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26章 萌宠

“我不要当嫁不出去的老姑娘。”瞥一眼兰生,有花怏怏,“不是说你。”

把大家逗得很开心的车非微,唯独对有花没说好话。他说她这辈子嫁不出去,但不是件坏事。没相公就没孩子,没孩子就自由,如果能活过二十,就有机会游遍天下,甚至能出海探险。

有花当场掉脸,一晚上憋闷气,没跟车非微说一个字,回来的车上将车非微骂了个臭头。

“可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想他是天玄道弟子。遥空大师闭关。让他帮柏老板,肯定有点本事。再说,他对你们都捡好的讲。为何到我这儿就一字好的没有?”有花让兰生的声音惊回头,“越想越真。”

“怎么一字好的没有?他说这辈子嫁不出去也不是件坏事,当成好事来说的。他要这么说我,我也会觉得还不错。游遍天下,出海探险,肯定不会是自己一人前往,而有志同道合的伙伴。如此快意人生,同拘在一方相夫教子,不能说哪个不好,看各自心向往罢了。”兰生解读得通。

“吱吱。”小东西看到兰生就手脚并用要上前,却让绳子勒住,细叫两声。

猴子。还不是随便哪只猴子,而是常沫养,不,那个咒师养的猴子。除却阴冷残酷的诡异,忘却森然恐怖的白骨,腐烂作呕的尸臭,抛却疯狂的变态,神秘的老者,这时,它就是一只漂亮的长尾白脸猴。

兰生记得,坑室挖出来的时候,猴子一直跟在咒师身边,对那些想要跳下来捉人的官兵龇牙咧嘴,发出凶狠的叫唤。而咒师死的时候,它却份外安静坐着,在他尸体旁边一直盯看。常沫摔下坑后,那猴子就不见了。谁也没在意,一只畜牲罢了,就算有些灵性,却不能当作证人,也不能当作证物。

但是,以为回归大自然的猴子却出现在自家厨房里偷吃,不可能是巧合。

有花那晚不在常府,没见过猴子,稀奇得很,“居然是猴子!不可置信!偷跑进厨房也罢了,还会洗碗?无果。你是不是漏抓了它的主人?”

无果知道这猴的来历,就问兰生,“小姐打算如何处置?”

“带出城放进山里去。”兰生想,这猴子跟着咒师,应该见过那些杀人肢解下咒的情形,万一表里不一,哪天凶性大发,岂不是危险?

无果就拉着猴子要走,但猴子好似立刻明白了这是要赶它的意思,一手抓着绳。一手刨着地。吱吱尖叫,还回头用大眼瞧兰生。每让无果拉动一步,它的叫声就凄惨一分,把香儿和厨房两丫头全引来了。她们听说就是这猴子偷吃东西。又惊讶又可怜它。最后推了香儿跟兰生求情。

“小姐。这猴通灵,好像也想留下,不如咱们养了它吧。”

有花同情心也不多。却被猴子凄楚的样子打动,“要是能吃剩菜,那就养着,不多花银子。说不定好好驯一番,还可以看家护院。”

丫头们连连点头。

猴子似乎知道大家在讨论它的去留问题,刹那安份蹲着,不叫唤了。

兰生问无果,“你说呢?”

无果道,“我三更抓到它的,之后就把它拴在房里,一晚上倒是不吵不闹。刚才突然绕着桌角开始转圈,我带它出来,才知是小姐起了。”

“你这话的意思是它想见我?”今日这猴确实不惹讨厌。

“我没这意思,只说实情。”无果答。

兰生走下台阶,离猴子一丈远时蹲下,抱着膝盖歪头看猴,“可我不太信任你啊,怎么办?”

猴子也歪着脑袋瓜看兰生,抱膝盖,尾巴放了下来,伸手从脖后拉出一条和褐毛同色的线,线上系着一个指粗的竹管。它抓着竹管,一个劲往兰生面前送。

兰生让无果解下竹管,发现里面有一个纸卷。纸卷上写着:吾罪难恕,小白无辜,生于市井混于人迹,不知山林同类,请好心人收留。

托孤这么明觉大义的事捱不上,让她代管宠物?

“小白?”这名真是——她都不好意思叫出口。

但猴子很兴奋,手舞足蹈又要冲过来。大概没人照顾了,它毛发上粘着脏兮兮的饭菜和邋遢东西,连抓过的竹管都有异味。

兰生让无果拽绳别放手,皱眉对小白说,“你会洗碗,怎么不给自己洗洗澡?”

小白抬头看着她,仿佛在动脑筋,但下一刻又绕着无果转起来。

有花笑,“再有灵性,难道还听得懂人话不成?能洗碗已经不得了。”

兰生对香儿三个道,“谁先求留下它的,谁照顾。”

三个丫头商量一下,齐声说,“我们一起照顾小白。”

兰生就觉太阳穴一跳,“既然留在我这里,就不能再叫小白了。”感觉整个院子的人都会因此变傻。

“那叫什么?”香儿问。

“……小黑。”脸白有什么用?

香儿三人面面相觑,但觉不如还叫小白。

“不乐意?那我还是让无果扔出城好了。”兰生说到这儿,对绕圈圈的猴子叫一声,“小黑!”

猴子定住,看着兰生。它当然不至于听得懂人话,但对人语气神色的变化反应比较敏锐。

兰生指着它,道声小白就摇头,道声小黑就点头,反复几次之后让丫头去厨房拿来一个热气腾腾的包子。

“小黑。”她把包子递过去。

猴子不动。

“小白。”同样的动作,但猴子上前,她却将包子收在身后。

她再道一声小黑,猴子动了,取走包子。

兰生拍拍手,对呆傻眼的香儿她们道,“它自己都同意了。”

从此,多只宠物猴,拖后腿型,不拖后腿型,要观察。

粉红34啦,亲们对聆子太爱啦,还差11票双更,感觉要出汗。

感谢感谢!

感冒发烧快退散!(未完待续。。

金薇说,车非微是寿星福相,会长命百岁。

有花却说,车非微是只笑面虎,看似拔了虎牙,其实是藏起来了。

想得走神,直到有花抓了她的手腕,兰生才将发散思维收回,“我早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无果就挺好。你要担心,立刻定亲,下回见到车非微便能笑话他。”

“无果是弟弟。”有花白兰生一眼,“我才十七,二十之前一定嫁,你不帮我找,我请夫人找。”横竖她已经紧张起来了,而且三年那么久,来得及。

正月十六,兰生走出里屋时,见有花黑着眼圈在梳妆台前发呆,就想这丫头看来当真了。

有花这么讨厌车非微,兰生很理解。

“小姐,偷进厨房的……东西抓到了。”说无果,无果到。

“我不帮你找,但我允你自由进出自己挑中。”兰生走出屋子。自己未来的相公都是别人在找,她还给人牵线搭桥?没这本事,没那工夫。

有花紧跟着,不满道,“哪有这么敷衍的?丫头的亲事不都是主子指配?我要跟你陪嫁过去,你不管谁——”

他算卦,不像骗子像魔术师,花样百出,连金薇如此的冰美人都看笑了。他看相,不像骗子像哲学家,有好一定会有坏,明知他哄人,却听得津津有味。他说易经,不像骗子像大学士,拿他的游历事直白讲,妙趣横生。他说他没有天能,悟性比别人略好而已,平生大志要当个教书先生。

玉蕊说,听车非微说话,就好像一盅甜甜的药,病了都会是件快乐的事。

第126章 萌宠

“你后面这话不说,我也不会套自己身上。”兰生不气反笑,“不过我这岁数的老姑娘似乎还有人要。”

她是否对自己的婚事太认命了,要不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一番?但是为了谁呢?她既没有心上人,一个未嫁的女儿也不可能摆脱家里出去单过。离家出走这样的事,在瑶镇都行不通,在帝都就更行不通。身边的人现在看来挺忠心她了,但若说离家,一定会出背叛者反对者拖后腿者,多数会站到她对立面去,包括那群无视王法国法的匪类。

说到底,还是没个人能让她为之豁出去,比如大小姐爱上穷书生之类的。加上她亲妈对女婿这关出乎意料把得严,不会随便找烂人给她,在这盲婚哑嫁的时空,她纯粹为了婚姻自主而身先士卒,牺牲也是活该。

奴性!兰生要说自己不是她主子,却看到有花眼睛睁得圆溜溜,于是也朝院子看去。

怪不得无果说是东西,他手里攥根绳,绳那头套着的东西只到他膝盖。晨光照着一身褐绒发金,巴掌大的白脸,两只大眼占了一半地方,一条尾巴卷竖在身后。

八成心事太重失眠了,兰生看在眼里,任有花发呆。自己洗漱完毕才道。“有什么?他说自己算得不准,昨晚更是凑兴的,事后还说逗你玩跟你赔不是,认错态度挺好。你要因此失眠。那就是同自己过不去。”

昨晚去玲珑水榭,并不完全贪玩爱吃,而是想向遥空问腊月十八那日的事。谁知柏湖舟说遥空闭关去了,恰恰还是同一日。不过,她能感觉出柏湖舟并未把话说完全,豁达的神情间些微忧心。她不好多问,这叔叔毕竟认了没多久。

遥空不在,却见到了他的师侄。天玄道后起之秀车非微,是个能说会道易亲近的年轻人。在接触了一群高傲难啃的殿下之后,明亮的眼睛,微笑的俊面,就像清新的西瓜汁,带给姑娘们轻松愉快的好心情。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