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31章 鹤舞

兰生已知柏湖舟和太后是一家亲,就问,“景老板是何来历?”

到了街上,无果去驾车,泫胜才问,“那个景少东是什么人?居然知道我身份。”

兰生本不想理会,却因见过景荻的圆融而收了刺,“他是锦绣山庄少东家,锦绣山庄——”

兰生当然知道景胖子所指何人,“是侄子。胜殿下竟知道锦绣山庄。出乎我意料。”以为再富也不过是商。

“帝都之中有两位富贵人。官非官。当官的,不当官的,都知道他俩。贵非贵。出身贵的,出身平的,他俩都能结交。一位是玲珑水榭柏老板,还有一位就是锦绣山庄景老板。”泫胜道。

兰生瞪眼,意思是:啥意思啊?让她喝?让别人喝?毒药?迷药?解药?一个手势完啦?

她不知道自己光瞪眼还不如别人一个手势,好歹能看出那么多意思来。

何管事踉跄一下,手扶额,闭目,突然呵呵笑,“胜殿下还有何吩咐?”

泫胜没理他,但叫兰生,“走啊,难道还能吃了你不成?”

兰生转回头,一对凤眸挑到最刻薄,面上结霜一般白冷,却是一言不发。此时此刻,她想起梨冷庵外被护卫和泫冉硬带去娱乐众贵族的场景。半年了,是她没长进,还是对方没长进?反正,死都别想她唱歌了!

“我说你真有本事,比帝都第一美婀姬还本事,泫氏我辈里最出色的两兄弟争抢你。”泫胜长得高,高瞻而远瞩,眼皮底下容易疏忽,没注意兰生神情不屑。

她又不是青楼女子,为什么拿婀姬比她?最出色的两兄弟?最出色的狼兄弟吧!再说哪里争抢了?两个都是请长辈出面,拼爹妈呢。兰生不多话,就是心里活动照常多,自娱自乐,不要自憋自虐。

“我是真看不出来你哪儿好,长得跟刁狐狸一样坏,不丑也不特别漂亮。说你不多话吧,一开口能把死人气活;说你会说话吧,闷声不吭会把活人憋成死人。就像现在我口干舌燥了,你低头装可怜媳妇。”哪里有讨人喜欢的地方呢?

“原来胜殿下对我也有意思。”这些殿下真是欠得,她不找碴,他们一个个还不舒服。

泫胜跳开,差点撞廊柱上去,“谁……谁……谁对你有意思?你……你……你别胡说八道!”

“你说我是可怜媳妇啊,你又走在我旁边,不就是暗示夫妻之意?”她一个现代女,这种程度的玩笑算是小意思了。“胜殿下今年多大?小三岁以内我能接受。”

“夫……夫妻?!你能接受,我不能接受!”泫胜不敢相信她竟能若无其事说出这样的话,指着她大喊一声,“妖女!”

兰生撇撇嘴,问道,“你到底带我去哪儿?”

“鹤舞——”泉字未出。

“我自己去行了,你本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她知道鹤舞泉那里有谁,这时候最出色的两兄弟只有一个活蹦乱跳。

泫胜眼睁睁看兰生走过去,要跟,没跟。他承认自己不够聪明,对付不了刁坏狐狸千年妖女,离得远一点比较安全。但他决定了,他媳妇必须是乖巧听话的,若有一点点与那位相像的地方,立即淘汰!

鹤舞泉,兰生来过两次,失望两次,却到今日方见不同。

山壁流金酿,狮口吐醇香,原本干涸的陋敝之相竟是因为缺了至关重要的泉水。几十只白鹤展翅,羽绒似雪,以泉池为圆心优美起舞。

只不过泉水其实是酒水,至好的,香气四溢,熏入嗅觉中身体就轻飘起来。白鹤其实是人鹤,镶得恰到好处的羽毛,令白纱裙黑袖边似鹤身一般,舞姬将鹤姿演绎得无比唯美。

近晚时才变天,云浸了墨汁往下欲滴。适时,两列小婢徐徐走来,手掌玉兰灯盏,金光映鹤衣,酒色醇艳。这般令人惊叹了奢侈,但跃于视觉中一切景象如幻如仙,不由自主跟着享受。

兰生惊叹之余,更想研究酒泉如何能一直流不停,但一群美人扮得白鹤到处晃上晃下,挡住她的视线,单一的美仑美奂就有些腻烦了。仙境里也不能整日看舞喝酒吧,那样的话,养出得不是天仙,而是一群胖子。再者,看客呢?

棂栏阙下,三席,却无一人。

无视鹤美人们打量的目光,兰生正要走,忽然听到几声放肆嬉笑,让鹤舞羽衣围模糊了的酒池溅起滟亮水珠,一人突现在池中。

或者本来躺在里面,现在起来换气?

灯光织现那人湿贴上身的丝袍龙鳞纹,雪白色,衣襟半敞,让左右两只白鹤翅膀遮去放扬不羁。双美鹤攀着宽大肩膀,气息吐香,娇笑不停。

那人搂着俩“鹤腰”纵意大笑,一鹤赏一香。即便如此荒诞不经,他阳光的魄美仍未减半分,居然惹不起她半丝厌恶。上天真是独厚这个男人,分明与其他皇子一样好美色,他名声明灿。

冉殿下之本性?或是男人之本性?兰生不能忿然,就觉好笑,这片天空下,乌鸦一般黑。笑着,转身就走。跟着来,本也不知为什么,现在知道了,来找答案的。

心动不?心不动。不心动?不动心。

不争否?没法争。即使要争,也不是为他。

脚步追她而来,她却没有回头。

她不信他对自己的感情,疑惑着对她出手,大概避免不了悲剧下场。

她是孤儿,她是缺爱,所以她比任何人都渴望爱。一旦爱上了对方才改变心意,她怕自己变成彻头彻尾的傻女人,那种自己最不屑的,死缠烂打求男人的女人。那么,既然逃脱不了必须成亲的大时代,宁可嫁个不爱自己,自己也不爱的人。

换言之,她今日如能肯定泫冉对她是爱情,她也许会跟着他冒险一次,侧妃也罢,能鼓起勇气去面对。她不是冷心冷肺,她只是不依赖一眼钟情的悸动。如果泫冉这样一个男人深爱了她,她会爱回去。直到有一天,一定会比他爱她,还多。

然而,就在瞬间,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爱情不在泫冉这里。一个挫败就抱了别的女人的家伙,负担不起两人不平坦的将来。

粉红90双更,还差几票。(未完待续。。

“行,不过你骑马而行,我坐车而行,怎么也不能跟你共乘一骑。”兰生叫上无果,把蹦过来的南月凌拍停,多半不是带皮球的场合,吩咐泊老三送回家去。

又与景荻颔首,“少东家这顿饭看来得下回请我了,如今你知道我家在哪儿,我等着收请帖,粗茶淡饭我是不去的。”

“买家卖家的关系,同桌吃饭的关系。欠债收债的关系,暂时就这些。”帘子合密,她暂时不想再说话。

泫胜嘟哝一句厉害丫头,将马车引向玲珑水榭。

兰生不肯,冷眼抱臂。

景荻淡笑,“好。”

兰生下车,见到别具一格的水桥水亭,心想昨天才来今天又来,不知道柏叔叔有没有类似贵宾卡会员制的优惠待遇,让她办一个可以免费吃喝。

“兰大姑娘,真不巧,老板出门会客,和车非小先生一块儿去的,今晚大概能回来。小的帮您捎个话?”上前来招呼的管事是花王会那晚领她上船,把柴鬼拉进来充数却歪打正着的那位,昨晚待她特别殷勤,今天就成自己人了。

管事和掌事之区别,一个主内,一个主外。柏湖舟把玲珑水榭当成了家,所以管理级就称作管事。这位姓何。

兰生眼梢飞起,目光与那位坐着的,明明虚弱的,却两面圆滑的男子对视,片刻后神色轻缓说道,“不必了,如景少东所言,这位胜殿下为人还是不错的,一时有些气盛罢了。”

左一个不为难,右一个还不错,泫胜气也出不来,干咳一声,“姑奶奶,大小姐,大姑娘,烦请你跟我走一趟,行不行?”

第131章 鹤舞

“没什么来历,只是这人一张嘴能说会道,一双手能翻锦绣也能掀陋丑。听人说。与他为敌不如为友。看似不显山露水,传闻富可敌国。不过,也听说他没家里人,怎么冒出来个侄子?”泫胜虽听说过景氏。并没打过交道。

“个个都是听说。就算家里有七姑八婆的亲戚可能就传没了。”也许是景老板保护侄子?

泫胜不置可否。在兰生上车前追问一句,“你跟他又是什么关系?”

“什么眼神?没看到人是本殿下带来的?”泫胜今日火气真旺,“就算你家老板回来了,也不用你积极报告。”

何管事哪里敢得罪西平王府,低着脑袋直道是,在经过兰生身边时擦过她的袖子。兰生立刻感觉自己手里多了样东西,偷眼瞧一下,是个小纸包。泫胜在前面走,她趁此机会回头看,见何管事作了个喝水的手势。

她还没说完,泫胜就抢道,“景胖子还有儿子?”

泊老三要过来,却被褐老四拉住凑耳说了什么,就重新坐下了。

“兰姑娘还是跟去得好,西平王府的二殿下怎么也不会为难一个姑娘。”弱音鸣耳鼓,景荻开口,“府上可有人需要景某知会?”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