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20章 风杀

“害人非我所愿,终于等到这日风来,已无需苟且偷生。莫忘,我族便是死绝了,也要大荣陪葬!”说罢,以众人料不到得迅雷不及掩耳,一头冲上坑墙,撞得血浆迸流。

常沫当下面若死灰,扭身要跑,却被泫冉身后的亲卫眼明手快架回来,押跪在地。

“沫爷别跑啊,让本殿下都替你心虚。”泫冉敛眸,看看庭筠。再看看兰生。这两人,一个是毫无经验的小子,一个是乡下进城的姑娘,竟捣鼓出这么惊人的真相?

老头满脸满手皱皮。身材佝偻。在火光下不停翻着眼珠,不习惯光亮,但听人声而干嚎,“杀千刀的常沫!挨万刀的常沫!我早知你有今日!可恨我不识歹人心。有眼无珠!”骂完之后又哈哈大笑。“好!好!好!死期来了就好!”

他疯颠挥着双臂。在坑室中抬脸眯眼,像瞎子一样乱撞,却又仿佛在找什么。突然翻出混浊的瞳孔定在某个点,缓缓跪了下来。

吓到了吗??他小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小心——问,“兰生?”

兰生看向他时,衣服不扬了,发丝不浮了,眸中波澜不兴,除了脸色有些白,“小郡王,常沫是死有余辜吧?”

“嗯,这种人罪有应得,到最后还不知悔改,结果让老天爷收拾了,绝对死有余辜。”庭筠说着说着,心里强大起来,“这风刮得好,别人没事,偏他摔下去。”

“那就好。”兰生的目光从坑室移向前方,神情愈冷,脚步随渐悄的风走,“小郡王,应该没兰生的事了吧?兰生告退。”

庭筠点头,“这么晚了,我派人送你回去。”

“怎么,你要走?”泫冉大步过来,没看到庭筠所见的兰生,只觉她脸色差,还调侃,“兰生小姐终于也知道怕了?”

兰生冷冷瞧来一眼,福身礼都没有,颔首就退出了花园。

无果如她的影子。

“是我吗?”她问他。

他不回。

“是我吧。”她自答。

他不知。

“我想他死,想让他摔下坑去,脑袋着地,死得凄惨,风从我心里出来了,手上也有,全身好像卷起,根本不能控制。你看到没有?”她必须要找个人说说了,否则会憋成神经病。

“没有。”无果这次答得快,“小姐多想了,只是一阵大风。”

“你小子那时以为我有预见力,还很激动呢。”兰生发现,无果和有花一样,来了帝都就迎风长。

“有花说瑶镇地方小见识少,如今我们都明白了。”无果耳听六路眼观八方。

“明白什么?”她来听听。

“小姐长命就好。”那么厉害的咒师让常沫封在地下,再看天能给天女圣女招来的麻烦,才明白人活一世,就该像小姐常言的,健康长命,做自己喜欢的事。

兰生拍拍无果,感动道,“我们一块儿长长久久活好了,当老人精。”

无果突然回身,“有人来了。”

白鳞龙,青涛海,在身上显尊贵非常,因为让兰生紧急通知的,连将袍也没来得及换上。泫冉追了上来。

“送你上马车。”今日人人脸色变了又变,他的神情仍似铺着阳光,灿烂在笑。

所以看在兰生眼里总有点不真,不自禁要保持距离,“冉殿下不用处理常府的事么?”

“庭筠担当的案子,我帮个忙也就罢了,指手画脚会讨人嫌。”泫冉当然也知道表弟急于要在姑父面前表现,“你显然明白找谁能办这件棘手的案子。常沫杀人固然不能姑息,如果你一开始找的是我,肯定不会闹得这么大,他也不至于这会儿就死。”

是啊,不至于这会儿死,然后就死不了了。常家多塞点钱,改判流放,常沫一辈子或许不能再像现在这么风光,仍吃香喝辣,妻妾成群。

“常沫每年交你们多少税银?”她开口一点情绪也没有,淡淡然,似聊家常。

“怎么?”泫冉不解其意。

“我只是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和他交一样多,甚至比他多的税银,是不是也可以随便杀人玩?”她在金手佛洞外听到泫冉的话。

泫冉这回没跟她争辩,叹口气,“你怎么这么要强?当属男儿的强魄,却显在女儿身,不是太好。女子出嫁从夫,你做不到,固然聪慧不同寻常,长此以往仍会令人头疼。”

兰生要上自己的马车,却被泫冉拉住。

“常沫死得好。”他目光凉冷,“你想听这句,我也不是不能说。但常沫这种死法不能让常家人心服口服,更是事实。”

“我倒觉得最后会是审案人让犯案人说得心服口服,无罪释放了呢。常沫没错,他被咒师反控,为一家大小对其俯首听命,如今咒师死了,还有人毁尸灭迹。裴氏的尸身与他无关,他骨屋的骨头又对不上人,就算还有我这个受害者,偏偏活蹦乱跳,没让他强占成妾。”兰生眼中冷笑,“然后常家感激涕零,拼命填充国库,宫里和帝都各后宅里不用再把节衣缩食当借口……”

“兰生,少说两句。”这姑娘是要和整个大荣为敌?

“啊。”兰生从泫冉手里抽出衣袖,“我不想多说,就是怕自己说多错多,冉殿下如今知道了吧。”

“你这是给自己不搭理人找借口?故意吓煞人。”泫冉笑淡了,反而显真性情,“明日年三十,过个好年,从今往后大病小病都别生,也别碰上像常沫这样的歹人。”

兰生不言语了,进入车内。

泫冉却又张手撩帘,“问你一句话。要和长风造的人打交道,你想做什么?”

“……”兰生想想,“做自己。”

泫冉看兰生半晌,“欸,平凡普通些,我也不会多瞧你一眼,所以让我缠上不能全赖我。”

做自己很难,做无赖容易。

今天第一更。

第二更还在写,所以会晚。(未完待续。。

“小郡王,看来你得多叫点人来拆亭子了。”还是在地下,只不过要多花功夫。

庭筠如梦方醒,立刻调来不少人。亭子石基叠了丈厚,一块块撬开很费力气和时间,但那两根由石材变成了砖材,一直往下伸的中空柱子,给了所有人继续苦挖下去的动力。

兰生惊望,只见外墙上一道黑影。

那人袍袖似乎装飓风,鼓满了向后狂甩。火光朝黑影晃去,刹那无所遁形。但他不躲不闪,脸上蒙黑巾,眼睛藏在斗笠下,双手一扬打出数枚弹丸。弹丸落地就炸,威力不大慑力大,吓得兵士们纷纷躲开。其中一枚落在老头尸身上,顷刻就烧了起来。

石柱架在石基上,其中两根对角柱靠近石斗拱的高度,改用了铁条雕笼的设计。

“筠表弟,我们茶都喝三四壶了,不见你回来,怎么跑这儿挖坑?”泫冉和常沫走入花园。

泫冉道声毁尸灭迹,才喊追,黑影就从墙头消失了。他的亲卫们去追,片刻空手而回。这一切发生在眨眼之间,防不胜防,离奇古怪。

常沫瞪着红眼,看老头的尸体烧得焦黑,这才跳起来手舞足蹈,也似疯子一般,“人不是我杀的,是这老头干的,都是他干的。他会邪术毒咒,说我不找貌美年轻的女子给他,就会害我全家。他说他要修道成仙,让我把他密封在暗室之中。真的!你们也瞧见了!他还有同伙!跟我没关系,请殿下明察——啊——”

一阵大风,好似那道影子袖里的风放了出来,吹得狂肆无比,将坑泥掀半天高,尘雾霾霾,逼得每个人抬袖遮眼挡口鼻。

但无果伸手进去,竟然探下一整条胳膊,“空的,猴子应该由柱子钻下去了。”

庭筠看着兰生发呆,想不明白她怎么瞧出来的。

第120章 风杀

有士兵跳下去查看,将人翻过来探鼻息,然后对泫冉摇摇头。

那老头跪向东方,与兰生站的位置正好相背,但她呆呆看着,不知为何,胸口一处灼烫到呼吸艰难。

“什么人?”有人大喊。

风土过去,常沫坠在坑底,已经摔断脖子一命呜呼。他的样子十分恐怖,七窍流血,双手勒着自己的脖子,鼠眼凸成绿豆,还咬掉半截舌头。

庭筠头回看死人,还连看三个,就有点受不了,扭过头却一怔。身边不远就是兰生,他见她衣服飞扬,乌发丝丝浮起。虽然只能看到她的侧面,仍感觉一股不可遏制的怒恨。

夜袭来,宁静漂亮的小花园已经变成丑陋的坑地,火光照亮一个长宽三丈多深两丈的暗室。类似陵墓的深度和构建,只是以亭柱和埋在墙里的通风口代替伸入地下的台阶。暗室里,除了裴氏被肢解的尸身,一只猴子,还有一个披头散发的瘦老头。

这样的设计兰生并非第一次见,一般用来放灯盏或点火盆,美观,冬暖如春。用铁条补足强度,石柱石拱架木顶,力学上也是可行的。她挑剔的地方却是太干净了,连一点烟熏过的痕迹也没有。要知道,灯盏有烟,火盆更留黑底。当然,也可能是常沫从来没用过,但恰恰是在猴子消失的花园里,太巧。

“无果,看一看这两根柱子顶上有无可疑。”她不认定自己的怀疑确切。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