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22章 开吉

常沫杀人是个人行为,长风造祭白羊是组织行为,两者没有关联。所以常沫死了,不代表白羊就不祭了。在长风造帝都分造的新老大来接手之前,一切照旧。以红麻子马何为首的工匠队继续抱以观望不参与的态度,还每日在庆云坊四周游荡,反复警告同行业者。愿意帮她的管宏也因此不好出面,只能私底下指导兰生造宅的步骤细节和注意事项。

要找常夫人娘家人,对掌握半壁大荣工造行的常氏并非难事,而常沫到底姓常。好消息飞快传来,常夫人对兰生千恩万谢,然后就辞别她回族地去了。

兰生劝不了常夫人丢下家人远走高飞,也劝不了常夫人要为常氏的名声?守寡,她只能为之争取到最大的利益,至少后半生衣食无忧。连带无辜的家人孩子。

所有的轰然闹动,骂这个赞那个,可怜了谁可恨了谁,亏了谁贪了谁,唯独掀起风浪,真正的破案者南月兰生丝毫不为人提及,却安然一隅,开始建造自己的第一所宅子。

事实上,也不是那么安然,有点焦头烂额。好吧,很焦头烂额。

“管什么,让我没有后顾之忧,还得谢谢她呢。”有花日益显出掌家的本事,兰生乐见其成,“我在外头哪里厉害?个个欺我是女子,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泊老三嘀咕一句,“一天不给饭吃,还不厉害?”

“我还没说你,你倒对我有意见。你就是个滑头,这边对我卡得紧,要补材料就说不行,那边对你兄弟大方,一日三餐,顿顿丰富。褐老四一人一顿吃五大碗白米饭,还要大肉大油的荤菜配着,饭后还得喝点小酒,你眼睛不眨全点了头,十日饭钱十两银子。当我不知道?”她还有本账,是锦绣庄平旺记着。按理泊老三是她的账房,该向着她,谁知倒过来了,她得倚仗外面审计的。

泊老三讪笑,“今后不敢了。”

“你敢,我就告诉你们二当家,他那群好兄弟拉肚子拉到差点没命是怎么一回事。”多出息!她找人保他们出来,又解决住宿,结果给他们几日的伙食费一顿吃光,居然还食物中毒。

兰生想想就来气,“要不是你们之中还有几个盖过房子,我早不留了。有力气不给我好好干,没脑子不给我好好听,惹毛了我,我也不跟你们大当家二当家说,直接跟官府告密,把你们一网打尽。”

泊老三终于怕了,脑袋啄米点,“大小姐,今天我就给他们吃一顿,干不完就不给。明日起一日两顿,双日有肉有米饭,?绝对没酒。你放心,剩下三十两银子一定撑到四月交工。我现在就去勤力所,让那群小子干活。”

兰生看泊老三走了,才对诧异的管宏道,“管头儿在想我哪儿找的这些人?”

管宏点点头,随后却叹口气,“能有这十来个人力让你使,只要管吃管住,不用给工钱,算不错了。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受长风造的约束。”

“是这个道理。”兰生想到他刚才说的,“我要说自己是大国师之女,长风造能算了么?”

管宏自发走到桌前看兰生画的地基说明图,暗叹这姑娘学得真快,但道,“那要看大姑娘自己的志气,是就此认输,还是凭实力赢。不过,你若真公开了身份,不会招人非议?”

“总比丢手指头强。”关于祭白羊的事知道得还是不多,但被祭过的那三位都缺了手指,可见部分悲惨下场。

“我这么想,等要砍手指的时候,大姑娘再说出身份来震人。”管宏原本却只是冲着她帮自己的人情,如今跟她一起做事,就觉着她挺不一般。

兰生那手精细制图的独特本事令他大开眼界,领悟力更强,虽然施工上完全就是什么都不懂的新手,但现学现搬居然也做到十分足。昨日深夜他偷去庆云坊瞧过,进展有些慢,但工序上挑不出错。

“哈哈,好主意。”拼爹,她不耻。自小她爹没疼过她,拿名头出来补偿父爱也应该。“不过,我觉得能过这关。”

其实祭白羊这事本身不令她恐惧,如管宏所想,抬出国师之女的话大概手指不会断掉,但永远被建筑业拒之门外?她的出身不由自己,她的婚事不由自己,她的梦想还不由自己?那真是活得行尸走肉了。

“能过!一定能过!”这节骨眼上,就得憋口气自己骗自己,管宏表示全心全意支持,“鲁老爷不是要看草图,大姑娘弄好了没?”

兰生找出卷轴给管宏看。

管宏瞧东一块西一块的墨渍,很无力。这姑娘图纸是超一流,作画是末一流,好像出自截然不同两人之手。

兰生自己也知道,“鲁老爷要求的是山水画,我不行。”

正说着,南月凌拿着一个纸卷跑进来,“我画了一幅。”

管宏铺开一看,简单的三合院呈现得美轮美奂,连声赞大好,“凌公子天赋聪颖,听大姑娘说一遍就画得出全貌来,高啊。你们姐弟联手,买宅的和造宅的两边满足。”(未完待续。。

常夫人同本家作了笔交易,只要本家找到常沫拘禁起来的娘家人,她会继续以常沫正室夫人的身份照顾这个家,虽然她自己无所出,仍会好好将常沫的儿女养大成人。民间的谣言迟早会散,说书唱戏迟早会模糊真相,但她却是活证,能让常氏其他人至少挺直腰板,把常沫对家族的名声损害减到最小。

常夫人同兰生哭,她这个年岁也没别的出路,还有一大家子需要照顾,而常沫一人的错也不应该连累到孩子,因此兰生帮她想了这套对付常家的说辞。

兰生咬一口丝窝卷,没滋没味嚼着,“精神食粮。就像你以前跟我娘学习的时候,捧个小人扎到天亮,一样的意思。”

有花说不过兰生,只能摆张不服气的脸。

正月十五,雪消冰融,庆云坊动工已满十日。

常家欣然同意。本来就头疼常沫造成的家族损失,常沫正室如果能坚守住,长远来看确实对本家有利。

香儿这时走进来,说泊老三和管宏在外候见。兰生就让她把人带进来。

有花又道,“泊老三和流光柳夏一块儿的,知道你的身份也就罢了,那个管宏却来历不明,你也敢放进来。”

管宏正好听见,呵呵笑道,“可不是,我这两天就在琢磨这事,要是告诉红麻子庆云坊的宅子是大国师长千金接下的,这白羊还祭不祭了?反正我刚知道自己进了国师府那会儿,腿都软了。”

之后常家突然一改强硬态度,以告慰死者亡灵的说法向那些死了女儿的人家赔上银子,被官府发回的常沫尸身也草草埋葬,没有运回族地入土。

当然,这一切都是悄悄进行的。?兰生之所以知道,则是听常夫人说起。

第122章 开吉

管宏只能纸上谈兵,兰生只能纸上搬兵,但她有充足的建筑理论基础,没有规范的建筑实践经验,还用着一群空有力气不爱用脑的笨蛋匪类,时不时跟她唱对台戏,压根不服管。可想而知,那是怎样得举步维艰。

所以这天,兰生睁眼就是头痛。半个月了,地基还没打好。前两天褐老四又领着匪兄匪弟们偷懒,吃了午饭,整个下午就不知去了哪儿,踩着晚饭的点回勤力,吃饱睡觉。

摆早饭上桌,有花看兰生揉太阳穴,终于有机会说说了,“我就说造什么房子接什么活儿,又不是穷得没饭吃,更不差你拿进来的二百两银子。你瞧瞧自己,晒得跟烧过的木头有一拼,还早出晚归累得要命,为一大堆麻烦事睡不好觉。何苦?”

有花不知祭白羊的厉害,嗤之以鼻,“我还祭猪头呢。”一转身,走出了屋子。

管宏挖苦兰生,“?这院外是大姑娘最厉害,院里是这丫头最厉害,大姑娘不管管?”

因为成了悬案。不能大张旗鼓表彰破案有功的平郡王,但人人心知肚明常沫就是凶手,都军司大将军在年绩考上说尽平郡王好话。他本有爵位,升官当然也比别人快。同常沫结拜的都府大人悄然落马。他成新任都府大人正参知。地位仅次都府大人。与几位表兄只差了一级。对于脱了军服这事,他也观念一新,觉得文职军职都能建功立业。而他优势在笔,更有发劲力,安然接受升职令。

常沫杀人案以重要人证和嫌疑人死亡而无法审下去,都军司最终不了了之。这虽然在兰生意料之中,但无论如何常沫已得到惩罚,她没有理由纠结。

另一方面,帝都百姓对此案震惊无比,说书的,唱戏的,各种改编,短短几日就传遍大街小巷,随处可听人说起。常家对官府抗议他们无中生有,官府却不管了,因这些人没提案中真实名姓,又宣扬都军司的断案神奇,有助于朝廷挽回一些近年在百姓中间的烂口碑。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