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御宅》
御宅

第135章 婚恐

不会。

管宏为之咧嘴笑,“那就不是病。咱们这些苦出身的,要是哪天吃不下睡不着。大概命也到头了。能吃能睡,长命百岁。”

两人再说一会儿工事,确认明日要完成的进度,管宏才走了。

“你会不会做饭?”会洗碗。会拎灯,处理掉它挺可惜,发掘多一些优点好了。

某猴坐在桌上骚耳朵。

“吱吱!吱吱!”小黑不但叫唤起来。四肢着桌面,身体像猫弓起。尾巴竖得笔直,毛一根根发散,好像静电一样。

兰生大奇,拿起符来。几乎同时,小黑就不叫了,但眼珠子溜溜看着她的手。连试几次,放符猴叫,收符猴不叫。

“小黑,要我戴起来么?”她边说边把符收进锦袋中,一抬眼发现小黑重新坐好了,心里不禁疑惑万分。

这符是她娘给她护身的,这猴子跟她娘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它着什么急?

兰生再拿出符。那是折成的三角形,折进去的一边粘密了,要打开就得撕坏。凑在眼前想法子,灯光折射符纸面,让她发现上面竟有个图案,因为几乎和黄纸同色,乍眼很难看出来,仔细却看也不清楚。似乎是花瓣,又像叶子。

但听院门响,有花和香儿她们走进来。香儿看到小黑和小姐在一起,连忙跑进亭子把小黑抱走,一脸防备着不良主人的模样。

小黑却还不肯让香儿抱,七手八脚挣脱了,仍跳到兰生面前乖乖蹲坐着。

兰生得意,“香儿,小黑喜欢你小姐呢。”

香儿照样抱走,“小黑,跟我吃饭去。”

一听吃饭,小黑就不挣扎了,攀着香儿的肩,大眼亮亮看着兰生。

“饭桶。”卖萌?兰生不吃这套,问有花,“你们哪儿去了?回来半天不见一个人。”

“明天工造司的匠师们要来上工,吴管事让我们帮忙整理出一间屋子,他们专用的。现在外院十分缺人手,个个恨不得多生一双手脚。如果这两天你照旧要出门,我能让香儿她们去帮忙么?”有花将院里的灯点亮。

“我即便不出门,她们也能去。”新娘的一切由新郎那边搞定,兰生将符给有花看,“帮我看看上面是什么图纹。”

有花到底学这个的,往灯光下平眼看,“东海贝壳腾,大巫符。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也好意思当夫人的女儿么?要不要我教你?”

“贝壳?”这么说也有点像,兰生将符收好,仍搞不清猴子为何那样反应,“我是不好意思当我娘的女儿,这不也是没办法嘛。”

有花哑然。

这日深夜,有花突然惊醒,虽然兰生早不让人在房里值夜,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出来一看,兰生屋里还亮着灯,无果坐在门口打坐。

“她还没睡?”有花问耳力好的人。

“半个时辰前静了。”但无果不好进去。

有花推门进去,看到兰生趴在书桌上睡着了,上前轻推,“到床上去睡。”

兰生却没醒,趴姿照样睡得香。

有花没辙,拿了帛被披在兰生身上,吹灭灯走出屋,惯常对无果抱怨,“真不知她怎么想,要冲喜的新娘子,不闹不哭,叹气都没一声。”

“哭闹没用。”无果却觉好理解。

“你俩倒是想得通。万一六皇子没几天死了呢?”寡妇?有花不敢想象今后日子有多凄惨。

“总有办法。”路就在前头,直直不拐。

有花惊瞪着无果,“这些日子你被她毒化了,死了丈夫成了寡妇,还有什么办法?什么办法都没用了!”

无果不响,他知道自己的位置,对那个女子无比坚信,因此无惧无忧。

静夜一过,国师府再无安宁日,慌忙的人,慌张的心,慌慌得,就到了正月二十七。

这日,北内院已收拾一新。主屋合并了旁屋,做成明亮堂间合左右一双寝间。从大件家具到墙上挂饰,照宫制全换新。

红帛红字红烛红帘,满目皆喜,但在铜镜前为兰生梳头的有花脸上没有半丝笑。

“宫里也管太多了吧?无果被要求迁到院外住,他年纪虽小,毕竟是男子,我还能明白。但把厨房两丫头调出去,说要另派厨娘来,今后咱们要弄点吃的东西还得求人。而明天会不会连我和香儿都不能待这儿了,调宫女太监来伺候?”她叨叨不停,“哪像借住驱病,跟弄了个行宫别苑似的。院外高台就有三丈,吴管事说要造阙殿,也是六皇子和你今后要住的寝殿。住那儿的话,有一个好处,可以俯瞰国师府,老夫人都得仰头看你,更别说李氏南月萍了。”

兰生自然知道阙殿,一方面好笑毫无实用性的石台堆砌,另一方面感叹“才多气粗”好办事。百来号工匠,没有预算,造起来才能神速。

“还说六皇子喜水,住处要有山泉流瀑,所以要把湖填了,改成翠山青泉飞瀑玉亭。我听着都乍舌,得花多少银子。吴管事说,至少已花了这个数。”有花张开五根手指,见兰生不打算问,自己接自己,“五千两啦!”

兰生额筋一跳,禁不住道,“哪会有那么多?”同样造房,她把一文钱掰两半在花。

“琉璃瓦,青玉石,檀香木,很多材料都还没运到,肯定要超万两数。”有花发现自己说跑了题,“宫里把我跟香儿赶出去怎么办?”

“不至于,就算嫁进宫里当妃子,还能带自己的丫头,你俩算是陪嫁了。不过明日拜天地之前,你俩都可以改主意。”有花和香儿已经表明愿意跟她出嫁,兰生只希望两人将来别后悔。

“我会再问问香儿。”有花不改了。

“问我什么?”香儿跑入。兰生和有花越处越和,她的性子也微微活泼起来。

“问你到底要不要陪嫁过去?改主意的话,趁早。”有花笑道,又看到香儿手里拿了张帖子,“谁这时还送帖子?我还当全城都知道明天什么日子呢。”

不是能笑出来的状况,但有花也让兰生那份沉着感染了一些,觉得事到如今就只能走着看。

兰生接过看了,“是锦绣山庄的景荻,说我出嫁之前想把他欠的那顿饭还清。”

“去吗?”有花问。

“去。”兰生答,“也不知怎么,想到明天要嫁人了,心里突然闷得很。”

有花哟她,“早干嘛去的?如今大家都缓过来,你又紧张了。先说好,这会儿想逃婚是不可能的。”

兰生知道。十天前,随着工造司的人进驻,宫中派了四五十名侍卫,夜里来日里去,美其名曰保护未来六皇子妃。

“婚前恐惧症吧。”她自言自语。

“什么症?”有花听不懂。

兰生没再说,蹙眉却笑, 但吩咐,“有花妹妹,给我梳个美美的发型,化个少女芙蓉面的水灵妆。”

“你还少女?老姑娘。”说归说,手里却很灵巧,“对方还是病得快不行了的人。”

“病顽人更顽,冬天都让他撑过了,今后谁也说不好。再者,这可不是给他看的。”

给自己留个纪念,告别单身。

“看大姑娘这般沉着,我也放心啦。想想这墙又挪了,嫁给六皇子,却住娘家,还给单独造门出入,大姑娘身上带了吉利。”管宏不知,除了婚事兰生无力阻止,其余的变动都是她引导着,“只是六皇子的病不重吧?”

本要天下为六皇子祈福,怕人心惶惶,最后只限于皇宫朝堂。帝都虽然传言纷纷,没有一种确切,普通老百姓就更不清楚了。

“你会不会握手?”她伸手。

猴手两只一起来,翻她的手心手背,更像找吃的。

“这两天我听得最多就是你还有心思干这个干那个啊——”兰生啊啊练嗓,喝口茶,“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费心思是吃饱了撑得。我宁可花心思吃饭,花心思睡觉,花心思赚钱。”

“……”有点被问倒,兰生想了想,这么答,“能吃能睡。”

不会。

“你会不会下咒?”优点没有,找缺点。

猴屁股往台面上一蹲,抓肚子寻虱子。

管宏瞧兰生一会儿,呵呵笑道,“是,大姑娘这路难走,却是渐有起色。这一刻鞋尖抵着墙是死路,下一刻竟又能走两步了。”

兰生神情狡黠,“我会挪移大法,死路变成活路。”

第135章 婚恐

“你会不会杂耍?”落难跑路。可以赚点零花。

咧嘴。两排吃杂粮,坏了可爱卖相的牙。

不会。

不会。

兰生偶然瞧见自己腰间的“驱虫符”。突发奇想,将符掏出来放到猴子面前,淘气坏心思,“好东西,吃不吃?”

天黑了,小小的院子里寂静下去 ,风杖的铃微振,那是春暖气流的力度。兰生坐在亭里,刚想有花她们上哪儿去了。怎么一盏灯都不点,却见一点星火贴地面飘来,然后飘上台阶,飘上桌面。一张白面,褐身散金,和她大眼瞪小眼,她的眼小,对面的眼大,一只叫做小黑的帅猴。

管宏听着大有道理,最后发现一处根本不妥,“你嫁了皇子今后如何干工造?”皇帝的儿媳妇哪!

“管头儿,我走到今天,你都看着了。再难,哪怕要绕一大段弯路,我也会回到原路上来。”兰生相信自己心底的声音。梦想,在他人眼里可笑,她却死都不放弃。

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