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17章 循规

兰生有点受不了,“我欠你钱了?”讨债鬼来的。

风呼呼从门外灌进来,她哆嗦一下,更没好气,“本姑娘胆子大,是谁在门外装神弄鬼,还不给我滚进来?”

一只脚。另一只脚。雪里绸裙,分明是睡觉穿的。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白披风。抓襟边的手指冻红了,小脸比披风和裙子都白。全身颤到摇晃的人。是玉蕊。

“要么关门,要么出去。”能摇晃就还能动,就算圣女让天下人酥心,她也不会酥。

颤巍巍关了门,玉蕊红鼻头红眼睛委屈看着兰生。

兰生收回手,擦擦衣服,“如果六皇子死了,宫里不会没消息。”起身回桌前,将那盏熄掉的灯盏重新点亮,铺开图纸,还是干些踏实的事吧。

“大姐……”玉蕊吸吸鼻子,这里真暖。

“干吗?”兰生头也不抬。

“我能不能睡你这儿?”她在,自己就能安心的感觉。

“只要别睡我的床,看你一把鼻涕一把泪,万一还有口水,都滴在我枕头上,恶心我。”兰生语带嫌弃,但听一阵窸窸簌簌,抬头看玉蕊躺倒在榻上,面朝自己,已经闭上眼睡去。

兰生失笑,她这里可以肯定是收容所了,猫猫狗狗都爱来。不是说她天生克命吗?迄今,爹娘健康,姐妹完好,到底克了谁?姓方那道士,不是招摇撞骗那一类的吧?要知道,秦始皇就遇到了一堆假货,结果挺好的黄金年龄就被折腾玩完。

专心做自己的事,不知过了多久,突听窗子响。

“小姐。”

兰生推开窗,看到无果和柳夏,“你俩怎么在——今晚就去常府了?”效率真高。

“有些收获。”柳夏道,瞥见桌上的纸卷,不禁定睛望,以为她率性做事,其实不然哪。

兰生本想让两人进屋,再想玉蕊在屋里睡觉,就道,“我出来。”

三人来到无果的房里,柳夏觉得后墙的小窗份外眼熟,有些发怔。

兰生看出来了,好笑,“柳少侠在这间屋里待过几日的,?是否感觉很亲切?如今扩建了,给无果用。但无果说不动小窗,才保留着。”

柳夏立刻瞧无果一眼。

无果老神在在,“提醒自己对敌不可大意。”

“……”柳夏想骂人。谁会想到,他被一个女人和一个少年欺侮至此。

兰生这个挑事的,立刻变成和事佬,“说吧,什么收获?”

柳夏见无果明显等他说的表情,只好暂压心气,“托佛的金手上刻了姓氏,常沫死了的那几个妾也在上面,除了无果查到的五人,还有六个名字。我们怀疑——”

“你怀疑。”无果截断。他不妄加判断,一向实话报给小姐而已。

“……我怀疑,常沫心里有鬼,借佛身压死魂。”倒也不啰嗦,从袖子里掏出一样东西,“你要的钉子。”

“佛身压死魂……也许吧。”兰生拿起一根钉。钉为木,比手指还粗。是用来固房梁或接顶的,但用在佛像四周?

“只要找到尸身,或者尸骨,常沫的罪可大了。”如此妄顾人命,杀了十几个人还不知收手,常沫是冷血恶魔。

尸骨?兰生捻转这颗木钉,有些重。

“无果,拍开它,以打核桃不碎肉的力道。”她突然将钉放在桌上。

无果二话不说,拔橙剑对准木钉就是一击。三人同时听到喀一声。再看木钉裂成两半。赫然见一根白骨,骨细如指。

“这……”柳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见,“你怎么想得到?”

“我没想到,只是觉得碍眼。”这钉子实在奇怪。既多余没有实用。又偏偏在不该在的地方。“你们没觉得?”

“看上去就是普通的木钉而已。”柳夏想,他就算天天住那里也不会关心钉子去。

“小姐若不说,我不会想到拔钉。”无果也不觉得异样。

柳夏突喝谁。无果已打开门,这两人倒是默契。

有花走进来,看到兰生就眯眼,“天还没亮,你们鬼鬼祟祟说什么事?”

兰生想都不想,跟她说了经过。

有花诧异,“骨屋么?”见三人都看她,不禁小得意,“我听夫人说过。那是很古老的一种筮术,连夫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封骨于屋,金木造死门,镇魂术。”

兰生沉吟半晌才道,“柳少侠,我爹说你书法很好,可会写中规中矩,别人认不出笔迹的那种?”

柳夏应会,他现在全心全意佩服兰生,甘愿听她调遣。

兰生接着说,“我知你不信官府,但我却以为国法虽有它的鄙陋,可人人都视法为无物的话,这世道就不成样子了。这么大的杀人案,我还是要报官的。你帮我写封告密信。不是我不写,而是我写字太丑,容易被人认出笔迹。我这人一般不管闲事,这事是挨到自己头上才查到了底,只是常沫十几条人命,又有咒术又镇魂,如果不是他本人懂歪门邪道,就有高人相护。我惜命得很,所以不想自己出头。”

柳夏听到这儿挑眉,“你前面说得冠冕堂皇,其实就是怕人报复。”

“嗯,我是吃亏就要报复的人,当然把别人也想得黑一点。”兰生指着有花,“就是身边人,我也很小心眼的。”

有花直道不错,“我在她病榻前吃一回鸡腿,她就在我挨打之后吃螃蟹。”

柳夏想象着那情形,有些想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大概摆不脱这么一类的吧。”兰生道,“柳少侠也可以不听我的,直接过去把常沫砍了脑袋,不过官府一定会趁机让擎天会背负滥杀无辜百姓的臭名,虽然你可能不在乎。”

谁说他不在乎?杀官是一回事,杀民是另一回事。

“我又没抱怨,不过要小心常沫也许早买通了官府。死得也不是一个两个,死者遗属也未必都能被买通,他却逍遥至今。”柳夏自有顾虑。

“是,我也想过了,所以这封告密信不能随便交给什么官。”兰生当然想得到。长风造在建筑业只手遮天,不可能是普通的商人或工头。

“交给谁?”柳夏问。

兰生笑着告诉他,胸有成竹。这案子要办得漂亮,可就是大功一件。她认识的人中,恰巧有那么一个想要表现自己的,而且地位足够高,常沫未必搭得上,或者还未来得及有勾搭的时间。

天亮时,柳夏写完信,无果送去,又带着对方的回信来,邀她当日过府亲述,并在兰生帮助下收集证据,包括了全部空棺,多枚骨钉,还有愤怒的家属控诉,常府里的仆人证词。

看起来,兰生能用自己所学把违法事件循规蹈矩解决掉。

今天起点角色设计大赛最后一天啦,大家记得去主站投438丁小一票哈,谢谢。

这两天比较忙,感谢亲们的粉红打赏评论,订阅推荐和点击,感谢斑竹们帮忙管理。

希望能多写一章,星期三或星期四能双更。(未完待续。。

兰生跳起来,拍着心,惊魂不定,“谁啊?”

砰声是开门声。开了门,风吹进来,当然把灯盏扑灭了。但刚才刹那,她还真以为自己试成功。

玉蕊喝了个底朝天,才缓过劲来发声,“六皇子死了。”

兰生正给她倒第二杯,闻言手抖。茶泼掉一半。“你今天进宫了?”

兰生再看,那句话就不见了,但确实能找到一个个的字,只是散得乱糟糟的,根本组不出这样一句话来。如果眼花或心理作用,那她也太能想像了。

说实在的,能看风色这事还没弄清楚,要是还能纵风,自己就朝呼风唤雨踏出了第一步?兰生自嘲着,真心觉得有天能未必是件好事。要知道大荣把这些天能者当资源还滥开发,以至于这群体中很多人短命且后继无力,大有绝种的可能。她不希望自己拥有天能,如果真不止看风色那么简单,又希望与其别人来发现,不如自己先搞明白了。她对为皇帝服务为大荣谋福这样的荣耀,一点提不起兴趣

“没有。我梦见的。”玉蕊倚墙坐着,拉起被子,仍有些微颤。“六皇子就那样死死瞪着眼睛,说我害了他。好可怕!”

“你除了看病气,还能做梦成真?”兰生吁口气,梦啊。

玉蕊摇头,眼里浮着淡淡水气,“虽然是梦,却像真的一样。大姐,我杀人……唔唔……”

“灭。”

砰!蜡烛灭了!

第117章 循规

“我…..我……”我了半天,没说出第二个字。

兰生走进里屋,抱出一床被子放在卧榻上,见玉蕊终于自发自动躺过去裹被子。“还好不用我给你盖被子。”

说得嘲弄。手里却倒了杯暖茶送过去。

兰生捂住她的嘴,眸中沉银刃,“自己吓自己,是蠢人干的事。杀什么人了?你我昨日进宫,你顺道去了月华殿,但没见到六皇子,然后我们去见太后。就这样。哪怕是拿铁杆撬嘴,你也给我闭牢了,死都不能对人说真话,包括金薇。一家子的命在我俩手里,也不是你愿意以命赔命就能解决的事。圣女,你说呢?”

玉蕊唔唔点头,眼泪落在兰生手背上。

兰生顿时头痛,自己难道看上去像个和蔼可亲的大姐姐吗?圣女大人为何一副只有她可以投靠的小可怜样儿?

怒可生风?那她现在对常沫怒得很呢,试试?

抱着试试的念头,不如说是玩玩的念头,兰生盯着桌上包在琉璃中的烛火,聚集自己吐血时的怒意,学她娘的语气,促吐一字——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