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34章 一放

大监想想也是,六皇子病着呢,说不定皇上和奇妃娘娘也要过府探望,念头一转,“北院离国师府正门和偏门都远,若大国师和夫人同意,不妨在内院单开一道小门方便出入。”

圣旨很快到,下午皇上就派人来颁,完全照兰生的提议。大婚在月华殿,第二日就暂迁国师府助六皇子驱病。直到六皇子府划定为止。

随圣旨而下,工造司来了大监,亲自带着一班大匠勘探北院。这回驱病与当年不同,是六皇子大婚后的居所,哪怕只是暂时,也不能轻率。所以工造司要接手。如此难能可贵的学习机会,却要求女子避开,兰生虽觉惋惜,更担心得是暗门被发现。

大监只字不提暗门,显然还不曾发现。就说北院地大,但目前进行的建造过于粗糙。用料工艺上太不讲究,与六皇子的身份委实不相衬。他又说,别的可以暂缓,六皇子与六皇子妃合住的主屋需要尽快开工,明日就会出图建造,由工造司全权负责,以管宏为首的工人可以留用。其他工事暂停。至于南月大小姐本来住的内院,地方狭小。不少新造,十日时间又不可能大规模进行修缮,所以暂时不动,只在原有基础上作内部屋构和细部的调整。如此,六皇子出宫后可暂居内院,内外隔了墙,也不会因为工事影响六皇子夫妻起居。

兰生这会儿半点不含糊,隔了屏风就问,“虽说内外隔着墙,我们也不可能镇日待在那么小的院子里,还有御医局宫里人频繁来往,每日经过乱哄哄的工地。既不方便,又人多口杂,再传出六殿下病情的不利谣言。”

“总务府把单子送来一份,你要做的事不多。上午安排了量体裁衣,选头面首饰绣花样子,选嫁妆箱里的物什,下午有人会教你婚仪宫礼和基本药理。”邬梅看兰生不以为然,才补充,“每日。”

兰生微愕,“每日上午下午?”

“每日上午下午。”邬梅这时不像个当妈的,落井下石。

兰生瞧出来了,撇嘴一笑,“总务府连嫁妆都包了,女儿感觉娘会很闲,不如首饰嫁妆这些娘来选,我明日上午肯定到场,每日下午也抽一个时辰在家。”她浪费不起十日。

“你娘很忙,府里大小事现在都要我管。”邬梅不让步。

“那样的话,我今天就不去拆墙了,等工造司来拆吧。”兰生更不让步,“我推到娘身上,说娘出门用的,避人耳目。”

拿暗门要挟她?邬梅敛眸,“好女儿,为了出门不惜毁你娘名声。”

“还没毁呢。”兰生不怕,“女儿出嫁,当娘的甩手不管也说不过去。”

“行了,每日好歹露一次面,柔弱些,我会说你养身子,不易操劳。”当娘的妥协,看着女儿一点都不柔弱地走远,好笑摇头。

如果说昨日大婚的消息还让人有些晕乎做梦,今日新婚夫妇将居北院的消息,还有工事由工造司承建的消息,终将整个国师府蒸到沸腾,人人有了真真正正的切实感。南月大小姐要嫁六皇子了!

傍晚时分,管宏心急慌忙找来,“大姑娘要嫁六皇子,这是真的吗?”

兰生正看泊三交上的账本,答得心不在焉,“昨天的事今天才来问,管头儿反应慢了些。真的。”

“那你还接着鲁老爷的活儿?”没法弄了吧。

“多问了。”看账本是很无聊的,兰生揉揉眼,“今日进展不错,再三日就把地基打好。我不但接着干,还打算提前交工。”四月要入住的房子,散漆味去新尘至少要十天半个月,争取三月初就造完,拖得越久,人工成本越高。

其实就兰生的经历而言,两个月造完一房子是很不可思议的。

现代,一块五六百平方米大的地,一栋独门独户的两层小楼,从设计到落成多需要超过一年的时间。当然,这跟现代建筑的复杂性和预算等等有莫大关联。

古建筑则是以木材为主,辅以砖土石瓦。多数民居只要求防冷隔热以及适应气候季节变化这些的基本功能,对细部追求的修饰也限于材质本身,而不是材质范围的增扩,建筑结构的出巧,内部装潢的特色。也就是说,构造相对单一,地基之后就是架框架梁,大架子出来之后钉板砌砖上瓦。

管宏说这座三合院若交由他来做,顶多三个月。但兰生不造三合院。以她手上那群体力比脑力多的山匪,二百两预算成本,三合院耗时耗工耗料,她有她的打算。图纸给管宏看过,改了又改,直至他可以接受。因为这个阶段,如果管宏说不行,她是没有别的法子的。有建筑知识,没有建筑经验,很多技术无法直接运用,要适应大荣,适应她目前这个团队。

“你还有心思造宅啊?”眼前这位姑娘要成六皇子妃了,他惊讶之余也觉理所当然。

多厉害的大小姐,奇巧的心,真不是普通男子配得上的。

今天第二更,也是粉90的加更。

下一加更粉红135,

聆子有个“楓人院”的读书group,填任一角色就能加了。

一,5,two,八,four,9,八,hree,九。

“娘娘心慈,冲喜的新娘子说换不就换了么?再说六皇子是太子命,未来的皇上命,南月兰生此时都高攀了,今后更得退让,绝对不是皇后的命,娘娘尽管放心吧。”方道士就差拍胸脯保证,让兰生冲喜就是他一人的主张。

“也是,如今只要皇儿能平安,本宫再无所求。其他的事都好说。”奇妃神情柔婉,“还请方道长在皇上跟前进言一番,本宫怕皇上舍不得皇儿搬离月华殿。”

南月涯这才点了头,送工造大监出府。

邬梅对兰生挑眉笑,“我发现只有关系到出门的事对你才是大事,一点不迷糊不迟钝,坏水冒不停。你大病之前可不是这么活泼的性子,听说还接了造房子的工活,才天天往外跑。”

奇妃不住点头,“是啊,我全记得呢,当时感叹明月流神奇。”

方道士躬身,“娘娘,为了六殿下康复,皇上一定会答应的。”

兰生早有准备,“我从前为别人想得太多,为自己想得太少。死过一次才发觉人生苦短,还是要找到自己的活法。我又不像金薇玉蕊,有人送金子来求她们说句话看个病。接工活也好,开铺子也好,买地收租也好,都是普通人赚钱的方法。这城里哪家大户小姐出嫁没几间铺面几处庄子作陪嫁,娘没那些,我又不会弄太算计的买卖,就试工造了。本钱是买主给的,我在他们和供材商,工队之间赚个利头,将来找几个能干人帮忙,我就坐等收钱。”

邬梅的目光就少了些审视,“你的心还挺大。”

“今后不能多赚,我这么辛苦做什么?第一笔买卖要赔钱了,自己又不懂行,要从头学起。”兰生说得虚虚实实,关于建筑设计制图,一字专业不点到。

方道士特意开了一卦,片刻才道,“卦象为吉,心言正,光大照,不见阴暗,是妙法。娘娘,贫道说过,南月兰生能度过死劫,命硬,克人克难。人呢,是越强的越让她克得厉害。什么大难见到她也得绕道走。六殿下正处弱体病身,易招暗魅魔影,只要有她在,根本不敢近殿下身侧,为之护命。其二,邬氏强血唤强愿,唯血亲或己身可用。南月兰生和六殿下成为夫妻就是强联,实在不行,相信邬梅就算牺牲自己也不会让女儿当了寡妇。而圣女与六殿下八字虽合,藏有暗冲,否则不会她在月华殿时六殿下仍出事。”

奇妃还有担心,“可是等皇儿病好了当如何?兰生的命那么硬,岂非克我儿?”

第3134章 一放

南月涯犹豫,“内院本来就不大,开小门若偷进了宵小,岂非直入主屋寝屋?”

“涯哥,六皇子有宫卫守护,地方小反而万无一失。再者也确实方便,抓药看诊,各人探望,都无需经过太多人眼。说起来,六皇子这回住进我们府里不同从前,毕竟和兰生结为夫妻了,两人要算单过日子。”暗门是邬梅的主意,暗变明,秘密就存在母女之间了。

工造大监道,“不错,到底是成了亲的夫妻俩,大小姐今后也不是住在娘家,而是住得离娘家近。终究要搬走,早适应早好。”

“开铺子也一样,都是起步难。难得你明白自己无能,所以我即使知道你在忙些什么,也没阻止。确实没什么嫁妆给你,这些年大手大脚,金山银山都空了,而且想你大概也不屑要。”邬梅好似故意激女儿,又道,“回院子把那片墙撬撬松,该收好的收好,明日工造司的人就来装门了。”

兰生转身要走。

工造大监看完之后来跟南月涯和邬梅商量工程,兰生在屏风后听。

母女俩再坐了一会儿,告辞出宫。

奇妃派人请了方道士来,将兰生的提议说一遍,“本宫本以为那姑娘要拖延婚事,想不到是大婚之后才搬入国师府住的意思,倒不好回绝。”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