里,也没什么与众不同。

她走进草铺子里,有三个人在。一个打铁造菜刀,上身只穿无袖短褂,棕铜大脸冒油汗,约摸四十来岁,右手没了食指。另一个削木桶片,低着头,左手使镰刀,拿着木片的右手少了无名指和小指。还有一个在制陶器的年轻人,只是普通家用的罐子,却好似十分用心,而他右手从罐口掏出来时,也少了无名指。

断指三兄弟?兰生突然感觉脖后冷风吹,心瑟瑟,暗道不会吧——

“三位有何贵干?”声音老大不客气,发自打铁汉,看一眼就继续打铁了,“不接。”

柳夏闻言抬眉,“我们什么话还没说。”

“这里物物交换,三位身上没有我们需要的东西。”火星四溅,打铁汉不停敲,比刚才用劲。

削木片的汉子也看过来,三十出头,长得细皮白净,完全不像苦哈哈的穷人,“哟,刁姑娘还真找上来了。”

制陶的年轻人立刻抽神,大叫一声,“刁姑娘?”

兰生立刻明白,她的画像也发到这些人手上了。

求求,给粉。

求求......大家周末愉快!

大家不要忘了去主站投角色创意大赛编号438的票哦,每号每天一票哦。

感谢!(未完待续。。

“沫爷住得一定顺心,单看这园局屋构就很不一般,藏山显水的布置。”这是实话。常府的居屋用现代说法来描绘,很专业很时尚,别具一格。

“还好吧。当初我来帝都前,造主吩咐赶工。屋子刚落成,漆味极重,又看着什么都新,要知道好宅子越古香越值钱。”常沫不识货。

无果点头。

“园里并无不妥之处,地面很硬,假山砌死,不可能有暗室。”柳夏踩过了,却不懂兰生还要无果再去的意思,“常府很大,为何你偏偏盯准那儿?”

到园中去探细的柳夏转过身来,突兀催促,“雪大了,早些家去,免得路上难走。”

兰生有数了,但道,“看来这屋顶嵌佛也是匠师自己的奇思妙想?木佛金叶安稳俯向,却完全看不出用何固定,似浑然天成。如果我所料不错,以斜梁骨檀木架搭成大小三角,大三角扣佛身。小三角挂佛后。”坡造的原理用于此处,高!

“感觉?”兰生看柳夏?当她敷衍的表情,“无果说常沫信道,家里还有卦师,万事必求吉利。而他娶妾像吃饭那般容易,可见与正妻感情不深。”

“那又如何?也许尊重发妻……”柳夏的意见是很多的。

兰生却笑出声,“嵌佛为尊?佛像多端正,即便有斜的歪的,也是从本料上雕出来的。他常沫的佛却被钉被吊,金克木的五行之道。我看他恨得很,不知是恨他夫人,还是恨佛法。”

“暂居亲戚家里,以为我们小东家无父无母无身家,连造行接活也是瞒着他们的。倒是一直想买宅子出去过,但小东家挑剔得很,眼看就过年了,越发难找。这不,下午还要看地方去,希望这回能定下,定了自然会第一个告知沫爷。实在有紧急事,沫爷可送信到勤力居所,我在他那儿寄放了行李,隔三岔五丫头小厮就去取物什。”若让常沫知道自己的身份就没意思了。

常沫不疑,“外乡人要安定,买宅子可是大事,应该谨慎些。”

第114章 金木

佛像檀架上那些木钉很整齐很多——余,虽然大荣工匠常在装饰上花过多的精力,不过这么浪费且毫无美感的用心想要体现什么?常沫问她,她只是笑笑,走了出去。

马不停蹄奔鸦场,路渐偏僻的时候兰生打开车帘,同车夫座上无果和柳夏说起常沫那个园子。

“无果,你这两日再探探常沫的园子,尤其是佛像下的金手,看仔细点儿,别漏掉奇怪地方。”

罗马古建筑中有一种设计,以人像撑柱或顶,并非从美观出发,而是以敌人或战俘被压迫的形象塑造帝国胜利。她觉得那排佛像有异曲同工之妙。木佛框在三角中,头顶尖,背钉钉,坐在金底挨克,真是惨不忍睹。

“……”柳夏完全没看出来,但金克木还是知道的,且兰生受他保护时中咒吐血让他自动请缨,“晚上我同无果小兄弟一起去一趟吧,心狠手辣之人身边也必多爪牙。”

“兰姑娘看错了,不是金叶,是金手。金托木,手托身,丰厚富裕。大吉大利。”心中无佛。

这回是恰到好处,兰生站起,“既然如此,我就静等沫爷的好消息了。”

“兰姑娘家住哪里?我好派人送消息。”也好找媒婆提亲。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