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19章 灵猴

这些日子从军,跟泫冉他们整天厮混。也学油了。

庭筠笑了,“听人说你嚣张之极,仗着长风造欺行霸市,本来我还不太信,想天子脚下竟有这么无法无天的人。这会儿亲眼瞧真了,不得了。我告诉你,我不怕都府大人,怕我娘。知道我娘是谁么?”

“是谁?”常沫鼻子喷气。看瘦条的小子要说什么大话。

常沫膝盖一软,跪伏在庭筠面前,“平……平郡王……参见平郡王。”皇族啊。

“沫爷免礼。”庭筠让人把他架起来,一同在亭里坐,“我这会儿担着差,就是个小小都尉,不用行大礼。沫爷。不好意思啊。密告这种事我们也明白十有八九不真。不过此次对方提供了证物,所以大司将让我来例行公事。你就当我来喝茶,会会大名鼎鼎的长风造。”

庭筠怔住,不由想起兰生的反对来,暗道糟糕。

“这是古传的祭屋法,将人骨封在屋里压邪气。我当初搬进来时,府里有不干不净的东西,所以请了一位术师。他将脏物压在此屋地下,让我找来人骨封屋,且每过十五日就要添。这些人骨是从义庄买来,无人认领的,不少也相当年月了,您只管找仵作来验,也可找义庄的人来问。小的绝无半句虚言。”一堆白骨又如何?能说是那些女人的吗?“至于金手刻了我那些妾的姓氏,毕竟夫妻一场,上不了家谱,好歹提醒我记着。这么做,犯了哪条王法啊?难道那些妾短寿夭命,也是我不对?”

一问接一问,庭筠答不上来,心里懊恼没听兰生的。

“怎么会是你不对呢?是你的妾们没有享福的命罢了。”一声朗然,如金阳破乌云。

庭筠站起,对来者喊声冉表兄。

泫冉到。

常沫当然认得东平王冉世子,也起身迎,但不慌不忙,“冉殿下。”

“沫爷流年不利啊,小年夜乐团圆,却闹出这般不愉快的事。”泫冉笑声也清朗。

“谁说不是呢。看来要请卦师来算算吉凶,是否明年运势不佳。世子爷,在下真是被人诬陷啊。之所以空棺,因那些妾生得都是急病,怕不干净,暗中火化了。瞒着没说只是觉得人都死了,何必还让父母再伤心。骨灰收得好好的,在祠堂里供着,世子爷大可派人查看。?”他打算过最坏,虽没料到骨屋让人看穿,也备有后招。

“也许沫爷府里的脏东西并没有清理干净?否则确实太巧了,抬一个死一个的。”泫冉咳一声,“听说沫爷养得猴比人长命,招来让本殿下看看?”

常沫笑声突怪,十分刺耳,然后才道,“那皮猴不知躲在哪儿,下雪这两日连我都没见过它。”

“不妨事。本殿下也是刚听说小郡王来搜常府,想着公事归公事,还要讲人情,特意过来关照一声。”

泫冉转而对庭筠道,“长风造每年给国库贡献多少税银,冲这一点,咱们也要容缓些。再说,自古传下来的术和道那么多,封骨之类的事也不算疑点。你去看一下常府祠堂里是否有骨灰罐,我同沫爷喝杯茶。”

庭筠心想,明明常沫强词夺理。但泫冉是他的上将,不得不听从。刚带人出了园子,面前忽站两兵挡住他的去路。他心里正不爽,沉脸要喷火,看到对方的脸,却不禁好笑。

“兰生?”

兰生穿着都军司的兵服,将庭筠拉到转角,低声道,“小郡王不用去看,骨灰肯定是假的。”

“我当然知道是假的,但冉表哥的话能不听么?说起来,他怎么知道我来搜常府?”看兰生鬼鬼祟祟,平郡王也不由鬼鬼祟祟起来。

“我找他的。谁让小郡王不听我,就不肯再等两天呢?”结果,泫冉非把她也拽进来,说是她想出来引猴出洞的主意,当然由她自己执行。

庭筠叹口气,“事到如今,能让常沫那家伙心服口服就好。没见过如此冷血的恶人,把他害死的那些人骨头都找出来了,还眼睛不眨说谎。”

“变态的连环杀手都具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兰生说道。

“欸?”有听没懂。

“猴子。”考虑到柳夏的双重身份,换无果上场。

庭筠睁大眼,看见一只褐身白脸的猴子从园子里钻出来,还贴着墙根往常府深处走。来不及问兰生,学她和无果,远远跟在猴子后面。约摸过了一刻,猴子跳进一座院子里。

院门大开着,兰生走入,没看到任何屋舍,只是一处清静花园,而猴子不见了。这是常府另一头,墙外是一条小街,无果说有人走动。

“猴子呢?”庭筠稀奇得不行,一眼看到底的花坛木亭和围墙,是夏天纳凉的普通地方。

“无果。”兰生问转完一圈墙头的少年。

少年苦脸,“猴子肯定进了这里。”

于是,兰生抱臂闪到门旁,“小郡王,接下来就是你的事了。”

庭筠愣道,“什么事?”

“掘地三尺,把猴子找出来。”书呆子当兵,旁边的她看着累得慌。

“哦,有道理。”庭筠立刻下令搜找密室。

他们忙得不亦乐乎,东敲西打,转眼将花园翻了个遍,土都掀了一层,却无所获。兰生有些诧异了,以为密室只可能造在地下,哪怕设计再巧妙,也躲不过地毯式搜索。

“猴子可能跑出去了。”庭筠道。

“不太可能。”兰生踱向亭子,“墙那头不是常府,常沫那么小心,不会冒被别人看到的风险。再说,一只猴子大摇大摆走到街上,人人瞎眼看不见?”

“那猴子上哪儿去了?不是钻地,飞了上天?”庭筠反问。感觉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她还找来表兄,更是丢人现眼,所以没好气。

兰生对冷嘲热讽没反应。她是建筑师,刚才觉得这四角亭子太简单,所以没有多看,现在重新检讨。

亭,四角方正。本来是砖地,能撬的都撬开了,露出土面和柱石基底。四柱挺粗的,但绝对容不下一个人藏身,更别说作为通道的可能。

然而兰生是建筑师,就像好的时装设计师能一眼看出一件衣服哪部分是剽窃的,哪部分用了旧款,哪部分是真正的时尚,她对建筑的每个部分比常人挑剔得多。

现在,又到了挑剔的时候。

常沫心中一波波惊冷,但想他做事不留痕迹,更不可能有人识破骨屋的秘密,稳道,“这是谁信口开河诬陷我?我常氏富甲一方,要什么女子没有,还用得着下咒霸占?大人,冤枉!在下愿与告状之人当庭对质。”是哪个不要命的?

庭筠哼一声,“此乃密告,不然怎由我都军司出面?你若无辜,只管让我们搜就是了。”

庭筠将常沫的震惊看在眼里,但笑,“来人。到沫爷佛堂里把木钉一根根给我拔出来,还有梁桩里脊木里佛像里金手里,都得敲敲打打,别漏了里头的东西。”

常沫说不出一个字。

“老爷!老爷!都军司上百号人说要搜府!”常沫的大管事慌不迭跑进来,“而且不管我好说歹说,已经冲进府里。您快去看看吧!”

密告?常沫还不知庭筠另一个身份,“连个告状的人都没有,凭你一句话就要搜我家里。你可知,都府大人与我是结拜兄弟?小子,看你牙还没长齐,还是先回去弄弄清楚再来。”

“沫爷放心,屋子拆坏了。都军司赔你银子。”庭筠说完,就听前头花厅里便发出乒乒乓乓拆木的声音。

很快,园里多了一堆白骨。残雪未融,映得森寒阴冷。小骨藏于钉,大骨藏于木,头骨在梁里排排滚。

常沫的脸,却比白骨还森冷。都府大人没来,也许得了消息,不敢来了。不过,他还没输呢。

常沫不认识小郡王,但打着笑脸,“在下常沫,不知大人可有搜府的凭信或官印?不是在下不信大人,?只是我长风造在帝都名声不小,平日和不少大人打交道,看你却陌生。”

庭筠让人拿出官印,“我是都军司尉官庭筠,有人告你杀人藏尸,恶咒霸女,以活人为祭,所以不得不来搜一搜。”

第119章 灵猴

常沫白着脸,扯僵笑,“平郡王找小的喝茶,那肯定要好好招待,只是不知对方有什么证物。”心里开始觉得大不妙。

庭筠一招手,身旁副官在石桌上放了一枚木钉。钉子滚着滚着,副官拿刀鞘往上一拍。一根白骨赫然出现。

常沫吓得魂出窍。怎么可能被人发现?谁?是谁呢?

庭筠不知常沫心中所想,“沫爷,看来这回告密不是空穴来风,你确实杀了不少人。如此一来,我得请你去都军司大牢住了。”

“这算什么证据?”常沫笑声嗤嗤,“平郡王,误会大了。”

“我娘是荣阳公主,我爹姓庭。”庭筠看着常沫变脸,“我还有几个舅舅,你可能听说过。”

常沫先是一惊,很快镇定下来,?对大管事吩咐,“你快去给都府大人送信,说这可不是我一个人倒霉的事。”

大管事才走,庭筠就带了精锐闯到常沫面前来。这屋藏骨,还有金手,都是最重要的物证,因此他亲自奔到这里。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